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1章 靠收租過日子

作者:君若傾言 |字數:5668

人氣小說:我想要你的信息素火影之商城系統都市極品醫神手術直播間人皇紀天才萌寶:爹地債主我來啦至尊農女:妖孽王爺賴上門跟喬爺撒個嬌

    沈逸寒早就看羅家不順眼了。

    從前仗著羅鈺琳撐腰,沈家公司的所有廣告業務都給了陳國峰的廣告公司。

    他們這十幾年,賺了幾千萬了。

    買別墅,豪車,過上了富人的生活。

    這一切都是沈家給他的,可是,他們竟然敢打他女人的主意。

    沈逸寒從未這樣憤怒過。

    他一刻都不想等,勢必要把陳國峰的廣告公司搞垮。

    也算是給他們點教訓。

    如今,羅鈺琳和沈道儒離婚,兩人沒有關系。

    他的公司總裁,這廣告給誰,自然是他說了算。

    沈逸寒第一步就把給陳國峰公司的訂單收回來了。

    他的理由就是公司不夠資質,沈家要另尋合作商。

    陳國峰的廣告公司一直都是靠沈家才有今天。

    而沈家每年給陳國峰廣告公司的訂單都有豐厚的利潤,一年算下來,也有近百萬。

    所以,沒有這棵大樹,陳國峰的廣告公司算是徹底的麻爪了。

    ……

    自從羅鈺琳離婚,陳國峰就知道會有這天,只是他沒想到,這天會來的這么快。

    “你惹誰不好,偏偏要去惹沈逸寒,你是活膩歪了?”

    羅鈺春嗚嗚哭,“誰讓……他調查鈺琳了?”

    “你是分不清哪頭輕,哪頭重,你妹妹做過那事,這是事實,又不是憑空誣陷,你瞎逞什么能?”

    陳國峰訓斥羅鈺春,羅鈺春沒有還嘴,只是哭。

    她哪里知道,交代羅潤生的事情不但沒有辦成,還進了監獄。

    而最讓她頭疼的就是,張萍知道羅鈺琳離婚的事情了,一下病倒了。

    這屋漏偏遭連夜雨,她三嬸去她家里找張萍打了起來,他爸更是氣的犯病,住院了。

    不一會,電話響了,陳國峰拿起電話接聽,兩條眉毛都擰成一個結了,臉色越來越難看。

    最后將電話狠狠的一摔,嚇的羅鈺春閉上嘴巴不敢哭了。

    “小人!都是小人!”陳國峰叫囂著。

    這就是秋后算賬,這就是落井下石。

    沈氏將所有訂單都抽走后,陳國峰為了挽救公司,就去其它地方找單子。

    只是不管哪個公司一聽說是他們陳氏廣告公司,就像是商量好的一樣,都退說沒有。

    為了找到單子,讓公司能運轉下去,陳國峰低三下四的求公司的老總。

    說價格可以降低,只要愿意跟他們合作。

    只是誰也不敢跟陳國峰的廣告公司合作。

    陳國峰的公司就玩不轉了。

    這明顯就是沈逸寒發話了,作為帝都龍頭老大的沈氏企業,他說一句話,誰敢不聽?

    他咳嗽一聲,這圈內都抖三抖。

    ……

    十一月,帝都進入冬季。

    入冬以來已經下了幾場雪,街邊的樹葉已經掉落,蕭瑟的寒風吹著。

    行人都穿上了厚厚的冬衣。

    位于帝都郊外的雙河村,與帝都交界,這里住著的都是當地的村民。

    房子破舊,土地也少。

    而當地的居民思想還是很保守的。

    一般都是守著一塊地,住著一間房,喂養一頭牛,養活家里幾口人。

    一些膽子大的住戶就自己蓋了房子,而后租給帝都來租房的外地人。

    這里的人很雜,天南海北,說什么方言的都有。

    因為這里的房租便宜,租住的大多都是外地和本市沒有什么固定工作的打散工的工人。

    而這些自建房出租的就是村民口中說的膽子大的人。

    其中牛耕田膽子最大,他蓋了房子后,把房子租給外地人住,還收起了房租。

    就像是過去大地主一樣,除了在地里刨食,就靠收租過日子。

    別說,這日子過的越來越好。

    很快就又蓋了一間。

    早前在生產隊當過互助組長,后來分田到戶后,他有了自己的房子,也有了自己的地。

    只是幾年后,腦子就想了點子了。

    他們距離帝都也就一個小時的車程,交通方便,經常會有外地來的人到這來找工作。

    來的人大多都是外地來的,城市里干不了活,就到這找些能干的農活。

    其實,本地人對外地人還是很排斥的。

    總覺得這些人跑這么遠來打工,不知根知底的,不放心。

    但是牛耕田腦子活絡,在包場到戶后,就將后山閑置的菜地種上了成片的白菜。

    種的白菜除了自己家吃,還賣到市場上。

    他種的白菜,菜葉大,當年都不打農藥,成片的白菜地可是到了農忙的時候。

    忙不過來了,真要有人來找散工對于外來人口還是很排斥的。

    一間低矮的民房內,在一個月前租給了兩個外地人。

    陳羅生就住在這里。

    他在這住已經有二年了,上次從沈家出來后,他再也沒去沈家。

    也不知道羅鈺琳現在什么樣了。

    上次鬧的,當時沈道儒很生氣,會不會責罵羅鈺琳?

    更嚴重的他不敢想,也不去想。

    即便他很想去問問,可是想起當時羅鈺琳對他的態度,陳羅生心底升起一股莫名的心酸。

    陳羅生的隔壁住著兩個外地人。

    一個瘦高個,一個大長臉,兩人年紀都不大。

    平時,陳羅生出去趕工,回來都是深夜,很少與他們見面。

    這天,他回家時,鑰匙找不到了,左翻右翻也沒找到,這可麻煩了,進不去屋了。

    正好隔壁的那個瘦高個出來了。

    “門開不開了?”男人出來倒水問他。

    “鑰匙丟了。”陳羅生看了眼瘦高個,然后繼續翻兜找鑰匙。

    不一會,男人又出來了,只是拿著一把斧頭過來了。

    “拿這個砸開。”齊志堅說道。

    陳羅生看了眼瘦高個子手里的斧頭,再看已經快十點了。

    找房東去,這個時候人家也睡覺了。

    就只好這么辦了。

    陳羅生用斧頭把鎖頭砸開,然后去送斧頭。

    屋里那個大長臉,手里拿著一把撲克,還看了他一眼。

    自從后,幾個人就算認識了。

    閑工時,齊志堅在家里炒幾個菜,就去找陳羅生來喝酒。

    三個人喝酒吹牛皮。

    經過幾次接觸,陳羅生知道這兩人從大灣村來,瘦高個叫齊志堅,大長臉叫韓林明。

    他聽齊志堅叫他韓三。

    上回他從帝都回來,氣的將家里的東西都摔了,隔壁齊志堅聽到還來問他發生了啥?

    陳羅生說沒事,這事他怎么好說出口?

    。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基本走势图大全 安徽十一选五一定牛 排列三和值和尾走势图彩经网 贵州矛台股票行情 七乐彩开奖结果走势 赛车的速度有多快 威力财配资 3d开奖号码走势图 布衣图库好运彩 融丰配资 广西十一选五 排列三定下期和值方法 幸运农场 山东十一选五推荐 浪潮信息股票怎么样 急速赛车 排列三开机号近3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