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8章 丫頭,回來吧

作者:十六夜少主 |字數:6673

人氣小說:天才萌寶:爹地債主我來啦此界修真不正常經濟大清巧女喜當家錯惹嬌妻:法醫大人是天師都市之棄少逆襲神醫兵王混都市女神的超級贅婿

    第128章 丫頭,回來吧

    “我們對不住,但錦辰和夙夜沒有吧?”安雄瞪大雙目看著安夏兒,“就當是看在兩個弟弟的份上,我可以告訴他們的事,他們沒有死!”

    安雄說著頭緩緩地垂了下去,似乎為欺瞞著安夏兒這件事而非常愧疚。

    什么?

    安夏兒盈滿淚水的眸子一點放大。

    半晌,她聲音沙啞道,“說什么,錦辰他們……沒有死?”

    安雄低著頭,手緊握,咬牙道,“……這是他們上級的安排,安家不能對外公布這件事。”

    “但安家所有人都知道,唯獨瞞著我是不是?”安夏兒聲音顫抖了,不敢相信地苦笑,“連姨當時還說是我害死了他們,讓我自責讓我愧疚,并毫無怨言地聽從她的安排搬出了安家?們怎么這么卑鄙。”

    讓她一個19歲的女孩子身心承受害死了弟弟的痛苦,這些人還是人嗎?

    原來,他們沒有死……沒有……

    “連蓉她,是怕對他們還……”安雄臉色很難看,顯然說起安夏兒跟他兩個兒子的事,安家所有人都回避這話題。

    若不是要求安夏兒放過安家,估記安雄也不會說出來。

    安夏兒笑了,帶著眼淚笑了,“怕我會繼續禍害他們是不是?其實們根本就沒有必要做這些事,因為我從來都沒有想過,以前沒有想,現在沒有,以后也不會了。”

    因為她已經嫁了。

    想起錦辰他們,她最多的只是愧疚。

    安雄又猛地抬起頭,看著安夏兒,“夏兒,所以就當是看在他們的份上,這一次放過安氏和安家吧?以后安氏我是要留給他們的,打算摧毀掉的是他們的東西啊。”

    他是捏準了安夏兒對安錦辰他們的在乎。

    他為保住安氏和安家,最后的殺手锏——就是他兩個兒子。

    安夏兒攥緊了手,最后回過身去,沒有看安雄。

    “我跪下來求,甚至告訴錦辰他們的消息,還是不肯么?”安雄看著這個養女,聲音也發抖了,“如果還顧及一點曾經在安家長大的情份……”

    “百分之四十!”最后安夏兒合著眼睛道,“這是我的底線!”

    安雄看著安夏兒離去的身影,跪在地上半天都沒有動……果然,她心里還是有安家。

    向叔拉著他的胳膊,“老爺,二小姐已經讓步了,就這樣了吧?夏家的東西總要給回一些她啊!”

    安夏兒離開墓園后,坐在車內看著車窗外面的天空。

    紅紅的眸子里,緩緩地帶起一絲欣慰的微笑,“是么,沒有死?真好。”

    只要他們沒事就好。

    她也可以放下這顆心了,她沒有害死那兩個弟弟。

    她包包里的手機響了,拿出看了一下——

    ‘陸白’。

    陸白自從這次力挽狂瀾,大力安排向外面揭開安夏兒的身世后,他在安夏兒手機里的備注名已經從‘蘿卜先生’變成了‘陸白’。

    “喂?”顧晚安接起電話,聲音有點濕啞,“我在回來的路上。”

    “怎么了?”陸白聽出她的聲音有異樣,溫和地問,“魏管家說出去跟安雄談話去了,這個時候,安家應該是求著才對。”

    安夏兒想起剛才安父下跪的情形,眸光從車窗外移了回來,“……他是求我,讓我放過安家放過安氏。”

    陸白聲音華美、磁性,“所以?怎么回應他?”

    “覺得呢?”

    “這有什么好覺得,要不是原諒了他,要不就是沒原諒。若是不打算原諒安家,那我下一步就直接讓安家破產吧。”陸白道。

    對這個男人而言,要毀掉一個公司太簡單,只是動動手指頭的事。

    他在商界的勢力太大,現在都已經放慢了安氏的死亡速度。

    “我要了百分之四十。”安夏兒道,“算是這些年,是安家一直在經營著安氏吧。”

    “四十?”電話里陸白想了一下,“這個數字,也很還行。”

    安夏兒沒說話。

    “既然把的條件給他了,后面的事就讓他自己看著辦。”陸白道,“丫頭,回來吧。”

    “嗯。”

    安夏兒將手機從耳邊放了下來。

    安雄返回醫院后。

    向叔剛推著他的輪椅回到病房,里面兩個安氏的高層正等候在里面,似乎臉色不太好看。

    “安總。”

    “安總。”

    兩個高層向他禮了禮。

    安雄正想著在墓園時安夏兒提的條件,抬頭看著這兩個高層,“怎么了?我這幾天身體需要調養,公司的事就多勞大家費心了。”

    “安總,這都沒關系。”其中一個高層馬上道,“我們手上都有安氏的股份,肯定會為安氏鞠躬盡粹,安總現在多調養著身體也沒關系,公司我們會照看著,但有一件很緊要的事。”

    安氏這些年,并沒有虧待他們這些老臣子,所以這些高層對安氏也很忠心。

    所以現在安氏發生這么大的事,這些高層都還在……

    另一個高層擔憂地說,“安總,現在安氏的股市已經快癱了,百分之六十的散戶拋售了,而且因為這一陣子的風波安氏市值爭速下降,再繼續這樣下去,恐怕……”

    撐不了多久了。

    安雄手握著發白。

    “還有什么事么?我再考一下再作打算。”安雄道,畢竟讓安家割讓百分之四十股份出去,這是大事,先不說恐怕要先跟安氏的高層開個會說明,畢竟股份若是給回安夏兒,就表示安氏有了另一個大股東。

    再則,連蓉那邊……肯定也不會依!

    兩個高層一對望,其中一個著急道,“可安總,現在不能再拖延了,其實法庭已經送律師信過來了。”

    “什么?”安雄馬上抬起頭,“快給我看看。”

    這個高層馬上將律師信遞給安雄,安雄手指發顫地立即打開,一雙老眼慌亂地看著律師信上的內容——

    安夏兒真的準備將他告上法庭了!

    她說到做到……

    “安總,這封律師信是三天前寄過來的。”高層道,“是從陸白的那個金牌律師團隊寄過來,當時顧及到您的身體,我們一時沒有告訴,但現在,您還是早點做決定吧。”

    向叔也瞪大了眼睛,這律師信是在那天安夏兒記者會結束后的第二天寄去安氏的,可見安夏兒那邊早就行動了。

    “而且,前幾天公檢法的人已經來過公司了。”高層又道,“要求公司將近十幾年的財務帳目,以及安氏所有持股人員的相關文件。”

    再拖下去,等待安家和安氏的是破產,之后是吃官司。

    安雄將手里那張律師信捏了起來,之后狠狠地扔在一邊,氣得肩和胸膛直起伏!

    “她倒是狠!”

    “老爺!”向叔馬上勸道,“別動怒,還在住院啊。”

    高層看著安雄,“安總,現在怎么辦?”

    “公司的其他高層是什么意思?”安雄目光發狠,努力讓自己保持著冷靜。

    “大家覺得……如果這件事是二小姐引起的,安總還是跟二小姐協商一下;如果是帝晟集團的陸白,還請安總為了公司著想,再去見見那個男人。”安氏的高層很多都是元老級了,都不想安氏就此垮臺。

    “我今天見過安夏兒了。”安雄道,“她提出要百分之四十的股份。”

    “什么?”

    兩個高層被這個天文數字驚得瞪大眼睛。

    “去通知公司的其他高層,下午開會,我會征同一下大家的意思。”安雄咬牙道。

    “好好好,安總,我們馬上去通知。”

    兩個高層離開后,安雄認命地緩緩垂下了雙目。

    是的,安氏無論如何都不能出事……

    ——

    第二天,S城商業頻道上,安雄出現在了電視上。

    這是安氏出事以來,安雄第一次以安氏董事的身份出現在媒體前,并回應這一陣子發生的事。

    “媒體朋友們,對于這陣子安家給大家所添的麻煩,我在這里代表我個人以及安家先向大家道個歉。”電視上,安雄穿著正式的西裝,念著手里的發布稿子道:

    “我這一陣子,確實是因為身體原因住院了,所以才一直沒有出來直面媒體的問題,在這里,我還要向另一個人鄭重地道歉。”

    “那就是我的二女兒安夏兒。”安雄道,“雖然我是將她趕出了安家,但許多家庭都會出現一些矛盾和問題,希望社會以及媒體能夠把這一件事當成是我們安家的家務事。因為之后我又請過夏兒回安家,可能是她跟我置氣的原因,她拒絕回來。在這里,我想對她說一聲,安家的大門永遠向她敞開。”

    他說這話,是在努力挽回安家的名聲,三言兩語將把安夏兒掃出安家的事說成了一件如家務事般的小事。

    并且說安家永遠歡迎安夏兒回來,表面功夫做足了,一段話就輕易洗白了安家對安夏兒造成的傷害。

    “前幾天,我的大女兒安琪兒在記者會上發布了一些言論。”精明老練的安雄繼續道:

    “那是當時我人在醫院意識不太清楚,琪兒聽錯了我的意思。我并沒有否認夏兒是夏家的女兒,我在這里隆重地介紹一下,安夏兒是當年我去逝的故友夏總的女兒。她本來有權擁有安氏一半的股份,是我這些年太過忙碌,導致將這件事淡忘了,在這謝謝帝晟集團的陸總提醒了我這件事。”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基本走势图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