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1章 得罪他,死都不知怎么死!

作者:十六夜少主 |字數:6012

人氣小說:天才萌寶:爹地債主我來啦此界修真不正常經濟大清巧女喜當家錯惹嬌妻:法醫大人是天師都市之棄少逆襲神醫兵王混都市女神的超級贅婿

    第111章 得罪他,死都不知怎么死!

    “安夏兒!”

    “我沒有對不起安家,是和安家對不起起我,是們欠我。”安夏兒聲音濕啞,“而這么多年,竟然一直瞞著我的身世。”

    安雄被安夏兒說得無地自容,“那現在是想怎樣,我打過電話說可以回安家,是自己不肯回來!”

    “怎么覺得讓我回安家,就補償我了么?”安夏兒不敢相信,“連姨和安琪兒也陷我于不義,毀我名聲,不但視若不見,還想讓我不去計較,補償就是讓我可以再回安家?不覺得可笑么?”

    “安夏兒,我與夏候國的事是我們的事,無論如何我也把領養了回來。”安雄狠狠地道,“既然不顧這些年與安家的親情,那就沒什么好說了!”

    安雄被曝出這件陳年舊事,安雄心里早已經亂了鍋,氣憤地轉身出去了!

    “是對不起夏家對不起我的親生父親!”安夏兒緊握著手,咬牙道,“還有什么資格在我面前,這樣說話?”

    安雄腳步頓了一下,背影像逃一樣匆忙。

    安夏兒深深呼吸著,看著安雄的背影,突然覺得自己喊了他幾年父親真是諷刺了!

    慕斯城言語譏誚道,“原來……和陸白在一起,就是為了讓他幫做這件事?”

    安夏兒猛地收回視線,對上慕斯城的眸子,“慕斯城,還有什么事,不就是竄綴著他來帝晟集團查證我是不是在這里上班么?現在看到了么?”

    慕斯城看著安夏兒通紅的眸子,瞇了瞇眼睛,“是不是早就知道是那個夏國候的女兒?為什么沒有跟我提過……”

    “我早就知道?”安夏兒覺得好笑,“我若是早就知道,覺得以我性子我會忍到今天么?我早就向媒體揭露他安雄的卑鄙了,我還會讓和安琪兒耍得團團轉,把那10%的股也搶走了?”

    后面幾句話,她徒然叫了起來,將那個文件夾摔在了慕斯城的身上!

    慕斯城唇抿成一條直線……

    不知為什么,看到眼前傷心的安夏兒,他卻感覺到移不到腳步。

    她的話像一根刺,刺到了他心里堅硬的地方。

    他目光冷冷地看著她,聲音像從喉嚨里擠壓著發出來的,“跟陸白,是不是在一起了?”

    “慕斯城,是在吃醋么?”安夏兒看著他這個樣子,不禁笑道,“難道還喜歡我?那還真是諷刺啊,不知安琪兒知道這件消息會怎樣呢?會不會氣到心臟停止跳動呢哈哈哈!”

    “安夏兒!”慕斯城猛地伸手掐著安夏兒脖子,“該死的,無論與安家或是那個夏家什么關聯,我們的事還沒完呢!”

    宋經理驚出一身冷汗,馬上道,“慕太子,快放開安小姐!”

    安夏兒看著慕斯城,笑得更加諷刺,“難道被我說中了,哈哈,慕斯城就是一個徹頭徹底的混蛋!”

    “安夏兒!”

    慕斯城臉色沉得可怖。

    就在安夏兒以為他將要發作時,他抿了抿唇卻突然松開了她大步流星向辦公室外面走去。

    安夏兒握著脖子,咳了兩下,臉上差點因窒氣脹紅著,“不是想要來帝晟集團確認我是不是在這上班么?請問姓慕的,滿意了么?滿意了那請以后有多遠滾多久!別再有事沒事纏著我!”

    剛走出辦公室大門口的慕斯城背影停了一下,“我纏著?安夏兒是惹怒了我,無論跟誰在一起我都不會放過!”

    “誰不放過誰,還不一定呢!”安夏兒一咬牙,拿起話打了一下CEO辦公室那邊,“喂,請問是總裁辦公室么,剛才慕斯城來到人力資源部對我動手動腳!作為帝晟集團的職員我要烈投訴這個男人!”

    慕斯城牙齒不禁又咬了起來,但為免陸白過來產生更大的麻煩,他只能先離開了帝晟集團。

    陸白在上面接到電話后,馬上以不可思議的速度下來了。

    他一進來就將安夏兒推在了墻上,“他怎么對動手動腳了,告訴我!”

    安夏兒眼睛紅紅地看著陸白,“……”

    “說!”

    陸白褐色的眸子像冰一樣寒冷。

    秦秘書拉下宋經理辦公室的玻璃百葉窗,同向宋經理使了一個,兩個人退出去了并關上門。

    安夏兒看著陸白,“……他掐我脖子。”

    “……”

    陸白眸里有一瞬的意外閃過,冷笑道,“很好,我記住了,以后我會百倍奉還給他。”

    慕斯城兩次碰了他女人的脖子!

    他握著安夏兒的手腕,“走,跟我上去。”

    安夏兒腳步停了一下,“陸白,在會議上跟安雄說了他與夏家的事是不是?”

    陸白唇角泛了一下,“當然,并且叫了記者過來,給看的那份資料我備了另外一份,另外一份給記者了。很快全國都會知道,安家做了多么見不得人的事,而安夏兒將身份大白,不會有任何污點!這回被輿論壓到喘不過氣的,輪到安家了!”

    安夏兒愣愣地眨著眸子,“……還叫了記者過來?那,陸白,我感謝。”

    陸白笑了,“好戲還在后頭呢。”

    安夏兒還想說什么,但陸白拉著她的手就走出了宋經理的辦公室。

    看著陸白和安夏兒從外面經過,人力資源部大辦公室的人不知多驚訝,因為陸白來公司從來都是去68層的總裁辦公室,從來沒有到過他們這種基層部門!

    幾個站起來的女職員看著陸白拉著安夏兒的手,不知多驚訝:

    “天哪!陸總居然來人力資源部了!”

    “在哪?天神下凡了么?”

    “想不到傳聞竟是真的,陸總果然和那個安夏兒小姐是那種關系……他果然不是Gay!”

    ……

    帝晟集團大廈68層,首席CEO大辦公室。

    陸白將安夏兒帶回辦公室后,旋即將門一關,將秦秘書關在了外面。

    他抱著安夏兒就開始吻她……

    “干什么,快放開。”安夏兒被他的牙啃咬得有點痛,并且知道了她的身份,她此時根本沒有心情跟陸白親熱。

    陸白抱著她吻了一會她的脖子,才松開,“在身上重新烙上我的痕跡,那個慕斯城沒有半點資格在身上留下任何氣息。”

    “……”安夏兒抿了抿唇,撫了一下脖子,“其實剛才我打電話,只是想讓慕斯城早點離開,我不想看到他。”

    “那就是說,如果不是不想看到他,他碰了也不打算告訴我?”陸白褐色的眸凝聚冰冷,審視般地看著她。

    “當然不是,我只是沒想到……”

    “沒想到什么?”

    “沒想到會為我做到這個份上。”安夏兒緩緩低下頭,“就算安氏遠遠比不上帝晟這種跨國集團,但也加入了慕氏旗下,我聽魏管家說,陸家似乎不希望帝晟跟慕氏產生什么商業上的利益沖突。如今幫我把安家這幾年的陰謀揭露了,慕斯城看在安琪兒的面子上,他肯定不會坐視不管。”

    陸白看著安夏兒在考慮這些,蹙了蹙眉,“安夏兒,我最后重申一次,陸家的事用不著去考慮因為連我都不會去考慮。還有我從來沒將慕氏放在眼里,更別提一個小小的安家。”

    他說這話里,聲音沉得可怕。

    也許他一生氣,分分鐘都會捏死在他眼中如螻蟻般的安家,而這個帝晟集團的總裁有這個絕對的權勢!

    安夏兒聽到陸白為她說出這些話,有點動容地看著他,“那,我還是謝謝,謝謝這回幫我調查我的身份。”

    “安夏兒,我說過會為報仇,我從來說到做到。”陸白的話斬釘截鐵,“后面的事,靜靜看著就行了,安家欠的我會讓他們一分一毫地還給!”

    陸白轉身走向辦公室另一邊,拿起了手機撥打了一個電話,他操控著亞洲任一國家的股市!

    得罪他,死都不知怎么死!

    當天晚上,安家與當年那個夏家的事被媒體曝出了水面。

    “今天下午帝晟集團召開了一次別開生面的會議,是帝晟集團的總裁陸白親自召開,會議上請了S城商報的記者在場,揭露一件十五年前震驚商界的事。”

    “據悉安氏公司的前身是‘唯麗’化妝品公司,當時安總承諾會將那位死去的夏總的股份捐給慈善事業,但今天我們記者從帝晟集團提供的證據得知,安雄并未實現當年他的承諾,而是獨自吞占了那位夏總的股份……”

    安夏兒站在九龍豪墅的大廳中央,看著全息投影到空中的電視畫面,“這件事報道地真是快呢,不愧是S城商報!”

    魏管家知道陸白調查出了安夏兒的身世,也非常驚訝。

    “少夫人,這是肯定的,安氏本來這一段時間因為有一系列護膚品過敏問題,被媒體高度關注,如今被曝出了安雄當年侵吞了另一位股東的股份,輿論肯定會更大,安家接下來不會有好日子過……”

    陸白在公司還沒有回來,不知他說還要處理什么事,只是讓公司的司機將她送回了九龍豪墅。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基本走势图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