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34.虛則實之!(8.2k,2/3)

作者:貔蚯 |字數:20607

人氣小說:都市極品醫神鬼王傳人女神的超級贅婿蝕骨閃婚:神秘總裁的寵妻厲少,你老婆又淘氣了!贅婿當道神醫農女:買個相公來種田婚婚欲醉:顧少,寵不停

    “陳總,收購項目怎么辦?他們不會就這樣善罷甘休的!”

    孔闕站在辦公室里對陳晉問道,眉頭緊皺,神情憂慮,非常的認真!

    荊旻和霍一博她都認識,結合東江早報的報道,事實是怎樣的,瞬間就猜到了。

    而且所有其他人呈送上來的報表,都是由她整理歸納后再交給陳晉的。

    作為晉涵集團的大管家,孔闕對這批項目的成本和利潤率自然都了然于胸。

    也正因為如此,她才感到出離的憤怒!

    “他們也太欺負人了!”再開口,卻已然有些哽咽了。

    就算是孔闕都明白,在大印面前,銅錢便失去了作用。或者說,銅錢本就是為大印服務的。

    這便是形勢比人強的最真實寫照了。

    然而陳晉卻是毫不在意的擺擺手,輕松道:“別哭哭啼啼的呀,讓其他人看見了,還以為我怎么你了呢。本來就要有一大波輿論涌過來了,你就別湊熱鬧了唄?”

    “陳總……”孔闕確實是有些擔心。

    所謂一力降十會,對方祭出了番天印,可自己這邊的五行旗呢?

    陳晉不跟他開玩笑了,正色道:“讓你統計的數據,都統計完了嗎?”

    孔闕點點頭,連忙把手中的文件夾擺在陳晉桌子上,同時匯報道:“20處項目,除去5071套需要無償交付的之外,所有的可售房源是68473套。”

    “我們的收購成本,核算下來,是9468塊/平方米。而目前的銷售均價,是17000塊/平方米。”

    “按照平均面積95平方米計算,哪怕加上我們自己的優惠,30000套房源,我們至少也要損失200個億以上的利潤。”

    仿佛害怕陳晉會聽不清楚,孔闕重復道:“陳總,是利潤!不是銷售額!”

    “我們的項目,才能賣到17000啊?”陳晉似乎有些不滿意,卻忘了孔闕剛剛才說過,成本僅僅是9000多。

    孔闕有些懵逼!

    陳晉是不是搞錯重點了?現在是糾結價格太低的時候嗎?

    現在是這筆錢給不給你賺的問題啊!

    “好了!”陳晉輕緩道:“孔總,你在我身邊也不是一天兩天了,怎么這點定力都沒有?”

    “這次不一樣!”孔闕再次強調著。

    陳晉看著她嚴肅的表情,忽然咧嘴一笑道:“你這個模樣,突然讓我想到那次你把吳德民的資料賣給我的時候。”

    “???”孔闕差點就瘋了,現在說這個干嘛?

    然而陳晉卻接著道:“那個時候的我,還需要你辛辛苦苦的把資料帶出來,才能解決問題。”

    “現在不用了。放心,晉涵集團這艘船,不會被這點小風小浪打翻的!”

    “東江市,不過是條陰溝罷了。”

    陳晉說完,再次沖著孔闕笑了。

    他話說得雖然沒有多么響亮,可其中蘊含著的野心和氣魄,卻讓孔闕神馳神往起來!

    “東江市,不過是條陰溝罷了!!!”

    至此,孔闕就知道陳晉這次,肯定已經有應對的辦法了,自己的擔心是多余的,于是便退出了他的辦公室。

    可就在關上門的一瞬間,她在捫心自問,這一次自己這么著急上火的,到底是在擔心晉涵集團呢?

    還是在擔心陳晉本人呢?

    剎那間,孔闕有了一絲明悟!

    不管自己在擔心什么,陳晉那一聲“孔總”,都把界限劃在了公事公辦上面……

    “混蛋!連稍微感動一下都不肯嗎?”孔闕回頭白了玻璃墻里面的陳晉一眼,有些沮喪的回到了自己的辦公室。

    陳晉的余光瞥見孔闕走遠,才算松了口氣……

    在公司成立之初,陳晉就給了孔闕兩項大權,直接讓她飛黃騰達了。

    他這么做,除了孔闕本身是有能力的之外,未嘗不是因為陳晉對她有一絲愧疚在。

    但自己已經擁有蔣藝涵了,現在再去感動一下,事情又會如何發展呢?似乎有些晚了呀!

    發乎情,止乎禮。才是正確的做法。

    …………

    …………

    輕輕晃了晃腦袋,將那些本就不應該出現的想法驅趕出自己的腦海后,陳晉打開面前的報表,同時打開了微博,開始編輯……

    “今天和東江市政**的商洽并不愉快!”

    “與其說是商洽,不如說是強迫更貼切?”

    “維護更廣大購房者利益這句話,是我說的沒錯。”

    “但如果要讓我為了這句話,以莫名其妙的理由就放棄至少200個億的利潤!注意,是利潤!”

    “抱歉!我做不到!我不是所有人的父母,你們才是!”

    “無論是合作,還是收購,都可以。”

    “但請麻煩拿出誠意來!”

    “?”

    …………

    …………

    宋漢群看著電腦屏幕上的微博,臉色極其的難看!

    挑釁!

    這是陳晉對東江市政**赤棵棵的挑釁!

    至少宋漢群是這樣去理解的。

    “部長,怎么回應?”那個小科員有些心虛的問道。

    雖然他負責維護運營東江市政**官方微博的,可實際上除了一些雞毛蒜皮和代表偉光正立場的官話,他哪里敢隨便回應?

    他看著右上角不斷跳動增加的“@你的微博”和“評論”以及“轉發”,又更加知道,如果不做出適當回應的話……

    在網友看來,等于是默認吶!

    不然當初范八億出事以后,為什么上百天都不更新微博?

    宋漢群當然也明白這個道理,他皺眉命令道:“先看看網民們怎么說的……”

    小科員急忙點頭,點擊進入評論頁面。

    這條微博是早上配合著東江早報發布的微博,內容與報紙上是基本一致的。

    從早上發布到現在,原本只有幾十個的評論,而就在剛才的短短時間里,變成了兩萬多……

    而且數字還在不斷的飛漲著!

    只可惜,99%的評論,都是負面評論……

    “早上看見消息公布的時候,還以為會有好結果呢!呵呵~”

    “你們難道都不想一下晉涵集團為東江市做了多少貢獻嗎?”

    “無底線的剝削轄區內的企業,是政**無能的表現!”

    “沒想到搞建設發展的水平沒有,倒是薅得一手好羊毛吶!”

    “當年的和胖子也不敢這么玩吧?”

    “這種行為,與強盜無益!”

    “什么樣的韭菜值200個億?抱歉!貧窮限制了我的想象力!”

    “我覺得這個也得看出發點吧?畢竟是為了公租房項目,市政**估計也是沒辦法的。”

    “樓上的,這條評論收了多少錢?我晉涵集團出雙倍!”

    …………

    宋漢群的臉色更加陰沉了!

    他是萬萬沒想到,陳晉竟然把自己準備用在他身上的招數,搶先用了出來!

    官方引導輿論的威力自然強大。

    可陳晉這一招先下手為強打出來,如果晚報再把剛才的稿子刊登出去,就變成市政**強行抹黑晉涵集團了!

    所以現在的局面是陳晉搶占了制高點,開始抨擊東江市政**了!

    “稿子先別發,等著!”

    宋漢群說完,就一溜小跑竄出了辦公室,直接朝著吳青山的辦公室去了。

    敲門進去之后,他才發現里面已經有人在了。

    “什么事?”吳青山似乎心情不佳,對他肅聲問道。

    “陳晉他……”

    “我已經知道了。”吳青山嘆了口氣:“是我們想當然了。”

    “網絡這盤棋,他比我們會下呀!”

    邊上的霍一博謹慎的問道:“那您看,接下來我們應該怎么辦?”

    “現在再去引導輿論的話,恐怕反而引起公眾的反感吶!”

    吳青山瞥了他一眼,反問道:“你有沒有什么辦法呢?畢竟,你是這幢大樓里,對他最了解也是跟他最熟悉的人了。”

    霍一博心中一凜,暗嘆吳青山還是不好糊弄吶!

    現在自己要是說一句沒辦法,估計自己立刻就會從這個項目里被替換掉吧?

    他只得故作沉思狀,思索了半晌之后,緩緩應道:“首先,還是要把事情向公眾解釋清楚。”

    “但現在如果再說只是單純以成本價收購的話,已經不現實了。只能另外找借口。”

    吳青山直接問道:“找什么借口呢?”

    “…………”霍一博頓了頓,忽然轉向宋漢群道:“宋部長,這是你的領域了。你有沒有什么好辦法?”

    宋漢群一愣,苦著臉道:“我們的態度是不是不應該太強硬?稍微放柔和一些?”

    “比如,用優惠政策換取價格優惠?”

    “又或者,干脆宣布這只是初步設想,并不是已定的計劃?總而言之,先把事情平息下去再說?”

    “再慢慢跟陳晉去談?”

    吳青山看了看他,又頗有深意的看了一眼霍一博,開口道:“難道我們東江市**市政**,連這么點公信力都沒有了?”

    “需要向這么一個民間的開發商低頭嗎?”

    “昂?”

    他徒然提高了聲音,怒喚!

    “必須是成本價格!”

    “必須是30000套!”

    “明白了嗎?”

    吳青山是真的動怒了!

    這無關于官方顏面,更無關于什么扯淡的公信力,而是在東江市,在他們吳家經營了兩代人的東江市……

    自己說話,竟然已經有人敢公然反抗了嗎?!

    “您消消氣,消消氣!”霍一博忙道,隨后沉沉嘆了口氣,小心翼翼道:“如果是這樣的話,咱們能不能嘗試一下,化整為零?”

    吳青山呼了口氣:“怎么個化整為零法?”

    “是這樣的。”霍一博解釋道:“我昨晚抽時間,研究了一下這次新政。”

    “這是我的專業,所有我對于這次新政的解讀,有一些其他的看法。”

    吳青山有些詫異:“其他的看法?這次新政的中心思想不是明擺著的,繼續加強房地產調控嗎?”

    “從表面上看,是這樣的。”霍一博道:“但不知道您發現了沒有?為什么繼續加強調控,會摻和進去一條‘增加普通商品住房及用地供應’呢?這不是相互矛盾嗎?”

    “你的意思是……?”吳青山有些反應過來了:“明壓暗抬?”

    霍一博認真的微微點點頭,接著道:“根據2010年4月份,也就是限購限貸實施以來到現在的統計來看,有超過70%的購房者,為首套購房,首次貸款。”

    “剛需群體,是在市場開啟下行通道時的絕對主力!”

    “如果從國范圍來看這個數據的話,比例會更大。畢竟東江市已經是國內經濟排名前幾的城市了。改善型客戶不在少數。”

    “然而一旦擴大到國……雖然現在國家統計局的數據還沒出來,但我敢斷言,比例會更大。”

    霍一博停住了,讓吳青山稍微消化一下這里面的信息量。

    片刻之后,他才接著道:“那么,要是在國范圍內,在增加商品住房用地供應的前提下,拉高緊湊戶型的供應比例,也就等于是變向的對購房者進行消費引導,增加緊湊戶型的成交量,進而就是……”

    霍一博沒敢說下去,因為再說的話,那個結果就有些駭人聽聞了!

    “…………”

    吳青山有些嚴肅道:“一搏,你的看法……”

    “我是贊同的!”

    作為從一出生就被朝著這個方向培養的人,吳青山的嗅覺靈敏度,極其可怕!

    這種事情,只要點個頭,他自然能夠自己分析出來!

    他緩了口氣問到:“那你說的化整為零,是什么意思呢?”

    “跟晉涵集團合作。”霍一博認真道:“您想一下,30000套房子,一次性從他手里硬生生的挖出來,損失太大了。”

    “這個損失完能讓任何人瘋狂了!所以他才敢對我和荊旻拳腳相向。”

    “但如果是……這里挖一點,那里摳一點呢?”

    “畢竟,接下來也要制定今年的商品房用地供應計劃了。”

    “您也知道,四月份可就要實施新政了。到時候的成交量會是什么模樣?清晰可見。”

    “但要是跟陳晉合作的話,他就只能繼續購入地皮,繼續開發項目。”

    “每一個項目,都必須提供一部分房源,供應給市政府做公租房。”

    “鈍刀子割肉,才最疼吶!”

    吳青山一瞬間就明白了霍一博的意思。

    今年的房地產市場主旋律,一定是緊湊型住宅無疑了!

    在這種情況下,開發商只有繼續開發,才算是響應國家號召,才算是積極參與城市的發展建設。

    這些不正是陳晉給自己臉上貼的金,立起來的人設嗎?

    可只要四月份的新政一實施,陳晉的項目成交量可就堪憂啦!

    但他只能因為自己立起來的人設,以及和市政府的合作,繼續開發項目,供應公租房!

    雖然吳青山一次性收購30000套房源的計劃,是為了阻止晉涵集團發展過快的。

    可也只是阻止而已。

    要是晉涵集團每開發一個項目,就虧一個項目呢?

    不出一年,晉涵集團就會陷入資金鏈斷裂的危機中,威脅也就不攻自破了!

    見吳青山緊皺的眉頭舒展開來了,霍一博露出了玩味的笑容,接著說道:“這可比現在強行收購要來得合理多了。”

    “那樣一來,我們就能重新奪回制高點了!”

    “一搏,果然!專業的事情,還是要交給專業的人去做吶!”吳青山終于舒心起來,露出笑容。

    霍一博嘿嘿一笑,轉而道:“不過,這些我們能想到的,陳晉也一樣能想到。”

    “我們還需要一個,他必須合作的理由……”

    吳青山擺擺手道:“這還不簡單嗎?給優惠政策,還給一點土地出讓金的優惠。不就行了?”

    “反正再便宜,他賣不出去,都是白搭!”

    宋漢群這時也覺出味來了,連忙上前搶戲道:“那樣一來,反而相當于是市政府對他的扶植。他要是再不合作,就是千夫所指了!”

    吳青山卻是看也不看他,轉而拍了拍霍一博的肩膀道:“一搏,你能走到今天,果然是靠著自己的能力呀!”

    “像你這樣有能力有眼光的青壯派,應該主動承擔更多的責任才對嘛…”

    霍一博聞言,佯裝一喜,也不回話,只是點著頭,訕笑著……

    …………

    …………

    從吳青山的辦公室出來之后,宋漢群湊到霍一博身邊,揶揄道:“一搏,恭喜吶!”

    “恭喜什么?”霍一博故作不解,卻在微笑。

    宋漢群指了指他,瞇眼笑了笑,也沒多說什么,先行離開了。

    剛才吳青山的話,意思很明確,不需要再多加解釋了。

    而霍一博在回到了自己的辦公室之后,臉上得意的笑容卻消失不見了,轉而露出了愁容。

    對于陳晉的安排,他是完完,一丁點都沒辦法理解!

    四月份新政執行在即,如果想想辦法的話,拖個十幾天,減少損失,晉涵集團除了發展速度放緩之外,并不會有什么損失。

    可陳晉卻偏偏讓他把事情往這個方向去引導!

    當霍一博聽陳晉闡述這個方案的時候,冷汗都冒了一身。

    因為以他的專業角度看來,只要吳青山采用了這個方案,陳晉絕對是十死無生!

    那種感覺就像是……就像是別人要開槍打他,卻沒有子彈。

    結果他自己從兜里摸出一顆子彈來,笑瞇瞇的遞了上去。

    完就是找死啊!

    可在陳晉的再三叮囑和堅持下,霍一博還是按照陳晉的意思去做了……

    雖然這樣做的好處,就是他自己在吳青山面前博得了強烈的好感。

    聽那才那話的意思,似乎是要把自己給扶正了!

    然而霍一博還是沒辦法搞懂,陳晉接下來要如何破局?

    …………

    …………

    當天下午6點,東江市政**官方微博準時發布了一條公告,與當天的《東江晚報》幾乎同步。

    《關于市政**與晉涵集團商洽事宜的幾點解釋》

    一:由于經辦人未能準確理會本次商洽事宜的核心目的及基本原則,導致與晉涵集團方面發生了一些誤會。在此,向晉涵集團以及董事長陳晉表示歉意!

    二:原經辦人已撤換,本項目現已交由霍一博副市長親自接洽。

    三:本次商洽事宜的核心目的,旨在與晉涵集團共通推進東江市公租房項目,增加公租房供應量,切實解決收入低下人群的住房問題。

    …………

    …………

    “有錯就要認,挨打要立正!給東江市政**點贊,有擔當吶!”

    “怕不會又是臨時工惹的禍吧?(手動狗頭)”

    “在我看來,如果雙方都是站在‘為更好發展東江市’這個出發點之上的話,有一些小誤會完是可以化解的!”

    “頂樓上!至少我就很期待公租房吶!現在的房租實在是太貴了!”

    “我覺得還是有點道德綁架的嫌疑嘛?不過至少市政**的態度也算誠懇了。繼續吃瓜吧。”

    “切~你們還以為公租房出來,能輪得到自己?未免太天真了一些吧?”

    “不要把世界想的這么黑暗!這么想的人往往是因為自己心里的黑暗!”

    “就看晉涵集團的了!”

    “陳晉,艸我!”

    …………

    …………

    陳晉看著微博上那些評論,有些忍俊不禁。

    不得不承認,當象征著強權的一方,開始主動認錯的時候,確實是能夠最大限度上博得好感的。

    現在的評論,比下午的時候,可就有好多了!

    同時,也徹底勾起了利益相關群體的期待……

    30000套房子吶!至少也能解決6-10萬人的住房問題吧?甚至更多。

    雖然相比東江市1000多萬的人口來說,數量還是太少了一些,但國內的老百姓就是這么容易滿足的群體。

    只要有做實事做好事的態度擺出來,普遍的群眾還是愿意相信官方的。

    畢竟不是在古代了,真的可以欺上瞞下!

    之于吳青山,哪怕是陳晉這樣深刻接觸了漩渦中心的人,都沒辦法否認,其在東江市的根基,并不是完建立在金錢和權力上的。

    多年以來,吳青山稱得上功勛卓著!

    他打造了以聽濤湖為核心的城市經濟商圈,綜合整治了京楚運河的長期污染。

    重點著力于交通運輸、信息傳輸、計算機服務和軟件業。

    還有住宿、餐飲業,金融業,房地產業,租賃和商務服務業,科學研究,教育,衛生、社會保障和社會福利業。

    就連文化、體育和娛樂業,都在他的主張下有了飛躍式的進步。

    甚至東江市的地鐵工程,都是在他的主持下,才能在今年就開始修建。

    在他入主東江市的這十余年時間當中,正好也是東江市發展速度最快的階段!

    所以,陳晉對吳青山的看法實際上是毀譽參半的。

    或者說,不單單是陳晉,那些對種種內幕有了解的人,都是持這一看法的。

    然而功過不能相抵,就算他做了再多,也無法掩蓋他的利欲熏心。

    所以,陳晉并不會對自己的計劃,有什么糾結的地方!

    …………

    就在陳晉怔怔出神時,手機響了。

    接起來之后,對面的蔣藝涵笑道:“親愛的,我媽讓我們晚上回家吃飯呢!”

    “上次你跟我求婚的時候……老韓不在,所以……”

    陳晉微微一笑,明白過來:“好的。一會我下了班去你,我們一起過去。”

    “嗯。”蔣藝涵應道。為人子女,她雖然不待見韓開弘,但婚姻大事,也必須有個交代。

    下班之后,陳晉先是到餐廳接上了蔣藝涵,隨后趕到了曦光國際小區。

    上樓之后,菜已經做好了,只見韓開弘和蔣愛君都在等著他們。

    “來啦!”蔣愛君高興道,連忙招呼兩人直接在餐廳坐下。

    韓開弘則是板著臉,坐在了陳晉的對面。

    蔣藝涵見狀,不悅道:“本來就回來得少,還板著個臭臉,給誰看呢?”

    陳晉撲哧一笑,韓開弘自己也是瞬間破功,無奈道:“涵涵,這小子就這么把你騙走了,我不厲害點,以后他欺負你怎么辦?”

    “他對我,肯定比你對我媽要好!”蔣藝涵必殺一擊!

    陳晉搖了搖頭,拍了拍蔣藝涵的手,隨后拿起酒杯倒上酒,又給蔣藝涵和韓開弘倒上,接著舉杯道:“我跟藝涵,打算這個月底就領證了。”

    “所以,爸,這杯酒是……是我們夫妻倆敬你的!”

    陳晉這一聲爸喊得并不別扭。

    所謂“孝悌忠義禮義廉恥”,亦是孝為最先。他選擇了蔣藝涵,那就必須百分之百的尊重韓開弘!

    只不過他喊得干脆,韓開弘卻聽得驚詫!

    因為陳晉都開口了,那么蔣藝涵……

    韓開弘看向自己的女兒,眼神中滿是希冀!

    在這一刻,他不是楚南省的省萎常萎,不是那個一出門就能前呼后擁的高官,只是一個跟女兒有深刻誤會,渴望得到諒解的……

    孤單的父親!

    小棉襖,他也想穿一穿……

    蔣藝涵咬著嘴唇,看了陳晉一眼,有些委屈。

    陳晉卻很坦然。今天丈母娘叫自己二人過來,除了一定是韓開弘希望見自己之外,或許……

    試著幫他們父女倆解開心結,才是丈母娘的根本目的吧!

    但蔣藝涵舉著酒杯楞了半天,嘴巴張了數次,還是沒辦法喊出口。

    韓開弘是她的親身父親。這是她從小就知道的事情。

    但韓開弘也缺席了她幾乎整個童年。因為她在東江市長大,而韓開弘在那一段歲月中,卻調到了東海市。

    他是在東海市站到焦啟壽的身邊的,迎來了可能是他人生最重要的轉折點。

    可也失去了可能是他人生中最重要的女兒……

    所以對于蔣藝涵,韓開弘除了百依百順,有求必應外,在相當長的一段時間當中,甚至不敢奢望,她有一天,能喊自己一聲“爸爸”!

    蔣愛君笑得很勉強,眼角已然掛淚了。

    她心里很感謝陳晉!因為如果沒有陳晉,他們一家人之間的隔閡,不知道什么時候才能消除。

    可見到現在蔣藝涵的模樣,還是無可奈何吶!

    韓開弘也有類似的感覺……

    他看著女兒微微抽動的嘴唇,噙著淚的雙眼,自己亦是紅了眼眶!

    “涵涵,如果你不愿意的話,也沒關系的……”

    韓開弘開口,哽咽道。

    可就在這時……

    陳晉忽然附耳對蔣藝涵說了幾句。

    蔣藝涵一皺眉,終于開口道:“爸,我敬你!”

    言罷,直接干了一整杯酒,不再聲響!

    但這一聲“爸”,卻是讓韓開弘瞬間就心花怒放了!

    他詫異的看了看陳晉,卻見陳晉朝他微微搖頭,只能立刻笑逐顏開道:“好,好!乖女兒!”

    說著,也是一口干掉了杯中酒,老懷大慰!

    …………

    …………

    這頓飯吃得不算融洽,但韓開弘始終都很高興,不斷的給蔣藝涵夾菜。

    要是以往,她是會拒絕的。

    但是今天,沒有!

    韓開弘更開心了,拉著陳晉喝了不少……

    蔣愛君卻吃不下了,一直在悄悄的抹著眼淚。

    夫妻二人,都是熟諳世故,心思玲瓏的。可是在親情面前,任何人都是一樣的脆弱,一樣的感性。

    酒足飯飽之后,蔣藝涵就一個人跑到了陽臺的藤椅上去坐著。

    陳晉跟過去親了親她,輕聲問道:“會不會怪我?”

    “不會。”蔣藝涵嘆了口氣,勉力露出笑容道:“其實我對他,要說生氣的話,已經不是了。”

    “我知道他有他的無奈,他有他的悲哀。”

    “可我心里就是有一層窗戶紙,捅不破。”

    “現在捅破了,也就好了。我只是需要時間消化一下……”

    “嗯。”陳晉再次親了她一下,返身進了書房。

    剛一進門,就看見韓開弘抱著一本影集在看著,一邊看還一邊傻笑著……

    陳晉走近一看,都是蔣藝涵小時候的照片。

    從襁褓中的一個嬰兒,一直到婷婷玉立的少女,再到優雅婀娜的舞者。

    “爸。”陳晉喚了一聲。

    再次面對面坐下,兩個人的身份已經完不同了。

    這一次,陳晉是說什么都不敢像上次那樣,再去拿著什么倚仗擠兌韓開弘了。

    盡管他現在,比上一次來的時候,倚仗更多了,自己也要強大得多了!

    這無關拳頭大小,只是必須保持的尊敬。

    長輩,就是長輩!

    而韓開弘亦然。

    他放下影集,遞過來一根煙,樂呵呵的好奇道:“你剛才跟涵涵說了什么?”

    陳晉露出微笑,接過煙來點上,深吸一口道:“其實也沒什么的。她都是我老陳家的人了,我叫了,她還能不叫嗎?”

    韓開弘聞言皺眉,有些不悅道:“你這么古板吶?太大男子主義了吧?”

    “以后你要是敢欺負她,我跟你……”

    陳晉苦笑道:“爸,還是聊聊正事吧?”

    韓開弘一滯,有些悵然。

    因為蔣藝涵并不是因為原諒他了才開口的。

    而是以“陳晉的妻子”這個身份才開了口。

    不過他很快就釋然了。

    只要開了口,一切就都不重要了!

    他認真起來,對陳晉問道:“那個收購項目,你現在有什么打算了?”

    “吳青山把親兒子都趕到上京市去了。這很反常!我擔心他,是要跟你魚死網破吶!”

    陳晉擺擺手道:“他不會把我怎么樣的。畢竟他的目標,不是我……”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基本走势图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