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4章 癔癥

作者:開花的仙人球 |字數:2434

人氣小說:回到原始社會做酋長暗黑系暖婚天才萌寶:爹地債主我來啦暴君的寵后[重生]我想要你的信息素都市極品醫神娛樂圈是我的[重生]七零嬌氣美人[穿書]

    他沒有想到,師父會說出這樣的話來。

    在他的認知中,師父雖愛天下至寶如命,但他認為那是可以理解的。

    是人都會有些缺點,師父的缺點正是勢利愛財,這或許緣于他在瑪法大陸的身份與地位,才讓他不得不在意這些。

    若照往日,通過公平競爭獲得自己想要的,這些他沒有任何異議。

    只是,此刻師父說出這番話來,讓他很是震驚。

    如果他沒有會錯意,師父這竟是想去爭奪與控制屬于別人的東西?

    霹靂尊者如此一番發泄,連日來心中的挫敗感才似稍稍平緩了些。

    看著在一邊沉默不語卻又若有所思的路云初,他這才感覺到自己的失態。

    “這幾月來,晴兒甚是想念你,你且去看看她吧!”

    路云初領命并說道“徒兒打算下午啟程,去大陸其他地方游歷一番。”

    “你且去吧!為師壽辰前早日歸來便可!”霹靂尊者說道。

    當下,路云初退出前廳,徑直往葉子晴的小院走去。

    霹靂尊者看著他的背影,半晌才問向身邊的周管事

    “你說,初兒真不知那面具人的來歷嗎?”

    “少爺對老爺忠心耿耿,若真有線索,定不會有所隱瞞。”周管事思忖后回答道。

    真是沒有隱瞞嗎?霹靂尊者看著路云初消失的背影,心里暗想著。

    當初若不是看路云初骨骼清奇,自己定是不會收他這么個無家世無背景的孤兒為徒。

    收他為徒后,他也只是教給他最基礎的功法,便不再管他。

    誰曾想,路云初竟是個修煉奇才,短短八年內,自己修習竟能將魔法修煉到最高境界。

    再后來,他竟還不滿足于自身的修為,將道法和武法一起修習了。

    他這個徒兒的修為已遠超過了他這個做師父的了!

    這曾一度讓他感到很惶恐,總似乎有種無形的威脅壓迫著他。

    不過所幸,路云初一直忠心于他。

    這些年路云初在瑪法大陸游歷,剿除入魔者眾多,為銀杏山莊在整個瑪法大陸樹立了極強的威望。而且路云初收繳入魔者的財富也大多帶回交于他這個師父處理,從未有過私藏。

    只是,幼時的他,雖也少言寡語,但對他這個師父,還有他的師姐總是唯唯諾諾。

    不知從何時起,路云初給他的感覺不太一樣了。

    這幾年的他,仍然沉默寡言,對于師命也會去完成。只是,總感覺他變得有了主見,這種主見讓他隱隱不安……

    而且,往年的他,除非師命,否則不愿離開銀杏山莊,就愛和他的師姐呆在一起修習練功。現在的他卻是除了回山莊復師命,其余時間都在莊外游歷,連他幼時最親近的師姐都疏遠了幾分。

    想到他和尹若雨疏遠,霹靂尊者又感覺到稍許的欣慰。

    他這個徒兒,他可一定要牢牢地把控在自己手心里,才能讓他放心呀……

    路云初來到葉子晴小院時,她正由丫頭們伺候著坐在院子里曬太陽,兩眼茫然無焦距地睜著,不知在看什么。

    幾月未見,那本是嬌俏的小臉已消瘦了不少。紅色的衣裙反倒是襯出她臉色的憔悴,原本形影不離的半月彎刀也被師父收起來,怕她發病時傷害到自己。

    葉子晴本是活潑愛動的性子。大半年前不知怎的,漸漸變得沉默寡言,總是愛一個人坐著發呆。

    起初,霹靂尊者也未曾在意,總以為女兒大了,有了自己的心事。

    但到后來,伺候的丫頭來報,說小小姐在發呆時,雙眼越來越無神,行動遲緩僵硬,且經常性流口水,有如癡呆了一般……

    大部分時候,有如癡兒,嚴重時卻又會發瘋發狂,有如瘋婦。

    霹靂尊者這才驚覺出事了!待到他去看女兒時,她竟已認不出他。

    那之后,霹靂尊者找了無數醫師來為愛女診治,皆診斷為癔癥。

    只是醫師們也覺得奇怪,癔癥多為家庭遺傳,或后天遭受生活打擊所致。霹靂尊者祖輩無人患過此病,且葉子晴天性活潑,一直被銀杏山莊眾人呵護得好好的,并無任何機會遭受生活打擊……

    醫師們均無法確切診斷出葉子晴的病因。

    所幸后來尹若雨配制了一些丹藥,在她發瘋發狂時可以使她平靜下來。

    只是從她有病狀至今,再也沒能恢復為原先清醒正常的葉子晴。

    路云初看著此刻師妹那癡傻安靜的模樣,心里無法抑制地生出憐惜之情。

    師妹今年剛滿十八歲,正是如花的好年紀。再過一兩年便可成親生子,本該會有幸福美滿的人生。

    若此癔癥無法根治,那師妹這一生便是毀了。

    他輕輕坐于葉子晴面前,安靜地看著她。

    葉子晴的茫然視線被他阻擋住,那雙眼的焦距竟也慢慢地聚攏看向了他。

    看著他半響,葉子晴又歪著頭似在思索什么。

    “初哥哥……”她發出小小的聲音。

    “晴兒,是我。”他回應著葉子晴。

    身邊的丫頭卻驚奇地叫出聲來“少爺,小小姐認得您!她能認出您!”

    要知道,從她發病后,連自己的親阿爹都認不出了……

    “初哥哥……怎么還……未回來……”葉子晴繼續發出了斷斷續續的聲音。

    “……”旁邊的丫頭一下子閉嘴了,剛才的驚喜被葉子晴這一句完澆滅。

    葉子晴說完這句,便不再言語,又恢復了兩眼無神無焦距的狀態。

    仿佛身邊的人,甚至整個世界都與她無關。

    路云初靜靜地陪著她坐了很久,二人相對無語。

    ……

    回到自己的小院用過午膳,他便收拾了行裝,啟程去落花城——接他的姑娘!

    上午見師父時,他本是打算跟師父提出自己要娶親的事,而且一旦娶了他的姑娘,他就決意要離開銀杏山莊。

    從此,他的姑娘在哪兒,他便會在哪兒。

    只是,當他聽到師父那番言語后,他打消了今日便跟師父說娶親事宜的念頭。

    或許,今日不宜談嫁娶吧!

    一直以來,他雖與師父不夠親近,但他是尊重愛戴著師父的。

    今日的師父,讓他沒來由地心里一驚。

    如果師父真的做出他所說的那些行為來,那他還值得自己尊重愛戴嗎?

    不管怎么說,一切待到師父壽辰時再看,左右也不過剩下三個多月的時間。

    。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基本走势图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