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2章 宮司嶼把人腦殼給撬開了

作者:葉奈涼 |字數:2652

人氣小說:天才萌寶:爹地債主我來啦都市極品醫神都市超級醫圣重生之老子是皇帝贅婿當道神醫農女:買個相公來種田女神的超級贅婿婚婚欲醉:顧少,寵不停

    雜草叢生,荒無人煙。..cop>    巨大的廢棄工廠在深沉的夜空下,如同一座巨大的恐怖鬼廠。

    紀由乃挽著宮司嶼胳膊,環顧四周,擁有陰陽眼的她,時不時能見到一些孤魂野鬼或是幽靈在周圍游蕩。

    白斐然開啟手電,面無表情的走在最前頭,而十幾名保鏢,則跟在宮司嶼和紀由乃的身后。

    “你大晚上不呆在家好好休息,跑這鬼地方來做什么?”

    宮司嶼邪笑,捏了捏紀由乃的小手。

    “有人趁我昏迷不醒想殺了我,心肝,你覺得這事兒,我能當沒發生?”

    紀由乃立馬明白宮司嶼想做什么了。

    深入廢棄工廠內部,里頭亮著燈。

    十幾個體型壯,目光兇悍的花臂大漢站成兩排守在其中。

    一見宮司嶼,皆目光流露敬畏,畢恭畢敬齊呼——“大少爺!”

    宮司嶼目光陰冷,邪肆冷漠,銳利的掃視所有人后,就見一個保鏢模樣的高大男人,將一張真皮質地的歐式軟座沙發椅,靜靜擱置在了不遠處。

    西裝優雅披肩,宮司嶼牽著紀由乃的小手,慢條斯理的走到沙發軟座前,入座,拉過紀由乃,讓她坐在了自己的大腿上。

    借著破舊廠房內晃悠的昏黃燈光,坐在宮司嶼腿上的紀由乃,赫然見到就在他們眼前四米開外的地上,豎著一顆人頭。..cop>    準確的說,是一個活人,除了腦袋,脖子以下都被埋在了泥土中,至露了顆頭在外面,男人的眼睛蒙著紗布,還滲著血。

    他一臉痛苦,慌慌張張的在那不停地問:“這是哪……你們是誰?你們想干什么?”

    紀由乃一眼就認出了這個人。

    是那個假扮成醫生,想用福爾馬林殺了宮司嶼的人!

    美眸升騰起一抹怒意,紀由乃按耐不住就想上前先好好教訓他一頓,卻猛地被宮司嶼摟住了腰,“心肝,用不著你動手,咱們慢慢玩他。”

    話落,宮司嶼陰狠一笑。

    看向白斐然,幽冷毒辣道:“去,先讓人把他腦殼撬開,讓我看看他腦子里裝的是什么,竟想給我注射福爾馬林防腐液讓我死。”

    人的大腦外,有頭蓋骨,頭皮層覆蓋。

    即便是揭開了腦殼骨,只要不損壞大腦組織,在一定時間內,人一樣可以保持清醒,連說話也可以。

    只是,揭開頭蓋骨,讓大腦組織暴露在空氣下這種陰損招,虧宮司嶼想得出來。

    這人得有多喪心病狂,才能想到這種法子?

    想殺宮司嶼的男人叫陳蒙。

    眼睛被流云弄瞎,好不容易撿回了一條命,現如今,頭蓋骨被人鋸開,任由大腦暴露在了所有人面前。..cop>    他一臉痛苦,滿頭冷汗不斷滴落,唇色青白,微微發抖。

    “是宮少嗎?宮少?我錯了……饒了我……我把我知道的都告訴你,求求你別殺我……”

    陳蒙看不見,但聽到說話的聲音,說話的內容。

    就已經猜出,面前的男人,就是宮司嶼本尊。

    他無暇去想,為什么一個昏迷不醒生命垂危的人,會突然出現在這。

    只是一遍又一遍哀求。

    “哦?你知道些什么?”

    宮司嶼圈著紀由乃的腰際,轉動著手指上的戒指,慢條斯理邪笑問。

    “有人匿名電話給我,往我卡上匯了五百萬……告訴我,只要讓你斷氣,事成后再給我五百萬……那人用了變聲器,但能聽出來,是個女人……我只是拿錢辦事……”

    陳蒙說話很吃力,可始終頭腦都保持著清醒。

    他不敢亂動,似乎能感覺到自己的大腦正暴露在空氣中,鼻腔有淡粉色的液體溢出,那并非血,而是腦組織液。

    “會是誰?”

    紀由乃聽著陳蒙的陳述,擰眉思考。

    “能隨意支開守在我病房外的宮家保鏢,想我死,要我命,還是個女人,我不用想都知道是誰了,除了宮司懿和他媽,誰還想不擇手段要我死?”

    廢棄廠房的空氣十分渾濁,宮司嶼連連咳嗽。

    未臥床好好休養的他,很快,就發起了低燒。

    見即,紀由乃無論如何都不同意宮司嶼繼續呆在這了。

    “回家,不回家今晚分房睡。”

    站起身,紀由乃居高臨下,威脅。

    拗不過紀由乃,也的確覺得自己有些體力不支,生怕紀由乃今晚真不和自己同窗而眠似的,宮司嶼旋即吩咐白斐然道:

    “別讓他死了,砍手砍腳,給我用人參吊著他的命,開車把他送到宮家老宅陸輕云的面前,看看陸輕云的反應,告訴她,一而再再而三想我死可以,但再有下一次,她和她兒子的下場,就和這個人一樣,我連我爸的面子都不會再給一絲一毫了,要是老太太問起怎么回事,你就說,讓她自己去問陸輕云。”

    -

    當晚,白斐然一路驅車,帶著人,將砍去手腳,頭蓋骨也被揭開的陳蒙直接抬著進了宮家老宅的大門,不顧老宅中驚叫連連的下人,直往三樓陸輕云和宮立森的臥室走去。

    伴隨著房間內陸輕云的一聲尖叫。

    半死不活,鮮血淋漓,大腦還暴露在外的陳蒙被白斐然命人扔到了陸輕云臥室的床上。

    沈曼青和宮銘毅聞風而至。

    就見到富麗堂皇的臥室內駭人的景象。

    而白斐然,只是面無表情的盯著陸輕云,冷冷道:

    “少爺說了,想他死可以,但再有下一次,他就絕對不會手下留情,哪怕是一家人,也照殺不誤,還請夫人好自為之,惜命,好好做富家太太,別太貪心。”

    沈曼青滿臉震驚,要不是下人扶著,差點沒站穩。

    攔住白斐然的去路,厲聲責問:“這怎么回事?怎么把這么可怕的人給扔家里來了?”

    “老太太,少爺說了,讓您自個兒問陸輕云女士。”

    “等等……司嶼說的?司嶼不還在昏迷中嗎?難道他醒了?”

    白斐然面色冷漠,點點頭,“多虧了紀小姐,少爺不僅醒了,毒也解了,如今已經沒事了。”

    -

    前一夜,宮家老宅被宮司嶼命人扔了一個半死不活的人進門,一晚上,誰都不得安寧,最慘的莫過于陸輕云。

    在沈曼青得知,在醫院想害死宮司嶼的人就是陸輕云后。

    老太太大晚上又是報警,喊來了一群警察。

    又是要宮立森和陸輕云離婚,第二天早上,事情也沒消停。

    但得知宮司嶼醒來的宮銘毅和沈曼青,沒顧得上休息,一早立刻就趕往了宮司嶼和紀由乃的家。

    但是沈曼青似是故意想刺激紀由乃似的。

    竟還帶上了江梨一起。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基本走势图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