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聯文學網 > 穿越小說 > 三國之召喚崛起 > 第十一章帝逝
    ()    張讓府中,一間密室張讓和趙忠等十常侍聚集在一起“楊勇你所說可是真的?”張讓色厲內茬的看向面前下跪的楊勇。

    楊勇聞言嚇得一個哆嗦“回張常侍,小人所言千真萬確,敢用項上人頭擔保!”

    “哼!你那狗頭能值多錢,若是你的消息有誤我等信之,在這個非常時期若是走錯一步必將萬劫不復,再說劉宏小兒就算在蠢也不會在這個時期廢太子辯立劉協!”趙忠三角眼兇光不時閃動盯著跪在地上的楊勇.

    “趙忠!怎么說楊勇都是雜家的人,雜家相信楊勇不會出賣雜家!”張讓看著一臉驚恐不安的楊勇片刻徐徐道。

    “張讓不是某家不信與你,而是關乎我等的性命大事,豈能任憑他一句話而決定?”趙忠寸步不讓的據理力爭

    “你!”張讓聞言不由得被氣得老臉漲紅“好了!好了!張讓我等都知道你是為我等好,可是趙忠所說不無道理,所以我等還是先等等靜觀其變吧!”封做和事佬看向臉紅脖子粗的二人勸解。

    “既然大家都覺得封說的有道理,那我等就靜觀其變觀望一陣也不遲!”張讓見狀不得不妥協

    “既然這樣...”趙忠三角眼中兇光一閃而逝,只見一柄軟劍出其不意的將跪在地上的楊勇穿堂而過。

    所有的一切是如此的電光火石,眾人都沒有絲毫的反應“趙忠你這是干什么?”張讓見狀大叫起來

    “干什么?”趙忠一腳將楊勇漸漸發冷的尸體踢飛“難道張讓你不知道殺人滅口嗎,若是他所說的是真的,萬一劉宏小兒查出什么蛛絲馬跡,那我等豈不是惹禍上身,所以還是他死了才能安心!”張讓聞言就像霜打的茄子蔫了。

    與此同時長秋宮中,何氏正在不知所措的來回走動“姑姑!你這是怎么了,為何如此煩躁?”一抹綠影從宮外走進來

    何氏聽見聲音精神一震,一臉驚喜的神色向其望去“密兒你總算來了,姑姑可想死你了,快幫姑姑出出主意該如何是好?”

    “姑姑莫慌,密兒愿為姑姑排憂解難!”何密面帶微笑安撫何氏“事情是這樣這樣的...”何氏將最近宮中發生的事情向何密一一道來。

    “什么劉宏竟然專門為劉協請了位劍師教其練劍,還將劉協帶在身邊形影不離,劉宏怎么可以這樣,怎么說辯兒是太子,要說陪伴在劉宏身邊的也應該是辯兒啊!”何密聞言語氣惡劣說著,顯然對劉宏如此行為感到不滿。

    “密兒就是因為這樣,姑姑我才會如此擔心啊!”何氏眉間的憂愁不但沒有消散反而還加深了許多。

    “姑姑莫怕!若是那劉宏老兒敢對姑姑您有什么不鬼的舉動,密兒定讓父親興兵逼宮反他娘的!”

    何氏聞言不由大驚伸出玉手捂住何密的香唇,向四下張望見沒有聽見才將玉手收回“密兒你這丫頭越來越沒深淺了,要是這話傳進陛下的耳中,我等可是要被殺頭的!”黛眉微皺數落著

    “哼!怕什么!現如今我們何家的勢力誰見了不給我們幾分面子,要是劉宏老兒真敢向我們何家動手,到那時誰殺死誰還兩說呢,怎么說家父現如今可是手握重兵,姑姑你就不要杞人憂天了!”何密不以為然的撇了撇嘴,然沒有將何氏的告誡放在心上。

    “難道真的是我杞人憂天了嗎?還是小心為妙,密兒待會出宮后,將宮中發生的事情向您父親匯報!”何氏不放心叮囑著

    “知道了!姑姑你就是太小心了!”何密一臉不耐煩的應付,一雙美眸向著四周觀望。

    “你這丫頭都這么大了,看來姑姑應該給你找一個夫君好好管教,你省得你整天沒大沒小的!”

    “姑姑你怎么這樣說人家,人家不理你了!”何密聞言不依像一個忸怩的小孩一般。

    “你這孩子到什么時候才能長大啊!”何氏一臉慈愛的看

    著何密在其額頭上輕敲了幾下。

    何密此時腦海中不由自主的出現有關周瑜的模樣“何密啊何密,你在想什么呢,他可是周琦那小子的兄長啊,你怎么能喜歡他呢!”

    未央宮中,漢靈帝劉宏雙眼噴火的環視殿中跪著的文武百官“你們這是何意,難道朕欲立劉協為太子,還需要你們的許可?”

    “陛下不是我等反對您,只是自古以來都是立嫡長子為太子,何來立次子為太子之說,陛下萬萬不可!”袁隗躬身進言

    “袁隗你竟敢反對朕!你信不信朕殺了你!”漢靈帝劉宏咬牙切齒的看向下首方向的袁隗。

    “陛下不是太傅反對您,而是自古以來就沒有廢長立幼的道理先例!”大將軍何進出列語氣淡漠,顯然對于劉宏劉協為太子頗為不滿。

    “你...”漢靈帝劉宏被何進氣得渾身發抖,伸出手指指向何進,一時間不知道說什么是好。

    “陛下不是微臣替太傅開脫,畢竟那都是事實你們說是不是!”何進環顧四周文武百官,一副傲然的樣子向著眾人詢問。

    一些老頑固和何進一派的人,立馬響應對方的號召。

    “你們...好!好!好!朕且問你們這江山是誰的江山?”漢靈帝劉宏臉色難看的看向眾人。

    “陛下這江山是您的江山,只不過微臣反對您廢棄祖宗立下的規矩!自古沒有廢長立幼的道理,陛下請您三思啊!”茍爽沉聲說道。

    “茍爽你給朕閉嘴!既然你都說這江山是朕的江山,朕想讓誰接受朕的江山誰就接受,你們這些狗奴才還有什么異議?”劉宏大聲咆哮

    “陛下萬萬不可!請陛下收回成命!”轟然一聲,殿中的文武百官跪在地上不住勸說。

    “你們...好!好!好!好啊!”轟!漢靈帝劉宏狀若瘋狂,將身前的案桌踢飛“左右金吾給朕將這些人拉出去砍了!統統拉出去砍了!”竭斯底里的喊道

    左右金吾不知所措的看著大發雷霆的漢靈帝劉宏“怎么難道你們沒有聽到朕的命令嗎,你們這些狗奴才,也像這些白眼狼反對朕么?”左右金吾聞言咬咬牙沖入人群當中瘋狂的向大臣們抓去。

    “爾等敢!”一聲暴喝,大將軍何進越眾而出,怒視著左右金吾,左右金吾被何進怒視手上動作為之一頓。

    “何進你是何意?難道你寓意謀反不成,你要記得你的一切可都是朕給你的!”劉宏見何進再次阻攔,心中已經惱怒到了極點。

    “非也!非也!陛下微臣只是不忍陛下犯錯,這些人可都是大漢的棟梁之才,陛下如若將其殺死,對大漢將是巨大的損失,你們還愣著干什么,還不將手中的眾位大人松開!”左右金吾對視一眼紛紛將手中的大臣放開。

    何進這才滿意的點點頭“恩!你們都出去,這里沒有你們的事情了!”金吾聞言乖乖的退出大殿

    漢靈帝劉宏目瞪口呆的看著眼前的一切久久不能平靜“哈哈!哈哈!可笑這大漢江山還是朕的,可笑啊!”跌跌撞撞的向殿外走去,不久便消失在眾人面前。

    蹇碩見劉宏離開趕忙跟上生怕出什么事情,臨走時環視眾人一步向殿外走去。

    “哼什么東西!不過就是一個狗奴才罷了,要不是陛下恩寵,還輪的得到你在我等面前耀武揚威!”何進不滿的嘟囔

    “大將軍我等是不是做的有些過了,畢竟陛下怎么說的是大漢江山的掌權者,這么做恐怕有些說不過去!”茍爽有些不滿的說道。

    “哼!做都做了難道你想把什么過錯都推到別人身上,真是既想當婊子又想立牌坊!”袁隗鄙視的看著對方,茍爽聞言老臉漲得通紅久久不語.

    “好了!好了!各位大人都不要再吵了,大家都不是為了大漢江山何必如此呢?”王允見一個個面紅耳赤,不由當起和事佬。

    “哼!本官就是看不慣有些人的態度不吐不快,既然陛下突然離去看樣子早朝是進行不下去了,本官先行告退!”袁隗昂首闊步向殿外走去。

    王允看著袁隗遠去的背影,眼中兇光一閃而逝“既然不能上早朝,大家就都散了吧!”說著何進帶領著何苗向殿外走去

    有了何進的帶頭,人群魚躍,不久未央宮變的空無一人!

    御花園中漢靈帝劉宏手握赤霄劍,向園中的花草砍去發泄心中的憤怒“蹇碩你說那些大臣是不是該殺,既然說這個江山是朕的,那朕立協兒為太子,那些家伙紛紛反對真是氣煞朕也!”

    “陛下此時已經今非昔比了,那些大臣們只不過是受了一些小人的蠱惑,真正反對的還是那一兩個人而已,只要...”蹇碩做了一個摸脖的動作

    “恩?這個建議是不錯,可惜朕心有余而力不足啊,你都說此時已經今非昔比,那何屠夫手握重兵身邊能人異士數不勝數,朕如何能將此獠除去!”漢靈帝劉宏無奈的看向蹇碩

    “陛下!難道你忘了給劉協殿下聘請的劍師王越了,此人有一徒弟名叫史啊功夫極其了得,讓此人去刺殺何屠夫必定成功!”蹇碩躬身進言

    漢靈帝劉宏聞言龍顏大悅“好!蹇碩此事交予你,讓史啊提何屠夫首級來見朕!”“諾!”

    御花園外,蓮兒路過無意間聽見劉宏二人的對話不由得吃了一驚,小臉煞白慌張的向長秋宮跑去“何皇后大事不好了,大事不好了!”一路跌跌撞撞的跑進長秋宮

    何氏見到蓮兒一臉慌張的樣子黛眉微皺“蓮兒何事讓你如此?”

    “何皇后!陛下要殺大將軍!”一句石破驚天的話破空而出

    “啊!”何氏手中的杯子微微一抖,啪嚓一聲輕響四分五裂摔在地上“這怎么可能?陛下難道是瘋了不成居然欲殺我大哥!”

    “皇后娘娘此事千真萬確!蓮兒親耳聽到的!”蓮兒趕忙跪在地上說道

    “哦?有沒有人注意到你?”“沒有!”何氏聞言暗松了一口氣“蓮兒你速速前去大將軍府中,將此事稟報給大將軍!”“遵命!奴婢告退!”徐徐退出長秋宮

    大將軍府中“什么!劉宏那匹夫竟敢暗殺于本大將軍!好!好!好!既然你不仁,那就不要怪我不義,密兒去將何影衛都叫來!”何進身體劇烈起伏著,顯然對于此事非常的憤怒。

    “父親你這是何意?”何密不明所以問道“還能干什么!劉宏匹夫既然要殺你父親,某家當然是帶著何影衛防身,進宮向劉宏匹夫問個清楚!”說著怒發沖冠的帶著何影衛氣勢洶洶的向皇宮趕去。

    未央宮宮門微微閉合,何進見四下無人直接闖了進去,漢靈帝劉宏在龍榻上雙眼微合,聽見動靜睜開雙眼,眼中精光一閃而逝沉聲說道“何進你這是何意,難道不知道朕已就寢,不通報闖入朕的寢宮是欺君之罪,你可知罪?”

    “欺君之罪?哈哈好一個欺君之罪!現在都有人要暗殺某家了,反正左右都是死,與其被人暗殺,還不如讓你這個昏君先死在某家前面!”

    漢靈帝劉宏聞言大驚,正欲高聲呼救。

    何進面目猙獰迅雷不及掩耳盜鈴之勢,伸出雙手將劉宏的脖子擰住。

    漢靈帝劉宏覺得無法呼吸,徒勞無力的用雙手掙脫,可惜也不想想何進什么出身,乃是一個屠夫,那可是殺豬不眨眼的人手力何其大!

    劉宏掙扎越來越弱漸漸的眼白翻出。不知道過了多久,何進總算回過神來,看著手中死的不能再死的劉宏,不由得大驚嚇破了膽,見四下無人將劉宏放在龍榻上,伸手撫平死不瞑目的雙眼,劉宏嘴邊的鮮血胡亂的擦拭擺成假寐的樣子,向妹妹何氏的長秋宮跑去.

    遙想一代帝王,竟然死于一個屠夫之手悲呼!暗紅色的太陽緩緩的落入西山...待續
基本走势图大全 同花顺股票行情走势 118图库彩图跑狗彩图 科乐长春麻将在哪下 开心七星彩论坛 不同类型基金的资产配置比例 富贵乐园最新官方版下载 买平特一肖怎么才算中 快乐十分开奖走势图重庆 55125中国彩吧 看看今天打麻将的手 德国赛车pk拾是真的不 股票量价关系分析 苹果怎么下载熊猫四 天天红包种红包是真的吗 内蒙古时时彩 开个电影网站赚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