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1章 怎么腦子里盡想這些污污的事兒

作者:葉奈涼 |字數:2544

人氣小說:天才萌寶:爹地債主我來啦穿越之細水長流白日夢我住在男神隔壁[穿書]五個大佬跪在我面前叫媽娛樂圈是我的[重生]一窩三寶:總裁喜當爹無上寵愛

    氣派華麗,極具格調的客廳中。..cop>    紀由乃特地給最愛喝酒,心心念念著老茅臺的施恩,準備了一整箱從拍賣會上拍回來的茅臺酒,釀造于1945年,是白斐然弄來的。

    聽到謝必安突然這么在她耳邊道了句。

    紀由乃嘴角笑意僵住,心里泛起了難以言說的苦澀難受。

    “怎么?不愿意?”

    謝必安依舊笑意盈盈的,可細看,那笑容,未達眼底,透著冷。

    額角一縷碎發粘在紀由乃過度雪白的臉頰上。

    正隨著客廳的空調氣流微微顫動。

    閉眸想了片刻,勾唇苦笑,紀由乃看向謝必安。

    “再給我兩天時間。”

    謝必安還是通情達理的,沒有范無救這么殘酷暴戾。

    “也行,是得好好告個別,那兩天后,白爺和黑爺,親自來接你走。”

    “……”

    送走了謝必安他們一群人后。

    紀由乃從廚房端出了早早熬好的小米粥,慢步到了臥室門口,深吸了一口氣,努力裝作開心的模樣,斂去了眼底閃爍的憂傷和悲哀,推門,走了進去。

    宮司嶼正在拈著華清給的兩盒“靈丹妙藥”,很是稀奇的研究著。

    他身上的所有醫療儀器都被移除了,就連插在手背的點滴針頭,也拔除了。

    不用再吸氧,也不會再出現呼吸不過來的癥狀。

    臉色雖差,可模樣,比方才,更精神了不少。

    一見紀由乃進來,放下手中的藥,朝她伸出修長漂亮的手。

    “心肝,過來。”

    將粥和小菜擱在一旁的床頭,紀由乃在床邊坐下,傾身,投入了宮司嶼的懷中,伸手,抱住了他的腰。

    失而復得的感覺,很珍貴,很美好。

    “剛剛給我藥的那位,應該就是從前送你玉肌膏的老人了。”

    “這你也看出來了?”

    聆聽著宮司嶼有力的心跳,紀由乃緊摟著他的腰際,閉著眼,嗓音微啞。

    捧起紀由乃的小臉,宮司嶼適時想到了一件讓他疑心濃重的事,不經蹙眉,銳利的盯著紀由乃的眼睛,讓她的目光無法躲閃。

    “他們就這么輕易的答應你救我了?沒提任何要求?或是為難你?”

    濃密纖長的眼睫斂眸輕顫著,微微一頓,旋即輕笑,美眸清澈,毫無波瀾的對上宮司嶼深幽銳利的眼眸。

    “有啊,他們為難我了。可是我拿我的命威脅他們了,我告訴他們,如果不幫我救你,就掏了自己的心,跟你一起死,我對他們來說很重要,所以,他們拿我沒轍,就答應了。..co

    紀由乃心知,若是回答“沒有”,以宮司嶼疑神疑鬼的性子,必定不會相信,所以只有回答“有”,他才會相信。

    親自坐在床邊喂宮司嶼喝了點清淡的小米粥后。

    才注射了解毒藥劑,并未完康復的他,突然用力一把拽住紀由乃的手腕,將她扯上了床,跌入了他的懷中。

    翻身將紀由乃壓下。

    宮司嶼的黑色絲綢睡袍敞開著,袒露著完美的胸肌。

    唇角一彎,邪魅淺笑,鼻尖碰著鼻尖,和紀由乃深情對望,濃濃的情愫無限滋長。

    感覺到宮司嶼的手開始不安分。

    紀由乃心跳如擂鼓,耳根不自覺的漫上紅暈,意識到了這廝想干什么。

    “起開,你還沒完康復,怎么腦子里盡想這些污污的事兒?”

    宮司嶼咬吻了口紀由乃嫣紅的唇。

    “心肝,安撫病患的方式很多,這也是一種。”

    “你有力氣?”

    宮司嶼邪肆一笑,翻身仰躺在床,然后妖孽魅惑的朝紀由乃勾了勾手指。

    “力氣是沒有的,可心肝可以坐上來,自己動。”

    宮司嶼話音剛落,臥室的門“砰”一聲就給踢開了。

    流云火急火燎的進來。

    “宮司嶼!又有一道題不會做,哇,這高考復習題真難,你再教教我,白斐然不在,小乃沒心情教我,我只有你了。”

    瞅著沖撞進來的流云,宮司嶼瞬間黑臉。

    什么時候不來,偏偏挑這時候,好事被這臭小子給壞了!

    -

    白斐然白天神神秘秘的遵照宮司嶼的指示,去辦了什么事,直到夜幕降臨才回來,一得知紀由乃找來的“高人”已經替宮司嶼注射了解毒藥劑,難掩喜悅,素來面無表情的白斐然,總是抿成一條線的薄唇,也微微勾起了一絲彎度,只是轉瞬即逝罷了。

    臥室內,白斐然畢恭畢敬的站在床前。

    見紀由乃正依偎在宮司嶼懷中閉眼小憩,說話的聲音,刻意壓低。

    “少爺,事情辦好了。”

    宮司嶼輕拍著紀由乃的背,慢條斯理的輕撫著她柔嫩的臉蛋,昏暗的房間中,深幽的鳳眸凝著陰冷森然。

    “那個要殺我的人……已經從守在醫院病房門口那群警察的眼皮子底下,弄出來了?確保沒被人察覺?”

    “沒有,里應外合,不會出差錯。”

    宮司嶼輕輕一挪動,睡著的紀由乃就醒了。

    見宮司嶼一副要下床的樣子,她坐起身,忙扶住。

    “你要做什么?”

    “出門。”宮司嶼輕咳了兩聲,“要陪我一起去嗎?”

    微微一愣,紀由乃癟嘴,“都讓你臥床好好休養了,你怎么不聽呢?你身體還這么虛弱,而且外面都天黑了,有什么事,非得大晚上去做?”

    宮司嶼邪冷一笑,勾起紀由乃的下巴,偏頭吻了口。

    低啞迷人,仿佛能蠱惑人心般,“非得大晚上去做的事,當然是見不得光的事,我沒這么弱不禁風,別擔心。”

    紀由乃自然是要陪宮司嶼一起出門的。

    誰知道這男人大晚上要去做什么見不得光的事。

    只是,見到宮司嶼竟如此不省心,完不能安分的養身體,紀由乃便憂心忡忡的,如果她不在他身邊了,他就更不會愛惜自己了。

    -

    月黑風高,身披黑色西裝,面容病色,卻依舊俊美無邊的宮司嶼,握著紀由乃的手,坐在飛馳的邁巴赫中。

    車子前后跟了兩輛防彈凱迪拉克suv,里面坐滿了宮司嶼的保鏢。

    沒多久,車子就開出了城區。

    駛入了一條路燈無,荒蕪沒有人煙的崎嶇道路中。

    很快,所有車在一座巨大的廢棄工廠前停下。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基本走势图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