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1章 我希望你長命百歲

作者:開花的仙人球 |字數:2356

人氣小說:天才萌寶:爹地債主我來啦此界修真不正常經濟大清巧女喜當家錯惹嬌妻:法醫大人是天師都市之棄少逆襲神醫兵王混都市女神的超級贅婿

    梅山看看手中的瑪法幣,再看著那由小五牽著逐漸遠去的小小身影,一時間只覺心中五味雜陳。

    但想到此時正在天山客棧的流光,梅山也不敢在此耽擱太久,當下便瞬間移動回往客棧。

    “我看你真是膽肥了,竟敢對你三姐我施攝魂?你怎不干脆直接將我滅魂算了?今兒你栽我手上,算你倒霉,看我不抽死你!”

    梅山身形還未定,耳里已傳來夢九氣急敗壞的叫罵聲。

    待定下身形,只見夢九正手持幾根竹篾,就待往癱軟在地的流光身上抽去。

    流光仍是那身臟臭模樣,顯然并未曾沐浴。

    此時的他雖被夢九毒得無法動彈,卻仍是倔強地抬頭迎向那即將落向自己的竹篾。

    梅山看看流光那已被陰霾彌漫的眼眸,心中不由嘆息,并未曾阻止夢九的竹篾落下。

    他知道,夢九便是那刀子嘴豆腐心,無論是怎樣的流光她都不會舍得打下去。

    千年前,他們之間這般的橋段還少嗎?

    流光看到突然出現的易容后的梅山,目光雖陰霾卻又十分怔然,但下一刻,他便吃痛地“嘶”地一聲咧開嘴……

    夢九手中那幾根極具韌性的竹篾,竟是毫無猶豫地重重落在他側癱在地的屁股之上。

    “九兒,住手!”

    梅山始料未及,但想到那竹篾抽人的疼痛,仍是出聲制止。

    “小山哥,你別攔我!我今日不好好教訓教訓他,便難解我這千年來心頭的積怨!”

    夢九先是急急地對著梅山喊出來,隨即便又低頭看地上的流光,手中的竹篾卻是一絲沒停下抽打揮動。

    “讓你為禍百姓殘害蒼生,讓你不認你三姐……”

    “……”

    梅山阻止未果只得一邊站著,夢九那手中的竹篾不斷抽向流光,直看得他眼都陣陣抽搐。

    流光則是不住吃痛抽氣,卻又無法閃躲,生生挨了那幾抽。隨著夢九不斷抽打,原本倔強的他也終是忍不住求饒喊道:

    “三姐,我知錯了……疼……哎,那死老頭,你倒是拉住我三姐呀……”

    “死老頭”梅山慢慢抬起頭仰望天空,一副“我什么也沒看到”的淡然。

    聽到流光的求饒,夢九眼中滿蓄的淚水一下便刷刷流了下來,手上卻仍是沒停下,更加兇狠地抽打著:

    “你知錯?你知何錯?今日若非你二哥在,你不知又要傷了多少無辜百姓?”

    流光邊求饒邊辯解:“今日若非那些家伙要搶我寶貝,我怎會與他們一般見識?三姐,你莫生氣,我下次再也不敢了……二哥?三姐你說二哥也在?二哥在何處?”

    流光邊問著,兩眼邊四處張望尋求救兵,觸及到中年模樣的梅山時,眼中有疑惑,卻是不敢確定。

    “二哥”梅山繼續望天,不予理睬。

    “寶貝?你落魄成這般模樣,全身上下還有何可拿得出手的家什?還寶貝……”

    夢九嗤笑道:“即便如此,你便要使出攝魂那般的陰毒手段對付百姓?那廣場中的百姓皆招惹你了?還有那無辜的小娃娃在你面前,你怎下得去手?”

    說話間,又是狠狠兩抽。

    “三姐……小光好疼……”

    夢九不依不饒繼續抽打:“讓你沐浴,你倒是在浴房磨蹭半天!我進去喚你,你不分青紅皂白便欲對我施攝魂,若非我跑得快再對你施以定身散,此刻只怕我已是一具行尸走肉了……”

    流光大嚷:“我只記得還在落花城廣場與那些人對戰,哪知醒來便到了浴桶邊。你突然走入,我當你是與那些人一伙要搶我寶貝,這才……哎呦……三姐你輕些,疼疼……”

    “你還知道疼?”夢九再次揚起竹篾狠狠地照著流光的屁股揮去:“我讓你疼!我讓你疼!你這個六親不認背叛大人的東西!我今日便抽死你,為大人抵命!”

    嘴上說著要抽死流光,可這一竹篾落下后,夢九突然像是泄了氣的娃娃般頹然,眼淚止不住地直往下落。

    流光一看,終于不再喊疼,但其表情卻比方才挨打時似又痛上了十分。

    “三姐,你莫惱……我真知錯了,千年來我一直在贖罪思過……”

    流光小聲嘟囔著,驀地又想到什么道:“我有法子讓大人歸來!”

    頹然的夢九與望天的梅山,在聽到流光這句后,皆是心頭大驚,相互對視一眼。

    梅山問道:“你有何法子?”

    “你是何人?我跟我三姐說話,與你何關?滾一邊去……”

    流光對著眼前這陌生中年男子,立時換了一副惡狠狠的嘴臉,似乎還在為方才這男子對他的“見死不救”而記著仇。

    夢九見狀火氣再次騰起,舉起竹篾又給了他狠狠一記:“這千年來你非但把自己的魂魄給弄丟了,連你的聰明勁和眼力見也被狗吃了!”

    一竹篾抽完,指著正將易容抹去的梅山對流光道:“看清楚了,他是你二哥!”

    “嗬!還真是二哥……”

    流光看著眼前的梅山,陰霾密布的雙眼顯出十分驚喜:“二哥,你沒死!”

    千年前的大戰,他分明也是見到二哥在戰場,那場混戰死傷無數,最終以大人的自焚為終結。他一直以為,二哥也早已殞命于那場大戰。

    梅山定定地看著他問道:“你可是想我死?”

    當年那場大戰,若非流光施出攝魂大法,攝了那許多修為低下的修煉者的魂魄為他驅使,最終何以會傷亡那般慘重?

    如今的流光,眼中仍是一片邪惡陰霾,顯然是被那惡魔附身,卻又似乎與千年前有些不同。

    他方才說,有法子可使大人歸來,這讓梅山心中一緊。

    按理,大人有關天命之人的布置,流光作為當初那場戰爭的始作俑者應是毫不知情。

    若是他知情,以當年他那些做法,以及他邪惡的本性,只怕對天命之人開啟守護,以及對大人的回歸是極其不利的。

    在梅山看似古井無波的眼神之下,流光不禁打了個寒噤,這倍受壓迫的感覺,竟是比方才受的那十幾下竹篾抽打更甚。

    “二哥,我……我希望你長命百歲!”

    “呵……”梅山啞言,長命百歲?他已經有千歲了……

    “你究竟有何法子可讓大人歸來?”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基本走势图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