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百一十七章:平息

作者:馬言川 |字數:3703

人氣小說:天才萌寶:爹地債主我來啦女神的超級贅婿神醫農女:買個相公來種田民國諜影婚婚欲醉:顧少,寵不停蝕骨閃婚:神秘總裁的寵妻邪性老公太霸道總裁大人超給力

    ()    冷原舞的表情近崩潰,她哭泣著說道:“如果不是我,那這事就不會發生,萬一出了什么大事,那可如何是好?”

    “那你更不能去了!”小李子突然叫了起來,雖然他與冷原舞關系一般,但善良的本性讓他說出了實話。

    “本來我大伯就正在氣頭上,雖然是賢賦哥主動糾纏你,但你這一去反而會讓事件的性質有所改變!”

    “不管誰對誰錯,大伯總要在街坊鄰居間挽回點面子對不?說了你也別生氣姐姐,你的口碑在這周邊本來就不是太好,一旦你去把這件事抖出來,哪怕大伯不追究,今后人多嘴雜,這口黑鍋遲早會扣到你頭上,到時候你更別想再在這胡同里抬起頭!”

    小李子雖然才十五歲,但對人際關系這方面他倒是分析得頭頭是道,別說當事人冷原舞,就連我也被他說得心服口服。

    一時間,冷原舞不知該如何是好,我此時想起了我藏著那些錢,連忙對她說道:“原舞姐,要不你現在去把那工作辭了?當務之急便是與那梁老板撇清關系……”

    冷原舞閉上眼睛使勁搖了搖頭:“我又沒干什么見不得人的事,干嘛要辭職?況且……我家里還需要錢……辭了工作我拿什么養家?”

    “我給你想辦法!別猶豫了,那梁老板不是什么好東西,你就聽我的好不?”看她頑固不化的神情,我有些焦急了。

    冷月舞抹了抹眼淚突然笑起來:“小屁孩,你們還沒有體會過生活的艱辛,我辭職了那不得餓死?”

    “你以為你吃飯能花幾個錢?大不了我養你!”我板著個臉,非常認真地說道。

    冷原舞看著我,先是一愣,突然笑得更開心了,她突然換了一個口氣說道:“算了算了,你的心意姐姐領了,黑叔家我暫時不去了,但工作這事等我找到一條更好的路子再說吧,只是二桿……”

    “那你就別管了,快回去呆著吧,我和小李子現在去黑叔家看看!”

    “書藝!”眼見我和小李子要走了,冷原舞大聲叫住了我,我急忙停下并轉過身,只見她慢慢走到我面前,將圍巾取下并圍到我的脖子上輕聲說道:“答應我,如果事情真到了那一步,你千萬不要去參與那些打打殺殺的事,好嗎?”

    面對這等待遇,一時間我有些手足無措,看著她光溜溜的脖子,我急忙點了點頭說道:“我答應你!外面太冷,你也快回家吧!”說罷便叫上小李子朝黑叔家跑去。

    待我們倆再次進入黑叔家的大院時,里面已經聚集了不少年輕人,斜眼看去,院子的角落堆放著一堆鋼管和管制刀具,想到接下來即將發生的事,我不由得脊背發涼。

    見到我和小李子剛進屋,黑叔立刻呵斥道:“你們倆來干什么?!”

    老黑發起火來簡直就是另外一個人,本來就緊張的我只得低下頭支支吾吾地說:“叔……我們……看看能不能幫上什么忙……”

    “這沒你們什么事,快回去吧!”老黑轉過身,似乎根本不想理會我們兩個小屁孩。

    “大伯!別……”

    “回去!”

    老黑根本不給小李子說話的機會,眼見老黑都這樣驅趕我們了,我只得悄悄拉了他一下,走出了屋子。

    結果剛走出門我們就撞上了一臉慌張的二桿,突然間他呆在了原地,眼睛盯著我脖子上的圍巾一動不動,表情也慢慢由沮喪變為了憤怒。

    “你!”二桿一把拽住了我,大聲吼道:“你他媽和原舞是什么關系!?”

    我笑了笑一把推開他憤怒地說道:“什么關系?你去問問黑叔不就知道了?!”

    眼見即將發生沖突,小李子架著我著我快速退回了胡同里,并不停對我搖頭,示意我不要在這種關鍵時候犯傻。

    “完蛋了……看來大伯他們明天是真不打算正常解決此事了……”眼見小李子已經慌得雙手抱頭,我急忙安慰了下他,其實心里已經開始有了解決方案。

    在把焦急的小李子送走后,我悄悄跑了出去,在城里一個非常偏僻的小店買了個編織袋,偷偷摸摸地溜回了家。

    進門后我慌張地躺回了床上,后背似乎還能感覺到那些凸起的錢幣,其實我早就想好了,如果實在找不到辦法,我就把這些錢悄悄地送回老黑家的院子。

    吃過晚飯,我找了一張紙片,用一種別扭的字跡在上面寫道:“請您不要告訴梁老板,一分不少,如數奉還。”然后將其塞進了袋子,等待著夜幕的降臨,想就此以一個梁老板小弟的身份將錢還回去,從而平息這次沖突……

    又是一夜未眠,欣慰的是我順利地將袋子里的錢放到了老黑家院門口,由于心里害怕被發現,第二天我躲在屋內不敢出門,也沒有睡覺,直到下午小李子將事情和平解決的消息帶了回來,我才得以長舒了一口氣。

    連續的緊張情緒一旦舒展開,一時間疲憊感如同潮水般涌來,就在小李子走后,我一下子就倒回了床上呼呼大睡起來。

    “書藝,今下午我們進館子,好嗎?”

    “書藝,你有在聽我說話嗎?”

    “書藝?”

    伴隨著嗡嗡的聲音,我發現冷原舞的雙手正扶在我的肩膀上。

    突然間我晃過神來,發現小李子我們三人此時正走在津門湖已經結了冰的湖面上,向四周望去,有一群小孩子正在不遠的地方溜冰。

    “書藝!呆子!你到底去不去啊?”冷原舞的聲音突然大了起來,我急忙點頭示意,小李子以為我是面對漂亮的姐姐一時緊張,不由得把手縮回嘴邊暗自偷笑。

    “進館子?你哪來的錢啊?”我看著冷原舞好奇地問道。

    這個姑娘嘟起了嘴:“都跟你說了!黑叔的事解決了,梁老板拿到錢后獎勵了我五百元!我也順利辭職了,哎,你小子到底在沒在聽我說話?”

    雖然我此時什么都想不起來,但又覺得冷原舞確實是和我說過這種話,只得連忙向她道歉……

    此時周圍孩子的笑聲就如同繚繞在我耳邊一般,突然間,一個溜冰的小孩在離我們不遠的地方摔了一跤,順著冰面劃出了好遠,看到這個場景,冷原舞和小李子被逗得哈哈大笑起來。

    而我卻皺起了眉頭,一時間竟忘記了所有事情,正在我沉思時,一雙強壯的手臂從后面抱住了我,不知什么時候,二桿已經出現在了離我不遠的地方,他手持一根長鋼管,伴隨著冷月舞的尖叫聲朝我砸過來。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基本走势图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