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1 混亂夜官匪俱歡飲

作者:神秘男人 |字數:10071

人氣小說:暗黑系暖婚神王強寵:萌寶來襲天才萌寶:爹地債主我來啦都市極品醫神暴君的寵后[重生]跟喬爺撒個嬌小行星火影之商城系統

    寒夜,夜闌人靜。

    在靠近龍潭水寨不遠的一處狹隘道路上,有著點點火星忽隱忽現。

    在漆黑的夜色中,分外顯眼。

    “王隊,別抽了吧!這要是萬一被人發現了,可就不妙了。”

    藏藍色制服包裹著陳歌的身軀,緊身長褲,襯托出她修長的雙腿,即瀟灑又富有美感。

    清爽的短發、利落的身段,讓她有著一種女性身上少見的颯爽英姿。

    身材干瘦的王隊長則是蹲在路邊,悶悶開口:“發現了正好,老子正不想摻和進去!”

    在他的腳下,有著七八個煙蒂雜亂丟棄,熟悉的人都知道,他只有心思很重的時候,才會有這么大煙癮。

    “今天可是會有大案子的。”

    陳歌一屁股蹲在對方身旁,精神昂奮,與王隊長的暮氣恰好相反。

    “呸!”

    王隊長輕呸一聲:“就算有也該歸姓常的管,我們是管刑偵偵察的!竟然把我們拉過來堵槍子,他奶奶的……”

    陳歌眨了眨眼,她們下午接到情報,說這里晚上會有事故發生,當時就急匆匆的趕了過來,現在看王隊的表現,顯然事情沒那么簡單。

    “龍潭水寨的水很深?”

    “當然!”

    王隊狠抽一口煙,一臉憤恨之色:“最好今天沒事,要不然……,我可不想早死!”

    陳歌秀眉輕蹙:“我聽說,司長和府尹今天都在水寨里做客?”

    王隊點頭:“沒錯,不只是他們,還有不少達官顯貴。而且,豹子頭、三眼鵬,他們今天也在。”

    “他們兩個竟然湊在了一起?”

    陳歌美眸一睜,滿臉驚奇:“這是要干什么?”

    王隊長丟下煙蒂,再次掏出一根,無奈的發聲:“眼瞅著就要過年了,城里被他們倆攪的那么亂,府尹當然是想辦法擺平了。”

    陳歌不屑冷笑:“靠這種辦法擺平,有什么用?”

    “能擺平就不錯了!”

    王隊長叼著香煙,聲音有氣無力:“這段時間,弟兄們都快累成狗了!”

    “早晚有一天,我要抓到他們的證據,把他們統統都送進大牢!”

    陳歌咬著牙,單手虛空一攥。

    “呵……”

    王隊長口中響起一聲輕笑,卻是沒有搭腔。

    突然,遠處一個警報聲響徹整個夜空,數道遠距離照射燈撕開夜幕,在高空晃動。

    “真的出事了!”

    王隊長雙眼一睜,猛地直起身子,口中的煙也掉落在地:“是不夜城,還好,還好!”

    陳歌急吼吼大叫:“隊長?”

    “知道!”

    雖說不愿意看到有事發生,但真到時候,王隊長也瞬間做出反應:“叫人,封住去往不夜城的四個入口!小陳,你……你帶隊進去搜查。”

    “記住,進去后不要亂來啊!”

    “是!”

    ******

    今日的龍潭水寨分外熱鬧。

    月亮灣的停車場內,幾十輛豪車有序擺放。

    這些車,不僅僅有著高昂的價格,有不少還代表著高高在上的地位。

    渾欒市府尹夏圖、衙門司長宋鋒、督察……,一應城中高官,今日幾乎盡數到訪。

    銀行行長、地方煙草局負責人也是這里的常客,此時自是不會缺席。

    而一輛邁巴赫,則是最為吸引眾人的眼球。

    因為這輛車的主人,是與此地老板三眼鵬向來水火不容的豹子頭王強!

    寬敞的房間內,有著奢華的裝飾,龐大而又不乏精致的桌椅,一應擺設,絕不弱于某些傳聞中的奢豪酒店。

    此時,代表著渾欒市權力巔峰的一群大人物,正自有說有笑的踏入房間。

    夏府尹年不過四十許,就能坐上如今的位置,自是意氣風發。

    多年的酒場生涯,讓他早年的健碩身姿早已消失不見,啤酒肚高高鼓起,面上肌肉橫向伸展,但依稀還能看出他年輕時候的英俊。

    有傳聞,這位夏府尹能夠有今日,主要靠的是他那為一方總督的老丈人。

    而他能夠攀上那位,自是因為年輕時的英俊瀟灑,百巧手段,屢獲了某位女士的芳心。

    傳聞真假暫且不理,但此人懼內之事,在渾欒市卻是傳播甚廣。

    “坐,都坐!”

    揮手間,個人依序而坐,老而精悍的三眼鵬恰與身材雄壯的豹子頭面對面。

    司長宋鋒在女侍的幫助下脫下長衣,拉過椅子朝著朱標哈哈一笑:“朱老板,今日打算怎么招呼我們?”

    三眼鵬笑的文質彬彬,絲毫不像一位道上的大豪:“好酒好菜,自是少不了宋司長的,我那里珍藏的自釀酒你眼饞不少時間了,今日就拿出來招待怎么樣?”

    “哈哈,看來我今天是蹭了夏府尹的光了!”

    宋鋒笑容滿面,嫻熟的熱場,有些凝固的氣氛也隨之變的緩和起來。

    “今天可不是我的面子。”

    夏圖笑著,身上肥肉亂顫:“應該是王兄弟的面子才對!我聽說,這是王兄弟第二次進龍潭水寨?”

    “府尹客氣了。”

    豹子頭抱了抱拳,客客氣氣的開口:“沒錯,自打小子年輕的時候來過這里,這還是第二次進朱老板的地盤。”

    說話間,一道道精致的菜肴就已被人不停端上,每人身旁都有一個女侍負責招呼。

    三眼鵬端起酒壺,起身親手給眾人一一滿上,在王強身邊稍微一頓:“王兄弟以前來過我這水寨?怎么我沒有印象?”

    “不怪朱老板記不得,那時我王強只是一個泥里打滾的小混混,上不了臺面。”

    王強虛擋一記,端起酒杯回道:“當初本想著跟在朱老板身后討口飯吃,誰知飯沒吃到,就被朱老板的手下給趕了出去。”

    “自那日之后,王強就一直以朱老板為目標,奮起直追,就是希望有朝一日能與朱老板同席喝上一場!”

    “王兄弟豪情萬丈!”

    夏圖鼓掌輕笑:“今天王兄弟請放寬心,沒人敢趕你走!就算是朱老板也不行!”

    “夏府尹說笑了!”

    三眼鵬連連搖頭,走向下一位:“可惜,可惜!當日老朱不在,要不然也不會讓王兄弟這杯酒等到這個時候。”

    “哈哈……,兩位都是本地豪杰,彼此神交十幾年,其實都早已是朋友!今日之后,想喝酒還不是有的是時候?”

    熊行長廣於交際,此時端起杯來,朝著兩人招呼:“來,我敬兩位一杯。”

    “熊行長客氣了!”

    “干了!”

    眾人都明白今日宴會的意義,自然不會揣著肚量,紛紛上場,朝著三眼鵬和豹子頭頻頻舉杯。

    菜沒吃兩口,酒已經下去了幾瓶,場中的氣氛也漸漸熱烈。

    “各位,今天咱們不談公事,我就想知道,各位過年的時候打算去哪兒?”

    酒過三巡,菜過五味,夏圖一臉醉意的掃視場:“出去轉轉,還是在家陪著老婆孩子?”

    有人輕笑開口:“府尹說笑了,大過年的,誰還出去轉?不都是躲在自個家里品品年味。”

    “是啊!是啊!”

    “說的沒錯。”

    夏圖點頭,聲音陡然一肅:“所以,這個年,不能亂!誰亂,就是不給我,不給各位面子!你們說,是不是?”

    “沒錯,沒錯!”

    “王兄弟,朱老板?”

    王強直起身子,端起酒杯一飲而盡:“府尹放心,我今后一定管好自己的手下弟兄,絕不會給您添亂子。”

    “如違此言,就如此杯!”

    “咔……”

    陶瓷酒杯被王強硬生生捏碎,更有幾滴鮮血從掌心滑落。

    “哎,王強,你這是干什么!”

    夏圖語帶責怪,但眼神中卻透著股滿意。

    “夏府尹,老朱年紀大了,是沒有王兄弟那般力氣了。但維護本市安寧,卻是每一個市民的責任,老朱自然也不例外!”

    “話不多說,誠意都在酒里!”

    三眼鵬也直起身子,換了一個大號酒杯,滿下之后,對著場轉了一圈,一飲而盡。

    “好,朱老板好酒量!”

    王強帶頭鼓掌,瞬間,場中氣氛熱烈到頂點。

    “嗡……”

    恰在此時,喧嘩聲從窗外傳來,雜亂的腳步聲更是直奔宴會所在。

    “怎么回事?”

    大好氣氛被一掃而空,夏圖臉色一冷,府尹的威嚴讓所有人為之噤聲。

    “砰!”

    房門打開,幾人相繼奔到自家主子身旁,在耳邊嘀咕。

    “朱老板,黑夜怪俠出現在不夜城,擄走了徐遠和付家兄弟,后面警察就到場了!”

    黑衣阿豪臉色凝重,貼著三眼鵬耳邊小聲開口:“咱們人中有叛徒,硬盤被人趁亂偷走了!”

    “……”

    三眼鵬身軀一晃,再次定神看向豹子頭之時,雙眼已經滿是猩紅。

    “豹哥,事情順利,東西也到手了,還有意外收獲哦!”

    青皮貼著豹子頭,朝著夏府尹那里使了使眼色:“那位的夫人,今天正好在不夜城尋樂子,仗著身份了得,不愿意躲起來,被一群警察逮了個正著!嘿嘿……”

    主位處,夏圖臉色發青,雙眼死死的盯著自己的手下。

    “你……說……什么?”

    “夫……夫人……”

    “啪!”

    夏圖猛然起身,一巴掌狠狠扇在對方的臉上,渾身之力而發,那人當即跌倒在地,嘴角鮮血流淌,躺在地上卻是不敢吭一聲。

    “朱標!”

    “在!”

    朱標身子一顫,也顧不得怒視豹子頭,直起身子,束手立在當場。

    “呼……呼……”

    夏圖大口喘氣,雙眼通紅,怒瞪了對方半響,才猛一咧嘴,笑容分外扭曲:“記得你說的話,這段時間別鬧事!”

    朱標連連點頭:“當然,當然!”

    “王強!”

    這一次,夏圖的聲音越發惱怒,卻也不得不再次壓制怒氣:“你也一樣!”

    “當然!”

    王強緩緩起身,一臉正色的開口:“自今日以后,我王強只要鬧事,就任由府尹您隨意處置!”

    “哼!走!”

    一腳把身后的大椅踢飛,夏圖撈起衣服,帶著一股酒氣直沖屋外。

    王強一整自己的衣衫,朝著對面的三眼鵬淡淡一笑:“朱老板,多謝款待。”

    “砰!”

    身后房門漸漸關閉,蓋住了那瘋狂的怒吼,王強臉上笑意展開,他知道,三眼鵬朱標,徹底完了!

    ******

    漆黑的夜色下,一道臃腫的身影正以一種驚人的速度在密林之中飛奔。

    郭客背著一人,雙手各提一個,一躍數米,速度絲毫不亞于奧運短跑冠軍。

    “砰!”

    半響后,三個昏迷的人被他隨意拋在地面,這才蹲下身子大口喘氣。

    “呼……呼……”

    “竟然有衙門的人?差點被劫了胡!”

    想到不久前的場景,郭客忍不住摸了一把額頭的冷汗。

    說實話,要是衙門的人朝他開槍的話,他肯定已經把手里的人扔下不管了。

    幸好,看來自己給衙門的印象也不算太差,那個女警只是朝著自己吼了幾嗓子,卻沒拔槍。

    “那么……現在應該通知她了。”

    緩了片刻,郭客掃了眼地上的三人,緩步走向不遠處的一個電話亭。

    “喂。”

    “大俠?”

    “嗯,人我抓到了,你開車過來一趟吧。對了,領了獎金別忘了分我一半。”

    “當然!你在哪里,要不然還在老地方集合吧?”

    郭客看了看方響,點了點頭:“也行!”

    “那好,我掛了!”

    “嗯!”

    掛斷電話,郭客面具下的雙眼陡然一暗。

    “哎……”

    踏出電話亭,他的精神似乎變的分外低落,身軀就如失去了力氣支撐一般,彎下了背部。

    緩步來到昏迷的三人面前,郭客蹲下身子,從腰后取下嶄新的數碼照相機。

    凝神細看片刻之后,他手腕輕輕一抖,幾顆螺絲已是脫落下來。

    “嘩啦啦……”

    一大堆零件之中,一個小巧的追蹤儀被郭客用手捻起,放在眼前。

    “其實,我還是一位偵探助理……”

    聲音幽幽,沒有得意,只有落寞。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基本走势图大全 期货配资 重庆百变王牌 主升浪配资 一万元怎么理财好 配资炒股联系久联优配 混合过关 今日上证指数000001 股票配资平台代理怎么拿 新疆时时彩 汇金门配资 股票推荐群是真的是假的 新浪体育 体球网 股市配资有什么风险 宝牛e配资 高手只炒一只股票19年钒价2019年为何大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