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六章 兩敗俱傷,野獸來襲

作者:孤星寒羽 |字數:4292

人氣小說:回到原始社會做酋長暗黑系暖婚天才萌寶:爹地債主我來啦暴君的寵后[重生]我想要你的信息素都市極品醫神娛樂圈是我的[重生]七零嬌氣美人[穿書]

    公孫菱和那個應該是和她一個組織的男子蒙克戰在了一起,在洞口打了個不可開交。

    我在洞內,只能聽到她們戰斗的聲音,和不時投影在門簾上的影子,因此也不知道那邊的戰況如何。

    我不敢出去,倒不是我現在怕死,而是,我擔心我現在出去,會讓公孫菱分心,那樣就得不償失了。

    不過,我也沒閑著,腦子里面有點迷惑,又有點明悟了。

    聽蒙克剛才所言,公孫菱似乎是把我的兵器拿了過來?真龍逆鱗槍嗎?

    好像蒙克想要迎娶公孫菱,所以請了他們的王做媒人?不過,公孫菱卻不大愿意,甚至還因此而記恨上了蒙克?

    再加上這次公孫菱拿走我的銀槍的事情被蒙克撞破,所以,公孫菱為了不影響她自己和她的家人,她只能選擇殺人滅口,雖然蒙克說,他死了,對公孫菱也沒什么好處!

    然后,我就又想到了我白天的猜測。

    我猜測公孫菱他們的組織是秦朝后裔,現在,我結合我所聽到了,一下子更加確信了。

    蒙克?姓蒙?

    我記得沒錯的話,秦朝有將軍姓蒙的吧,比如當時的“天下第一勇士”蒙恬,以及他的弟弟蒙毅,再往前說就是像蒙驁等等了。

    也就是說,這個蒙克,很有可能是蒙恬或者蒙毅的后代?

    那,他們不是秦朝后裔又是誰?

    只不過,讓我想不通的是,公孫菱又是誰的后代?

    秦朝有誰姓公孫的嗎?哪個將軍姓公孫?

    我想來想去都想不到,唉,都怪我了解的太少了,如果是那些歷史系的高材生,應該是能立刻想到吧?

    我很無奈的剛要嘆氣,外面的戰況卻發生了變化。

    “啊!”的一聲慘叫,蒙克似乎受到了公孫菱的重創,他怒不可遏,道:“公孫菱,你居然真的敢下死手,今日我要你死!”

    “哼!”公孫菱卻只是哼了一聲,根本就不打算說話。

    然后,兩個人又戰在了一起。

    乒乒乓乓的兵器交擊和騰騰呼呼的拳腳相交之聲又持續了好一會兒,忽然,我聽到外面“噗”的一聲刀割破布之聲,接著是“嘣”的一聲重物撞擊之聲夾著一聲悶哼,接著好像是有重物倒地和兵器落地之聲傳了進來,然后,外面的戰斗就停止了。

    一切歸于平靜,只有幾聲野鳥在遠處鳴叫。

    完了,是蒙克敗了,還是公孫菱敗了?

    我臉色變了變,有心想要出去看,卻又害怕打草驚蛇。

    又想了想,我心底認為是公孫菱勝了,因為,如果是蒙克那種人的話,贏了應該會立刻大呼小叫,甚至會直接進入洞中來尋我!

    可是,如果是公孫菱勝了的話,為什么她還不進來?

    難道,她也受傷了?

    我心急公孫菱的安危,再也顧不了許多,連忙從石頭后面走出來,直接奔了出去。

    掀開門簾,我出了山洞,一眼便看到了兩個人。

    一個男人躺在高臺的邊緣,脖子上趟出了鮮紅的血液,他應該就是蒙克了。

    而公孫菱,此時卻是靠在山洞旁邊的石壁上,她的寶劍已經丟在了一邊,右手捂著自己的腹部,殷紅的鮮血正從她的腹部緩緩流出,直接染紅了她那本該如玉般的手。

    “你怎么樣了?”我臉色大變,連忙蹲下身子,想要去扶,卻又不知道如何下手。

    “帶我......進去!”公孫菱有氣無力的說話,眼睛幾乎快睜不開了。

    “好!”我應了一聲,二話不說,直接把她抱了起來,然后快步跑進山洞,把她放在我的床上,道:“你先別動,我替你療傷。”說著,我就要去動她捂住傷口的右手。

    公孫菱卻用左手抓住了我的手腕,我疑惑不解的看過去的時候,她說道:“快......把蒙克也......弄進來,把外面的血跡......處理干凈!”

    “先不管那些,我先幫你處理傷口要緊!”我急不可耐,我知道她現在失血過多,可能隨時都會暈過去。

    “快......去!”公孫菱卻很是堅決,道:“照......我說的......做,別......讓血腥味散發出......去!”說完這句話,她再也支撐不住,直接就閉眼暈了過去。

    經過他這么一提醒,我也醒悟過來,連忙跑了出去,看了看躺在那邊的蒙克,踢了他一腳之后,發現毫無反應,接著撿起地上的兩人的寶劍,順眼就看到了我的銀槍。

    此時此刻,我也沒有了銀槍失而復得的好心情,把寶劍拿在手里,長槍別在褲腰上,拖著蒙克就往山洞走去。

    “嗷嗚!”遠處,石臺的叢林下,傳來了老虎的號角聲,我甚至能聽到老虎在山林中奔馳碰撞樹木但是聲音!

    我去,老虎!

    我嚇了一跳,連忙加快了速度,把蒙克隨意的扔在洞內,然后把寶劍和銀槍也放在一邊,接著直接用石板鏟了一大堆的木灰,快速的跑了出去。

    外面老虎的奔馳碰撞之聲越來越近,間或還有黑熊的嚎叫以及野狼的呼號聲。

    我的媽耶,今晚這可捅了馬蜂窩了!

    我加快速度,用木灰把公孫菱和蒙克兩人之間流出的血跡部掩蓋住,撲了厚厚的幾層,然后立刻回到洞口,趕緊用干柴和雜草把洞口掩蓋住,接著落下門簾,躲在了洞口。

    這又是老虎,又是黑熊,甚至還有野狼的,這群家伙要是上了來進了山洞,我估計今晚我們仨,都得成為這群野獸的腹中之物!

    外面,石臺之下傳來了呼啦啦的攀爬之聲,透過干草縫隙,我看到了,一頭身長至少三米的吊睛白額巨虎從石臺之下跳了上來,它上來之后,發現沒有目標,似乎有點疑惑,使勁用鼻子嗅了嗅,好像聞到了血腥味,又好像沒有聞到。

    地上的血跡已經被我用木灰掩蓋住了,那頭老虎湊近地面使勁一聞,沒有聞到血腥味,倒是吸了一鼻子的木灰,直把它嗆得連連打了好幾個噴嚏!

    懊惱的搖了搖頭,老虎更加疑惑了,似乎為之前聞到血腥味,現在沒有了感到十分奇怪。

    它昂著頭,再次使勁一聞,然后,身子一震,巨大的虎頭直接就轉到了洞口來!

    我擦!

    我忘了,蒙克和公孫菱身上的血跡,還有我之前抱公孫菱的時候,身上的血跡還沒有驅散,此時,肯定是被這頭野獸聞到了。

    我的心都提到嗓子眼了,看著那頭老虎一步一步的往著山洞走來,一時之間,額頭的冷汗都出來了。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基本走势图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