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3章 對紀由乃多惡劣,我對江梨就有多過分

作者:葉奈涼 |字數:2620

人氣小說:天才萌寶:爹地債主我來啦穿越之細水長流白日夢我住在男神隔壁[穿書]五個大佬跪在我面前叫媽一窩三寶:總裁喜當爹娛樂圈是我的[重生]小甜蜜

    早晨,天氣陰沉沉的,似乎要下雨,陰云彌漫。..cop>    暗淡的光線透過半透明的白色窗簾照射進偌大的臥室。

    床上,宮司嶼和紀由乃熟睡著。

    一個緊摟,一個深埋。

    好像哪怕在睡夢中,也是難舍難分的模樣。

    白斐然輕輕敲門,推門而入的時候,聽到動靜的宮司嶼,立刻睜開了雙眸,警惕而不悅,微微起身,回眸盯向白斐然。

    “什么事。”

    生怕吵醒紀由乃,宮司嶼輕捂住了紀由乃的耳朵,護她在懷,壓低聲冷問。

    “老太太帶著江梨小姐,和老太爺一起來了,在客廳。”

    不耐煩的擰眉,宮司嶼傾身,壓住紀由乃,埋在她的脖頸間吸了口氣。

    旋即告訴白斐然“讓他們等著,一會兒就出去”

    溫熱的氣息噴在紀由乃脖間,癢癢的,酥酥的。

    她被宮司嶼弄醒了。

    一睜眼,引入眼簾就見宮司嶼陰沉著一張極為俊美的臉,隱隱有動怒之勢。

    瞇著惺忪的睡眼,紀由乃還在思考,自己好像沒惹他生氣吧

    就聽到宮司嶼埋在她胸口,無奈低吟“心肝,麻煩來了。”

    “欸”什么麻煩

    匆匆被宮司嶼拉著一起洗漱完畢。..cop>    換了身淡藍色的情侶睡袍。

    在嘴對嘴的喂宮司嶼服下他該吃的藥后。

    紀由乃任由宮司嶼緊緊牽著手,出了臥室。

    及腰的長發蓬松的披散在腰后,胸前,撩人而慵懶,賞心悅目。

    跟在宮司嶼身后,穿過寬敞的走廊,一路往客廳而去。

    紀由乃算是見到了宮司嶼口中的“麻煩”。

    哦,原來是老太太把江梨給帶來了。

    真的是上哪都會帶上她啊,貼身丫鬟當成狗一樣使喚的女人

    恰巧,在宮司嶼拉著紀由乃出現在客廳的時候。

    他們聽到這么一句話。

    沈曼青正慈祥的拍拍江梨的手背,道“這兒啊,是司嶼的家,梨兒要是喜歡,回頭奶奶帶你來住幾天,也算是熟悉熟悉,認認地方,你們以后要是在一起,這兒也就是你的家了。”

    紀由乃聽到沈曼青話的時候,未施粉黛的小臉一僵。

    想到兩天的時間,已經過去了一半,后天,自己就要乖乖跟范大人和謝大人回冥界,心口就止不住的隱隱作痛,眼眶,總有一種欲要被水光模糊的感覺。

    可是就在紀由乃低垂著頭,思緒雜亂的時候。

    她的手,突然被宮司嶼極為用力的握了握。

    就聽宮司嶼突然拉著她,大步流星,張揚邪魅的坐到了沈曼青他們對坐的沙發上,拉著紀由乃一起坐下后,冷笑了聲

    “奶奶,你想多了,這棟房子現在的戶主是紀由乃,不是我。”勾唇邪笑,迷人萬分,似想故意氣死宮老佛爺似的,“我把這地方,送她了。”

    驚愣抬眸,紀由乃不敢置信的看著宮司嶼。

    “什么時候我怎么不知道”

    捏了捏紀由乃翹挺好看的鼻尖,宮司嶼深邃的鳳眸閃著如碎鉆般閃耀的光芒。

    “被你知道你肯定不肯收了,自然要偷偷的給你。”

    “我不要。”以后可能也住不上了。

    沈曼青堆滿優雅笑容的臉漸漸轉為陰郁,見到宮司嶼竟當著她的面,一出現就在那和紀由乃打情罵俏,繃著臉龐,凌厲的目光不斷掃向紀由乃。

    “幾億的房產你就這么送給一個外人了”

    宮司嶼沒看沈曼青,側身坐著,專心的替紀由乃將她耳邊的碎長發撩至耳后,撫平有些凌亂的地方,微沉冷漠回道

    “奶奶,我這身子還沒痊愈,也就勉強能下床罷了,你要是大清早來我這,還帶著個我不喜歡的人來膈應我,那你請回,我耳根子想清靜,有事讓爺爺和我說就行了。”

    瞥了眼一旁默不作聲,在那事不關己看報紙的宮銘毅。

    宮司嶼冷哼了一聲,盯向江梨。

    “江小姐,我重病未愈,看到你,破壞我心情從而影響我身體恢復,煩請你滾門外邊兒去,免得礙了我的眼,又得讓我上一次醫院遭一次罪。”

    江梨似乎很喜歡穿素白的長裙,飄飄欲仙,脫俗淡雅的。

    她挽著宮老佛爺的胳膊,本一臉嬌羞的在那淺笑。

    可聽完宮司嶼的話后,滿目愣怔,笑意僵住,似是詫異至極,不明白宮司嶼為何會對她說出這么傷人自尊的毒舌話語來。

    她目不轉睛,注視了宮司嶼片刻,一雙嫻靜清澈如水的眼眸,染上委屈和無辜,“那宮奶奶,我還是先去門外等您吧。”

    說完,就欲要起身倉皇離開,卻被沈曼青拽住了手腕。

    “坐下奶奶在這,誰敢趕你出去”

    江梨屈膝,坐也不是,走也不能,一時間左右為難。

    沈曼青瞪向宮司嶼“宮司嶼你到底怎么回事你現在是為了一個紀由乃,連奶奶也不想要了,連奶奶都不尊敬了是嗎我本心說你醒了,過來看看你,你就這么對待我昨晚上你讓白斐然扔了個腦殼都被撬開,四肢都被砍斷的人到家里,一晚上我跟你爺爺都沒睡好你就這么對我”

    “你有多不喜歡紀由乃,我就有多討厭江梨,你對紀由乃多惡劣,我對江梨就有多過分”話落,宮司嶼鳳眸底盡顯不耐煩至極的陰戾

    倏地拿起長形茶幾上的水晶煙灰缸,狠狠的砸在了地上。

    “我再說最后一遍,讓她滾出去”

    宮銘毅見宮司嶼脾氣炸了開來,沉嘆一口氣,丟下報紙,看向沈曼青,“你讓江梨出去等能怎樣本就不該帶她一起來,宮家自己的事,你非得扯個外人跟司嶼較勁,有必要嗎”

    沈曼青緊繃著鐵青的臉,端坐在沙發上。

    一副決不讓步的模樣。

    宮司嶼拉起紀由乃,起身,命令白斐然道“把江梨弄出去爺和紀由乃的窩,不喜歡不相干的女人進來”話落,又看向宮銘毅,“爺爺,我們換地兒說話,就讓奶奶一個人在這坐著好了,不奉陪。”

    江梨是被白斐然一聲不吭的拽出玄關的,完不憐香惜玉的那種。

    因為宮銘毅的呵斥,沈曼青獨自坐在沙發上生悶氣,也顧不上江梨了。

    臥室內,宮司嶼因為怒火攻心,咳嗽不停,躺回床上的時候,本還算不錯的臉色,又蒼白了起來。

    老爺子見了很是心疼。

    坐在床邊,無奈的摸了摸自己孫子的臉頰。

    “早知道,爺爺就自己來了,一聽你好了,我可高興壞了,這病毒研究院的解毒藥劑都沒做出來,你怎么就好了白斐然說,是這丫頭救的你”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基本走势图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