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83章. 空殼【二更】

作者:墨嵐 |字數:2330

人氣小說:暗黑系暖婚神王強寵:萌寶來襲天才萌寶:爹地債主我來啦都市極品醫神暴君的寵后[重生]跟喬爺撒個嬌小行星帝霸

    聽到王昭這么說,所有人立刻都拋下了手邊的工作,團團地圍過來仔細地看著王昭指出來的地方,然后紛紛地皺起眉頭。

    這一排也不知道是不是湊巧,正好死的人都是被人給掏了心臟的。

    然而這個還不是最奇怪的部分,而是那些被掏的心臟,里面都呈現一片結晶狀。可是如果仔細看,已經沒有最精華的中間位置。

    “我可以保證,之前在搬運尸體的時候,我們并沒有發現到這個情況。”呼延律是目前唯一一個還能夠主持事情的人,所以對于整個情況都了如指掌。

    現在一看到王昭點出來的這些人,他立刻搖頭,

    “我可以去把當初運送這批尸體的人,找過來給你們問問題,但是基本上,應該大家的答案都是一樣的。”

    “不用問了,因為這個應該是死后才變化的沒有錯。”王昭對呼延律解釋,“蚩尤為了能夠得到永生,也是習慣在各種人的身上做實驗。這些結晶,就是人體內的晶核被打散的結果,看來你們族人的力量,是沒有辦法讓蚩尤跟他的蟲子給吞吃的。”

    然后王昭直接往另外一排的尸體過去,這些人的身上有著各種傷痕,只不過也都是偏向于一招斃命,而且傷口上也都有結晶。

    “這些人在生前的異能應該都不一樣才對吧?”王昭對呼延律說,“不同的異能者,在死后,晶核的情況也都會有不一樣,包含死法的變化,也都會怎起他們身體出現不同的效果。”

    然而從這里看起來,蚩尤的計策還是沒有成功的。

    “女媧是蚩尤的理想能力來源。”裴修在旁邊幫忙王昭處理思路,“所以以蚩尤的性格,如果想要用最快的方式把自己給復原回來的話,去吞吃女媧的能力,也不是沒有可能的事情。”

    尤其是呼延一族,跟女媧的能力可以說是直屬關系。如果換成裴修等人的話,肯定也是首選呼延一族來追殺,然后可以的話就把他們的晶核給通通都掏出來吃掉。

    “但是,估計蚩尤也是有盤算錯誤的。”王昭想到之前蚩尤跟他們要坐標位置的時候,吐露出來的東西,“他現在估計就是因為想要闖入坐標空間失敗,所以身體受到反噬很嚴重,需要直接抓著你們一起順便研究規則。”

    研究什么規則呢?當然是永生的規則。

    “拿我們去研究永生的規則做什么?”其實放到呼延律的眼中,他其實真的有一些不明白,他們這樣的人有什么值得對方關注的。

    女媧娘娘畢竟已經死了,就算他們再怎么努力,先天的條件就是不一樣,如果勉強自己的話,窮盡一輩子、生生世世,也絕對不可能有對方的成就。

    所以為什么要這么執著呢?

    “你可以想的開,那是因為你自己。”王昭注意到呼延律的疑問,于是很簡單地說,“但是對于蚩尤來說,這個情況已經是他花費了好幾萬年才得到的結果,他該背叛的人已經背叛了、該做的壞事也已經做盡了。該利用自己的血脈也已經利用了,所以他根本就沒有任何的退鹿,只能夠不斷地往前進。”

    “所以就可以拿我們族人的性命來滿足他的私欲嗎?!”聽到王昭這么說,呼延律覺得相當的荒謬,“你自己也很清楚,實際上我們手墓的人根本就沒有辦法離開這座山半步,為什么他又會覺得我們有機會可以幫忙他獲得永生呢?”

    “你們自己是這樣想,可是別人可步一定會是這樣想的。”聽到對方這么說,王昭他們搖搖頭,紛紛第解釋,“而且蚩尤這個人的性格,并不是你可以隨意猜測的。他到底會在哪一個時段突然發瘋,其實你也根本就不曉得。”

    “......說是這樣說沒有錯。”聽到王昭他們都這么說,呼延律也忍不住沉默了一瞬,然后艱難地看著地上的尸體,然后說,“結果那個王八蛋就因為沒有辦法吸收我們的力量,所以直接報復再他們的尸體上,然后下了詛咒、企圖污染整座山,松動結界?”

    “差不多就是這個意思。”王昭其實也覺得有些納悶,因為會這樣做,明顯跟蚩尤平常的個性也有點兒不一樣。

    但是現在這個證據很妥,所以除了這樣的解釋之外,王昭他們也沒有更好的答案了。

    “你們當時主要的出事地點在哪里?”尸體看完了,基本上可以確定兇手了,那么接下來就是要看看問題到底都出在哪里?

    按理來說,呼延一族盤據在坤西山這么久,都已經上萬年了,也始終都沒有讓蚩尤他們侵略半步。

    加上呼延律等人也一直都沒有特別明顯的輪換過,那么理論上來說,根本就不可能有讓蚩尤跑進來的機會──

    除非,是真的有人背叛了他們,并且放了蚩尤的蟲子跟人進來大鬧一場。

    “其實真的的背叛者,往往都在你們沒有料到的地方。”王昭想到夢回部落的那些人,忍不住有些唏噓,“那時候我們認識的人有多么的老實啊!結果就因為一些莫名其妙的嫉妒,結果就把好好的事情,給弄到現在這個地步。”

    “很多事情本來也不是我們可以決定的。”聽到王昭又這么說,金環忍不住安慰地對呼延律說,“現在就是搞清楚問題再哪里,然后咱們可以替他們報仇,這是最重要的。”

    “沒有錯,你們說的很對。”聽到王昭他們這么說,呼延律本來通紅的眼睛,也慢慢地冷靜下來,然后冷冷地說,“這些人既然并不把我們的性命放在眼里,想來本身也不是什么善良的人,那么就直接以暴制暴,才是最簡單的方法。”

    “那也沒有辦法了,對于這些不肯悔改的人,除了已報置報,我們也想不到更好的方法。”南宿掌管著生死,只能夠默默地給前面地上的尸體超渡,接著就轉頭對王昭他們說,“這就奇怪了,我連靈魂都沒有找到,這是怎么一回事兒?”

    南宿本身的能力特殊,就算這些人死后都還受到蚩尤的詛咒,但是基本上不可能會直接魂飛魄散,而且就算真的破碎了也能夠被南宿召喚出來修補。

    然而實際上是,南宿想要修補這些靈魂引渡,卻根本連半點碎片都找不到。

    彷佛這些人生來就是只有空殼一樣。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基本走势图大全 股票配资推荐就择卓信宝配资优异 足球比分牌 重庆时时彩 甘肃快3 无人机概念股 炒股入门知识与技巧 期货配资公司是否合法 国内十大理财公司排名 股票投资心得 股票指数投资策略可划分为 股票涨跌谁控制 手机球探网网球比分直播 配资炒股利息找中承配资 上海股票期货配资公司 雪缘园比分直播yuan 雪缘园足彩胜负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