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23章 我想留下阿黛,可是

作者:葉奈涼 |字數:3574

人氣小說:天才萌寶:爹地債主我來啦都市極品醫神都市超級醫圣重生之老子是皇帝贅婿當道神醫農女:買個相公來種田女神的超級贅婿婚婚欲醉:顧少,寵不停

    宮連城此刻,只是一縷幽魂,俊逸非凡的容顏上,滿是心疼的痛楚和掙扎,以及自責和內疚,卻無半點將清黛變成如此模樣的懺悔。

    他碰不到阿黛的那張丑陋恐怖無比的怪物臉頰,只是虛幻伸手,佯裝性的妄圖輕觸,深邃滄桑的英俊眼眸之中,盡是一如既往對清黛無盡的愛意和思念。

    “是,我失約了,我去晚了,待我逃出冥界,回宮家尋你時,早無你身影,我以為你不在了……都是我的錯,可是阿黛,你恨我嗎?因為我太自私,為了留住你,竟將你弄成了這副模樣……”

    不解釋,只是一個勁的將罪責往自己身上攬,都說男兒有淚不輕彈,可宮連城此刻的眼眶中,卻蓄滿了淚,且堅毅至極,忍著不落。

    紀由乃就蹲在宮連城身邊,蹲累了,就席地而坐,全完無視周圍看戲的眾人。

    聽聞宮連城問詢清黛,下一秒,清黛似乎忘記自己還鉆在桌子底下,倏地站起身,“砰”一聲!腦袋將整個茶桌頂了起來,頓時玻璃器皿,瓶瓶罐罐,茶杯茶壺摔地,四分五裂。

    心知闖禍,魘魔耳朵慫了慫,警惕的環顧四周,旋即朝著宮連城咧開嘴,露出滿口尖厲密集的長牙,露出一個難看的笑,撥浪鼓似的搖頭,“不……”

    話落一瞬,阿黛似想伸手去拍拍宮連城的頭,黑爪卻穿過了宮連城的魂魄,宛若竹籃打水一場空,觸摸的只是幻影。

    “摸不到……”

    阿黛側眸,下意識看向紀由乃。

    紀由乃也不知道為什么,她冥冥中,總有一種,這只魘魔是因《詭咒》而生的。

    因她而如此,那就是她的“崽”。

    無論阿黛曾經犯下了多么滔天的罪孽,她都必須負責到底,為她洗清罪孽,為她謀生。

    “沒關系,我會替他去白眉大掌柜那選一具水火不侵的軀殼,屆時,就能摸了。”

    頓了頓,紀由乃似又想到什么關鍵的事,忙替宮連城澄清道。

    “阿黛,先前呢,誰都不知道真相,所以都誤會連城食,沒有來尋你,可事實全然不是如此,他死后,入了冥界,因你而犯下滔天罪行,被關入地獄接受地獄酷刑,他為了去尋你,前前后后嘗試逃出冥界數次,每逃一次,他就會被丟入更深的地獄,最終,入了無間地獄,插翅難飛,直至當初冥界震蕩,他趁亂逃走,去尋過你一次,可那會兒,你已經被封印,所以,他并沒有尋到你,所以,理論上,他沒有騙你的。”

    圓形的玻璃房客廳內,魘魔清黛撞碎的水晶茶幾,四分五裂倒在地上,宮司嶼依舊坐在沙發上,優雅的翹著腿,慢條斯理的讀著報紙,時不時會往紀由乃這瞥一眼,不明白是什么情況,造成如今她對一只魘魔的態度,竟發生了天翻地覆的變化。

    只不過,他也沒問。

    他覺得,自己老婆怎么開心,就怎么做,他都支持她。

    而就在這時。

    護送權姬和火融回三界總局進行關押的封錦玄,回來了。

    驀然從窗口跳入,顧不上和大家打招呼,他的目光最先瞥向了那三口已然打開了棺蓋的空玄冰棺,心知阿蘿已安然無恙,清寒的臉色才稍稍緩和了些,轉而冷瞥了眼魘魔,又挑眉望見了一個清朝打扮的鬼魂,旋即看向紀由乃,清冷問:“阿蘿呢?”

    “一回身子里,就喊著餓,去餐廳吃東西了。”

    如掐著點似的,紀由乃話音落下沒多久,封錦玄剛準備離開圓廳去尋阿蘿,阿蘿似早已感覺到封錦玄回來了,手里抓著只油乎乎的雞腿,小旋風似的跑了進來,撲進了封錦玄懷中。

    “阿玄,回來啦?”

    “嗯。”封錦玄的手掌輕撫著阿蘿的小腦袋,俯眸,溫柔的應了一聲,發覺阿蘿安然無恙,精神煥發的,也就放了心,“你和司嶼媳婦兒昨晚怎么回事?擅自做主張,不和我們提前告知一聲,就以身犯險?下次不許如此了。”封錦玄只是用一種教育的口吻,和阿蘿耐心的說著,也不冰冷,也不嚴肅,溫柔的很。

    “噢,好,我乖。”

    -

    中午,大伙一群人在莊園餐廳內用完午餐后,就一起聚在莊園后花園的寬敞臨湖草坪上,喝著飯后清茶,談論著魘魔的去留問題。

    令人意外的是,阿黛和家中三只上古兇獸處的極為和諧,尤其是和饕餮、小犼,這會兒,他們三只正在不遠處的泳池旁玩水。

    而宮連城,則飄在紀由乃身后,正和宮司嶼、封錦玄等人商議魘魔和宮連城的問題。

    “宮連城之前被關在無間地獄,服刑期是300年,不過,我以特權,稟明冥帝,赦免其罪,將宮連城帶出了無間地獄,今后為我陰陽司所用,說白了,他以后就是我手下了,有冥界公務員證明,就差辦理人界暫住證和找一具稀有耐火又不畏火的好軀殼。”話落,紀由乃看向旁桌在品白桃烏龍的白眉帝,“大掌柜,軀殼的事兒,可能要勞煩您了。”

    “得嘞,給你打個八折,包我身上。”

    白眉帝爽快答應,繼續和拜無憂等人品茗。

    紀由乃坐在宮司嶼身邊的歐式藤椅上,將事情的來龍去脈,和宮司嶼、封錦玄說了一遍之后,繼而將自己的最終想法,道了出來,“宮連城這事兒是穩妥了,現在麻煩的是阿黛,我想留下阿黛,可是……”

    欲又止,紀由乃偷瞄了宮司嶼一眼,半撒嬌的挽住了宮司嶼的手臂,精致的下巴磕在了他的手臂上,眨巴了兩下大美眸。

    “可是魘魔是魔物,比兇獸還要可怕的存在,并且清黛身上沾了無數人的性命,它本身罪惡滔天,不可饒恕,想留下,難,你是想說這么嗎?”

    宮司嶼接著紀由乃的話,低沉邪冷道,話落時,還不忘替紀由乃掖了掖耳鬢微亂的發絲。

    “嗯嗯!”紀由乃搗蒜般的點點頭,“你總是最了解我在想什么的。”

    “心肝,這事,我不看好,也不反對,我自己現下都是被三界總局通緝之人,我不能幫你拿主意,語氣問我,不如問問錦玄,看看他怎么說。”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豪門通靈萌妻:宮總,有鬼!》,“ ”看小說,聊人生,尋知己~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基本走势图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