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聯文學網 > 穿越小說 > 三國之召喚崛起 > 第一百九十一章淺談
    ()    “噠噠!”寂靜的黑夜中傳來噠噠的腳步聲給人一種不寒而栗的感覺,石煥喉結艱難的蠕動將嘴中的口水咽下,一臉驚懼的神色目視著前方緩緩而來的方悅“你不要再往前走,不然我們就要放箭了!”色厲內擦的喊道。

    四周的士卒在方悅現身的時候便已經將手中的兵器緊握,一個個如臨大敵的望向對方,只要他有什么不軌的舉動必定遭受到滅頂之災。

    方悅一雙如同鷹隼般的眼睛環視著在場的眾人絲毫沒有被弓箭瞄準的覺悟,反倒是嘴角微微上揚好似嘲弄周圍士卒一樣。

    一道道鬼魅的身影在士卒緊盯著方悅時,便一個個悄然的順著墻根逼近獵物迅猛如同下山猛虎似的!

    “啊!”一聲慘叫響起將落針可聞的寂靜夜空打破,一個個心中惶惶不安的士卒,在沒有石煥的下命令的時候便將手中的弓箭像是天女散花似的射向遠處的方悅。

    方悅面對零零散散的箭支手中長槊一抖如同出海蛟龍,將一支支箭支不費吹灰之力挑開從容的邁著步伐向著石煥等人逼近。

    石煥面對著越來越近的方悅,長有老繭的雙手因為用力的原因骨節的地方有些泛白,鬢角處更是汗如雨下如臨大敵一般望著露出猙獰嘴臉的方悅一步步向后退卻,一直退到城墻處再也沒有退路才焦急的向著四周的士卒投以求助的目光,可惜入目的卻是一個個昏死過去的屬下“你將他們怎么了!”

    方悅面對石煥的質問,一雙沒有絲毫感**彩的眼睛望向對方就好像看白癡一般可笑“你可曾看到某家動手將他們打倒在地?”

    石煥自然一直觀察著方悅,更是知道對方沒有出手攻擊自己的屬下,但是事實就擺在眼前,屬下一個個倒在地上生死不明,這樣的詭異事件更是讓他一陣心驚肉跳,不確定的猜測道“難道你會使用妖術?”

    “白癡!”方悅面對石煥的腦洞大開的猜測也是一陣無語,揮手示意早已經悄然逼近的屬下暴起發難,在石煥還沒有反應過來的時候將對方放倒在地“去把城門打開迎接主公!”龍行虎步的向著城門方向走去

    城門打開后,方悅留下一些屬下把手城門口與看押著石煥等人,自己則帶著一些人馬在城門外等候主公的到來。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伸手不見五指的黑夜中時不時的傳來一兩聲鳥啼聲給這無窮的黑夜增加了無限詭異的魅力,就在這時遠處傳來“噠噠”的馬蹄聲十分有著韻律的前行,不多時緩慢的出現在眾人的視線當中。

    馬車上的門簾掀起,一張精致的俏臉出現在眾人的面前,顏雪晴一雙美眸環視在場的眾人,最后將目光落在前方的方悅身上黔首微點,性感的紅唇微微張開好似天籟的聲音響徹寂靜的夜空“有勞方悅將軍等候多時,我們這就進城拜見陸康大人吧!”

    廬江城中現如今巡邏的人馬真可謂是五步一哨十步一崗戒備森嚴,方悅等人才進入城中,那些暗中的士卒便已經將城門失手的消息傳送出去,一隊隊人馬正快速的向這邊集結著。

    “噠噠!”大地上傳來劇烈的轟鳴聲,便看見遠處的城市中一條火龍向著這邊飛馳而來,若是有人仔細觀察的話,那哪里是火龍分明是一隊隊人馬舉著火把快速移動罷了!

    “主公我們好像是被發現了!”方悅萬年不變的撲克臉,此時終于有所變化,一臉凝重的神色望向遠方思索著如何能保護主公與主母等人的安,四周的護衛更是一個個將手中的兵器紛紛離鞘,占據著有力的地勢準備輸死一搏!

    馬車的門簾再次掀起,只見主公周琦坐在中間正襟危坐,而兩位主母則是側坐在一旁“方悅將軍不必如此緊張,我等此次前來不是殺敵的而是拜訪陸康大人而已!”

    在周琦說話期間,大隊人馬便已經來到車輛前方不遠處停了下來,一個個緊張的神色望向車輛方向,待看見車中的秦良玉與顏雪晴兩位美女的時候雙眼不由的發直整個人魂都飛了起來。

    “臥槽我看見了什么,世界上怎會有如此美麗動人的女子!”不知何人發出一聲感慨,仿佛是驗證對方話語一般,四周便傳來冷吸氣的與吞咽口水的聲音此時彼伏。

    “哼!”周琦的冷哼還沒有自口中傳出,便已經有人先他一步喊出“看看你們的丑態,還是廬江郡的士卒么!”只見一名中年男子在眾人的擁簇下出現在周琦等人的面前。

    周琦雖然十分享受眾人沉迷自己妻子美貌的神情,但是心中還是多多少少有些不爽,就好像自己喜愛的玩具被人搶走一般因此自然不可能給眾人什么好臉色。

    “馬車之中可是荊州駙馬爺周琦大人?”中年男子面對周琦的冷臉雖然心中有些不喜,不過待想到因為自己屬下失態所造成也就釋然了,所以明知道對方有可能是敵人的首領還是出于禮貌的詢問。

    “不錯正是某家,不知兄臺可是陸康陸大人?”周琦一雙漆黑的眼眸中精光一閃而逝如同亙古長存的仙劍劃過漆黑的夜空射向中年人,身上久居上位者的氣勢更是自然而然的流露出來遂朗聲詢問。

    一股驚人的氣息撲面而來,饒是陸康早有心理準備還是嚇了一跳,不動聲色的將額前的冷汗擦拭一番凝神道“駙馬爺大駕光臨,若是前來欣賞廬江城的美景下官自然是舉手歡迎,但是帶有叵測之意那么自然是另當別論了!”

    陸康的話語說的中規中矩讓人絲毫挑不出任何毛病,正是典型的先禮后兵的舉動,周琦乃是后世穿越過來之人知道陸康本人忠于漢室朝廷,因此當初袁術在與陸康討要錢糧時,他沒有給與對方絲毫導致后來城破身死的結局!

    “陸大人說的哪里話,某家帶

    領一些護衛前來當然是觀看廬江城的美景,難道您認為我們這些人能在大人重兵把守的廬江城討到便宜不成?”周琦微微一笑面對著陸康的冷臉從容不迫回答。

    什么叫打人不打臉揭人不揭短,可是周琦卻是將這句話體現的淋漓盡致,方才還說自己重兵把守的城池,結果就被他的人馬攻破了城門,**裸的打臉啊,饒是陸康臉皮厚也是感到一陣臉紅,沒有好氣的瞪了一眼已經蘇醒過來的石煥。

    石煥瞧見陸康瞪來的目光,就好像耗子見了貓一樣不敢直視,直接將老臉撇向一旁索性來一個眼不見心不煩。

    “駙馬爺既然是觀光廬江城的話,此時天色已晚不若進城休息一晚,等到明日天亮下官帶領駙馬爺游覽一番如何?”陸康見石煥不敢直視自己,也不好在周琦這個外人面前深說什么,畢竟有道是家丑不可外揚,就算是周琦明明知道這件事也不好意思再提一遍,不然自己這張老臉往哪放因此直接將話題轉移開來。

    周琦自然知道陸康打的什么主意,不過想到自己前來的目的也不好抓著這個小辮子不放“陸大人盛情某家心領了,不過此次前來有些話語準備與陸大人淺談一番,不知道大人可否賞個臉坐在馬車中與某家一敘?”

    一雙漆黑如墨的眼眸一瞬不瞬的盯著眾人圍繞的陸康,絲毫沒有一絲雜質好似一潭清澈見底的湖泊一樣淡然而又寧靜!

    “大人不可!”還沒等陸康回答身邊跟隨而來的豪強家主們紛紛阻攔。

    如此一來陸康也不由的有些遲疑,再怎么說雖然對方沒有帶領大隊人馬前來,不過根據早先的細作匯報,大隊人馬不日便到達廬江郡地界,若是此時周琦將自己邀請上車劫持的話,自己不就是肉包子打狗有去無回么。

    周琦臉色平靜的看著在場的眾人,絲毫沒有因為陸康的遲疑所感到不滿,時間就這么慢慢的流逝著。

    隨著時間的推移,陸康見眾人一時間也拿不出一個好的主意,只好硬著頭皮說道“駙馬爺不知道您想與下官說什么,若是可以的話就在這說可好?”一雙睿智的眼睛一眨不眨的盯著周琦的神情,希望能在其臉上察覺到什么,可惜這一切注定要失望了!

    周琦聞言臉色平靜的點了點頭,薄唇微微張啟充滿磁性的聲音響徹整個夜空中“其實也沒有什么大不了的,某家只不過就是想說一句而已,率土之濱莫非王臣而已!”

    “率土之濱莫非王臣?”陸康聞言臉色微微有些變化,皺著眉頭看向一臉平靜的周琦強行將心中的怒火壓下“駙馬爺您也知道率土之濱莫非王臣這句話啊,那為什么無緣無故的攻打我廬江郡,更是一路上勢如破竹用了半年不到攻占大半個揚州?”說道此處陸康雙目已經赤紅一片,若是眼神可以殺人的話,恐怕周琦已經被殺死無數回了...待續
基本走势图大全 一分十一选5害死人 单机游戏麻将四人麻 不朽的浪漫 急速赛车开奖app 江苏十一选五走势图一定牛 百度 乐彩网天津11选5走势图工具 股票分析软件哪个好 哈尔滨大众麻将免费下载 3分赛车彩票稳赚技巧 意甲历史射手榜排行 850棋牌游戏ios下载 大乐开奖结果透 皇家国际棋牌? 广东36选7走势图奖结果 jdb财神捕鱼赢了几百万 广东闲来麻将有挂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