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79章. 血肉【一更】

作者:墨嵐 |字數:2423

人氣小說:天才萌寶:爹地債主我來啦都市極品醫神都市超級醫圣重生之老子是皇帝贅婿當道神醫農女:買個相公來種田女神的超級贅婿婚婚欲醉:顧少,寵不停

    “這不可能!”另外一邊,高媛媛看到本來應該要憤怒得把整個首都,都攪得哀鴻遍野的‘海王’,居然會這么輕易地就被‘天梭’的基地給收服,整個人都要不好了,直接扯著頭發就發狂地問,“你們難道有什么特殊的異能者,可以跟動物溝通的嗎?”

    聽到高媛媛這么說,躲在屋子里的朵老爺子就根本聽不下去了。

    “你這個小姑娘這樣說話,也怪不得一輩子都跟本沒有辦法了解,什么叫做尊重!什么叫做討人喜歡!”朵老爺子可不是吃素的,他既然可以帶著朵家保持著中立這么多年,當然不是一個不善于言詞的人。

    聽到高媛媛這種沒有禮貌的高傲態度,老爺子早就厭惡的不行,現在對方死到臨頭還嘴硬,覺得相當的不可取,

    “你以為你自己都高人一等?但是你也不想想看,你明明就是一個最底層的治愈系異能者,憑什么擁有了控制水的能力?”

    朵老爺子也根本就不給高媛媛辯駁的時間,然后冷冷地說,

    “你自己也不是去抱了別人的大腿,然后哀求對方給你上了精神烙印,并且借給你力量了嗎?你自己才是那個活生生把自己給活的比人家還要次一等的人,不要搞錯了先后順序了!”

    聽到朵老爺子這么說,一旁的燭七寶,尾巴都整個炸了開來。

    顯然,這樣的朵老爺子,讓燭七寶相當的緊張。

    “別擔心,老人家不是針對你呢。”‘色欲’看到燭七寶的樣子,知道他是被嚇到了,連忙安撫地說,“是想要讓對面的那個智障,看看能不能夠吐露出一些我們想要知道的情報。”

    “你這個老人家,知道什么事情是你應該要說的,什么事情是你不應該要說的嗎?”聽到朵老爺子這么說,高媛媛的額角青筋浮現,只不過,在被‘天梭’的人刺激了這么久之后,高媛媛對于自己的脾氣,顯然也有了更上一層的掌握能力,“你們這樣激怒我是沒有用的,‘海王’現在就算是想要,也收不回我的力量的。”

    “你難道也吃了‘海王’的血肉?”霍璋當然很清楚,王昭他們之前都已經有找機會給自己科普的,自然很明白,到底要有什么樣的情況,才能夠擁有別人的力量,或是能夠迭加自己的力量。

    其中一個,就是要吃了對方的血肉。

    本來霍璋還覺得,這個說法只是王昭他們哄自己的。

    結果,自己居然直接在現場就看到了一個活生生的例子!這簡直教人不敢相信!

    而且,這個條件就是得要生吃啊!他們怎么有辦法對著別人的身體血肉下口呢?

    “呵呵,我們之前被你們打壓的多厲害啊?”高媛媛看著霍璋難以置信的表情,然后說,“為了要不被你們給打壓,我們當然也就只能夠給自己想想辦法,難不成要被你們給逼到都沒有辦法過活嗎?”

    “這是你自己的選擇,你并不應該要把事情都怪罪到我們的頭上的。”‘色欲’聽到對方這么說,一臉冷漠地回,“就像你們這樣,把所有的時間跟精力都花在怨天尤人身上,怪不得也就只能狗走一些旁門左道的路線,把自己給撐起來了。”

    “就算是這個樣子好了,我們好歹也活的比你風光的多!”高媛媛惡意地看著ˊ色欲’,然后說,“你本來不是應該也要活得比我們還要好的嗎?結果現在得低頭對王昭喊老大,難道不會覺得不甘心嗎?”

    “要是真的會不甘心的話,我早就把他給殺了自己替補上去好嗎?”‘色欲’不屑地說,“我這個人,雖然是可以不擇手段的,但是具體也是要看對象行事。”

    “對王昭,就算我用了各種方法,也是絕對不可能動搖他分毫的。”

    “王昭,你們發現了嗎?”另外一邊,蚩尤的后代看著王昭跟裴修兩個人都呆愣在棺槨那邊,時間間格的有點久,就算知道這個是必經的情況,也忍不住感到有些焦慮。

    “沒事,我們很好。”王昭只不過是被自己看到的東西給震驚住了,一下子沒有辦法反應過來,“果然是很神奇的東西,不過,我也有把握,可以把你送回家了。”

    聽到自己可以回到自己的時空座標點上,對于蚩尤的后代來說,這是一個好消息沒有錯。

    但他主要不是擔心這些敵人......可能也有機會是友軍,他好歹也是自由自在了上萬年,現在忽然要他又回去蹲守在時空座標軸里面,等待著浮游生物們緩慢的進化,多少還是有些不情愿的。

    “別擔心,只要我能夠掌握好這里面的技術的話,之后也不是不能夠放你們出來玩玩的。”王昭那是誰啊,看到這些人的表情,自然也很清楚他們在想什么,“不過,你們本身的存在,也是象征著族群的進步,所以為了要讓族群好好的發展,還是要委屈你們,多多在自己的位置上呆著的。”

    “王昭,你都沒有問過我,愿不愿意把自己辛辛苦苦的果實給送走,就自己決定起了他們的出路,這樣是不是有些不對呢?”就在這個時候,女媧娘娘大墓的入口,傳來了一陣濃郁的血腥氣息,接著,一個熟悉的聲音,緩緩地傳來,“看來,經過了這么多的磨練與考驗,都還沒有辦法讓你學會對前輩比較尊重一點,是我之前對你們的教育太失敗了。”

    “怎么......這怎么可能......?!”饒是裴修,在看到洞口的來人的時候,也差點沒有辦法控制住自己臉上的表情。

    沒有辦法,因為他們想過了無數種的可能,也思考過各種的情況,就是從來都沒有把蚩尤本人,跟那個人給聯系在一起。

    “你當年對我們做了這樣的事情,又處心積慮地要送我們回來,難道就沒有考慮過事情很有可能會出乎你的預料嗎?王昭聽到對方這么說,一點也沒有生氣,而是相當的冷漠,“宋秋生......不,你不是宋秋生,你是他的誰?占用了他的外表,奪走了他的人生,這個小偷,你是誰?”

    “哦,你怎么可以這么肯定,我就不是你親愛的導師呢?”蚩尤從洞口一躍而下,看著一臉堅定的王昭,臉上笑盈盈的,看上去就跟宋秋生沒有什么兩樣,都是一臉老好人的樣子。

    不過熟悉他的裴修跟王昭都很清楚,換在平常,宋秋生是絕對不會這樣跟他們說話的。

    “我想,不是復制,就是雙生。”王昭想了想,然后明確地說,“因為他不會明明自己很不高興了,還要裝做一臉心喜的模樣看著我們。”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基本走势图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