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2章 忘記我吧

作者:開花的仙人球 |字數:357

人氣小說:回到原始社會做酋長暗黑系暖婚天才萌寶:爹地債主我來啦暴君的寵后[重生]我想要你的信息素都市極品醫神娛樂圈是我的[重生]七零嬌氣美人[穿書]

    碧海宮最不缺的就是碧海珠。

    浣夜峰頂上那顆碧海珠,是千年前雙方結盟時,碧海宮為顯誠意贈予浣夜島,用來避海水侵襲之用。

    千年中,那顆碧海珠受天地滋養,衍生出唯一一顆小碧海珠。那小珠雖不能使整個島嶼避免海水侵襲,但若被人隨身攜帶,卻可以產生避水功能。

    那唯一一顆小的碧海珠,本為浣夜島島主所有,但潘如齊在與路云初相識那晚,便當禮物贈予給了路云初。

    當路云初再次了解到他身上那顆小珠的重要性后,內心翻江倒海般無法平靜。潘如齊對他如此之重的兄弟情義,讓他體會到從未有過的親情。

    寶珠幫溫敖做發型時聽他說起,她這一路見到的碧海宮用來照明的大大小小的珠子,部都是碧海珠。不禁暗自乍舌,在浣夜島被當作鎮島之物的碧海珠,在碧海宮卻只用來照明,真是太浪費了……

    “賢婿,你看用這顆碧海珠代替浣夜峰上那顆可好?”

    溫敖指著蝦一和蝦二抬著的足有浣夜峰上兩倍大小的碧海珠,討好地問潘然。想到即將要去見親家,他竟然比女兒還緊張,畢竟自己私自扣下親家的愛子兩年多,今日又毀了他們的碧海珠,差點海淹了他們的家園。若他們不肯原諒自己,可怎生是好?

    想到此,看著身邊已經裝滿碧海珠的三個大箱子,仍然覺得準備的禮物還是過少。

    潘然輕輕摟著溫如站在一邊,面帶笑意地看著他說道:“我阿爹阿娘并非重財之人,只要能保浣夜島平安,他們便會開心滿足。岳父……不必多慮……”

    溫敖正挑剔地看向那三箱禮物,乍聽到潘然稱他“岳父”,猛地抬起頭,激動地問道:“臭小子……你適才稱呼我什么?我未曾聽清,你再叫一次!”

    這兩年多來,潘然從未拿正眼看過他,跟他說話也總是帶著火藥味,一直稱呼他為“老頭”,還經常會在老頭兩個字前加上各種有關氣味或狀態的形容詞,如“臭”“死”……

    剛才,潘然竟然叫他“岳父”?他突然覺得,那把天火雖燒了他的寢宮,燒了他的頭發,現在想想,真是燒得值!

    潘然見他這得寸進尺的模樣,當下難堪地拉下臉。要知道他剛剛也是鼓足勇氣才叫出那聲“岳父”……

    “老頭兒,沒聽清便罷!”潘然窘著臉,拉著溫如走開,不再理他。

    “哈哈哈……”溫敖一手理著他紅色的胡須,開心地笑出來。

    一邊的寶珠與路云初看到這翁婿間的互動,對望一眼也是笑了。

    “珠兒,待回到浣夜島,你我便成親吧?”路云初見此刻氣氛良好,抓住機會開口求親。

    寶珠無語地看著他,忍不住回給他一個大大的白眼:別哪壺不開提哪壺好嗎?在我瑪法大陸的詞典里,根本沒有“成親”兩個字。

    “路云初,我不能與你成親。”

    “為何?”聽到拒絕,他俊美的臉上掛上了七分緊張與三分奇怪。

    “因為……你了解我嗎?”

    這句問話似曾聽過。對了,那天清晨他去拜訪花無心,他曾問過同樣的問題。

    路云初迷茫地看向她。在他的認知中,瑪法大陸適婚男女的婚姻大多都是父母之命,甚至很多男女在成親前都未曾彼此見過面,又何談了解?人家不都把親成了該生娃生娃去了嗎?

    寶珠見他蹙眉不語,心里也是不忍,但想到如今不將他完拒絕,以后他仍會對自己抱有希望,會苦苦等待她。

    “你看,你一點都不了解我,萬一我是壞人,我是騙子呢?”哎,我不是壞人,但我如果答應你,我就是個騙子,因為我們之間根本不可能……

    “還有,我們也不是太熟,我根本不喜歡你,我為什么要跟你成親呢?”她咬咬牙,狠心說出拒絕的話。只是為什么說出這樣的話時,自己的心會感覺到疼痛?

    路云初聽到這句,有如被重磅炸彈擊中頭部,腦子里一下轟了起來。

    “你說什么?你并不喜歡我?”他扳住她欲將逃離的身子,緊緊地盯著她的雙眼,咬牙切齒地問道。

    她被禁錮著面對他,卻不忍直視他的眼睛。垂著眼掙扎著:“路云初,你放開我!”

    有記憶以來,路云初第一次慘遭拒絕。以往他行走在瑪法大陸,數不清的少女對他趨之若鶩,或暗送秋波,或遞送信物,從來都是他拒絕別人,卻不曾想,今天他竟被自己心愛的姑娘拒絕。

    “你看著我,再說一次!”他不甘心地看著她,他的姑娘怎么可能不喜愛他?他的姑娘定是害羞……他心存著僥幸。

    寶珠有點擔心,自己這么直接拒絕他,會不會讓這孩子受到打擊從此自暴自棄一蹶不振?

    她記得現實中她曾有個學生,大二時因向自己心愛的女生表白遭拒,從此一蹶不振且性格大變,任班主任輔導員做了多少心理工作,都沒有見效。本來非常優秀開朗的一個男生,竟然因為感情遭拒從此灰頭鼠臉一事無成地勉強混到了畢業,最終連學位證都沒拿到……

    路云初應該不會那么脆弱吧?

    她這低頭擔憂的功夫,路云初卻以為她在回避自己的問題。這讓他心里更是莫名地急躁與不安。

    “珠兒,你不可以不喜愛我……”他突然不想要她的回答了,緊緊一把將她摟入懷中,小聲喃喃著幾乎帶著一絲哀求。

    他的姑娘怎么可以不喜愛他?他可是要和她成親過一輩子的……

    想到一輩子,他猛然想起,不管他的姑娘現在接不接受他,他都不能再讓她離開自己。只要她不離開自己,即使現在的她還不能接受他,他總會慢慢讓她喜愛上自己。想到此,他的心里又燃起希望。

    聽著他幾近卑微的哀求,寶珠的心里難受至極。

    瑪法大陸最驕傲的奇才,為了心中所愛放下尊嚴苦苦哀求。這若是其他姑娘,定會毫不猶豫且欣喜若狂便答應了,可她……卻不能。

    “路云初,我們之間不可能有結果的。”

    感受著他有力的擁抱,她好想同樣伸出雙臂抱住他回應他,可是她不能……不該再給他留下一絲一毫希望了。

    “路云初,忘記我吧!”任他摟抱著,她于他耳邊輕輕地說道。

    。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基本走势图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