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6章 一想到有你陪我,特別安心

作者:葉奈涼 |字數:2736

人氣小說:天才萌寶:爹地債主我來啦都市極品醫神都市超級醫圣重生之老子是皇帝贅婿當道神醫農女:買個相公來種田女神的超級贅婿婚婚欲醉:顧少,寵不停

    擰眉盯著紀由乃看了一陣。

    宮司嶼才回答:“應該也在那。”

    “噢,好……”

    發動車子,路上,多心的宮司嶼最終還是開口沉聲問。

    “你問安希的尸體放哪做什么。”

    側眸睨了眼面色陰郁的宮司嶼。

    紀由乃很聰明,知道宮司嶼因她又有所隱瞞而不快。

    旋即老老實實坦白。

    “是這樣的,早上流云電話我,說有人將安希染血的手機放到了我課桌上,我就去拿了,拿了之后,交給了昨晚上帶我回局子里問話的警察,安希的手機里,有一張我頭破血流后昏倒在地的照片,那會兒安希估計以為我死了,所以……你知道她把那照片發給誰了嗎?”

    “誰?”

    “安藍。”

    聞言,宮司嶼猛地踩下剎車,鳳眸細瞇,眸光冰冷。

    停頓片刻,旋即將車停在了馬路旁。

    “心肝,你繼續說。”

    “安希想要我的命,卻隨后就被人殺了,那手機是安希死前最后碰到的東西,這么重要關鍵的證據,能撿走的,我想來想去,也只有兇手了,可是為什么這個兇手,最后會把證明我清白的手機給我?”頓了頓,紀由乃繼而又道。

    “我想去看看安希的尸體,我曾在一本書上讀到過,人死后七天內,大腦中還會存留一些零碎和生前有關的記憶,和死前最后看到的畫面,但隨著時間流逝,尸體腐化,超過七天,這些都會不存在,算算日子,現在還沒過七天。..co

    路星澤和她說過。

    安希的魂魄失蹤了。

    唯一能在最快時間內找到線索的辦法,就是用她從書上看來的這個法子,試著從安希的大腦中獲取信息。

    而冥冥中,紀由乃隱隱有一種感覺。

    安希和中科大附中離奇自殺。

    包括她和白依依在內的七個學生的死,有著密不可分的聯系。

    如今,只有她還活著,只有白依依的魂魄還在。

    而其他人的魂魄,無一不離奇失蹤。

    她感覺得到……

    安希死亡的背后,藏著一個可怕的真相。

    一個有關于到底是誰害死她的真相。

    宮司嶼溫暖的手掌寵溺的撫了撫紀由乃柔順的長發。

    “好,你想看安希的尸體,我幫你。”

    話落,宮司嶼掏出手機,撥通了一個號。

    電話里的人似乎來頭很大。

    很快就告訴了宮司嶼,安希尸體具體在哪一個法醫鑒定處。

    “她的尸體被運到警視總廳地下一樓的尸體冷凍庫去了?知道了,謝。”

    得到答案后,宮司嶼掛斷電話,眉頭緊蹙。

    “心肝,尸體在帝都警視總廳,你現在對外是這起命案的第一嫌疑人,那里布滿監控,一進去就會引起懷疑,我動用關系讓你大搖大擺進去,引人注目,也不靠譜,我估計你又要用你那稀奇古怪的法子去對待安希的尸體,我們必須確保掩人耳目,不被人看到。..co

    宮司嶼思慮一陣。

    瞄了眼手腕上價值百萬的陀飛輪腕表。

    然后,面面俱到的替紀由乃想了個萬之策。

    “這樣,今晚過了午夜12點,我陪你潛入警視總廳。”

    一邊說著,宮司嶼一邊打著自己的如意算盤。

    封錦玄剛給他送了個可以助他看到鬼魂的寶貝。

    不如就趁著這次機會試試到底好不好用。

    一聽宮司嶼要陪自己一起去。

    紀由乃非但沒拒絕,還一臉開心。

    “真的陪我去?”

    挑眉冷漠:“不愿意?”

    “不是啊,一想到有你陪著我,特別安心。”

    勾住宮司嶼的手臂,親昵的靠著,紀由乃唇角勾笑,美滋滋的。

    前方無論有多艱難,可有自己愛的人罩著。

    這不是幸福,是什么?

    -

    當夜,午夜鐘聲敲響時。

    一直靜候在臥室里的宮司嶼和紀由乃。

    換上一身的黑色便服。

    一起偷偷摸摸的打開了臥室的房門。

    悄無聲息的潛了出去。

    兩個人偷雞摸狗的模樣……

    仿佛回到了一起逃離精神病院的那晚。

    宮司嶼開了一輛很不起眼的黑色保時捷卡宴suv。

    和紀由乃戴著一模一樣的情侶黑色棒球帽。

    儼然兩個要去執行任務的特工。

    車,在距離警視總廳兩公里外的一處隱蔽角落停下。

    宮司嶼扔了副黑色塑膠手套給紀由乃,自己也戴上了一副,然后拿過自己裝著黑色手提電腦的背包背在身上,又拎起一個小型工具箱,和紀由乃一起下了車。

    “要不要我幫你拿啊?”

    宮司嶼只是很n的牽過紀由乃的手。

    “不用,大男人不能讓自己女人提重物。”

    深夜,宮司嶼特意選了個沒有監控,很隱蔽,路燈又昏暗,又人煙稀少的小街道繞路前行。

    “帝都警視總廳那種地方肯定戒備森嚴,估計連翻墻都進不去,我們怎么潛進去?”

    和宮司嶼并肩走在昏暗的街道小巷中。

    紀由乃并不害怕,反倒覺得興奮。

    “晚上我讓白斐然弄到了警視總廳的建設地圖和內部地圖,還有一份電纜線路圖,發現前面右轉盡頭有一個廢棄的下水道,連接著警視總廳負二層電力總機房底部的排水井,只不過那個排水井被焊死用水泥封死了,需要工具打通而已。”

    宮司嶼示意自己手中的工具箱。

    告訴紀由乃,這就是他帶這么多工具的原因。

    -

    夜晚,陰暗的小巷中,宮司嶼的嗓音低而冷,眸光銳利。

    牽著紀由乃的那只手,用力很緊。

    這話剛說完沒多久,轉了個彎,就到了個死胡同,果真,墻角下,有一個圓井蓋,這就是宮司嶼口中的下水道入口。

    從工具箱里拿出一把扳手,宮司嶼撩起袖子,用力把井蓋給掀開。

    程動作熟練,哪里像平日里那個高高在上尊貴萬分的豪門貴公子?

    看的紀由乃一愣一愣的。

    兩個人入了下水道。

    宮司嶼心思細膩的將井蓋半掩,確保不會被人發現。

    打開了事先準備好的手電筒。

    一手拎著工具箱,一手牽著紀由乃。

    聞著下水道的惡臭。

    聽著四處老鼠的唧唧聲,水滴不斷的滴答聲。

    時不時停下,拿出錄入在gps設備中的地圖瞄幾眼。

    走了莫約十五分鐘。

    隨著gps發出的急促“滴滴”聲。

    宮司嶼和紀由乃仰頭看著頂上方被焊死用水泥封死的排水井……

    默契的對視一眼。

    他們到了。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基本走势图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