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一一章 楊牧

作者:星辰微閃 |字數:4770

人氣小說:天才萌寶:爹地債主我來啦都市極品醫神女神的超級贅婿神醫農女:買個相公來種田民國諜影婚婚欲醉:顧少,寵不停總裁老公抱緊我邪性老公太霸道

    ()    姜霽和姜零染都是疑惑的看向姜冼木招手的方向,這是帶了誰來?

    就見門旁站著的一個青衣文弱男子聞聲走上前來。

    他們進來的時候姜霽便注意到了這個低垂著頭的人,還以為是跟著來的小廝,眼下看卻不是。

    男子到了榻邊,對著姜霽深深一揖,恭聲道:“在下楊牧,見過姜家大哥。”

    姜霽皺眉打量著他,確定是不認識的人。

    又看向老夫人和姜冼木,猜想著他們把這陌生人帶到他面前是何意?

    楊牧直起身后朝著姜零染又是一揖:“見過姜四妹妹。”

    姜四妹妹??姜零染眨了眨眼,這,這莫非是?!

    這一聲稱呼讓姜霽瞬間就炸了,怒目瞪著姜冼木道:“大伯父這是何意!”說完又看向姜零染道:“你先回去休息!”

    姜零染點頭出去了,沒回汀蘭苑,而是繞去了后罩房。

    等了小半個時辰,松鼠才找了過來:“姑娘,公子請您過去一趟。”

    姜零染等的有些瞌睡了,聞言揉了揉眼:“他們走了?”

    松鼠點頭道:“剛走。”

    姜零染回去后發現姜霽的神色已不似她離開時那般的難看,猜想他們應該談的不錯。

    垂眸上前,在榻邊的錦兀上坐了下來:“哥哥中意哪個叫楊牧的?”

    姜霽被問的一哽,看著她臉上的淡然,竟有些不知怎么回答。

    姜零染等了會,看他不答,又問道:“哥哥覺得他...。”她琢磨了下用詞:“挺好的?”

    姜霽深深舒了口氣,溫聲道:“我的意見不重要。重要的是妹妹覺得他如何?”

    姜零染抿了抿唇,沒什么情緒道:“我沒看清楚他的樣子,好像挺瘦弱的。”

    姜霽道:“他是大伯父舊友家的兒子,前兩年考上了秀才,比你大兩歲,還未婚配,聽說品行很敦厚。”

    猜到姜冼木的打算,他非常的憤怒,但而后老夫人和姜冼木安撫又道歉,說鄭明蘊的所作所為他們并不知曉,且已經狠狠的訓斥過了,讓他們不要覺得委屈,也不要生疏了,怎么都是一家人。

    還說他們父母不在了,他一個大男人,什么都不懂,空有一顆疼惜姜零染的心。

    這個楊牧是他們精心挑選出來的,成親后必然不會讓姜零染受委屈。

    姜零染聽完默了會兒,輕輕的點頭。

    姜霽看她這樣子,嘆了口氣:“妹妹若不愿意,就...。”

    姜零染抬頭,輕抿著笑道:“過幾日他若是還來,我會好好看看的。”說著看了眼更漏:“時辰不早了,哥哥早點歇息。”

    姜霽有些意外她的回答,怔愣的點頭,看著她出了屋子。

    回到汀蘭苑,小煤球顛顛的迎了出來,站在廊下搖頭擺尾,汪汪直叫。

    廂竹看的出姜零染心情不好,有心逗她開心:“它倒是不傻,知道下著雨呢,只在廊下站著。”

    姜零染抿笑抱起它,進了屋。

    廂竹合了傘,也跟了進去:“姑娘是看會書,還是這就睡了?”

    姜零染在后罩房的時候本困倦的厲害,可這會兒卻是一點困意都沒了。

    可也靜不下心看書。

    輕聲道:“睡覺吧。”

    廂竹點頭應下,轉身去準備洗漱之物,又喊著青玉來熏榻鋪被。

    姜零染抱著小煤球躺在躺椅上,想著兄長的話。

    大房的心思很直白易懂,想要討好他們,繼而修補大房與二房之間的關系。

    不得不說,這辦法很好,人選找的也很好。

    想著那個楊牧的五官眉眼,兄長會覺得好,也不足為奇。

    廂竹端著水盆走進來,抿笑看了眼躺椅上的人:“姑娘,洗洗睡吧。”

    姜零染應了聲,坐起了身,余光掃見旁邊小幾上擱著本書。

    她蹙了蹙眉,拿起看了眼,是棋譜,已翻看了十幾頁。

    自從兄長回來,她已經好幾日不曾靜下心看書了,更不用說棋譜這種晦澀的東西。

    她可以篤定,這棋譜不是她放的。

    而青玉幾人也不會翻動她的書籍。

    廂竹等了會兒不見姜零染,走出去看她拿著本書在看,笑道:“姑娘若是想看書,奴婢再添盞燈燭來。”

    姜零染輕聲道:“不用。”說著擱下棋譜,洗漱去了。

    次日,楊牧便熟門熟路的自己找來了。

    姜零染謹記著昨晚答應姜霽的話,認真的看了看他。

    白凈,瘦弱,一身的書卷氣。

    楊牧也看著她。

    比想象中的還要好看,言行也溫婉。

    若不是和離過,這樣的姿貌家世,怕是輪不到他來娶。

    姜零染開門見山道:“我是和離過的,楊公子真的不在意?”

    他已是秀才,以后還會有更高的功名,或許還會踏上仕途,這樣的人,真的會娶一個和離過的人?他家人也同意?

    楊牧沒想到姜零染這么直接,噎了會兒,輕咳一聲道:“不在意。”

    姜零染點頭又道:“令尊也同意嗎?”

    楊牧正色答道:“他們很尊重我的意見,我喜歡的,他們都不會反對的。”

    只一面,能有多喜歡呢?姜零染嘴角笑意淡了些,垂眸沒在說話。

    楊牧看她低眉垂眼,模樣說不出的溫柔,抿笑道:“姜姑娘這是同意了?”

    姜零染抬眼看著他,不解道:“同意什么?”

    楊牧臉上微紅,低聲道:“就是,你我的婚事。”

    姜零染無奈笑道:“楊公子什么都未做,卻要我怎么同意?”

    楊牧一怔,忙起身一揖手:“是我的疏忽,我這就家去,讓家母請人來提親。”說完也來不及向姜霽辭行,直奔府門離開了。

    姜零染坐了會兒,起身回院子了。

    燕柒出宮去了人生大事,讓安曲去給姜零染傳話,請她來鋪子一趟。

    安曲看燕柒面色黑沉,不知發生了什么大事,不敢遲疑,忙去了二和街。

    燕柒等了近一個時辰,等來的是廂竹。

    登時磨牙,克制著怒意,一字一頓道:“你們家姑娘呢?”

    廂竹道:“姑娘有些事情,不能親來。”

    “公子若有吩咐,告訴奴婢,奴婢再轉告給我家姑娘知道。”

    燕柒喘著粗氣:“有什么事情比賺銀子還重要!”

    “你回去告訴她,鋪子虧了,她的嫁妝本都虧進去了!”

    廂竹縮了縮脖子,就知道來這一遭必然要挨吼的。

    頷首稱是,轉身就要走。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基本走势图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