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二章 江寒的反擊

作者:南派三酥 |字數:4487

人氣小說:天才萌寶:爹地債主我來啦都市極品醫神都市超級醫圣重生之老子是皇帝贅婿當道神醫農女:買個相公來種田女神的超級贅婿婚婚欲醉:顧少,寵不停

    周正把人帶到江寒面前,怒視:“江隊長,請你給個合理的解釋。”

    對于這樣的事情,江寒無可辯解,他現在并不知道是上官青云故意設計他。

    “我……”

    面對質疑,江寒一下子變得無言以對起來,畢竟他的隊員賭博是事實,而且給人抓了一個正著。

    “無話可說了,是么?很好,那么現在去見上官大人。”

    上官青云現在可是江寒的頂頭上司,正管著江寒呢。

    江寒現在在屠盟呆得非常憋屈,除了手下管得幾句隊員,好像屠盟當中,是個人都可以管著江寒一樣,這讓江寒很是不爽,能讓江寒堅持下去的,只有老師的托付,不然以江寒的性格,早就直接甩手走人了。

    天大地大,還能沒了他江寒容身之地了,王源生也說了,就算真的無處可去,還可以去天源市找他。

    但是現在的江寒沒法離開。

    江寒的心情現在是極度的壓抑的,才自恢復一點的江寒,感覺又要暴發了。

    “不行,我要忍,為了老師的托付。”

    這樣想著江寒隨著周正一起,去見上官青云。

    上官青云聽完事情經過,一拍桌子。

    “江寒啊,你太讓我失望了!”

    江寒這會兒強行忍著,只為了老師的托付,沒有找到葉曉青以前,一切他都要忍。

    但是忍耐總歸要有限度,江寒不知道上官青云對于這件事情,會給他一個什么樣的懲罰。

    “好!我認罰!”

    江寒幾乎是咬著牙說出這幾個字。

    上官青云聽完,大笑一聲:“哈哈,好既然江隊長如此有擔當,又念在你是初犯,那么現在革去你隊長的職務,然后關禁閉三天,你有意見嗎?”

    “我——沒意見!”

    江寒說完這話,同時發現上官青云嘴角露出一絲狡黠的笑意。

    心想:“這里面難道有問題?”

    并不是江寒多疑,而是這事情實在是太過于巧合了,那邊周勇不過才開始賭,后面糾察隊的人就到了。

    江寒離開以后,開始動用起了冥心術。

    冥心術一動,江寒完把遠處的聲音收到耳底,但是努力聽著卻也沒聽到上官青云說別的,只是一付非常生氣的樣子。

    “唉,這個江寒真是的,居然才上任,就這么縱容手下。”

    江寒聽到這樣的話,心想難道是他太過于多疑了,這事真的就是碰巧遇到了。

    入夜時分,被罰最禁閉的江寒越想越不對勁,怎么琢磨著這事情不可能這么巧。

    “算了,別想了,不就是三天么,正好這三天我就當打座好了。”

    如此江寒又一次動用起冥心術,進入一種沉沉的入定狀態。

    入定打座,進入觀想之下,可以很好的提升和鞏固江寒現有的狀態。

    而冥心術的作用下,江寒看似入定,但是遠處一有風吹草動,就會有所發覺。

    江寒又一次聽到遠處傳來對話之聲。

    “上官大人,只罰江寒三天禁閉,是不是太輕了?”

    “當然不是,這一次只是對他小小的懲戒,你記得有些事情,就算只有你我,也不能說,隔墻有耳的道理,你不懂嗎?”

    江寒一聽聲音,就聽到是這是上官青云和周正的對話。

    “什么?他們?”

    江寒一下子從入定狀態中猛醒過來,看來他的懷疑是對的,白天的事情果然不對,這一切并不是巧合,而是有人刻意的安排。

    這時周正聽完上官青云的話,馬上說:“上官大人,這我知道,但是誰有這本事,而且這里是秘室,隔音非常好,應該沒事吧。”

    上官青云說:“俗話說,不怕一萬就怕萬一,而且你應該知道聯盟當中,不乏七階以上甚至八階巔峰的進化者,要知道一但突破這個層級的話,那么想聽遠處的聲音,易如反掌啊。所以有些事情不得不防。”

    “哦,我懂了,怪不得白天那小子走了,上官大人沒有馬上問我。原來如此。”周正一付聽懂的樣子。

    江寒現在知道了真相,原來一切都是上官青云搞出來的。

    “好啊,上官青云,你想整我江寒,那么前面洛墨說過,你是他的人,這事情我直接去找洛墨好了。”

    江寒打定主意,又開始冥想打座起來。一切只等三天以后,三天以后江寒決定去找洛墨說出事情的真相。

    “洛墨,你的人做出這樣的事情,我江寒到要看看,你如何給我一個滿意的交代。”

    對于洛墨會出面干涉這件事情,江寒還是有底細的,畢竟兩人之間,是有交易的。

    三天的時間,一晃就過去了,畢竟江寒是在冥思打座中度過的。

    所以江寒并沒有感覺時間過得有多慢。

    出來以后,江寒無官一身輕,現在沒有職務在身,反而更加自由起來。

    洛墨見江寒到來,說:“江寒啊,你的事情我聽說了,你也是的,怎么就如此縱容手下呢。”

    江寒說:“就算沒有此事,如果有人想故意設計我的話,我想結果也是一樣的。”

    “故意設計你?你——這話從何說起?”洛墨有些不解起來。

    江寒說:“看來洛墨大人,是真的不知道,你一直說上官大人其實是您的人,但是他真的和您一心嗎?”

    洛墨聽出江寒話里有話,馬上問:“江寒你不妨直說,到底怎么回事?”

    江寒說:“這就要您去問上官大人了,他和周正是怎么設計我的。”

    “有這等事情?”洛墨問。

    “有沒有的,我說了不算,還請洛墨大人您問問自己的好手下吧,不然咱們合作的事情……”

    江寒知道,現在只能拿前面兩人的交易來說事了,這一招也算是和王源生學的吧。

    洛墨說:“好,事情真相到底如何,我會查清楚的,但是現在江寒你沒有職務在身,最好不要隨意走動,這也是為了在節外生枝,這樣吧,這幾天你就跟梵兒在她的實驗室提煉藥劑吧,不要亂走動了。如果你說的是真的,那么梵兒的實驗室內,我可以保證你絕對的安。這樣的安排,江寒大人還滿意吧。”

    江寒點頭:“當然,那么辛苦洛墨大人了。”

    如此,江寒的反擊算是開始了。一切只等著洛墨那邊的回復。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基本走势图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