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7章加更

作者:花羽容 |字數:4566

人氣小說:天才萌寶:爹地債主我來啦民國諜影都市極品醫神女神的超級贅婿神醫農女:買個相公來種田婚婚欲醉:顧少,寵不停總裁老公抱緊我邪性老公太霸道

    ()    子嵐聽后痛快的點頭,“行,您說了算,我也不懂具體的,您安排就行,不用給我說了,人回頭都給您帶走。”

    “成,暫且不著急,等我琢磨好了再進宮一趟,我打算讓你二舅舅把這個機會拿下來,你宋家不是還有哥哥們沒有外放的機會么,這不就是機會么。”

    “要您這么說還真是個好事,不過這樣會不會讓別人眼紅啊,咱們需要和其他人合作么,尤其是西北那邊的將領,不分一點出去能行么?”

    子嵐也不太懂這里面的關竅,畢竟她也沒當過官,只是憑猜想詢問。

    老侯爺笑道:“要給一點的,不給可不行,光靠情分可不成,所以我說要過來給皇上。

    這樣他們以后不敢嫉妒怨恨,人心都是養大的。給皇上做事,和從咱們手里做事是不一樣的。”

    子嵐信服地點頭,跟著皇上奔前程,跟她家做事只有錢,走不遠。

    “還是您老高明。”

    這事就這么說定了,羊毛的事是子嵐自己掏錢在折騰,所以她自己決定就算數了。

    解決了一樣操心的事,子嵐一下輕松多了,和淑慧姐妹倆在莊子上撒瘋的玩,別提多開心了。

    今日拽著姐妹倆去屋里做香,做好窖藏個把月可以留著年底給閨蜜和親朋好友送禮之用,大方又不出錯,是個好選擇。

    “你今日要做些什么?”

    “做花露水,還有香品,我打算給姐妹們送禮用,你倆需要什么,我給你們做。”

    淑慧頓時瞇著眼笑道,“不拘什么,你做的都好用,你做什么我們就用什么,時常換著樣,每種味道不同也很有意思呢。”

    “好,我先做個香粉。”

    這是十和香粉。

    官粉一袋,朱砂三錢,蛤粉,選取白熟者,鷹條二錢,蜜陀僧五錢,檀香五錢,腦香麝香各少許;

    紫粉少許,寒水石,于腦香,麝香一同研磨。

    將以上原料各用水飛法制成細末,調和均勻,加入腦香麝香調和顏色,以其色如桃花為度。

    趙萱兒捻弄著香粉笑道:“這顏色你做的好著呢好看啊,香味也正好不濃不淡,很好聞呢。”

    我做得多,一會你倆一人裝兩盒帶回去,慧兒姐姐你幫我給琳兒姐妹帶兩盒回去。”

    “好,交給我吧。”

    “我可以多要一盒么,我想送給許姑姑。”

    趙萱兒靦腆的笑了笑,她做這個不行,想著再搭個自己的繡活就可以送過年禮了。

    “行啊,我給你找個好看的盒子包起來,再填個香餅一起送。”

    子嵐體貼的點頭應了下來。

    “謝謝妹妹,我老送繡活,自己都覺得有點敷衍了,可我也不太會弄別的。”

    趙萱兒聳聳肩不好意思的笑了。

    “這有什么,你沒見我每次都送香品么,我從來也不送繡活,呵呵呵!這叫藏拙。”

    子嵐聳聳鼻子哼哼兩聲,逗得淑慧姐妹二人哈哈大笑。

    “你那是怕丟人,還藏拙呢。”

    淑慧拍她一下,笑得不行。

    “你接下來要做什么香。”

    “做韓魏公濃梅香,又名返魂梅。”

    用黑角沉半兩,丁香一分,郁金半分小麥麩炒令赤色,臘茶末一錢,麝香一字,定粉一米粒即韶粉;白蜜一盞。

    以上研磨為末,麝香先細研,去臘茶一半用湯點后澄清來調麝香,次入沉香,次入丁香,次入郁金,次入剩下的茶及淀粉,一起研細,放入蜜,稀稠得宜,收沙瓶中,窖藏月余取出熏燒,越久效果越佳,燒時以云母石或銀葉襯香。”

    子嵐一邊忙乎一遍給她們講解。

    “臘茶是什么茶?”

    趙萱兒不解的問道。

    “臘茶是茶的一種,臘,取早春之義。以其汁泛乳色,于溶臘相似,故也稱臘茶。”

    “哦,我明白了。那一字是多少用量?”

    趙萱兒點頭表示理解了。

    “字,是中藥量名,是用開元通寶的錢幣抄取藥量,填去一字之量,即一錢的四分之一量。”

    子嵐很耐心的給她解釋這里面的容量的區別劃分。

    “原來還有這么多名堂啊,感覺學到很多東西。”

    趙萱兒恍然點頭,這香品里面用量很考究,不懂光知道秘方是沒用的,少許是多少靠經驗,一字,一錢,一分,一湯勺,這里頭講究太多了,差一點出來的香品味道就大不同了,怪不得子嵐從來不怕別人學去,這需要大量的經驗。

    “好麻煩啊,聽得我云山霧罩的,你做好我用就行。我喜歡那個爽身粉,用了渾身香噴噴的真好聞。”

    淑慧捧著腦袋很光棍的沒聽懂,每一個字都懂了,組合起來還是不懂,但不妨礙她享受。

    子嵐笑道:“這沐浴香湯,還有傅露華百英粉,這些都很多,用后會恍若體香。

    曾有詩詞稱贊:紅棉撲粉玉肌涼,娉婷初試藕絲裳,鳳尺裁成猩紅色,螭奩熏透麝肌香,水亭幽處捧霞觴。”

    “聽這個過程都可以想象出一副美人出浴圖,多美啊。”

    趙萱兒搖頭晃腦的評價。

    “有些香料有避蟲殺菌,活血化瘀等功效,以香粉傅身,能祛瘴癘毒疏風氣,滋血脈的好處。”

    子嵐一面忙活一面跟姐妹們聊天說笑。

    “我知道你為什么喜歡調香了,這不光味道絕美,這情景也很美啊,‘生濃香,紅汗滴’嘖嘖,美不勝收啊,真是一樁美事。”

    淑慧嘖嘖稱贊,也覺得很有意思。

    “是吧,我也覺得調香很有意思的,我喜歡衣帶沾香,若有若無,微微出汗,恍似體香,暗香縈繞,這感覺是不是很棒。”

    子嵐得意的朝她們擠擠眼睛。

    二人大笑,“數你最會折騰了。”

    “那是當然,我人美心善,可是數一數二的。”

    子嵐得意的搖頭晃腦,卡巴卡巴眼睛,感覺自己都卜靈卜靈的閃光了。

    “不害臊,羞羞羞。”

    姐妹二人一起撓她癢癢,三人笑成一團。

    愉快的時光消磨在香室里,是不是傳來姐妹三人的開心的大笑,讓人感慨年輕真好。

    他們一直住到快年底的時候,二舅舅和子琰來接他們才回的家,年底了老侯爺和老太太也需要籌備過年的事,迎來送往的客人也會在年節時拜訪,還要打點庶務賬目等,都離不開人。

    大舅舅翻過年要帶著徐氏一起去江南認軍中守備的職務,依舊是武將鎮守江南以面出亂子,這主要是防著耿家和那些鹽商聯合的意思。

    但也比西北環境好很多了,因此他們夫妻也要提前拾掇一下好去江南和宋正天配合。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基本走势图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