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28章 傳國玉璽

作者:心在飛揚 |字數:4507

人氣小說:暗黑系暖婚神醫凰后:傲嬌暴君,強勢寵!我想要你的信息素火影之商城系統天才萌寶:爹地債主我來啦都市極品醫神報告首長,我重生啦!FOG[電競]

    “隊長,我們還動手嗎?”暗衛小聲道。

    “不要著急。”暗衛隊長冷冷一笑,道:“既然純陽宗的人來了,就讓他們先去和離陽王朝的人打一架,我們等著當黃雀就好了。”

    “是!”

    暗衛這邊按兵不動。

    他們倒不擔心會被發現。

    因為所有暗衛都是修煉了統一的隱藏秘法,是圣級下品的等級,除非是他們自己暴露,或者就皇朝和純陽宗那些人,再給他們一百年的時間也發現不了。

    “婁劍籃!”

    章隸源看著前面純陽宗來人,面色變得非常陰沉。

    因為領頭那人他認識,純陽宗長老團二長老,婁劍籃,皇者九重天的實力,在離陽王朝境內也是赫赫有名的存在。

    “皇帝陛下,好久不見。”婁劍籃看著章隸源,微微笑著。

    “婁劍籃,我離陽王朝皇室和純陽宗有約定,在沒有離陽王朝皇室同意的情況下,們不允許進入離陽城!”

    章隸源盯著婁劍籃,冷聲道:“們破壞了規矩!”

    “規矩?哈哈……”

    婁劍籃聽著,突然哈哈大笑,道:“皇帝陛下,難道不知道規矩的立定,是基于雙方的實力,現在離陽王朝皇室還有這個實力和我純陽宗講規矩嗎?”

    “……”

    “別了,們沒這個實力,也沒這個資格了。”婁劍籃打斷章隸源的話,笑道:“如果我是,就老老實實的放低身段,來問我們現在付出什么樣的代價才能讓我純陽宗饒了們。”

    “真以為們純陽宗無敵了不成?”章隸源陰沉著臉。

    “就現在而言,難道不是嗎?”婁劍籃笑呵呵的看著章隸源,道:“們離陽王朝那幾個老家伙,兩個折損在南燕王國刀下,剩下一個進入大帝遺址至今都沒有消息,難不成認為他還能活著出來不成?”

    “他只是區區一個半圣罷了。”

    婁劍籃搖著頭,道:“大帝遺址那種東西,就我們這種級別的勢力,有什么資格去參與?而們竟然是將全部的希望放在大帝遺址上面,簡直是可笑至極!”

    “到了現在,們南燕王國還能找出來兩個皇者九重天的武者嗎?”

    相比離陽王朝,純陽宗就顯得非常保守,他們知道大帝遺址不是他們這個級別的勢力能參與的,因此就算是知道大帝遺址即將開啟,他們也是沒有任何人進去。

    最后如同他們想的那樣,想著進入大帝遺址的人,去了許許多多,但只有一般人進去了。

    剩下的人,非死即傷。

    只有那站在真正頂端的人才算是得到了寶貝。

    章隸源聽見婁劍籃的話,面色更是陰沉,但卻無言以對。

    就如同婁劍籃說的一樣,離陽王朝老祖將所有的希望都放在了大帝遺址上,但大帝遺址已經結束了,可老祖卻還沒有回來。

    顯然是兇多吉少。

    不然也不至于在王朝都已經到了滅亡時刻還不回來。

    其實離陽王朝的實力也不至于現在連兩個皇者九重天的武者都找不出來。

    在北關大營,東關大營,南關大營這三處軍營內,領兵主將都是皇者九重天的武將,實力都不弱。

    可惜,現在他們都不在這里,并且都不怎么聽令。

    這讓章隸源就非常無奈了。

    現在他身邊最厲害的高手也不過只是一個皇者八重天的老太監罷了,隱藏在暗中不能動手。

    因為他也不是婁劍籃的對手。

    “呼!”

    深吸口氣,章隸源盯著婁劍籃,道:“說吧,們要怎樣才肯放我們離去。”

    “很簡單,傳國玉璽。”純陽宗看著章隸源微微一笑,道:“只要是將離陽王朝的傳國玉璽交給我們,我們保證馬上就走,絕對不會耽擱們撤退。”

    “傳國玉璽?”

    章隸源聽見,愣了下,他還以為婁劍籃要離陽王朝的寶貝,卻沒有想到,竟然是想要傳國玉璽。

    可傳國玉璽對于想要稱帝的人而言,用處巨大,但對于宗門而言,卻是絲毫沒有用處。

    他看著婁劍籃,問道:“純陽宗要傳國玉璽做什么?”

    “做什么們就不用管了,只需要將東西交給我就是。”婁劍籃淡淡說道:“陛下可是要快些做決定,畢竟離陽長恨軍在高順陷陣營的進攻下可堅持不了多久。”

    “呵呵。”

    突然章隸源冷笑一聲,道:“們拿著傳國玉璽,應該是想要投靠那個王朝吧?”

    王朝的傳國玉璽里面蘊含著王朝氣運。

    若是離陽王朝的傳國玉璽落在其他王朝手中,那其他王朝就能將離陽王朝的王朝氣運占為己有。

    要知道,王朝氣運對于一個王朝而言,絕對是根本所在。

    氣運強盛的王朝,不僅僅是能保證王朝內風調雨順,更是能讓王朝境內出現一些天賦不錯的武者,對于王朝的發展,是有著天大的好處。

    若是王朝氣運被另一個王朝剝奪,那也就代表著這個王朝結束了!

    在九州大陸上很多時候發生的國戰,都是為了傳國玉璽里面蘊含的王朝氣運。

    先前章隸源還沒反應過來純陽宗要傳國玉璽的目的是什么,現在他想到了。

    除了里面的王朝氣運外,傳國玉璽也就僅僅只是一個皇帝的象征,對于北關大營并肩王這樣野心勃勃的人自然是好處眾多,但是對于純陽宗而言,沒有任何用處。

    見到章隸源點破自己的目的,婁劍籃也不意外,只是笑道:“那不知道皇帝陛下是給還是不給呢?”

    “拿著離陽王朝的王朝氣運去當純陽宗投靠別人的投名狀,認為朕會給嗎?”

    章隸源冷笑道:“對此,朕只能是送兩個字:休想!”

    “唉!”

    “既然陛下敬酒不吃吃罰酒,那就得罪了。”婁劍籃輕嘆一聲,看著章隸源一行人的目光也是漸漸變得冰冷:“殺!”

    聲落時,婁劍籃身后十幾個皇者五重天的武者快速出手,沖向章隸源的護衛軍。

    “放箭!”

    章隸源一聲喝下,護衛軍里面快速射出一根根破氣箭,想要射殺婁劍籃等人。

    只是他們距離太近了,利箭還未射中那些皇者五重天的武者,就已經被他們施展身法避開。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基本走势图大全 淑女派对 江西多乐彩 360配资 浙江11选5 手机旧版体球网 足球指数怎么看 广西快3 西瓜配资 华亿配资 今日上证指数收盘数 义乌期货配资 上证指数走势图大盘指数分析 极速飞艇 浙江飞鱼 甘肃快3 生肖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