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章 宮司嶼是個大騙子,鑒定完畢

作者:葉奈涼 |字數:2869

人氣小說:鬼王傳人都市極品醫神火影之商城系統女神的超級贅婿厲少,你老婆又淘氣了!都市醫仙之最狂女婿蝕骨閃婚:神秘總裁的寵妻贅婿當道

    紀由乃被下人領到了別墅花園一處撐遮陽傘的下午茶小圓桌前。

    溫妤已經有條不紊的命下人備好了甜點和紅茶。

    宛如別墅女主人一般,優雅的坐在那,等著紀由乃的到來。

    慵懶隨意的將自己的黑長發編成了松垮的麻花辮垂于胸前一側,穿著黑色真絲吊帶長裙的紀由乃小心謹慎的在一旁坐下。

    她感覺,溫妤真的就像是這個家的另一個主人。

    而她,是男主人在女主人不在期間,帶回了的“第三者”。

    溫妤真的很漂亮。

    她應該是個混血兒。

    有著一頭如絲綢般順滑的栗色公主卷發。

    五官深邃立體,卻又有著東方女人的精致完美。

    黃金切割般的雙眼皮上,畫著精美好看的上挑眼線,在桃花粉的眼影暈染下,透著一絲嬌媚,卻不失甜美,白里透紅的肌膚吹彈可破。

    穿著小香風的白粉色套裝,舉止優雅,舉手投足一股上流名媛的風采。

    可一顰一笑間,卻給人一種小鳥依人,甜美溫順如家貓般不適俏皮的活潑感。

    溫妤很美,卻一看便是那種極會撒嬌的女人。

    這樣的女人,男人都愛。

    宮司嶼,應該也喜歡她這種類型的吧。

    那她又算什么?

    紀由乃不明白了。

    溫妤對紀由乃很是熱情,又替紀由乃倒茶,又在紀由乃餐盤中放置可愛精致的馬卡龍,“這馬卡龍是從巴黎空運來的,司嶼哥哥知道我從小愛吃這個,所以家中常備。..co

    紀由乃依舊沒吭聲。

    只是偷覷了眼溫妤,眼神透著質疑。

    你確定?

    她是吃過這放在廚房里的馬卡龍的。

    那天覺得難吃,宮司嶼也嘗了一口。

    兩個人一致認為真的甜到膩,給扔了。

    至于怎么又冒出來這么多,她也奇怪。

    “你住客房的嗎?”

    “……”

    紀由乃依舊沒說話。

    只是心里嘀咕了句,我和宮司嶼一起睡的。

    “你應該住的是客房沒錯了。”溫妤抿了口紅茶,抹著粉色唇膏的小嘴彎起一抹開心的弧度,又像是在炫耀,“我還以為司嶼哥哥會讓你睡我的房間呢,我房間的床很舒服,是當初司嶼哥哥買下這里的房產裝修時,特意托人從意大利替我買回的床墊。”

    “……”

    哦,好金貴的床墊。

    這時,就聽路過的楊奶奶插嘴了。

    “溫小姐,少爺這么寵你,怎么可能讓一個外人睡您的房間呢?”

    “話不能這么說啊,這位小姐姐是司嶼哥哥的救命恩人呢!”

    終于,紀由乃吭聲了。

    掀起眼簾,眨巴著一雙萬分無辜的杏眸,輕聲細語,不確定的說:“姐姐?我才十八的……你比我還小嗎?”

    那你比我還小未成年,卻打扮成老阿姨的樣子就是你的錯了!

    溫妤一怔,語塞,略顯尷尬的笑了笑,才恢復公主般的高貴模樣。

    “啊,原來你比我小啊,看來你是妹妹了,我今年都二十四了。”

    “……”繼續沉默。

    “我和司嶼哥哥是從小一起長大的,我們一起住在宮家,一起上學,一起放學,感情很好,你知道嗎?司嶼哥哥為了我呀,都沒交過女朋友,那些喜歡他的女人,見到我就愛欺負我,司嶼哥哥都會替我狠狠地修理他們呢!”

    “……”

    紀由乃持續保持沉默。

    原來,宮司嶼和溫妤是青梅竹馬,打小一起長大。

    從溫妤的口中,紀由乃又得到了一條信息。

    宮司嶼真的很寵溫妤,并且還能為了她不交女朋友。

    青梅竹馬,又住在一起。

    答案已經很明顯了。

    “你們是男女朋友吧?”

    這就是紀由乃自己理出的一條答案。

    很殘酷的答案。

    可溫妤卻沒有正面回答她,只是甜蜜的嬌笑著,輕拍了一下紀由乃的手,“哎呀,你不要說的這么直接,女孩子家,真的會很不好意思的。”

    “好。”

    軟軟輕輕的,只答了一個字。

    紀由乃垂下頭,掩蓋住了眼底的難過和心底的酸楚。

    可是,溫妤又說話了,這次,紀由乃的心被徹底的擊碎,碎成了渣,很疼,疼的她想逃。

    “你不知道吧?小時候,宮爺爺還說要把我許配給司嶼哥哥當媳婦兒呢。”

    溫妤媚眼迷人的凝著紀由乃,嘴角弧度始終勾著。

    她見紀由乃低下頭,不說話,卑微懦弱,在她面前宛若一個丑小鴨,連背脊都不敢挺直,她便知道,她贏了。

    溫妤一度以為紀由乃會是一個很難對付的角色。

    畢竟,溫妤打小在宮家成長,看多了那種想上位的女人之間的斗爭。

    可她發現,面前連女人都稱不上的紀由乃,根本沒有和她斗的資本。

    似是懶得再廢話。

    她決定開門見山,讓這女人滾出她的視線,滾出宮司嶼的家。

    聲音柔柔的,透著溫和,聽著很親切。

    “紀小姐,你打算一直都住在這不走嗎?”

    “……”她想走的,可宮司嶼說了,不要她走。

    “你沒有自己家的嗎?你父母……會同意你住在一個陌生男人的家中嗎?我覺得,你一個女孩子隨隨便便住別人家,不是很好,哪怕,你是司嶼哥哥的恩人,又或者……你是想得到什么,才遲遲不走?”

    紀由乃走了。

    頭也不回的走了。

    只拿上了自己的身份證件、銀行卡和手機,還有那條能幫自己看不到鬼的血靈玉掛墜。

    她不是賴在宮司嶼家不走的癩皮狗。

    更不是溫妤口中隨隨便便的女人。

    只是,她真的很傷心。

    傷心的,在離開宮司嶼家別墅后,走了好幾公里,在一處百米梧桐林蔭的偏僻小道上,抽抽搭搭的哭了起來,杏眸里浸滿淚水,無助的像個孩子,委屈的令人心疼。

    明明有女朋友了,還是從小一起長大的!

    卻還要她永遠留在他身邊!

    宮司嶼,再也不要理你了!大騙子!

    紀由乃蹲在地上哭了一陣,又自己好了。

    拿出手機,刪了宮司嶼的電話和微信。

    紅著小兔子似的杏眸,故作堅強,有條不紊的打開了備忘錄。

    她哽咽著寫了一個愿望清單。

    覺得如果能照著愿望清單去做,自己心里能好受一點。

    1、大吃一頓,八斤大龍蝦!

    2、再給自己買很多好看的衣服!

    3、去學校求校長恢復高考資格。

    ……

    紀由乃還在抽抽噎噎的摁著手機。

    午后的陽光很強烈,透過斑駁林影投撒在她的頭頂,暖洋洋的。

    可突然,紀由乃感覺身后一陣陰風吹過。

    緊接著,頭頂的陽光好似被遮擋,一暗。

    疑惑抬眸,卻驚覺一個一身白色西裝的高大男人站在了自己的面前,他沒有腳步,沒有出聲,突然間詭異的就出現,嚇了紀由乃一大跳。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基本走势图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