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5章 宮司嶼快來付錢!行,可以,人沒丟,都依你!

作者:葉奈涼 |字數:2826

人氣小說:天才萌寶:爹地債主我來啦娛樂圈是我的[重生]穿越之細水長流夫人,你馬甲又掉了!跟喬爺撒個嬌FOG[電競]都市極品醫神帝霸

    “管家,紀小姐去哪了。..co

    宮司嶼依舊穿著睡袍。

    只是利落的短發已抹上發油,邪性不羈的梳到腦后。

    儼然一派英俊豪門貴公子的俊美迷人樣。

    但他眸光森冷,浸著不悅。

    “額……紀小姐剛剛說要去趟學校,白先生送她去了,不過那位阿蘿小姐讓紀小姐帶她一起,三個人就一起離開了,都快兩小時了,還沒回來。”

    年邁的老管家正戴著老花鏡在看報,站起身,如實稟告。

    一聽自家阿蘿跟著紀由乃出門了。

    封錦玄眉頭倏皺,“司嶼,大事不妙,阿蘿性子頑劣,喜歡胡亂和人動手鬧事,我怕她給紀小姐添麻煩。”

    宮司嶼心說白斐然跟著應該鬧不出多大的事。

    直接撥通了白斐然的電話。

    結果卻被告知……

    “少爺,紀小姐和阿蘿小姐剛剛在學校引來了警察,她倆跳窗跑了,我替她們打發了警察后,暫時聯系不到她們。”

    白斐然和宮司嶼打電話的時候。

    人正在醫院,并且陪在岳流云的身邊。

    警察的確是他打發走的。

    不過見岳流云臉色實在差。

    也不知是心軟還是真擔心,就抱著人送醫院來了。

    這會兒,白斐然正陪著流云掛水。

    當然,以白斐然的機智。..cop>    他是絕對不會告訴宮司嶼,他正和流云在一起,并沒有去找紀由乃和阿蘿。

    -

    又是警察,又是跳窗逃跑的。

    宮司嶼聽得心驚膽戰,立馬給紀由乃撥去了電話。

    原本是沒指望紀由乃會接電話的。

    破天荒的,小家伙竟秒接。

    電話那頭的紀由乃,正被阿蘿拽著站在帝都極限游樂園的門口。

    “宮司嶼欸……嗯,我和阿蘿沒事啦,你放心……啊?回來?不行誒,阿蘿說想去游樂園玩……哇,你不知道她撒起嬌多可愛,要不你帶著封先生一起來?……我沒帶現金,售票處說不能手機支付,快來幫我倆付錢!”

    “可以,不許亂跑,門口等我。”

    宮司嶼酷酷的掛了電話。

    自己女人不就是想陪自己兄弟的女人去游樂園玩嗎?

    行!可以!他去付錢!

    只要人沒丟,都依他寶貝!

    于是乎,宮司嶼丟下了自己的工作,換了身西裝。

    和封錦玄一起,各開各的限量豪車,趕往了游樂場。

    -

    游樂場售票處旁的花壇上。

    紀由乃和阿蘿托著腮,蹲在花壇邊,一臉乖巧的等著自家男人。

    不過,冷不丁的,阿蘿突然打開了話匣子。

    “阿乃怎么不像別人,知道我很厲害后,會一副畏懼我,或是忌憚討好的模樣?”

    “我只知道你生活自理能力為0,電梯都不認得,不諳世事,還不知人心險惡,不知道這年頭有種東西叫鈔票,只會拿金錠金條砸人腦袋,你這樣,要是封先生不在,可怎么辦?”

    阿蘿對路星澤說的話。..cop>    紀由乃都聽到了。

    ——區區一個黃境,不屑動手。

    換而言之,阿蘿的實力,恐怕是黃境之上的玄境,又或者,比玄境更高。

    可是,盡管知道這一真相。

    紀由乃心里除了略微震驚,就再無其他了。

    或許是因為,她見慣了一些匪夷所思的大場面了吧。

    黑白無常統領都認識,一殿閻王都見過。

    她覺得,只要沒惹到她頭上來。

    人家再厲害,和她也沒什么關系。

    這不,阿蘿從斜跨的布袋里掏出了兩只棒棒糖,給了紀由乃一根。

    自己卻怎么都不會撕糖紙。

    “你看,糖紙都不會撕,平時都是封先生幫你的吧?”

    紀由乃幫阿蘿撕下糖衣,照顧妹妹似的將棒棒糖塞阿蘿小嘴中。

    “是哦,平時阿玄什么都會幫我做……我老闖禍,把人打的半死不活,他就替我收拾。”

    “……”

    紀由乃算是明白了。

    阿蘿雖實力可怕,但她就是個從神秘深山里出來,什么都不懂的孩子。

    沒人教,沒人提醒,不知道分寸。

    只知道不服就動手,反正她很厲害,她誰都不怕。

    心性如此單純,在如今這個險惡的社會中,絕不是好事。

    就如紀由乃想的。

    她只不過就是幫阿蘿剝了一顆棒棒糖。

    阿蘿就軟萌的抱著她的手臂,撒嬌道:“你是除了阿玄,第二個會幫我撕棒棒糖吃的人,第二個對我好的人。”

    “給你剝顆糖就是好了?舉手之勞罷了,你這么單純,不會被人賣了還幫人數錢吧?”

    舔著棒棒糖,阿蘿眸光一陣茫然疑惑。

    “什么是好?什么是壞?我不知道的,我只知道,給我感覺好的人,那就是好,給我感覺不好的人,就絕不是善茬。”

    “比鬼神更可怕的是人心,阿蘿,你感覺好的人,也要防備的。”

    “那便別讓我發現他的壞,否則,挫骨揚灰。”

    -

    紀由乃和阿蘿舔著棒棒糖,交流著感情,沒多久。

    兩輛晃眼的豪車就停在了她們的不遠處。

    一輛白色邁巴赫,一輛白色的萊斯萊斯魅影。

    兩個氣質截然不同,卻都俊美萬分尊貴無比的男人從各自車走下。

    宮司嶼一眼就見到了紀由乃。

    眸光陰郁大步流星走過去。

    一到紀由乃跟前,驀地拉起她,就擁入懷中,眸光深情,透著濃濃依戀。

    封錦玄也來了。

    拉起了阿蘿,又是掏紙巾給阿蘿擦汗。

    又是上下檢查有沒有磕了碰了,寶貝得很。

    兩個大老爺們,硬著頭皮,陪著紀由乃和阿蘿愣是在游樂園里玩了一整天。

    應紀由乃要求,宮司嶼沒財大氣粗的包下整個游樂場。

    直至傍晚夕陽西下,才消停。

    “阿乃,想跟你回家,和你睡,阿玄都沒帶我來游樂園玩過呢,今天多虧了你!”

    阿蘿像個孩子似的,坐在封錦玄的肩頭,嚷著要跟紀由乃一起回家。

    宮司嶼冷森森的打斷:“你想都別想。”

    然后扛起紀由乃,和封錦玄支會了聲。

    “手機聯系,再次再聚。”

    “行的,司嶼。”

    紀由乃頭朝下,被扛著,直起身,目送著阿蘿被封錦玄帶走,還笑著揮了揮手。

    待阿蘿和封錦玄身影消失,臉上的笑意才漸漸退卻。

    玩盡興了才想到正事,紀由乃直起身板,就問:

    “宮司嶼,一般尸體被警察領走,都會暫時安放在哪里?”

    “法醫鑒定處,你問這個干嘛?”

    “那安希的尸體呢?也在那嗎?”

    宮司嶼單手拉開白色邁巴赫副車座的門。

    小心的抱著紀由乃,將她安置在座椅上,探身拉過安帶,替她系上。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基本走势图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