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4章 殺人魔一樣血腥殘酷的暴君

作者:葉奈涼 |字數:4844

人氣小說:天才萌寶:爹地債主我來啦都市極品醫神都市超級醫圣重生之老子是皇帝贅婿當道神醫農女:買個相公來種田女神的超級贅婿婚婚欲醉:顧少,寵不停

    比起莊幽對衛靈綰的傲骨柔情,驚喜交集。

    紀由乃更多的注意力,被衛靈綰懷中那條白化小蛇吸引了去。

    她認出了那條蛇。

    鎮墓蚺墨白。

    這時,一襲紅云紋黑袍的拜大人,悄無聲息的出現在了房中,望著床前,那相擁情深的莊幽的衛靈綰,一雙深邃縹緲的灰眸,藏起了百感交集的復雜情緒,最終,化為一抹溫情,轉瞬即逝。

    “我說過,我會還你一個活蹦亂跳的她,我做到了,王爺,而你,也該履行你的承諾了。”

    莊幽將衛靈綰緊緊的抱在懷中,看了又看。

    聞,飛揚劍眉高挑,緩緩回眸,鳳眸底瞬閃即逝的感恩,沉沉答一字,“好!”

    “莊幽哥哥答應了拜大人什么?”

    衛靈綰縮在陰山王懷中,環著他的腰,依賴的不想離開他的懷抱。

    可未等莊幽回答。

    院外,突然響起異動。

    來了很多人,更響起了刀劍相交的激烈碰撞聲。

    “奉皇上之命!將陰山王府剩余人,全部捉拿,押進皇宮!若有人反抗,就地格殺!”

    一聽到“皇宮”二字,衛靈綰小臉嚇得慘白,似回憶起了噩夢般的過往,躲在陰山王懷中委屈至極。

    “我不想被抓進宮,皇上要把我做成人皮偶……”

    聞,一瞬,陰山王眼底殺意四起,浸著猩紅的血光,那嗜血殘酷的本性,又漸漸露出。

    “他是不是還想強行納你為妃?”

    “不會的,莊幽哥哥……我騙皇上不是清白之身了,他嫌我臟,他不會這么做的,我只是你的,你一個人的……”

    “所以你才會被送去和親,才會在路上自殺,才會差點離開本王……”莊幽在她背后慢慢撫摸安撫著,垂眸,柔情似水的拭去掛在她眼睫上的淚珠。

    這時,外頭的羽林衛破門而入,氣勢洶洶的沖了進來,將刀尖,齊齊對準房內的所有人。

    “莊幽哥哥……”

    衛靈綰被這陣勢嚇到,神色傷心害怕,深深的埋在莊幽懷中,無論如何,都不愿放開他。

    珍珠幔帳內,密閉空間,莊幽寬厚的胸膛,緊緊依偎著衛靈綰。

    “別怕,本王在。”慢條斯理的說著,莊幽緩緩伸手,扣著衛靈綰的后腦,壓在他胸口,又輕輕的捂住了她眼睛,堵住了她的耳朵,“綰兒,一會兒不管發生什么,都別從本王懷里抬頭,也不許回頭看。”

    “為什么?”

    莊幽沒回答,只是給了那拜大人一個眼神,“拜大人,若要做國師,便得按本王的法子來,這兒太吵,你可懂本王意思?”

    “自然懂。”

    一旁,紀由乃見那黑袍神秘的拜大人,溫雅有禮,微微欠身,突然間,灰眸一凜!金刀出鞘!

    她根本沒看清這男人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只是待那金刀歸鞘時,一屋子的羽林衛,見血封喉,倒地身亡。

    莊幽面不改色,用錦被整個將衛靈綰包裹其中,橫抱著她,離開了倒滿尸體的房間。

    另辟出一間干凈溫暖,彌漫清香的房間后,莊幽將衛靈綰放在床上,拉下錦被,露出了她的小臉。

    “綰兒乖乖在府中等著,右相會來陪你,拜大人的人,也會陪著你,不用怕。”

    “你呢?”

    “本王天黑就歸。”

    “去做什么?”

    “綰兒受了委屈,自然是替你討回來。”

    捧起衛靈綰的小臉,附在她嬌艷欲滴的小嘴上,吸了口,陰山王鳳眸浸滿傲骨的柔情。

    可起身離開的一瞬,滿眼柔情,化為無盡嗜血的殘酷殺意。

    -

    陰山王帶著五百親兵,和數百顆羽林衛血淋淋的人頭,朝著皇宮策馬而去,眼中殺氣騰騰。

    好奇心驅使。

    紀由乃和宮司嶼尾隨其后,飛入皇宮。

    有幸見證了一場如同人間煉獄般的血腥場面!

    漫天殘陽,落日熔金。

    滇國皇宮,凄厲的慘叫不絕于耳。

    皇城外的護城河,血水染紅了河水,不斷地飄出宮女宦官的尸體。

    遍地尸體,殘臂斷肢,后宮佳麗三千人,皆毀容砍手砍腳。

    一個陰山王,帶著他最后五百忠心耿耿,誓死效忠的精銳親兵,血洗皇宮,所到之處,無一生還。

    那滇王,也就是陰山王的親哥哥。

    親手被陰山王莊幽做成了身穿龍袍的人皮偶,內臟大腸流了一地,胸腔被打開,塞滿了石子,又被封上。

    之后,第二日早朝。

    陰山王陰冷森森的手拿血淋淋的寒劍,坐在朝堂高階之上。

    龍椅上,坐著已死,被做成人皮偶的滇王。

    一干大臣驚恐萬分,卻被猖狂冷血的陰山王警告,敢怒不敢。

    “誰敢說本王半句不是,本王便將其同滇王一樣,做成人皮偶,風干,死無葬身之地。”

    “弒君乃大逆不道!你逆謀篡位!其罪可誅!”

    當朝左大夫怒責莊幽。

    可下一刻,便身首異處,被莊幽一刀削了腦袋。

    “還有誰!”莊幽殘酷的冷笑聲,縈繞在大殿之上。

    最終,衛靈綰的父親,當朝右相,最先面向陰山王,下跪,“滇王大勢已去,駕崩歸天,可滇國不可一日無君,臣覺得,陰山王功高蓋世,雄才謀略,是為繼任首選,不如……王爺擇日登基稱帝,也好威震敵國,平定動蕩!”

    衛右相一番話,很快就得到一群被嚇破膽的群臣的支持,群臣紛紛跪地,異口同聲——

    “恭請陰山王登基稱帝!”

    朝堂彌漫恐怖氣氛時。

    紀由乃和宮司嶼正站在龍椅前,欣賞滇王的人皮偶。

    “嘖嘖……牛掰了,這下手比我倆更狠。”

    紀由乃本以為,陰山王便是如此登基稱帝的。

    可……

    當所有朝臣都讓陰山王稱帝之時。

    這個男人,心中似乎對這個皇位,沒有半分興趣。

    只留了一句——

    “滇王的尸體,誰都不準動,稱帝之事,本王要回府問問王妃,她若不想,本王便不做,她若想做皇后,本王便做。”扔了手中染血寒劍,陰山王隨手拎過一個朝臣,用他的朝服,擦去了手上的鮮血。

    “對了,本王后日就要迎娶右相之女衛靈綰,也就是本王的王妃,爾等好好準備,必須盛大,舉國同慶,規格就按滇國皇后的來,皇宮給本王洗干凈了,不許留一滴血,若讓王妃見了紅,你們就等死吧。”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豪門通靈萌妻:宮總,有鬼!》,“ ”看小說,聊人生,尋知己~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基本走势图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