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蘇醒

作者:淺淺爛 |字數:5569

人氣小說:天才萌寶:爹地債主我來啦穿越之細水長流白日夢我住在男神隔壁[穿書]五個大佬跪在我面前叫媽一窩三寶:總裁喜當爹娛樂圈是我的[重生]小甜蜜

    似是沉睡了很久般,楚續努力地睜了睜雙眼,眼皮卻死死地黏在眼眶上,后腦勺隱隱作痛,他搖了搖腦袋,不知道自己怎么了,現在身處何境。

    “李大夫!我兒醒了!”

    “楚夫人,麻煩讓一下,我看看。”

    聽著耳邊傳來的對話,楚續不禁有些懵。

    兒?

    大夫?

    我是在醫院嗎?

    我的身體怎么這么冷?

    這時,楚續只覺一只手探過來,絲絲清涼的能量在身上流走。身的細胞好似如餓死的饑餓漢子般,貪婪的吮吸著,身上的寒冷好似遇上天敵般,散開了。

    良久之后,只聽到被叫做李醫生的人說道:

    “身體機能沒問題,只是這丹田中陰寒氣纏繞,故有些虛弱。”

    接著,楚續感覺到一只溫暖的手在自己的臉上輕輕地摩挲著,那一絲絲的溫度劃在他的肌膚上,酥酥的,麻麻的,讓楚續不自覺地向那只手上靠。

    大概是因為李醫生的治療讓自己恢復丁點力氣了,又亦或是,那溫熱的手掌叩開了懦弱的門關,讓楚續耐著疼痛睜開了雙眼。

    入眼,一個身著淺藍色絲綢,體態豐滿酒紅色長發的端莊女子,正擔憂地看著自己,眼睛略微紅腫,雖然臉上歲月劃過留下痕跡,但是依稀看得出年輕時的風華絕代。

    周邊站著三人。

    為首的中年男子身著青衣大褂,頭發梳得一絲不茍夾雜著些許灰白,臉色透露出些許疲憊,應該是那位李醫生。

    右后方是一位穿面容三十左右的女子,背著醫箱,似是藥童。

    而最后面站著的,是一個不過十六七歲的少女,羊角辮,身著灰色制服樣式的衣服,胸口繡著一個繁體字---楚。雖然沒有說話,但望向自己地眼中滿是擔憂與欣喜。

    房間古色古香。鎏金屏風,檀木桌椅,以及自己身著的紅木床,身上蓋著的被子也是絲綢的,墻面上掛著幾張照片,依稀看起來是個小孩子從小長到大的記錄。

    房間唯一的現代化的東西,大概就是頭頂上的水晶燈了。

    楚續不禁犯了愁,捉摸不透啊,這是個什么地方,他為什么會在這?

    在楚續犯愁的時候,那位雍容的女子開口了:

    “續兒,怎么樣了?身體還有沒有哪里覺得不舒服?”

    楚續不禁想坐起來,那女子似是看出了什么輕輕地扶著楚續的手和背,將枕頭豎起來墊在身后。

    “那個,不好意思啊,問下,為什么我會在這里?”楚續一臉好奇的問道,“你們是….?你們救了我嗎?”

    “續兒你,你不記得我了嗎?”

    只見那女子悲嗆著說道,紅腫的眼睛透露出無可窒息的疼痛,她轉過頭便問旁邊的那位醫生:

    “李大夫,你不是說續兒無大礙嗎?可這,這是什么情況……”

    看著楚續一臉什么都不知道的表情,婦人心里一陣刺痛。頭腦竟有點昏厥,要倒下去。后面的制服女子一把走上前扶著雍容女子,使她不至癱倒。

    李大夫也是一陣驚奇:

    “這,難道是傷到腦子影響到神經元?造成失憶?”

    他連忙用手再次貼到楚續身上,熟悉的能量再次在身上游走。

    “楚夫人,這似是涉及到靈魂的領域,以老夫的本事怕是無能為力了,”李大夫一臉得無奈說道,“靈魂方面的領域怕是只有傳說中的老祖級的人物才有涉及。”

    “老祖級人物,豈是我們這樣的能夠接觸到的!”女子眼神中不由絕望,“我,我,我可憐的續兒為什么命運如此多舛,這才傷的傷勢還沒好,現在又,這,這該怎么辦啊?”。

    看著女子絕望的眼神,楚續的心神不禁被牽動,突然頭腦傳來巨大的沖擊,大量不屬于自己的片段從自己腦海里沖出,像是一頭猛獸沖出牢籠,肆無忌憚的在外面發泄著自己的怨氣。

    那一段段記憶的主角好似是房間里照片的那個人,似是太多信息了,楚續頭腦仿佛炸了般,他雙手死死捂著頭,身軀弓著,像似被放進油鍋里的龍蝦收縮著,嘴里發出一絲絲野獸般的呻吟。

    “李大夫快看看,怎么了,怎么了。”

    “靈魂似是受到了什么沖擊,楚夫人,讓我來把用安神咒,可以讓他好點。”

    楚續在聽到這些之后,啊的一聲,再次昏迷了過去。

    入夜,楚續不禁坐起,一陣無奈,他本是一名在國外剛畢業的大學生,正在進行他的gap year,走出自己的舒適區,去體驗其他的文化,可適當那艘伊麗莎白游輪行駛在太平洋領域的時候,不知被什么碰撞,醒來之后就是到了這個世界,待在有著同樣名字的楚續身上。

    細細咀嚼著“楚續”零散的記憶,楚續不由一陣苦笑。

    天降圖騰,末日災變,大陸分裂,五大聯邦,靈氣修煉。

    如果說楚續之前在的二十一世紀的關鍵詞是大數據,云計算,人工智能,那么開元時代的現在就是武者,修煉,開拓。

    準確的說就是,這還是地球,一個隨著靈氣的出現不斷擴張的星球,在2100年的時候,由于環境的異常,世界末日出現,各個地方發生不一樣的災難,導致人口大幅度減少。

    直到有一天天降四塊圖騰柱分別落入了歐洲,美洲,非洲的中心,還有一塊本該落入亞洲中心華夏的,卻被華夏升起的一座學宮給頂飛,落入了東北部,日韓國界。

    之后元氣出現,動物植物瘋狂成長,進化,幸存的人類再次面臨災難,直到人類受到圖騰學功的庇護開啟了元點修煉之途徑,人類開始重建家園。

    由于不知名的原因亞洲分成了兩塊大陸,從此形成了,以華夏大陸為中心的五塊大陸并存的格局,人類也因為其生活的五個大陸形成了五大聯邦,分別是華夏聯邦,日韓聯邦,歐盟聯邦,美洲聯邦,非洲聯邦。

    而五大聯邦成立的那一年也被稱作靈年,現在已經靈年5000年了,這歷史的畫卷譜寫的已經與中華上下五千年一樣了。

    五大聯邦也不再復之前的平淡緩和了,相互之前摩擦不斷。大概是經那些異獸變異植物帶來的威脅漸漸變小吧。

    事實證明,無論什么時候,人類永遠是最頑強的生物。

    不得不佩服達爾文的物種起源的高見,生物與人的確是隨著自然環境的變化而不斷變化,并且能夠適應環境的有利變異才能生存。

    這個世界那些神奇的變異動植物不就是佐證,而更適應環境的不就是那些修煉更高的人嗎?

    要是把現代那些整天嚷嚷著推翻進化論的磚家們看看,怕是一個個啞口無言了吧。

    也不一定,想想那些人的臉皮厚度,哈哈,怕是又會嚷嚷著把這個世界申遺吧。

    大概是因為現在放開了,楚續百無聊賴的靠在床頭。

    也不知道他們怎么樣了,看著眼前這皎潔的月光零零碎碎的灑在大地上,他不禁思念起家人了,父母,弟弟,朋友,與青梅竹馬。

    他很希望這是一場夢境,緣于思念,終于妄想,整個夢只是為了教自己這個在外漂泊的游子,不如歸家。

    可是這副陌生的面孔,身體內時而傳來的陣陣寒意,以及與現代化格格不入的庭院古閣,無一不在提醒自己,你又在一個陌生的地方了,一個人孤獨地飄蕩了。

    5000年的時光所隔斷的距離怕是連去翻找存在的些許痕跡也難以尋閱,獨在異鄉為異客,每逢佳節倍思親。

    想什么呢!

    楚續不禁搖了搖頭。

    現在想的不應該是應對現在嗎,楚續啊楚續,何故女兒態,父母有弟弟照看,朋友也有自己的陪伴,不由暗暗警告自己,你應該做的是不忘過去,不愧現在。

    然而一想到現今的狀況,楚續頭上的陰霾濃厚似一層面具,緊皺的眉頭完一個Z字型。

    對于現在的身份也清楚了,從楚續的記憶里得知,江東省洪城市天火縣楚家家主楚雄的兒子楚續,今年十八,天火一中高三的學生,天火楚家雖然是個不大的家族,在天火縣也算不上最頂尖的,但是其卻是江東省四大望族楚家的分支。

    別看只是江東省四大望族,要知道,華夏聯邦只有八大省,9600萬平方公里的面積,一個外四省江東省也要比以前的中國要大。

    當初楚續這一支也曾是望族楚家的內族第一旁支,因為斗爭失敗,導致被發配在天火縣。所以重回內族也一直是天火分支的愿景。

    可惜到了楚續爺爺這一代,四個兒子,只有楚雄有修煉資質開啟下丹田納靈氣成為武者,和楚家主家的聯系更是稀少。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基本走势图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