第503章 不停地玩弄,玩到我滿意為止

作者:葉奈涼 |字數:2525

人氣小說:鬼王傳人都市極品醫神女神的超級贅婿蝕骨閃婚:神秘總裁的寵妻厲少,你老婆又淘氣了!贅婿當道火影之商城系統神醫農女:買個相公來種田

    “咔噠”一聲,密碼手提箱的鎖被打開,一沓沓鈔票厚厚的堆在里面。..cop>    面對所有廢舊倉庫的流浪乞丐,紀由乃面無表情的將手中裝有五十萬的手提箱,用力的朝半空一拋。

    剎那間,粉紅色的鈔票雨紛飛,飄落在了廢舊倉庫的各處。

    接著,她拎過宮司嶼手中的另一個手提箱,又往半空拋扔了五十萬的現金,一時間,整個廢舊倉庫的流浪人和乞丐前呼后擁的開始撿錢,一邊撿,還一邊跪下給紀由乃磕頭。

    “謝謝好心人,謝謝好心人吶!”

    “撿完錢,老弱病殘婦孺兒童可以離開這座倉庫,找個干凈的地方安頓下來。”負手而立,紀由乃唇角勾勒著一抹冷笑,繼而又道,“青壯年的流浪漢請暫且留一下。”

    話落,宮司嶼身后尾隨的一名手下,又將兩個裝滿現金的黑色手提箱打開,放在了一側破損布滿灰塵的木桌上。

    就聽紀由乃指著身后箱子里的一百萬,接著道:“留下的人,只要按我的要求做完你們要做的事,可每人再多拿四萬。”

    風餐露宿,有一頓每一頓的流浪或是乞丐,哪里見過這么多錢,一個個眼露貪婪的看著桌上厚厚的現金,又一個個在爭先恐后的爭搶飄落在地上的紙鈔。

    “喂,宮司嶼。..co

    一旁,看戲的姬如塵撞了撞宮司嶼的胳膊肘。

    “說。”

    撥弄著指間的情侶戒,宮司嶼酷酷道。

    戴著口罩的姬如塵,也難掩其風華,笑瞇著勾魂攝魄的眼眸,指指紀由乃的背影,“這小孩這么敗家,你不心疼錢啊?”

    宮司嶼用實際行動證明,他會不會心疼錢。

    一張紙鈔飄落到了他的腳跟處,轉身彎腰撿起,一手伸出,隨行手下會意,立刻拿出了一根價值不菲的雪茄遞上,一手捏著紙鈔,從一旁油桶中熊熊燃燒的火焰中將紙鈔點燃,用被火引燃的紙鈔,點燃了雪茄的煙頭,慢條斯理的抽了一口后。

    他張揚邪肆,鳳眸瞇起,冷哼:“媳婦兒就是拿來疼的,錢賺了就是給她揮霍的,你要是連這點覺悟都沒有,還想跟我搶她?”

    “嘁,暴發戶。”

    姬如塵送了宮司嶼一個大白眼。

    莫約半小時后,整個廢舊倉庫中飄落的紙鈔被撿的一干二凈,一張不剩,就如紀由乃所要求的,老弱婦孺孩童都紛紛幸喜離開,而那些個為了拿到更多錢的流浪壯年漢,則留在了原地,一副聽命行事的模樣。

    被五花大綁的溫妤還未轉醒。..cop>    紀由乃斜瞥了一眼。

    讓人將她抬上了一張銹跡斑斑的鐵絲床上。

    手腳四肢都被綁在了鐵絲床的四個邊角上。

    接著,紀由乃款款的來到銹跡斑斑的鐵絲床邊,從衣裙隱藏的口袋中,摸出了一個裝著不明液體的小玻璃瓶,打開瓶口,虎口掐住溫妤的嘴,滴了幾滴透明的液體進了她的口中。

    “阿乃,你給她吃了什么?”

    突然間,紀由乃身后冒出一個小腦袋,阿蘿好奇問。

    “路邊成人用品店買的,聽說效果不錯。”

    阿蘿搔搔腦袋,沒聽明白,可是身后不遠處的幾個人,頓時明白了紀由乃給溫妤吃下的是什么。

    話音落,紀由乃拿過一瓶礦泉水,擰開,緩緩的澆在了溫妤的臉上。

    很快,被水浸濕臉頰的溫妤,就醒了。

    眼前一片黑暗,她什么都看不見,只能聽到周圍的動靜,和空氣中彌漫的臭味。

    “我在哪?這是哪!”

    恐慌中,溫妤想掙扎,卻發現自己的四肢被死死綁在某種堅固的物體上,她根本無法動彈,如同任人宰割的羔羊。

    沒人離她。

    不遠處,見紀由乃準備好一切的宮司嶼,和她交換了一個眼神,旋即給了身后手下一個眼神,命其替那被他控制,中了情蠱的流浪漢松綁。

    然后,語氣陰寒無比的在瘋瘋癲癲的流浪漢耳邊沉道:“看見那鐵床上的女人沒有?你不是最愛她嗎?她現在……是你的了。”

    被松綁的流浪漢如一頭脫韁失去控制的野馬般,瘋狂垂涎欲滴的朝著鐵床上的溫妤狂奔而去。

    伴隨著他騎坐在溫妤的身上,一聲尖叫響徹倉庫。

    感覺自己被一個渾身臭烘烘的人壓住,什么都看不見的溫妤陷入無盡的恐慌和厭惡。

    “你是誰?滾開!離開我的身體,別親我,滾!滾——!”

    無法掙扎,只能任由身上令人作嘔的男人一個勁的玩弄……

    慌亂憤怒中,溫妤依稀聽見了宮司嶼的說話聲。

    她開始撕心裂肺的尖叫詛咒:“宮司嶼!是不是你!紀由乃!你也在對不對?讓他別碰我,別碰我!”

    然而,沒人理會她。

    紀由乃看了眼手機上的時間,估算著藥效差不多快到了。

    轉而似笑非笑,意味深長的看著站在一邊的二十幾個青年壯漢。

    蓬頭垢面的流浪漢,各個手足無措的站在那,目光皆被那綁在鐵床上的衣衫不整的香艷女人所吸引。

    纖纖玉指一指鐵床上的溫妤,紀由乃直言不諱,問道:“你們覺得那個鐵床上的女人,漂亮嗎?”

    “漂……漂亮!”

    “好……好看。”

    ……

    “那如果我告訴你們,你們每個人,只有不停的玩弄她,玩到我滿意為止,才能拿到屬于你們的錢,做得到嗎?”

    并不是多難得事,對于這些流浪漢來說,根本就是享受。

    恐怕他們一輩子都不可能遇見像溫妤這種漂亮又銷魂的女人。

    紀由乃冷笑連連的看著眼前二十幾個流浪漢搗蒜般的點頭,隨后,爭先恐后的朝著溫妤蜂擁而去。

    在溫妤體內的藥效徹底發作后,這些渾身跳蚤臟亂的流浪漢解開了綁住溫妤的四肢。

    一時間,破舊的倉庫內,不堪入目的景象甚是“壯觀”。

    紀由乃、宮司嶼幾人就這么在一旁面色各異的圍觀著,為了保留證據,還視頻拍攝了下來。

    “由乃,這么做……會不會……有點過了?”

    最終,有些看不下去的當歸,斂眸,低聲問。

    “你看她不是挺享受的嗎?”紀由乃幽幽回眸,看向當歸,“她練了媚術,又中了藥,這會兒將她所學的勾|引人的招數都使了出來,你是覺得我做錯了?還是覺得她可憐?”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基本走势图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