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九十六章 神擋殺神王擋殺王

作者:高樓大廈 |字數:247

人氣小說:我想要你的信息素火影之商城系統都市極品醫神手術直播間人皇紀天才萌寶:爹地債主我來啦至尊農女:妖孽王爺賴上門跟喬爺撒個嬌

    【 WWW.】,精彩小說免費閱讀!

    道,可以從很多人的口中說出,哪怕是凡俗之人也能夠張嘴閉嘴,談一下時光大道,吞噬大道等等大道。

    可是,真正能夠看見道的人,卻少只有少,理解并掌控大道的人在古往今來之中也算得上是鳳毛麟角。

    慕容超七竅之中七彩仙氣繚繞翻騰,藍紫電光化龍繞身,完全無視秦浩軒的鋒銳劍刃,抬手直取秦浩軒咽喉,口中說道:“這便是對本王說的那具可以承載本王意志的肉身嗎?”

    仙王?

    秦浩軒感覺雙肩似擔著四海五洋一般沉重,多年前那在仙王大墓的感覺再次回來了!

    只是,這次……秦浩軒感覺的更加清晰,比起當日在仙王大墓還要清晰百倍千倍萬倍!

    當年的秦浩軒太弱小,弱到他甚至都不能夠感知到那仙王大墓中的仙王威能到底有多強大。

    隨著秦浩軒的修為逐漸加深,站到的高度越來越高,也越發的知道仙王是一種怎樣的存在。

    那是為天地所不容的一股力量,天道都忌憚的存在。

    它……可以鎮壓天地!

    秦浩軒越是修煉越是發覺,仙王?這東西怎么可能會存在于世?

    秦浩軒猜測過慕容超有著極其強硬的保命底牌,卻還是沒有想到太初叛徒的底牌硬到了仙王這個層級。

    念頭轉瞬千百!

    幾大老祖紛紛猜測秦浩軒會用怎樣的手段來逃開仙王的籠罩。

    自由之翼?輪回道法?還是什么其他?

    所有人猜測著,慕容超已經動手!仙王力量組成的大手憑空出現,鋪天蓋地的將秦浩軒籠罩在其中。

    剎那!秦浩軒宛如大人掌中的一只飛蟲,好似怎樣掙脫都不得逃生之路。

    翻轉!這個翻轉太快了!快到幾大圍觀老祖都無法相信,剛剛還等死的慕容超,如今轉瞬間便能將秦浩軒這絕世兇徒給捏死在手中。

    “太初叛徒必誅!仙王來了也沒用!”

    刺目的白光之中,巨大的仙王法手之間,響起秦浩軒那充滿霸道決絕的聲音。

    那喊話震動天地,那喊話令每一名在場的人員都聽的清清楚楚。

    六道!

    秦浩軒修煉的六道輪回體中的五體集體出現!

    冷漠的神之體,窮兇的餓鬼道體,邪獰的地獄道體,周身散發獰吼的畜道法體,變化萬千的魔道體!

    五大法體各個絕世無雙!平日一體出現便能鎮壓諸天的存在,如今面對仙王之力,齊齊爆發!

    來自輪回魔尊的無上之法,來自秦浩軒苦修多年的至尊之力,這一刻全然爆發。

    五道大術綻放各自光彩撞擊在仙王法手之上……

    下一瞬,五道大術盡數崩碎,僅僅只是阻擋了大手落下的片刻功夫罷了。

    慕容超的臉上露出了笑意,那蔑視之意布滿面頰的每一處。

    片刻!秦浩軒要的便是這片刻!六道輪回體在這片刻的剎那,便將體內的法力燃燒到了極致!

    五大法體!各個皆是鎮壓一方的老祖存在!這一刻化為五道虹芒直刺仙王法手!

    不好!慕容超如陽的雙目爆出更加驚人的精光,仙王在這一刻終于明白了秦浩軒的決心,也明白了他的想法,更知道了這是一股可以傷害到自己的力量。

    “爆!”

    五大法體在觸碰到仙王大手的那一刻,周身的法力也燃燒到了最濃烈的地步,他們……自爆了!

    一座座道宮迸發出滅世的力量。

    一具具法體獻祭出自己最強的力量。

    只為這一擊!

    仙王便是全勝時期,面對道宮境自殺的自爆,也會避開三分。

    如今的仙王,只是殘留的意志,茍延殘喘的存在。

    這茍延殘喘的力量壓制道宮境的存在,依然輕松簡單,那是雙方本質的不同,維度的不同!

    可,面對自爆的道宮境老祖……已然不是這茍延殘喘的仙王意志可以鎮壓的。

    何況……這還是五個!若是一個兩個,還能試著憑借維度不同來對抗。

    五個啊!便是在飛仙時代,五個道宮境老祖自爆,都是極其奢侈的事情,何況在這早已經無法飛仙的時代。

    “啊……”

    爆炸中響起的是仙王那充滿恐懼的尖叫,遮天蔽日的大手在五大法體的爆炸聲中轟然碎裂,澎湃的力量化為肉眼可見的洪流,它們撕開空氣,形成無邊氣浪席卷目之所及的所為位置。

    “天地無極!乾坤借法!”

    古教中,前來圍觀的老祖們幾乎同一時間調動守山大陣的力量進行守護。

    秦浩軒玩的這一把實在是太大了,擂臺上設置的防御陣法面對這自爆洪流的力量,堅硬程度還不如一張草紙。

    如果任由這自爆洪流擴散,整個古教可能都會被夷為平地了吧?這可是足足五個老祖一起自爆!自爆的如此整齊劃一!

    守山大陣瞬間開啟,一座座寶塔,一座座仙宮,從天而降鎮壓四方,將爆炸的洪流限定在一個可控的大小空間之中。

    慕容超胸前出現了一個巨大的黑洞,那黑洞吞瘋狂吞噬著自爆洪流的力量,想要阻擋住這可怖的力量。

    可……六道輪回體的自爆力量實在是太大了!便是黑洞都無法瞬間完全吸納,大量的力量在瞬間擊穿了黑洞,狠狠的轟擊在了慕容超的真身之上。

    頃刻,慕容超的周身綻放出百色寶光,一件件護身法寶,在這一刻不要錢一樣的釋放出來,然后……盡數被轟成了齏粉,將他沖的倒飛不止。

    最初,慕容超只是口吐鮮血,隨即開始雙目滲出血流,再然后鼻腔,耳道……再然后皮膚也紛紛裂開噴濺著鮮血,整個人宛如掉入血池中的血人。

    秦浩軒看著慕容超的慘樣,也忍不住張口噴出一道血箭。

    六道輪回體修煉至今!

    秦浩軒早已經同其他五大法體深深連接,若是只有一個兩個的法體自爆,還有其他法體承擔,自然會到吐血的地步。

    如今,五個法體同時自爆,便是秦浩軒也免不了被牽扯其中,雖然不至于到慕容超的地步,卻也一樣遭受到了嚴重的內傷。

    狠辣!果斷!決絕!

    幾名古教老祖腦海同時升騰起相似的評價,這次蟠桃會之上,秦浩軒的名字早在不少人的口耳之中相傳,老祖們也都知道有這么一位新晉的老祖俊杰。

    只是,誰也沒有想到,這秦浩軒比傳聞的還要優秀,而且優秀太多。

    幾乎同一時間,幾名古教老祖腦海中又都升起了一個荒唐的念頭,普光無上教或許招惹了一個他們不該招惹的人。

    無上大教,面對的只是一名道宮境老祖,換做往昔,這對無上大教雖然有些麻煩棘手,但也僅此而已……畢竟無上大教的底蘊,不是一名道宮境老祖可以比擬的。

    但,現在……偏偏一個秦浩軒,便讓古教的數名老祖都認為普光無上教麻煩了。

    秦浩軒一招六道輪回體自爆,口噴鮮血,背后自由之翼撐開到了極致,隨著爆炸的氣浪直追倒飛出去的慕容超,一道道劍氣夾雜在爆炸的氣浪之中斬向慕容超。

    生死瞬間,慕容超也爆發著自己最強的底蘊,胸前的黑洞在被爆炸的能量氣浪塞滿炸開的瞬間,他的身前便會出現第二,第三個,第四個……連串黑洞。

    每一個黑洞被撐爆開來,便一定會有新的黑洞出現在他的身前,為他進行續命,仙王的威壓正從他的身上消失著。

    古教的老祖們知道,這次……那位足以占壓萬方的仙王意志,怕是真的一點都留不下了。

    強大的自爆沖擊,被后退的慕容超用黑洞阻擋借力,退的速度比自爆的沖擊還要快,眨眼間已經消失在眾人的目力所及之處。

    下一刻,秦浩軒也消失在了眾人的目力所及之處。

    幾名古教老祖沉默的對視了一眼,從彼此的眼中都看到了感嘆之意。

    古教之中從不缺少天才弟子,可秦浩軒這等水準的存在,遍尋古教也僅有麒麟幾人可以與之比肩,這份心性怕是麒麟都比之不如!小小的太初,居然培養出了如此俊杰!

    “殺!”

    天邊驟然響起了秦浩軒那充滿殺氣的咆哮,一道霸絕劍氣直沖霄漢,隨即百道千道劍氣籠罩了那一片天地。

    秦浩軒雙目瞪至眼角崩裂,鮮血順著他那大理石雕刻般的面頰流淌,口中一聲聲‘殺’字喊出,周身纏繞千百飛劍宛如天龍遨游,又好似一顆顆大星在星移斗轉,隨后便如暴雨一般傾瀉的砸斬向下方那披頭散發真如喪家之犬的慕容超。

    為殺慕容超,秦浩軒將自己所有的底牌存貨全部拿了出來!

    轟轟轟!

    無盡劍氣,萬千飛劍將慕容超重重的砸入大地深處,一道人造的無盡深淵,在秦浩軒的全力施展之下憑空造出。

    古教有陣法加持,大地比之外界堅硬何止千倍萬倍,尋常修仙者便是全力一腳,都無法在地面留下一個腳印,這里的任何靈藥能夠破土而出,那都是遠比外面的靈藥生命力更加頑強才能做到,藥力自然也要強上千倍萬倍。

    緊追而來的幾名古教老祖,看著地面上那上憑空出現的深淵紛紛皺眉,如此重擊之下,換做自己怕也已經身死道消,這秦浩軒……值得拉攏!

    “本座去尋副掌教,求其施展大蒼穹星辰目之術,幫其尋找太初下落,若是能夠尋得……”

    說話的老祖,人已經消失在了不久前懸停的天空位置,只有他的話音還在空中飄蕩,清晰的傳入到了幾位老祖耳中,也傳入到了懸浮在空中,依然處于狂亂殺意狀態的秦浩軒耳中。

    太初?大蒼穹星辰目之術?秦浩軒停止了攻擊,對幾名古教老祖投去感激的眼神,隨后便一頭扎入到那無盡的深淵之中。

    深淵之底,亂石林立。

    慕容超背靠著一根高度約在十丈左右的石柱,他努力的想要站起身,只是身體崩壞實在太厲害了,別說站起來了,他現在能夠背靠著石柱坐著,已然是他能做到的極致。

    秦浩軒宛如神祇降臨在了慕容超的面前,他俯視著那披頭散發,蓬頭垢面的慕容超。

    這曾經太初教的灰種天才,如今真正到了窮途末路的田地,哪里還有往日的半點榮光。

    他就那么通半躺著,抬著頭,盯著那緩緩降落在他面前的秦浩軒。

    比起不久前,在擂臺上的戰敗,這一刻的慕容超狼狽太多太多了。

    兩名昔日的同門師兄弟,如今沉默的相互看著對方。

    “我……”慕容超胸口劇烈的起伏著,上氣不接下氣的說道:“有話說……”

    秦浩軒抬手一劍……丈許高的鮮血由慕容超的頸部高高噴起,他的那顆頭顱轱轆轆滾落到了那撐著地的手掌邊,眼睛直勾勾的盯著斬卻自己頭顱之人,那死去之后的眼睛中還透著不敢相信。

    “我跟沒什么好說的。”秦浩軒擦拭去劍身上的血漬說道:“也不想聽說什么。”

    有話說?能說什么?若是想要得到原諒?那應該是死去同門做的事情,秦浩軒能做,便是將這門派叛徒送到死去的同門那里。

    若是敘舊?抱歉!太初弟子,從來沒有興趣跟太初叛徒敘舊。

    再不然,便是要說什么往昔的事情,或者說說心中的不甘……那種話……秦浩軒更沒有興趣聽。

    他唯一有興趣的,便是將這叛徒的腦袋摘下來,提去太初的英靈山之處,讓太初的歷代英靈都知道,那個出賣太初的叛徒,已經死了。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基本走势图大全 中国竞猜网比分直播 3d之家开奖结果 排列三太湖钓翁三字诀字谜 江苏时时彩 福建时时彩 重庆时时彩计划软件手机版 海南飞鱼 3d定位杀码 福彩25选7走势图 钱掌柜配资 江苏快3 福建31选7今天开 黑龙江36选7 股策略 福彩31选七开奖结果 黑龙江彩票11选五开奖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