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9章 誰來殺孤?

作者:莫問初心 |字數:9288

人氣小說:天才萌寶:爹地債主我來啦此界修真不正常經濟大清巧女喜當家錯惹嬌妻:法醫大人是天師都市之棄少逆襲神醫兵王混都市女神的超級贅婿

    隨著主首被斬,嗡嗡兩聲他的另外兩個頭顱光芒黯淡,一點點消失。

    轟!

    殷紅的血從羅宣的脖頸上沖起,這是真的仙人血,粘稠而灼熱,此刻就像是一座火山爆發,帶著磅礴的灼熱能量就像是熾熱的巖漿。

    噴出的血滴在燃燒,上面的都是可怕而強大的三昧真火。

    “糟了!”忽然陸川神色大變。

    只見這些血滴在天空形成了一場流星火雨,擊碎了天空的云朵,筆直的向著地面的戰場呼嘯落下,不分敵我,覆蓋了這片天地。

    這一場火雨比之前羅宣的萬里起云煙釋放出的火箭更密集十倍。

    下方,不管是殷商陣營還是諸侯陣營,很快也都神色大變,嚇得神情蒼白。

    這樣的神仙打架根本就不是凡人可以插手的啊!

    “快救人。”

    玉鼎真人請喝一聲,反應極快,先是左手掐訣朝著羅宣的尸體脖頸一指,一道仙力打出,化為一道金色符印鎮封了羅宣的尸體。

    緊接著,手中斬仙劍一卷,一道白虹似的劍光呼嘯著沖出,讓一片流星火雨還沒有來得及落地就在天空中轟然炸裂。

    赤精子也快速出手,與玉鼎真人合力攔下這場火雨,化解了地面的危機。

    做完這些,兩人才輕輕出了口氣。

    這場禍劫怎么說,也是他們和羅宣的戰斗引起的。

    他們本身就在這場殺劫中,要是讓這場火雨落地引得地面人族出現傷亡慘重的情況,那這份罪業上天可是會算到他們的頭上。

    到時這場本來就兇險的殺劫對他們就更困難了。

    危機化解,也讓下方的所有人都不禁長出了口氣,有些雙腿發軟,心有余悸。

    他們是來打仗的,不是跟神仙打架的啊!

    今日看到了仙人打架之后,再給他們十個膽子也決計不敢再上去了。

    “羅宣!”

    看到羅宣死去,呂岳大叫一聲后座下金光一閃,沖出一匹金眼駝馱著他,對徒弟道:“你們留下助大王對敵,為師去對付他們。”

    他的四個徒弟不過合道境,雖然手中都有他煉制的法寶,但想對付上仙還是想多了,倒不如對付那些諸侯陣營一方。

    說罷,大叫著沖天而起:“好你個闡教,膽敢恃強欺人殺吾截教道友,我與你們不共戴天。”

    “呂岳!”

    赤精子和玉鼎看到來人神色瞬息一凝,無他,截教瘟仙之名他們也是聽說過的。

    此人擅長瘟毒之道,而瘟疫又和其它的神通道術不太一樣,有些看不見,十分的陰毒,令人防不勝防,所以讓他們忌憚。

    都說水火無情,可是這瘟疫的可怕一點也不遜于水火。

    轟隆一聲,呂岳渾身發光,長出來兩個腦袋四條手臂,兇神惡煞,又是三頭六臂的神通。

    此刻他的一只手執形天印,一只手擎瘟疫鐘,一只手持形瘟幡,一只手執住止瘟劍,前方兩只雙手使劍。

    三頭六臂修成后,據說戰力可以增長兩到三倍之大,乃是一種非常強力的大神通。

    “殺!”

    呂岳大喝一聲,六條手臂齊動,“當”的一聲,瘟疫鐘震動,兩股漆黑的煙霧從鐘內沖出,隨著在虛空震蕩的鐘波一點點淡化。

    同時,他身前兩柄仙劍狂舞,斬出一道道劍光殺向赤精子和玉鼎真人。

    可是玉鼎真人和赤精子兩個神色大變。

    “不好,是瘟毒!”

    玉鼎真人叫道,左手掐訣在眉心一指,光芒亮起,一個溫潤無瑕的玉鼎出現飛到他的頭頂垂落光芒守護自身。

    瘟疫只是對凡人有效,壞不得他們的仙體。

    可瘟毒那是比瘟疫還可怕百倍的東西,連仙人的陽神都會被侵染。

    仙體雖比凡體強大,但東方修煉還是以內在的精、氣、神為主,陽神也算是修行一場所成的道果,不容有失。

    “嗡!”

    赤精子也激活八卦紫綬仙衣,身體騰起紫光,除了護體仙光外還加了一層守護。

    之后,兩人也身形如電殺氣外露朝著呂岳殺了過去。

    元始天尊降下符召,讓他們下山完劫,今日或許是最關鍵的一戰。

    渡過則劫過,渡不過則沒說的,只有上封神榜了。

    轟隆隆!

    三位上仙瞬間戰在一起,各種道術、神通、法寶齊出,驚天的劍光縱橫呼嘯,伴隨著他們交手天空狂風肆虐,烏云狂卷,電閃雷鳴,氣息浩蕩令人心神戰栗。

    地面的凡人士兵們更是瑟瑟發抖。

    仙道五境,純陽境真仙是一境,太乙境上仙為二境,大羅境金仙為三境。

    此刻三位神通廣大,有移山填海之力的上仙在這里大打出手,舉手投足就是滔天偉力,大戰的場面實在是太駭人了。

    打著打著,三人從東打到了西,又從西到東,最后更是化作三道長虹沖進了上方云層之內。

    戰斗的情景早已看不清,唯有伴著電閃雷鳴的轟隆巨響聲,以及刺目的光華亮起。

    地面上,那些士兵們都瑟瑟發抖。

    要不是主將還在的話,他們早就找地方躲避了,這是本能,神仙打架的天威讓他們很害怕。

    “大王!”

    呂岳的四個門徒仰頭看了看天空,最后收回目光道:“師尊要我們助大王平息禍亂,助此一功,我等師兄弟請求出戰。”

    帝辛端坐御輦上,神色平靜,說不出的鎮定,帶著一種大勢,仿佛一座山岳坐在那里。

    聞聲,帝辛收回觀戰的目光。

    “去吧!”

    “這四人……”陸川目光一動。

    這次封神榜敕封八部眾神,其中呂岳乃是上四部,瘟部的正神瘟癀大帝,而剛才的羅宣也是上四部的火部正神,火德星君。

    呂岳的這幾個徒弟則是瘟部東、南、西、北四方的幾個行瘟使者。

    不過瘟部上的神為惡神,不受人喜歡。

    四個道人點點頭,聯袂出陣來到陣前。

    那個青袍青面的大師兄周信大喝道:“大王御駕親征,爾等亂臣賊子,還不快快下馬束手就擒?”

    姜子牙目光掃過左右,眉頭也皺了起來。

    楊戩、哪吒、雷震子、韋護都是他手下的大將,可是此刻楊戩被重創,那三人被刷走,生死不知。

    另外,連元始給他賜下的打神鞭如今都落入了孔宣的神光中。

    此刻他身邊的戰力只有李靖、楊任,以及他師兄廣成子、普賢真人這幾個人了。

    可是李靖的三十三天黃金玲瓏塔也被孔宣收走了。

    沒了塔的李靖和他一樣,戰力那基本上是可以忽略不計的了。

    陸川看著對面,其實他也看得出來西岐沒什么人了,剛才他大哥有點牛批,把韋護、哪吒、雷震子這三個重要戰力也刷走了。

    他知道不管仙人斗得再激烈,真正的勝負還寄托在帝辛的身上。

    他和姬發以及眾諸侯的戰斗在所難免,只要能勝,那大商就能死地煥發新生。

    “你們哪里來的妖人,模樣丑陋也就算了,還敢出言不遜?”

    一聲大喝后,西岐陣營內姬昌的四個義子策馬沖了出來。

    姜子牙看了一眼也沒多說,反正都已經沖出去了,他總不能把勇敢的小伙子再叫回來。

    正好借機看看那幾個道人的本事也好,這種奇形怪狀的人一定很有本事。

    “你們幾個又是什么……算了,我們沒有必要知道了。”

    周信搖搖頭,道:“你們都是要死的人了。”

    “好狂妄的妖人……”

    四人對視一眼,最后策馬挺槍向著四個道人沖來。

    周信、李奇四人神色淡然,待四人離他們不過三丈的時候突然手掌一翻,周信從袖中取出一個罄,對著沖來的姬叔德‘當當當’連敲三下。

    那姬叔乾聽到聲響,當即在馬上猛地一抽,開始快速搖頭,臉色蒼白如豆腐,大叫道:“疼死我了。”

    與此同時,李奇取出一桿小幡,托在手中對令一人連搖了三下,那一人就打了一個寒噤,渾身發抖起來,又覺得體內火燒火燎。

    朱天麟用手中劍一指來人,那人就瘋狂搖頭,一頭從馬上栽倒下來昏迷不醒,楊文輝拿出一條鞭對最后一人晃了三下那個姬昌義子當場臉色就青了……

    這幾件正是他們的法寶頭疼磬、發躁幡、昏迷劍以及散癀鞭。

    噗!

    在法寶治了四人后,他們一人上去一劍斬了人頭。

    “楊任,我們走,上去速戰速決,不要讓他們有祭寶的機會。”

    廣成子運氣調息片刻后,傷已好了很多,見狀起身道。

    楊任、普賢點點頭,三人走出陣來。

    “廣成子,普賢?哈哈哈,來的好。”

    四人見到廣成子兩個,不禁大笑:“你場玉虛門人欺我們久矣,以前你們是上仙,我們打不過,不過如今你們的境界跌落到和我們一樣……”

    “動手!”

    廣成子見到幾人揭短廢話不停,眼中殺意一閃,輕喝一聲后踏出一步,身體發光化作一口劍胎激射出滔天劍芒,哧的一聲切開虛空斬了過來。

    他被激怒了。

    “不好,快祭寶!”周信瞳孔驟縮,那道劍胎上帶的殺氣太驚人了。

    本來以為這幾人境界跌落后和他們也就差不多了,直到廣成子的這手御劍術出現,他才知道自己錯的離譜。

    當!當!當!

    頭疼磬敲動發出清脆的聲響,散發出一圈圈漣漪來阻擋那口劍胎。

    另外三人也齊齊動手,發躁幡晃動,昏迷劍去指……

    咔嚓!

    可是對于化成劍胎劍光繚繞的廣成子而言,這幾件法寶沒有用,劍光沖來鋒芒難當,電光火石間就從四件寶貝中切過。

    四人大叫一聲,看到法寶被破轉身朝商營快速跑來,可是已經遲了。

    劍光快的就像一道閃電斬來,連他們的頭顱一并沖起。

    秒殺!

    做完這些后劍胎又飛回去,落地變成了廣成子,不過神色又白了幾分。

    雖然他叫了楊任和普賢,但根本沒用兩人出手他就解決了麻煩。

    “劍仙……”

    陸川的雙目發亮,廣成子的這手劍術倒是驚艷,難怪后來這世上修煉的門派中有很多劍仙門派。

    通過這幾次觀察他受益匪淺……

    正想著,忽然陸川目光一動。

    只見端坐在御輦上的帝辛忽然站了起來,看了眼隱藏在斗篷下的殷郊后,抬手將同坐墨麒麟上的武庚接了過來。

    武庚的小臉紅紅的,帶著些懼色。

    “王兒,看見了那些虎狼了嗎?”

    帝辛蹲下來抬手一指前方的諸侯,一臉慈愛。

    殷郊身軀微微一顫。

    隨即又恢復了平靜。

    已經四五歲的武庚微微一怔,最后重重點頭。

    帝辛笑了笑。

    “只要為父在王位一天,這些虎狼的目光就不會從為父身上挪開。”

    帝辛說道:“他們每天都在不擇手段,想盡辦法,要把為父扯下王位,把大商撕扯碎吞食,那你知道怎么要怎么對付他們嗎?”

    武庚沉默了一下:“打!”

    “不,是殺!”

    帝辛抬手撫在武庚的頭上,淡淡道:“雖然在父王的眼中他們就像地上的野狗,殺不盡的,但只是打的話,它們也不會長記性的,該殺……就得殺!”

    說到最后他身上展露出駭人的殺氣。

    一瞬間,他就從慈父變成了一個鐵血冷酷的君王,

    他拿過御輦邊的飛龍刀,慢慢站了起來,遙望對面的諸侯和姬發:

    “現在你……們看好了,孤,要去殺對我們發起挑戰的對手了。”

    砰!

    他的右腳在御輦上一踏,一匹獨角獸身上的枷鎖斷開。

    一聲長嘶,那匹神駿的獨角獸飛馳電掣般沖出陣去。

    帝辛身形一動騎上獨角獸,披風獵獵,沖到了陣前,目光一一掃過姬發和眾諸侯:

    “你們要孤來受死,現在孤來了,誰來殺孤?”

    。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基本走势图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