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八十四章亂象

作者:龍之宮 |字數:2296

人氣小說:天才萌寶:爹地債主我來啦穿越之細水長流白日夢我住在男神隔壁[穿書]五個大佬跪在我面前叫媽一窩三寶:總裁喜當爹娛樂圈是我的[重生]小甜蜜

    劍圣?劍圣來了,而且還是對真定老人和慈文大師出過手?怎么可能,這種事情簡直就是天方夜譚!

    雖然病虎是欽定的武林盟主,也確實是一位德高望重的老前輩,可是說這種話也是要負責的。

    年輕的弟子們都不能接受,也不相信。

    “劍圣前輩乃是當今武林第一人,他根本不會做這種事情。”齊怒白激動地說道:“你們這是在胡說八道。”

    “不要激動,你們若是不相信可以回去問你們的掌門,自然就可以弄清楚一切。”病虎說道,他是已經盡力解釋了,現在只要他們去找各家掌門問一問就能知曉真相。

    芳儔派的人受到了很多質疑的目光,因為劍圣雖然出劍,但引起問題的卻是他們家的弟子。

    芳儔派的年輕弟子說道:“我們不知道前輩在說什么。”

    “回去問問清楚再來吧。”病虎看這些弟子情緒不穩定,讓他們先回去問清楚,想清楚再來。

    翠云仙聽到這個消息之后迫不及待地走了,她要把這個消息告訴玄王。

    原本氣勢洶洶的眾弟子此時也是焉了,元舒歌、易為玉為首的好友派本來就相信石青珊,他們是第一批離開的。

    剩下的人一看別人都走了,雖然不甘心就這么放過石青珊,但也轉身去找掌門確認情況。

    病虎長嘆:“武林要亂了。”

    劍圣代表的正道精神,今天算是完了。

    石青珊說道:“不知葫蘆谷里的高手有沒有參悟‘劍邪劍道’?”

    病虎搖頭:“太難了,劍邪之道已經超然入道,非凡人所能觸及。現在我也是翻閱古籍,希望能找到線索。”

    “我也來幫你。”石青珊知道雖然自己已經重獲清白,但敵人肯定強大無比,她必須要做好準備才行。

    之前她雖然破解了殺人雨絲,但也感受到了劍邪的強大,這只是劍邪殘留的招式,真正的劍邪招式肯定更強大。

    可惜那牛族大妖不愿意和石青珊多交流,使她沒機會問問劍邪的事情。

    病虎說道:“也好,現在妖龍精魄的殘元已經被我們掌握了,隨時可以引誘劍圣出來,我們必須要抓緊時間才行。妖族虎視眈眈,劍圣又墮入魔道,人族風雨飄搖,好在還有你們這些優秀的晚輩。武林以后就要看你們的了。”

    石青珊說謊假稱妖族強大,讓病虎憂心忡忡。現在他這個武林盟主不得不面對內憂外患,最后他選擇攘外必先安內,先要拯救劍圣才能召集人馬去討伐妖族。

    如此一來,破解劍邪石碑、尋找破招之法就是當務之急了。

    可是古籍浩如煙海,關于劍邪的故事卻只有寥寥數筆。

    在病虎的宅院里,石青珊、風清、凝愁一起看書,夜后則是照顧嬰兒。

    眼睛都看瞎了,依舊沒有任何線索,劍邪的平生根本是層層迷霧。

    另一邊各大門派掌門看真相已經曝光,也只能如實相告,他們確實是故意把鍋扣在石青珊身上的:“我們也是為了你們著想,我知道你們之中很多人都將劍圣當做榜樣崇拜,所以怕你們接受不了現實。”

    大家這才知道劍圣真的入魔了,一個個呆若木雞,對年輕人來說真相太過殘酷。強如劍圣都被劍邪所控制,劍邪真的是太邪惡了。

    不過大家又想到劍圣雖然入魔了,但他也只是補刀,主要兇手還是芳儔派的魔女啊。大家立刻針對芳儔派讓他們交出魔女,芳儔派當然不會這么做。

    芳儔派掌門說道:“這只是一面之詞,黎煢不可能做這種事情。”但面對其他門派的咄咄相逼,他的狡辯顯得那么無力。

    芳儔掌門一看情況不妙,毅然帶著幸存弟子離開了:“既然你們不相信我芳儔派,那此地多留無益,我們后會有期。”這件事情曝光之后,他們終于沒臉待下去了。

    其他門派的弟子也默認他們離開,倒是那些閑云野鶴的武者不同意了:“你們八大門派這是沆瀣一氣,互相包庇。黎煢既然是主要兇手,那就應該抓她祭天,以慰真定老人和慈文大師的在天之靈。”

    八大門派就是包庇,掌門們知道黎煢的所作所為,可并沒有采取什么動作,然而放任芳儔派離開。

    今天犯錯的雖然是芳儔派,但以后保不齊以后自己的門派也會惹出麻煩,所以寬松處理芳儔派,也是給自己的門派找后路。

    八大門派是大周土地上最龐大的武林勢力,他們的關系盤根錯節,牽一發動全身,絕對不單單是武林正道這么簡單。

    芳儔派的處理結果讓那些小門小派看清楚了八大門派的嘴臉,都是一群嘴上仁義道德,做起來卻嚴于律人寬于待己的虛偽小人。

    雖然魔女犯下了滔天大罪,可是對于芳儔派來說是一次成功,真定老人和慈文大師都是強者卻都擺在魔女手上,就說明芳儔派的訓練沒錯,魔女已經是門派不可或缺的戰力了。只要有魔女在,芳儔派八大門派的位置就會更加穩固。

    芳儔派現在已經只在天宗和禪宗之下,穩坐第三把交椅,這就是魔女的力量。

    小門小派雖然憤怒,可是事實很殘酷,芳儔派可以甩甩手離開,其他七個大門派也可以眼睜睜地目送芳儔派離開,似乎真定老人和慈文大師的死就這么過去了。

    “這就是江湖。”古迎風喝了一口冰涼的酒,目送芳儔派離開,也見證了八大門派的互相袒護,以及小門小派的無能狂怒。

    抱歉和尚疲憊地走了過來,他的臉色非常憔悴,恭恭敬敬地來到師父的背后。

    “大力又出事了?”古迎風不轉身都知道弟子為何而來。

    “師父,師弟他,他又殺人了。”抱歉和尚聲音沙啞,顯然是為了師弟而操碎了心:“這一次他殺了兩個獵戶,在這樣下去他會越來越控制不住的。”

    古迎風卻并不意外,因為從他收大力關刀為徒的時候就知道會有這么一天,他只是給自己灌酒,悠悠唱到:“登高遙望遮陽山,奇峰落崖不可攀。浮生所欠只一死,塵世無由識劍還。”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基本走势图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