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卷宗記載

作者:我吃西紅柿 |字數:5793

人氣小說:都市極品醫神妖龍古帝贅婿當道女神的超級贅婿婚婚欲醉:顧少,寵不停神醫農女:買個相公來種田怦然心動跟喬爺撒個嬌

    灰袍老者看著劉族長離去,笑道:“老方,那位秦家二公子剛一回來,可就展露手段,除掉了那老妖褚庸,厲害啊。”

    “畢竟是北地邊關待了三年的修行人。”青袍人方統領眼中難得有了一絲慎重,說道,“朝廷傳下的卷宗上可是記載了,他斬殺過兩百六十一頭妖怪,先天層次的大妖都斬殺過三頭!”

    “和其他修行人聯手的吧。”灰袍老者笑道,“他終究叩開仙門沒幾年,一對一怕還不是先天層次大妖的對手。”

    青袍人方統領卻道:“我去過北地邊關,那里抵擋妖禍,是我人族和妖怪廝殺最慘烈之地。修行人在那等殘酷之地,一般也活不了多久,他卻活下三年,還斬殺過如此多妖怪。說實話,正面一對一,我都沒把握敵得過他。”

    “什么?”灰袍老者一驚,“老方,你可是先天虛丹境。”

    “先天虛丹境又怎樣?”青袍人方統領搖頭,“修行人,修行法門極重要。像道家佛門的圣地,那修行的都是最頂尖傳承,隨便派遣一兩個小輩,明明只是煉氣十層十一層的小輩,一樣打的我們這等小門小派的前輩沒脾氣。”

    “頂尖傳承,根基便無比雄渾!叩開仙門極難,一旦叩開仙門,凝聚的真元就極為精純,像我們這些小門小派都跨入先天虛丹境了,我這先天虛丹之力……論精純度,恐怕只和道家佛門圣地的小輩的煉氣十層十一層相當。”

    灰袍老者點頭:“這我知道,道家佛門圣地的弟子,自然了得!可這秦府的二公子,也那般厲害?”

    “他十三歲就煉氣九層,卻沒有拜入周圍修行宗派,而是離家游歷天下,顯然有大志!”青袍人方統領說道,“他能在北地邊關待下三年,相信就算沒拜入道家三大圣地,怕也是其他幾個頂尖大派之一。且他還不是初出茅廬沒經驗,而是真的血海中走出來的,殺過兩百多頭妖怪啊,還是北地邊關的戰場上!”

    “誰碰到這樣的對手,都會忌憚的。”青袍人方統領慨嘆道。

    灰袍老者微微點頭,露出笑容:“那我就更得請他幫忙了,有我那位世侄女,再有這位秦家二公子,把握就大了。”

    “郡守大人,我還得提醒你。”青袍人方統領鄭重道,“道家三大圣地亦或是其他幾個頂尖大派,他們都很重視弟子。因為頂尖傳承要叩開仙門都很難,都是師門長輩辛辛苦苦幫助,再加上修行者有大天資大毅力方才能在二十歲前叩開仙門,他們要培養一個傳人也不容易。所以,每一個弟子他們都當成寶貝,誰若是欺負了小的,說不定就冒出來老的!”

    “我是請他幫忙,又不是和他為敵。”灰袍老者笑道。

    ……

    另一邊,秦府。

    春日,陽光正好。

    秦云在躺椅上,悠然曬太陽,陽光灑在身上,暖洋洋,舒服。

    “二公子,二公子。”一下人來通稟,“府外有一人,說是奉他家主人虞白之命,送來帖子。”

    “虞白?江南四大才子之一的虞白?”秦云心中一動,“讓他進來。”

    很快。

    “我家主人虞白,命小的給秦公子送來請帖。”一青年拘謹萬分,恭敬從懷里取出一帖子獻上。府內仆人接過,立即遞給秦云:“二公子。”

    秦云接過帖子,一看。

    “好字!”秦云贊嘆一句,方才打開一看,“云樓?”

    “你回去告訴你家主人,就說,我會準時赴約。”秦云說道。

    ……

    云樓,是廣凌郡城名氣最大的一座酒樓,樓高八層,極為罕見。

    單單為登高望遠,也會有很多客人慕名而來!云樓六樓還能接待散客,客人們還是經常登到六樓的。七樓還是分成六個雅間,每個雅間雖然奢侈,可花費幾兩銀子還能吃一頓的,可八樓卻是單獨一個大的雅間,坐在里面,可透過窗戶,俯瞰整個廣凌郡城,景色最是了不得,可價格也高的很,吃一頓便是需數十兩銀子!

    今天,江南四大才子之一的‘虞白’早就在這等了,更有些忐忑。

    “主人,那位修仙人來了。”一旁護衛連道。

    “在哪呢?”虞白連眺望四周。

    “那呢!”護衛遙指遠處。

    虞白看去,這才看到遙遠處一名翩翩貴公子悠然騎著一匹馬,晃晃悠悠而來,路邊有垂柳遮擋,勉強看清身影。

    “距離這還遠的很,你看得清?”虞白看向護衛。

    “我煉氣八層,自然比尋常人看的遠。”護衛得意。

    虞白茶都喝了一壺,秦云才終于到了樓下,一是廣凌郡城的確很大,畢竟是數十萬人的大城,且秦府距離云樓也較遠。二是他騎馬騎得太慢。

    很快,來到八樓。

    “秦公子。”虞白早就站在雅間門外等著了,當即拱手行禮道。

    秦云則很是隨意笑道:“虞白大才子,廣凌三月景,可是名聞天下,你這大才子既然來了廣凌,可得多在外走走。剛才我騎馬而來,一路楊柳飄飄,如詩如畫。我雖是廣凌郡人,可這么多年了,還最是喜歡三月的廣凌。”

    說著,二人進入雅間,分而坐下。

    “我來到廣凌,也覺得廣凌景美,人也美。”虞白微笑道,“今天云樓有一條二十斤重的瀾陽銀須魚,是今天一早在瀾陽江打撈上來的,很是難得,等會兒就會端上來。”

    “二十斤重的?瀾陽銀須魚,也只有我們這邊瀾陽江才有,我離家多年好久沒吃銀須魚了。不過瀾陽銀須魚,足足二十斤重,我從小到大也沒吃過。吃過最大的也才十二斤。”秦云說道,“這次看來是有口福了。”

    一盤盤美食接連端上來。

    秦云大口大口吃著,按理說,那么多菜僅僅兩個人也吃不掉,可秦云悠閑悠哉便吃掉了大半,肚子也不見絲毫鼓脹。

    “嗯,不錯。”又喝了一口酒,秦云似笑非笑瞥了眼虞白,“嗯,今日吃飽喝足,該走了,該走了。”

    說著便起身。

    “秦云兄,留步。”虞白連道。

    “哦?”秦云又坐了下來,“虞白大才子,這次請我來這,看來還是有事啊。”

    “的確是有事相求。”虞白道。

    “說說吧。”秦云道。

    虞白慨嘆道:“我虛度四十年,恣意大半生,然而最近我的一些老友,接連有病死老死的,我方覺死亡離我也不遠了。”

    秦云聽著,尋常人年過四十,身體生機的確遠不如年輕時,一場大病丟了命也很常見,活到五六十歲去世算正常了,能活到七十算高壽了!

    “我有三個孩子,女兒已出嫁,兩個兒子中,大的也是埋頭苦讀,勉強中了秀才,文采卻遠不如我,今生也就這樣了。小兒子如今九歲,煉氣四層。”虞白說道,“我怕我死后,我兩個兒子都守不住家業。大兒子是沒指望,小兒子我卻希望能送到修行宗派中去,將來就算叩不開仙門,能有煉氣八層九層的實力,也足以守住家業。”

    “奈何,修行宗派的門,難入。”

    虞白看著秦云,“秦云兄乃是修行中人,定是認識好些修行中人,不知可否幫忙,讓我兒能進入修行宗派?”

    秦云嗤笑:“凡人求修仙的,不知有多少。這修仙宗派是那么好進的?像一些二流三流的修仙宗派,一般也就大貓小貓兩三只!一個宗派能有十個八個修行人就算興盛了,你可知為何?”

    虞白聽著。

    “因為我等修行者,求的是自己長生逍遙!而不是徒弟長生!便是一些俗事都覺得煩惱,寧可避開紅塵,在僻靜之地修行。又有幾個愿意收徒的?教一個徒弟,要花費多少心血?耽擱自身多少修行?”

    “其次,修行,重在法財侶地!法門,修行宗派是有的!可財……哼哼,一個修行人所耗費的錢財那是金山銀山,修行宗派哪里能培養太多弟子,離我們這近的戚山派,連掌門在內,一共才三位修行道友罷了。”秦云搖頭。

    不愿耗費心血,因為有時耗費了,弟子一樣可能叩不開仙門!

    還需海量的銀子。

    “你要讓你小兒子入宗派,兩條路。”秦云說道,“一個,你兒子本身天資極高,比如十二三歲就能煉氣九層!修行宗派不收分毫都愿意收他為弟子。第二個,就是你拿出十萬兩銀子,想必會有宗派愿意收徒。”

    虞白無奈道:“我家也沒什么營生,只靠我的文采賺來銀子,便是傾盡家財方才兩三萬兩。”

    秦云搖頭。

    名聞天下的大才子,可賺銀子手段就差了,名妓們是愿意給虞白花銀子,可又能給多少?倒貼個三五百兩,你虞白好歹留下一首詩吧。若是經常這般贈詩,他的詩詞也就賤了。

    如今年過四十,能攢下兩三萬兩銀子也很不錯了,因為同為江南四大才子的另一位周大才子,落魄到只能靠名妓們救濟。

    “能賺兩三萬兩也不錯了,不過想要修仙?”秦云道,“算了吧。”

    “秦云兄,還請幫我,要什么條件盡管說,我能做到自然傾盡力。”虞白焦急連道。

    “做什么都講究一個公平,你讓我幫你,你又能為我做什么?”秦云問道。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基本走势图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