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聯文學網 > 言情小說 > 重生逆襲商場大佬 > 第一百三十四章 真失憶了
    ()    “早啊!”

    周日早上尚武要去對面尚膳吃早餐的時候,一出門剛好碰到姜杉也出門。

    “你也去吃早餐啊!

    真是巧...啊...”

    尚武驚訝了。

    他看到什么了?

    姜杉竟然挎著...包?

    雖然還是利索的牛仔褲配白t,但卻挎著包和外套。

    姜杉竟然還有包?

    “這包...昨天新買的...”

    “怎么?

    你有意見?”

    呃...

    說話可真夠噎人!

    出了跆拳道館的門,姜杉沒有去吃早餐,竟然在直接等電梯。

    再結合著挎包還帶著外套...

    “你要出門?”

    “怎么?

    你又有意見?”

    呃...

    一如既往的噎人。

    “關系一下不能么?”

    “能!”

    姜杉說完一個字后,再沒有下文。

    “那你倒是說去哪兒啊?”

    姜杉掃一眼尚武,“這還不夠明顯么?

    不想讓你關心!”

    真是說話能噎死人!

    尚武現在有些懷念原來的姜杉了。

    雖然原來的也不是那么和氣,但也比現在好啊。

    三句話,得,早餐不用吃了,被她噎飽了。

    尚武看一眼電梯樓層閃爍的信息,也不問了,直接折回去拿東西。

    經歷過周五的事兒,姜杉處于一個極不正常的階段。

    再不能肯定姜杉不會有輕生的念頭前,他得知道姜杉行程,誰讓他有個管媒的爹,寧把他借給姜杉小用了一下呢。

    尚武匆匆忙忙拿上錢包出來的時候,剛好電梯來了。

    他跟著姜杉進了電梯。

    “你干什么?”

    要上車的時候,姜杉終于忍不住了。

    本來要去吃早餐的人,跟著他進了電梯,現在還要上車。

    “搭順風車不行么?”

    “行!”

    姜杉點頭,不再問。

    先開車去天海,給宋天海送銀行卡。

    周日的天海相當忙,宋天海都顧不上抬頭直接就接過了銀行卡,“小姜,差不多就得了,拉太多顧客忙不過來。”

    “有事兒,走了!”

    哎?

    怎么著?

    有錢不掙這份錢了?

    宋天海這才抬頭,見不止姜杉,還有一聲不吭的尚武,而且姜杉這身行頭哪不太對勁兒。

    宋天海看到了尚武的眼神兒,才發現問題所在。

    姜杉竟然挎著...包?

    真是太陽打西邊出來了,錢包都沒見帶過,這還跨上包了?

    “你這是干什么?

    還真養起小白臉了?”

    宋天海眼神瞄向尚武,意思是在說尚武是小白臉呢。

    尚武這個無語。

    有見過好幾家公司等著繼承的富二代當小白臉么?

    真是...

    嘮嗑打問行程就打問行程,還要損他一句。

    他怎么這么幸運...

    攤上個把他隨手借人跟借給別人東西一樣隨意的爹,這又攤上個見面必須要損一下的干爹。

    這上輩子是拯救了銀河星才修來這樣的福分么?

    “有事兒...”

    “你能有什么事兒...哎?”

    不等宋天海話說完,姜杉扭頭走人了。

    尚武招招手,也是跟著走人了。

    留下宋天海在原地半天沒反應過來。

    ...

    “你要去燕京?”

    一路跟來機場,看著姜杉取票尚武才知道,姜杉這是要去燕京。

    半個小時以后飛燕京,下午五點再飛回來的往返行程。

    “你要去看徐子昂?”

    見姜杉不搭理,尚武又追問,“你都不能肯定他是不是回了燕京...”

    不論尚武說什么姜杉都不搭理,徑直去安檢了。

    得,走吧,能怎么辦!

    尚武折回去,詢問過后,幸好不是什么節假日,并沒有賣光票。

    他買了和姜杉一樣的票。

    ...

    “先生,能麻煩和您換一下座位么?”

    尚武找到姜杉后,尷尬的和她旁邊的人笑笑,“我們是那什么...鬧矛盾,大哥幫幫忙!”

    真是陰魂不散。

    姜杉以為尚武在知道她要去哪兒后,自己回去了,沒想到買票跟著來了,沒好氣說:“誰跟你鬧矛盾?”

    尚武保持著笑容,“大哥,您懂得,維持日子不容易,總得有一個人服軟退步。

    男人么,大氣些,這一步該退!”

    哎!

    坐在姜杉旁邊的男人一口氣都嘆進了土里,感同身受,“小伙子覺悟很高,加油!”

    “大哥,你也是!”

    尚武如愿以償的坐到了姜杉旁邊。

    “你總跟著我干什么?

    跟屁蟲么?”

    “哎?

    小姜老師啊,真是巧了,你也去燕京?”

    姜杉翻白眼。

    怎么著,這又改為跟她演偶遇了?

    懶得搭理,姜杉獨自看起報紙來。

    ...

    “嗯,我知道了,謝謝你了江隊長!

    回去請你吃飯。

    一定請!”

    姜杉下飛機剛開機就接到江懷安打來的電話。

    這個電話江懷安送來了徐子昂的住院信息。

    姜杉出門打車,尚武跟著,倆人都沉默不語。

    “如果一切如常,就說趁周末來旅游!”

    在醫院門口的水果店買水果時候,姜杉終于打破了她和尚武的沉默。

    “還演啊?”

    “你要是不想留在醫院,那就按我說的辦...”

    尚武能怎么辦,誰讓這位大姐身手了得。

    ...

    “我是奶奶啊!

    不記得了?”

    姜杉沒在病房找到徐子昂,在后院花園的涼亭里找到了徐子昂,倆人圍著徐子昂。

    “我...”

    面對奶奶徐子昂沒有一點兒印象,徐子昂顯得很是懊惱。

    “媽,您別問了!

    失憶也算不了什么大事兒。

    并不影響生活...”

    徐子昂的媽媽說完話,老太太嘆息搖頭。

    失憶確實未必會影響到生活,但,沒有記憶還能是完整的人么?

    記憶無論好壞,那都是出曾經的經歷。

    涼亭中的對話,姜杉和尚武都看在眼里,也都聽在耳里。

    “我們還過去么?”

    尚武很是驚訝,他猜測徐子昂住院可能是因為車禍,但也沒敢往失憶上想啊。

    “東西都買了,放下東西再走吧!”

    尚武看一眼姜杉,面色平靜,根本不知道她在想什么。

    “東西給你,你說你是他的朋友...”

    姜杉直接將水果籃塞給了尚武。

    哎!

    尚武搖搖頭。

    真是...剪不斷理還亂!

    “阿姨,奶奶,我是徐子昂申大的同學,聽說了他的事兒特意來看看...”

    尚武將果籃放在涼亭的石桌上,跟在他旁邊的姜杉依一句話都沒說。

    只是,當徐子昂看到姜杉的時候臉上露出疑惑,“我們...是不是認識?”

    徐子昂的媽媽和奶奶都詫異了。

    尤其是徐子昂的奶奶。

    徐子昂在普元和老人生活了倆年,按理來說近年印象最深的應該是她才對。

    “姑娘,你是...”

    “姜...姜...”

    奶奶還沒說完,這時徐子昂突然說出姓來,但只說出一個姓來,怎么都想不起來杉字,他顯得頗為痛苦。

    “我叫宋薇!”

    姜杉看著徐子昂,報了假名字。

    “薇?”

    徐子昂疑惑看著姜杉,他完對這個名字沒有印象,但是眼前人他覺得很熟悉,而且很難受,“我們...認識么?”

    “不認識!”

    “那什么...阿姨,奶奶,我們不打擾了。

    徐子昂如果情況好轉了,麻煩給我打個電話,我再來看他...”

    尚武把自己的名片留下,同姜杉離開了。

    只是姜杉的奶奶和媽媽都望著姜杉離去的背影。

    奶奶臉上也有疑惑,似乎在印象中搜尋著宋薇這個名字。

    至于徐子昂的媽媽,臉色就不太好看了,有些陰沉。
基本走势图大全 甘肃新11选5 福州麻将下载 26选5中四个多少钱 捕鱼来了一天能挣多 遇乐棋牌大厅下载 三分pk拾在线计划 股票行情怎么看机构行情 十一运夺金 11选5技巧 辽宁快乐12选5遗 南粤36选7一等奖 天津快乐十分开奖一定牛 澳洲幸运10正规吗百度知道 吉林棋牌白城麻将 山东20选5开奖号走势图 捕鱼达人最新版3安卓版下载 网上娱乐棋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