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聯文學網 > 穿越小說 > 三國之召喚崛起 > 第十四章洛陽風云

第十四章洛陽風云

 熱門推薦:
    ()    董太后的寢宮中燈火通明“張讓你說現如今該如何是好?何氏那個狐貍精欲讓哀家讓出手中的權利,那不是要了哀家的命嗎?”董太后不知所措病急亂投醫向張讓詢問。

    “太后娘娘現如今何氏一族位高權重,太后娘娘一人勢單力薄不宜與之抗衡!”張讓眼中精光一閃而逝分析當前局勢。

    董太后聞言不由驚慌“張讓那可如何是好?”“太后娘娘不如這樣...這樣...”張讓左手附于對方耳畔小聲道。

    次日早朝上董太后見眾人到齊看向張讓,后者會意緩緩走出高聲道“奉太后娘娘口諭,封劉協殿下為陳留王,封國舅爺董重為驃騎將軍,二位還不謝過太后娘娘?”

    劉協與董重聞言不由微微一愣方才跪下謝恩,董太后見狀不由心情大好得意洋洋的看向何氏。

    何氏見狀緊要銀牙沉聲說道“國不可一日無君,諸位大臣可想好立誰為帝?”眾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誰都不敢說話,生怕站錯隊連累了身家性命。

    何氏見狀黛眉微皺“怎么諸位大臣沒有想法嗎?那好本宮建議立劉辯為帝,自古以來都是嫡長子繼位不知大家意下如何?”

    何進見時機成熟附和“我等愿尊崇皇后娘娘的建議!”何進一派的紛紛附和

    劉虞、袁隗、黃婉三人對視一眼,不過劉虞微微搖頭并未阻止何氏等人,雖然袁隗與黃婉眼中都透露出不解不過還是沒有阻止。

    王允老狐貍中立派見劉虞等人沒有反對不由紛紛附和贊同劉辯為帝,董太后臉色頓時蒼白了幾分“諸位難道忘了先帝劉宏還未安葬,爾等怎么能立劉辯為帝?”

    “太后娘娘話可不能這么說,難道只許州官放火不準百姓點燈,方才您不是立劉協殿下為陳留王國舅為驃騎將軍,為何我等不準立劉辯殿下為帝?”何氏站了出來對著董太后絲毫不讓據理力爭。

    “你...好!哀家不與爾等理論!”臉色異常難看的帶著陳留王劉協離開未央宮,驃騎將軍董重見姑姑臉色難看的離開不由灰溜溜的來開。

    何進見狀哈哈大笑起來,聲若炸雷傳入董太后耳中。

    董太后臉色鐵青一片,覺得喉嚨一甜險些一口鮮血奪口而出硬生生的吞下。

    “既然諸位大臣沒有異議,那就立嫡長子劉辯為帝!”何進當仁不讓的向唯唯諾諾的劉辯拜去“參見陛下,陛下萬歲!萬歲!萬萬歲!”

    眾人見狀紛紛參拜,劉辯被突如其來的狀況嚇得瑟瑟發抖向何氏身后躲去“母后!辯兒害怕!”

    何氏見到劉辯窩囊的樣子臉色微變沉聲道“辯兒快快出來說眾愛卿平身!”“可是母后辯兒害怕,那些人都好兇!”

    何氏聞言被氣得一佛出世,二佛升天“辯兒快快出來,不然待回到宮中母后必讓你好看!”劉辯聞言嚇了一跳,帶著哭腔從何氏身后出來“眾愛卿平身!”

    劉虞等人聞言聽出話中的哭音紛紛皺眉,不過被很

    好的掩飾掉。

    “既然諸位大臣都無事要奏就此散去吧!”何氏拉著劉協的小手緩緩說道。

    眾人見狀不由對望一眼拜服“臣等告退!”退出未央宮

    何進見眾人退出未央宮,就剩下自己和妹妹、侄子劉辯方才說道“哈哈!妹妹現如今辯兒當上皇帝,你貴為皇太后,而我又是大將軍統領司隸軍隊,何人膽敢動彈我何氏一族,從此天下人都要看我等的臉色行事!”

    “哥哥你是不是高興的太早了些,現如今董太后那個老不死的還沒有死處處與我等作對,若我等有什么事情被其抓住把柄來一個咸魚翻身,到那時怎么個死法都不知道!”何氏不冷不熱揶揄將何進從幻想中拉了出來。

    何進聞言驚出一身冷汗“妹妹提醒的是!董太后一日不死始終是一個隱患,哥哥現在就去見三公那幾人,聯合大臣上書將其請出皇宮,送于河間到時候...”做了一個摸脖的手勢

    何氏見狀總算是露出一抹令人發寒的笑容“好!就依哥哥所言,母后啊母后不要怪臣妾狠心啊,只是你不知道進退罷了!”

    次日朝堂上劉辯戰戰磕磕的坐在龍椅上,一旁何氏陪同坐于側,文武百官站在大殿上“有事啟奏無事退朝!”郭勝高聲喊道

    “臣有事要奏!”大將軍昂首闊步“陛下!董太后意欲干政擾亂后宮,況且其乃藩王妃,如何能入住皇宮,因此臣等聯名建議將董太后請出皇宮送于河間養老!”跪于地上,頓時殿中群臣跪于殿中“請陛下降旨將董太后送于河間養老!”

    劉辯小臉慘白戰戰磕磕說道“準奏!”遠處董太后帶著陳留王劉協在張讓的攙扶下來到未央宮,就被如狼似虎的禁軍押住。

    “奉陛下旨意,因董氏乃藩王妃不易居于皇宮送于河間養老即日執行!”便被拖走

    “爾等敢!可知道哀家是何人,就算是何氏那個狐貍精,都不敢這樣對待哀家!”董太后被突如其來的變故弄得一個措手不及隨即反抗道。

    禁軍聞言冷笑更甚“將其拖走!”一旁的陳留王劉協見狀欲要上前“陳留王請留步!”頓時七八個禁軍將其圍住,只能眼睜睜的看著董太后被其拖走卻無能為力,小手捏的骨節發白冷冷的看著眾人生怕記漏了一人!

    董重清晨起來欲上早朝,剛出府門便被一隊隊虎噴軍困于府中,不論如訴說就是不讓其出府見狀不由得暗叫不妙,黃昏時分傳來姑姑被人送于河間的消息,手中的茶杯微微一抖重重的落于地上四分五裂。如同行尸走肉一般來到書房不久府中傳來哭聲董重自刎于書房!

    “怎么會這樣?怎么會這樣?哀家是太后,爾等怎能這樣對哀家,難道就是因為哀家是一個藩王妃嗎?哀家不服!哀家不服!”董太后如同得了失心瘋一般,披頭散發的向著四周的士卒掙扎。

    “哼!你不服有什么用,誰讓你得罪我們大將軍,明年今日就是你的忌日,董太后你一路走好!”一名大漢將手

    中的毒酒灌入董太后口中,不管董太后如何掙扎也是于事無補,不久東都洛陽官道上出現一隊人馬抬著巨大的棺柩,返回葬于文陵!一時間洛陽城人人自危...

    以此同時通往東都洛陽的官道上,一隊人馬緩緩而行,一名身著黑袍,臉上帶著面具的男子向隊伍走來,一瞬間出現在隊伍前方將隊中馬匹驚嚇而起不住嘶鳴!

    幸好軍隊訓練有素無人受傷“逮!那里來的猛夫,竟敢驚擾駙馬爺大人車架?”一名士兵看向突然出現的人大聲詢問。

    黑衣人冷眼看了一眼“哼!”刷的一下消失在隊伍前面,與此同時龍且與章邯目視前方“龍大哥你感覺到沒有,有一股驚人的氣場向我們這里靠近!”

    龍且聞言一臉凝重“賢弟你也感覺到了嗎?”章邯點點頭手中的長刀閃電般的向身旁斬去。

    “叮”一聲輕響傳來“果然不愧是駙馬爺大人的部隊,竟然能發現某家真是不簡單,不過你以為這樣就能行了嗎?”說著身影緩緩消失

    “哼!無名鼠輩休得猖狂章邯在此!”手中的長刀閃電般的向周琦車前砍去。

    “叮!”又是一聲脆響,黑衣人再一次被逼現身,手中一把細劍閃爍著點點寒光“切!真沒想到,竟然又被你們逼現身,真是氣煞我也!”

    龍且聞言頓時來了精神“哈哈!乳臭未干毛頭小子,竟然看不起某家?好!好!好!就讓某家會會你!”戰意昂揚,手中的鎏金長槍梅花點點的向黑衣人刺去。

    黑衣人見龍且刺來的長槍不退反進,手中的細劍猶如毒蛇一般劍尖刁鉆無比,讓人防不勝防與其纏斗在一起。

    “切!沒想到你這家伙竟然如此了得,現在就讓你看看在下的真正實力!”突然間黑衣人的手速變快,招招不要命的向龍且刺去

    “呵呵!毛頭小子你以為某家就這么兩招?”身子微微后傾,長槍像游蛇一般走之型向黑衣人刺去。

    黑衣人乍一見刺來的長槍被逼的連連后退。

    “小子你以為你能躲的了嗎?”長槍像是長了眼睛一般,直逼黑衣人咽喉寸步不讓,只見黑衣人冷汗順臉頰飛快流淌。

    “可惡欺人太甚,真當俺沒有招式了嗎?士為知己者死,女為知己者容!”黑衣人略帶滄桑的嗓音踏歌而行,動作忽然變得飄渺不定,反觀龍且像是喝醉一般不住的防守著。

    “可惡!要是連你這個毛頭小子都收拾不了,那怎么對得起將主公安交于某家的眾人,烈火燎原!”雙目赤紅,手中的長槍快若驚鴻像黑夜中一道閃電直逼黑衣人咽喉刺去。

    黑衣人正沉浸在追殺龍且的意境之中,突然間眼前寒光一閃而逝本能的閃躲“撲哧”鮮血直流,長槍穿過黑衣人肩胛骨頓時身邊七八個士兵陌刀向黑衣人砍去。

    “難道我就要這么死去嗎,我還沒有完成師傅和殿下交給我的任務!我不能死!我不甘心啊!”悍不畏死的向眾人殺來...待續
基本走势图大全 捕鱼王平台 pk10结果 正好彩票网黑龙江11选5遗漏 股票市场分析 追光娱乐2018版本 湖北11选5遗漏走势图 福建十一选五走势图 光头强精选平特一肖 贵阳捉微乐鸡麻将下载 大发排列3开奖记录 指数股票怎么买 上海哈灵麻将 辽宁快乐12前三 股票投资收益怎么算 边锋云南麻将 宁夏11选5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