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2章 陸彥廷的來電

作者:南歌北舞 |字數:16229

人氣小說:都市極品醫神妖龍古帝贅婿當道女神的超級贅婿婚婚欲醉:顧少,寵不停神醫農女:買個相公來種田霸道總裁求抱抱(最好的我們)怦然心動

    說完這句話,陸青染也沒等付行舟那邊的回復,直接就把電話掐斷了。

    掐斷之后她又覺得自己沒必要這么做,她跟傅行都離婚這么多年了,傅行在外面找女人都不知道找多少了,她又何必這樣遮遮掩掩的?

    就算她現在真的跟付行舟有什么,那也是再正常不過的事兒了。

    傅行站在陸青染面前,低頭看了一眼她手里的手機,然后露出了一抹嘲諷的笑容:“現在真是越來越會撒謊了。”

    “跟有屁的關系。”陸青染的態度并不好。

    “男朋友?”傅行繼續追問。

    面對他的問題,陸青染的回答還是和之前一樣:“關屁事。”

    “付行舟?”傅行把剛才從橙子那邊聽到的名字重復了一遍。

    陸青染有些意外,不知道傅行是怎么知道付行舟的名字。

    她正疑惑的時候,傅行已經走到了她面前。

    陸青染是在靠近落地窗的地方接的電話,傅行突然走上來,她習慣性地往后退。

    退了幾步之后,后背就靠上了落地窗。

    無路可退。

    陸青染覺得自己很沒出息,都三十多歲的人了,面對傅行的時候還是會有那種心跳加速的感覺。

    她狠狠地掐了一把手心,希望通過這種方式提醒自己冷靜下來。

    “原來這么多年過去了,還是放不下我?”傅行低笑著,聲音里帶著嘲諷,“找個新男朋友都得找個名字跟我差不多的,我在心里是有多重要?”

    傅行,付行舟。

    雖然陸青染內心不愿意承認,但是,她不得不交代,當初她會答應和付行舟試一試,有一部分是因為他的名字。

    不過她也很清楚,這樣的念頭如果說出去,一定會被人嘲笑。

    不對,都不用說出去,其實她自己都在嘲笑自己呢。

    怎么就這么沒出息。

    “想得可真多。”陸青染冷笑了一聲,“付行舟跟我是大學同學,我在認識之前就認識他了。”

    陸青染這句話的意思是,會找上付行舟當男朋友,跟他傅行一點兒關心都沒有。

    陸青染說這話的時候挺冷靜的,至少比平時大部分的時候都要冷靜。

    傅行看到她表現得這么冷靜,臉色有些難看。

    相應的,說出來的話也比較難聽。

    “哦,能接受這種二婚的老女人,也不容易。”

    陸青染最受不了別人拿這個說事兒。

    平時有人這么調侃她,她就會不遺余力地損回去。

    更何況現在是傅行這個始作俑者。

    他好意思調侃他?

    媽的,他有什么資格?

    如果不是因為他,她至于成為他口中的“二婚老女人”么?

    陸青染本身是不想發脾氣的,被傅行這么一激,她馬上就怒了。

    陸青染抬起腳來,朝著傅行的腿上狠狠地踢了一腳。

    這一腳幾乎用了她全部的力氣,而且來得又比較突然,傅行被她踢得往后退了幾步,臉上的表情也很痛苦。

    看到傅行露出這樣的表情之后,陸青染的壞心情終于得到了一絲絲的宣泄。

    她冷哼了一聲,“活該。”

    傅行的臉色自然也好不到哪里去,他強忍住小腿處傳來的疼痛,看著陸青染,繼續往下說。

    “我只是念著舊情提醒一下,對方這么大年齡還沒結過婚,說不定是某些方面功能不健全,又或者是看上了們家的背景,想攀權富貴。”

    說到這里,傅行停頓了一下,“都三十多的人了,別跟個傻子似的,被人騙了還給人數錢。”

    傅行自認為這番話是為陸青染好的,但是陸青染并不這么覺得。

    聽完傅行的話之后,陸青染冷笑了一聲。

    “他媽以為每個人都跟一樣齷齪?付行舟可比好多了,至少他對我是認真的。”

    這一點,陸青染是能感受到的。

    如果不認真的話,付行舟絕對不會在她態度這么冷淡的時候還熱臉貼冷屁股。

    聽到陸青染這么說,傅行瞇起了眼睛,眼神有些危險。

    ……她這是在替那個付行舟說話?

    呵呵,這才多久,都學會給對方說話了?

    意識到這一點之后,傅行內心有一種非常不爽的感覺。

    但是他知道,這種感覺是不能表現出來的。

    傅行深吸了一口氣,轉身走回了廚房。

    他深知,在這里繼續和她吵架,只會將自己的情緒暴露更多。

    所以,適時離開才是最好的選擇。

    ………

    傅行回到廚房之后,陸青染一個人站在原地發呆了很久。

    她有點兒想不通,傅行為什么要因為這件事情跟她吵。

    不過思考了幾分鐘之后,她就明白了。

    他無非就是覺得一個之前一直圍著他轉,對他念念不忘的女人,突然投入了另外一個男人的懷抱,所以內心不平衡了。

    也對,男人的正常心理都是這樣的,呵,犯賤。

    陸青染一個人在客廳里冷靜了一會兒,然后回到餐廳繼續吃飯。

    坐下來之后,她已經恢復了正常,好像剛才的事情完全沒發生過一樣。

    傅行在對面觀察著陸青染的表情,看到她若無其事的模樣,桌下的那只手不自覺地握緊。

    之前他一直都盼望她不要過分在乎自己,現在她終于做到了這一點,他心里卻開始不舒服了。

    對面,橙子絲毫沒有看出來陸青染和傅行之間微妙的氣氛,等陸青染坐下來之后,橙子便和她聊起了付行舟的問題。

    而且,橙子問的語氣是很自然的那種:“哎,我后爸剛才給打電話說什么了?”

    陸青染掃了橙子一眼。

    平時橙子說“后爸”這個稱呼的時候,陸青染總是會習慣性地出來反駁,但是今天沒有。

    她搖了搖頭,“沒說什么,就說他出差回來了。”

    “嗷,他上次還說出差的時候會給我帶小禮物呢。”橙子這孩子記性別提有多好了。

    有些事兒,陸青染根本記不住,但是橙子記得特別清楚。

    聽到橙子這么說,陸青染自然而然就想到了剛才付行舟說過的話。

    他確實是給橙子帶了禮物,不過最近這段時間,他們應該是不會有什么見面的機會了。

    傅行坐在旁邊聽著她們母女兩個人的互動,全程都沒有說話。

    **

    一頓飯吃完,時候已經不早了。

    陸青染沒打算在傅行這邊過夜,所以吃過飯之后就準備和橙子道別了。

    但是,橙子舍不得她,死活不肯讓她走。

    “媽媽今晚陪我一晚吧,就一晚上好不好~”

    陸青染要走的時候,橙子拽著她的手腕和她撒嬌。

    其實陸青染也很想留下來陪橙子,如果可以的話,她恨不得一天二十四小時都跟橙子待在一起。

    但是這里是傅行的地方,她留下的時間越長,對自己就越是沒什么好處。

    “等過了這段時間,我還是天天陪,乖點,我住這里不方便。”陸青染拍了拍橙子的肩膀。

    “我晚上一個人睡哎,可以跟我住一間,沒什么不方便的。”橙子盡力地勸說著陸青染。

    說完之后,直接把苦肉計都用上了:“該不會是不要我了吧……”

    說到這里,橙子的眼眶立馬就紅了,仿佛下一秒鐘就要梨花帶雨地哭出來了。

    最后陸青染被橙子弄得無奈了,只能妥協。

    “行,那就今天一晚上,明天我就回去。”

    “耶!沒問題。”聽到陸青染這么說,橙子臉上的陰霾一掃而光。

    ………

    她們母女兩個人進行完這番對話之后,傅行剛好收拾完廚房出來。

    傅行出來之后,橙子直接跟他說了這件事兒:“我媽媽今天晚上留下來陪我,可以吧?”

    橙子雖然不太喜歡傅行,但是基本的禮貌還是有的。

    這里是傅行的家里,要留下來過夜的話肯定要征求他的同意。

    聽到橙子這么問,傅行直接將視線轉向了陸青染。

    陸青染對上他的眼神,瞬間就明白了他的意思。

    傅行以為是她想留下來過夜的?

    呵,真不知道是誰給他的自信。

    陸青染剛想開口諷刺,就被傅行搶了先。

    這一次,傅行直接拒絕了橙子提出來的要求。

    “不行,等會兒我會找人送她回去,她不能在這里過夜。”

    傅行的態度很強硬,那樣子,就好像對陸青染避之不及一樣。

    陸青染聽完之后下意識地咬緊牙關。

    呵,他以為她稀罕待在這里?

    要不是因為橙子——

    “為什么?”橙子不理解,“就一晚上也不行嗎?”

    “不行。”傅行的態度依然強硬。

    說完之后,他直接拿出手機,撥通了一個號碼。

    等電話接通之后,傅行直接開口:“過來接人。”

    不用猜也知道,是來找人送她回去的。

    既然傅行態度這么決絕了,陸青染也就不會執意留下來。

    何況她一開始也沒想過留在這里,要不是因為橙子纏著她,她才不會留。

    等傅行打完電話之后,陸青染看向了傅行,警告他。

    “希望說到做到,如果橙子有什么事兒——”

    “沒有如果。”

    陸青染一句話還沒說完,就被傅行打斷了。

    他的話果斷、堅定。

    “行,知道了。”陸青染點了點頭,沒有再跟他多說。

    不多時,就有人來接陸青染回家,就算橙子再舍不得,都得跟陸青染道別了。

    回去的路上,對方倒是沒有再給陸青染吃什么安眠藥。

    周圍很黑,陸青染原本想把路線記下來,但是發現自己根本記不住。

    她本身就有點兒不認路,這邊又這么偏僻,繞來繞去的,加上天黑,她是真看不清。

    所以,路線最終還是沒能記下來。

    **

    藍溪和周延在拉薩呆了五天,基本上所有該去地方都去過,該吃的東西也吃了。

    接下來,他們即將開啟行程的第二站。

    藍溪對旅行的路線規劃一直都沒太在意過,一直到拉薩之行的最后一天,她才想起來問周延下一站是哪里。

    談到這個問題的時候,他們兩個人正坐在客棧里頭喝青稞酒。

    聽到藍溪這么問,周延放下了手邊的杯子,笑著調侃:“我以為不打算問呢,還準備明天就帶著把拐賣。”

    藍溪被他逗笑了,“我又不傻。”

    周延摸著下巴看著她,“嗯,不傻。”

    “別打岔,問呢,下一步去哪里?”藍溪迫不及待地想要知道接下來的行程。

    周延:“措溫布,聽過嗎?”

    藍溪反應了一下:“青海?”

    周延:“嗯,喜歡嗎?”

    藍溪想了想,說:“挺想看看油菜花的,在那里拍照肯定很爽。”

    周延:“可惜我們這次過去的話,趕不上花期。”

    “……”藍溪想了想,好像確實是的。

    考慮到這一點,有點兒遺憾。

    周延能感覺到她挺想去那個地方的,于是笑著說:“要不然明年花期的時候再帶去?”

    明年?藍溪對約定這個東西一直都不怎么相信。

    迄今為止,和她定下這種約定的人最后基本上都不在她身邊了。

    所以,她很少再跟別人約定什么事情。

    “不用了。”沉默片刻后,藍溪拒絕了周延的提議,“只去青海湖也不錯。”

    “好,那就聽的。”周延說,“我們在青海呆幾 天,然后去甘肅呆幾天。接下來再帶去西安還有成都吃個夠。”

    周延這一條路線安排得倒是挺完美的,在拉薩這幾天,藍溪的心情明顯已經沒那么浮躁了,再去一下青海湖、敦煌之類的地方,估計會更加平靜。

    等平靜下來之后,再去享受一下美食,簡直完美。

    藍溪口味重,川味最符合她的胃口。

    周延能考慮到這一點,藍溪非常欣慰了。

    想到這里,藍溪笑了下,感嘆道:“這一個月大概要被喂胖十斤。”

    周延笑著說:“哪里,不至于。胖十斤也還是漂亮。”

    “嘖,嘴真甜。”藍溪被周延說得笑意更濃了,“以前怎么沒發現這么會哄人。”

    周延挑眉:“覺得我在哄?”

    藍溪:“不是嗎?”

    周延:“我只是實話實說。”

    他這話說得格外認真,而且還是盯著她的眼睛說的。

    藍溪一瞬間就被周延的眼神撥亂了心緒,心跳的速度有些快。

    為了掩飾自己的不自然,藍溪趕忙端起手邊的杯子,喝了一口青稞酒。

    喝過之后,才算是好了些。

    **

    第二天要出發趕火車,所以晚上藍溪睡得很早。

    他們原本是打算坐飛機過去的,但是飛機沒有直達的,中間要轉機,很麻煩。

    和藍溪商量過之后,周延買了軟臥票。

    藍溪之前還沒坐過長途火車,這次是第一次。

    他們是第二天中午出發的,藍溪和周延的座位一上一下。

    考慮到安全問題,周延讓藍溪睡在了上鋪,自己則是待在下鋪。

    藍溪第一次坐這種火車,對火車的構造完全不懂。

    上來之后,她看什么都是新鮮的。

    周延能從她眼底看到滿滿的求知欲。

    于是,他好奇地問藍溪:“之前沒坐過火車?”

    藍溪搖頭:“沒有。”

    她從小到大,如果去比較近的地方,就是司機開車送,如果是比較遠的地方,就是飛機頭等艙。

    一直到白婉言和白城去世,她也這樣。

    客觀來說,她沒有過過缺錢的日子。

    火車、動車這類公共交通,更是沒有接觸過。

    周延聽到藍溪這么說,笑著拍了一下她的頭發,“沒事,我來教。”

    周延竟然坐過這種火車?

    老實說,藍溪還挺意外的。

    “坐過?”藍溪詢問周延。

    周延點頭,“嗯,坐過挺多次的。”

    藍溪:“……”

    周延:“高中畢業的時候我一個人坐著硬臥窮游西北。”

    藍溪:“哦,那真厲害。”

    她這不是敷衍的夸獎,是由衷地覺得他厲害。

    只是藍溪這個人不太會夸張地表達自己的情緒,所以就算是夸獎的話,說出來之后情緒起伏也不是特別大。

    不過,周延明顯是懂她的人。

    聽到藍溪這么說之后,周延露出了笑容。

    “早就跟說過,我各方面都很厲害,以后會慢慢知道的。”

    周延已經不是第一次說這種話了。

    ………

    上火車之前,他們兩個人沒來得及吃午飯。

    火車剛開動沒多久,車廂內就有人開始泡面了。

    濃郁的味道,很快就傳了過來。

    藍溪平時對泡面是很不屑的,但是這會兒餓了,又看到周圍這么多人在吃,自然而然就被感染了。

    她本來還有點兒別扭,不想跟周延說。

    結果,肚子非常不爭氣地咕嚕嚕地叫了起來。

    這聲音,正好傳到了周延的耳朵里。

    周延聽到藍溪的肚子叫之后,轉過頭笑著問她:“餓了?”

    藍溪不自然地將頭別到的一邊看向窗外,“嗯,有點兒。”

    周延:“我去給買泡面?吃嗎?”

    在他印象里,藍溪好像不是很喜歡吃這種東西。

    所以,買之前,他要先征求一下藍溪的意見。

    藍溪點了點頭,“哦,就吃泡面吧。”

    見藍溪同意,周延就去給買泡面了。

    周延買了兩桶泡面,除此之外還多加了兩顆鹵蛋和火腿腸。

    對于經常坐火車的人來說,泡面簡直就是必備的良品。

    周延對火車的構造很熟悉,買回來桶面之后就去接熱水泡面了。

    從他買面到泡面回來,前后不超過一刻鐘。

    藍溪能感覺到,他真的是對這種事情非常熟練。

    聞著泡面的香味,藍溪覺得肚子更餓了。

    好在泡面沒多久就好了,她打開封口,拿起叉子嘗了一口。

    從來沒覺得泡面這么好吃過。

    周延跟藍溪買的不是一個味道的泡面,看著藍溪吃面,周延挑眉,一臉好奇地問她:“味道怎么樣?”

    藍溪點了點頭,“嗯,挺好吃的。”

    可能是因為餓了吧,所以吃什么都覺得好吃。

    周延低頭看了一眼藍溪面前的桶面,然后對她說:“我吃一口?”

    “吃吧。”藍溪把面端到了他面前。

    “不是這樣。”周延朝著她手里的叉子努了努嘴,“喂我一口,行不行?”

    聽完周延的要求之后,藍溪當場就翻了個白眼:“都多大了,還要人喂?”

    說到這里,藍溪抬起手來指了指斜對面一個五六歲的孩子,那孩子正一個人抱著桶面吃呢。

    “看看人家,那么小都可以自己動手了。”

    “就喂一口,行不行?”說到這里,周延的語氣已經帶了幾分撒嬌的味道。

    聽到他用這種語氣說話,藍溪實在是不好再拒絕了。

    “行吧行吧。”她勉強答應下來,然后用叉子卷了面,送到了周延的嘴邊。

    周延張開嘴把面吃下去,笑得像個沒長大的孩子。

    藍溪看著他這樣子,忍不住吐槽:“幼稚鬼。”

    周延沒說話,心里高興得不行。

    能她喂一口東西,被罵幼稚鬼他也認了。

    吃完藍溪喂過的這一口之后,周延開始低頭吃自己的這份。

    吃了一口之后,他用叉子卷了面送到了藍溪嘴邊。

    藍溪被他突如其來的動作嚇了一跳,“干什么?”

    “剛才喂我,現在我喂。”周延這話說得理所應當,而且挑不出什么毛病。

    藍溪:“……”

    找不出來理由反駁,于是藍溪張嘴吃了下去。

    周延笑著問:“我的味道怎么樣?”

    藍溪:“……還行吧。”

    周延笑了一下,沒想到她竟然沒反應過來他話里的另外一層意思。

    算了,既然如此他也不做過多的解釋。

    反正接下來,他們兩個人還有時間。

    周延將鹵蛋打開,遞給藍溪:“記得吃這個。”

    藍溪接過來,咬了一口鹵蛋。

    嗯,真是美味。

    她好像突然體會到了坐火車的樂趣。

    如果身邊有一個很有意思的人,坐火車也可以很有趣。

    ………

    吃完飯之后,藍溪去了一趟洗手間。

    她剛離開沒多久,放在座位上的手機就響了。

    周延本身沒有要侵犯藍溪隱私的意思,只是聽到聲音之后習慣性地低頭看了一眼。

    然后,就看到了來電顯示上陸彥廷的名字。

    之前藍溪和陸彥廷之間發生的事情,周延已經很清楚了。

    他雖然沒有和陸彥廷正面對抗過,但也已經做好了準備。

    猶豫片刻后,周延拿起藍溪的手機,摁下了接聽鍵。

    電話接通的那一瞬間,陸彥廷是驚喜的。

    其實這幾天,他沒少給藍溪打電話,但藍溪基本上都不會接。

    今天他也只是不抱希望地隨手打了一通,沒想到竟然接通了——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基本走势图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