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4.銅墻鐵壁!(8K,1/2)

作者:貔蚯 |字數:17854

人氣小說:都市極品醫神鬼王傳人女神的超級贅婿蝕骨閃婚:神秘總裁的寵妻厲少,你老婆又淘氣了!贅婿當道神醫農女:買個相公來種田愛你是我難言的痛

    盡管身體已經非常的疲憊了,但陳晉這一覺睡得卻并不安穩。

    他一直在斷斷續續的做著各種各樣的夢……

    先是他置身于燦爛的陽光下,那是一片草坪。

    蔣藝涵坐在草地上沖著他笑,他則懷抱著一個晶雕玉琢般的嬰兒,不住的用臉頰輕柔的摩挲……

    好像是冒頭的胡茬刮到了嬰兒,惹得大哭起來。

    陳晉只好在一陣手足無措中讓蔣藝涵接了過去,卻仿佛奇跡般的,原本哭鬧不止的嬰兒瞬間就平復下來,接著就開始往蔣藝涵的懷里鉆去……

    他看著眼前這溫馨的一幕,不經意的扭頭,卻發現遠處的樹下站著一道倩麗的身影,在偷偷的望著他們……

    陳晉莫名的覺得那道身影異常熟悉,便站起身來想要尋過去看看,哪知道一步剛踏出去,原本燦爛無比的陽光就消失不見了!

    取而代之的,只有陰暗和濕冷。

    霧很大,伸出手連自己的雙手都只能勉強看清,就更別提遠處了。

    周圍一直有各種各樣的聲音傳來,令他頭疼不已。

    最后陳晉只好不顧一切的奔跑起來,很快便大汗淋漓,氣喘吁吁的。他始終在跑著,仿佛跑了一千年,一萬年,卻又仿佛才剛剛踏出了第一步。

    眼前的濃霧似乎淡薄了一些,好像他的方向是正確的。

    接著他喘了口氣,再次奔跑起來,只見眼前的霧越來越淡,越來越薄,隨時都可以穿越出去……

    終于,再次躍出一步之后,霧氣消失了,眼前一片清明,腳底卻踩空了!

    深不見底的萬丈懸崖,峭壁如刀鋒般閃著寒光……

    如果真的沿著懸崖墜落,都等不到著地,他就會被那些鋒利的峭壁切成無數片……

    再下一刻,陳晉猛的睜眼!

    …………

    “呼~~呼~~”

    陳晉喘著粗氣,撐起自己的身體,半靠在床頭上。

    床頭柜上的鐘想顯示著07:27,也就是說陳晉這一覺也就睡了兩三個小時。

    他使勁揉了揉腦袋,一覺下來,精神不但沒有得到半點恢復,反而還消耗了許多。

    可陳晉靠了好一會,卻再也沒有了睡意。

    不是不累,只是睡夢中的一切是如此的真實……

    “可惜沒看清是男孩還是女孩……”他兀自笑了笑,起身之后鉆進浴室,放了一大缸的冷水,又把冰箱里的冰塊全都倒了進去。

    已經忘記這是從哪個角落看見的“提神終極大法”,不過好在確實有效,剛一泡進去,陳晉一個激靈,就飛快的竄了起來!

    …………

    …………

    收拾停當之后,陳晉沒有通知任何人,自己開上了那輛勞斯萊斯來到公司,卻驚訝的發現……

    所有人都在!

    昨晚那些徹底等候自己的人,并沒有聽從自己的消息安安穩穩的睡大覺,而是跑來上班了。

    陳晉忽然覺得,有這么多人都在自己的身邊努力著,哪怕真的面臨萬丈懸崖和鋒利峭壁,他們也可以為自己插上翅膀吧?

    …………

    一道倩麗的身影忽然從陳晉的眼前閃過。

    等他看清后,不由得苦笑搖頭,快步跟上去道:“怎么不多休息一下?”

    孔闕皺眉道:“誰讓你多拍了兩塊地?”

    “那兩塊地本來就只做了基本了解而已,無論是開發方案還是建筑設計還有預算什么都沒做。”

    “現在不抓緊,那兩塊地就要耽擱了!一旦開發節奏斷了,資金回籠怎么辦?”

    “我們可還欠著銀行五百個億呢!”

    說罷,她沒好氣的白了陳晉一眼,自顧做自己的事情去了。

    陳晉訕訕的回身,卻看見賈瓊和施杰站在后面憋著笑。

    “我……”他想開口解釋,哪知道兩人立刻一轉身就開溜了。

    那意思就是“我不聽我不聽”!

    “…………”陳晉一陣無語,只好回到了自己的辦公室里,開始查看起活點雷達。

    昨天雖然花了許多的冤枉錢,但也不能說沒有收獲。

    無論如何,至少拍下地塊花出去了259.8個億,也就是這算成2590的積分是實打實的到賬了,而且之前為了準備這次拍賣,還向銀行貸款了500個億,就又得到了500萬的積分……

    哪怕減去昨天他為了監控時志成實時思維的50萬積分,也還剩下了1091萬多的積分。

    然而1091萬積分,看似極多,實則很少。

    至少如果陳晉是想要再一次兌換東海市的地塊信息,是絕對不夠的了。

    畢竟東海市作為超一線城市,每一次兌換地塊信息都需要1000萬積分。

    陳晉說什么都不敢這么糟蹋啊!不說別的,萬一再出現時志成這樣的人,又或者是時志成家族里的長輩找上門來,那積分肯定都會跟流水一樣花出去……

    “果然是被活點雷達限制了自己的依賴程度吶!”陳晉暗自想著。

    不過轉念再一想,昨晚跟時志成的交鋒,自己就沒有依靠活點雷達的功能。也就是說,自己確實也得到的難以言表的成長!

    這可是無論多少錢,多少積分都換不來的寶貴財富!

    真正的,屬于自己的東西!

    而且陳晉還發現,雖然海東大道1555號地塊花掉了1000萬積分,但自己賺取積分的速度卻更加快……

    貸款,拍賣,合作,銷售……在項目開發中的每一個環節,都是核算積分的。

    所以孔闕說的沒錯,現在還遠遠沒到放松的時候。東海市的幾個項目都必須抓緊開發,盡快進入銷售階段。

    也只有這樣,他才有另一個穩定賺取積分的渠道保證!

    …………

    想明白了這一點之后,陳晉也沒有閑著,立刻開始著手工作。

    雖然具體的事情早就被孔闕分發到各個部門去,由專業的人負責了。

    但是在東海市的項目該怎么做,始終還是需要陳晉自己拍板的。

    所以他自己也必須對每一個項目都有相當的了解。

    這個了解的途徑,最好其實是實地到各個地塊周邊去轉一轉,切實的了解一下潛在客戶群體,還有周邊的競爭對手。

    只不過……

    陳晉現在確實不太敢往外面瞎跑了。

    就算時志成對他已經沒了殺心,但梅廣連呢?

    這個貌似淺薄遲鈍的東海市大佬,光看他能一步步走到他父親的段位,陳晉就絕對不敢小看他。

    而且昨天他把幾條人命像蒼蠅一樣給拍了,竟然沒有一點點的緊張和驚慌,就知道他的內心絕不像表面上那么祥和。

    天知道當時泉松和焦啟壽擺在一起的時候,他會選擇倒向哪一頭?

    哪怕這些人都暫時不敢或者不想動自己,陳晉也要提防著別人。

    人心如箭,可以有的放矢,自然也可以無的放矢。

    …………

    所以一整個上午的時間,陳晉都只是老老實實的坐在辦公室里,通過天坤公司從德康公司接收來的資料,認真的分析著各個地塊的條件……

    一直到了下午兩點多,他才忽然接到了一個電話!

    “陳哥~你在哪呢?我在宿舍這邊敲門,一個人都沒有啊!”

    一聽見查木林的聲音,陳晉就笑噴了。

    所有人,包括自己都在公司里,公寓那邊可不就剩他一個人了?

    也就只有他才會那么老實,乖乖的躺了10個小時之后才想起來找自己,也真是夠難為他的。

    “你先到公司來吧。知道地址嗎?車我開走了,你自己打個車,車費我報銷。”陳晉笑道。

    查木林急道:“知道知道,車費我自己有呢!”

    說罷他就急吼吼的沖出門了。

    晉涵集團公司離公寓并不算遠,所以也就二十幾分鐘之后,查木林就戰戰兢兢的在前臺小姑娘的帶領下,進了陳晉的辦公室。

    “怎么樣?休息得還好吧?”陳晉笑問道。

    查木林尷尬道:“陳哥~我還以為你的話大家都必須堅決執行呢。沒想到他們都起來了……”

    “好了,這些事情,以后你慢慢就懂了。”陳晉寬慰道。

    對于這么一個剛成年的小年輕,更何況還是農村出來的老實孩子,陳晉也沒指望他能明白人情世故那一套。

    查木林稍微放心,點點頭問道:“陳哥~那你要用車嗎?”

    “現在不用。”陳晉擺擺手道:“你還是去前臺問問看,我記得有給司機準備得休息室。”

    查木林手足無措的退了出去。

    他前腳剛一走,陳晉立刻就接到了另一個電話。

    “老陳,人都發過來了,直接包的大巴車,大概傍晚左右到。到地方了你派人接一下。”大馬道:“領頭的就是吳小軍,他認識你的。”

    “好。”陳晉笑應著,心道終于等到他們了。

    說起這吳小軍,跟他們兩兄弟還真是老熟人了。

    他比陳晉還小一歲,家里父親殘疾母親改嫁,靠著一頭白發的奶奶養家,著實的不容易。

    可偏偏他還是個暴脾氣,學校里但凡敢詆毀他的人,必須狠狠的收拾一頓。小學還好,到了初中開始長力氣之后,在又一次教訓人的時候打爆了別人的眼眶。

    所以在對方家長的運作下,他才上了一年初中就被開除了。

    接著他就跑到各種工隊去打散工,純靠力氣吃飯,還能補貼家用,樂在其中。

    也正是因為有一把子力氣,又有點好勇斗狠,所以跟大馬和陳晉有些交情。偶爾實在人不夠的時候,就會拉他幫忙。

    吳小軍也知道兩人的情況,或許是出于同病相憐吧,也肯真出力幫忙。反過來,跟大馬陳晉玩到一起之后,敢欺負他的人也就少了。

    這一來二去的,交情也就出來了。

    再后來,等到他17歲那年,已經下不了床的父親覺得他這樣下去不行,就在縣城人武部門口舉了三天殘疾證,硬生生的把吳小軍給“舉”進了部隊。

    從那以后,他也就跟老家這邊斷了聯系,只知道偶爾還會跟家里寫信……

    …………

    …………

    當這微不足道的往事浮現在眼前的時候,陳晉忽然皺眉,對大馬問道:“小軍17歲去當的兵,今年應該是22歲~沒錯吧?”

    “額~沒錯。”大馬有些不解。

    陳晉接著問道:“入伍都是年底。算起來……小軍應該是義務兵兩年之后,又留隊了一期,才會剛退伍……”

    “可是……現在還沒到退伍的時間!怎么回事?”

    “他總不會是在部隊里惹了事,被踢出來的吧?”

    大馬一愣,頓了頓才苦笑道:“老陳哇老陳,還真是什么都瞞不過你……”

    “其實是這樣的。”大馬開始解釋道:“那次你跟我一起回來之后,事情還鬧得挺大的,不少人都知道我回來了。”

    “然后就有不少人想找我幫忙,遠的近的都有。有一次飯局,偶爾聽別人說起來,才知道他奶奶前年已經去世了,他父親沒了飯轍,只好趴在板車上要飯,住的還是幾十年前的危房。”

    “但是他父親好像怕他在部隊受影響,即不告訴他,也不讓他回家。就是要求他在部隊好好表現,爭取能一直留隊,湊夠10年軍齡回來好分配正式工作。”

    “我聽說這事之后,想著好歹當初也跟他稱兄道弟的,實在看不下去,就跟縣里說了一聲,幫他父親解決了一下低保待遇和住房什么的,其實也沒花錢,真的就是舉手之勞,也沒想著他報答。”

    “結果哪知道小軍突然就回來了。他父親跟他說了這事,他就跑上門來要給我磕頭。我哪能讓啊……”

    “我也問他到底是因為什么事情被踢回來了,他也不說。只告訴我問心無愧,不過我也信他。”

    “當時正好在幫你招人組建安保部嘛,聽說他回來之前是偵察兵,就跟他提了這事情,他也立刻就答應了……”

    …………

    “事情就是這樣。具體什么事情,我也不太清楚了。要不等見了面,你自己問他吧?”

    大馬帶著些唏噓說完,讓陳晉的心里也不是個滋味。

    吳小軍確實沒什么文化,更別提什么見識格局了。但聽完大馬的講述之后,陳晉覺得他至少不會是個壞人!

    壞人……是不會為了別人對自己父親的恩惠,而特意跑上門磕頭的。

    壞人只會升米恩,斗米仇!

    念及此,陳晉點頭應道:“那行了,人到我這你就別管了。對了,老家那邊沒什么麻煩事吧?你自己身邊有沒有留人?”

    “我這能有什么事?”大馬笑道:“現在我都不敢上街了。就這么個縣城,一上街全是湊過來拍馬屁的。再說了,遇見小軍之前,武警中隊轉業安排的還有一批呢。”

    “這不就是你當年的愿望嗎?哈哈……”陳晉笑道,隨后又隨意聊了幾句掛斷電話。

    …………

    大概到了傍晚五點多,陳晉接到了大巴車司機的電話,人到了!

    陳晉招呼上了查木林,然后就下樓去了,在寫字樓門口的停車坪上,看見了已經下車列隊站好的“保安”們。

    大馬跟他說過,這些可全都是正兒八經從野戰軍里出來的精銳,一些本地武警中隊找來的,都留在老家沒派出來了。

    換句話說,讓他們來負責陳晉的安全,除了不能配槍之外,安保級別已經高得可怕了!

    而且這些人還都是小軍幫大馬找來的。光就這一點,陳晉也能明白小軍不會是個壞人。

    在部隊那種地方,尤其是在野戰軍里,任何耍心眼的人都是很難存活的,或者說一定交不下什么朋友。

    真正的戰友情,全都是血滴汗流才能砸出來的!沒有感情基礎,就算你開多高的待遇,人家還真未必見得搭理你!

    想到這,陳晉對小軍更有信心了些,不過依然保留了一點點。

    這是他的習慣了。畢竟幾年不見面了,當初再如何的要好,總有一層隔閡在,更別說小軍還是在部隊里摸爬滾打了這么些年。

    …………

    “陳哥!”

    陳晉剛一上前,吳小軍就認出他來了,立刻喊道:“人我都帶來了,一共36人!你下命令吧。”

    他話音剛落,只見大巴車旁的隊列再一次肅容,一個個像旗桿一般的站著,引得路人紛紛駐足。

    陳晉也沒多客氣,直接問道:“小軍,跟你一樣偵察兵出身的,有幾個?”

    吳小軍微微蹙眉,應道:“包括我在內,一共九個!”

    “好。”陳晉命令道:“除了你之外,另外八個人,你選一個人做隊長,帶隊再回東江市!你先把人和隊長選出來,我跟他交代。”

    “是!”吳小軍沒有絲毫的質疑,喊道:“盧俊,陳大河,孫小強……”

    他每喊到一個名字,就有人應聲出列,來到了陳晉的面前。

    “隊長是誰?”陳晉問道。

    “盧俊。”吳小軍一指排頭,是個約莫二十八九歲的黑瘦漢子。

    陳晉點點頭,開始一個接一個的審視起他們來,同時問了他們的名字,然后……

    用活點雷達查看了每一個人的情況!

    并不是陳晉對這些退伍軍人心存歧視,而是因為要他們去做的事情實在太重要了!他不敢相信任何口述的事情,只敢相信活點雷達!

    陳晉尤其是在盧俊面前停留的最久,因為他的隊長,責任最大!

    還好……至少吳小軍這些曾經的戰友們,在人格方面都幾乎毫無瑕疵!

    反而是邊上的吳小軍似乎覺得有些掛不住,忍不住補充了一句道:“陳哥,盧俊是我當初的班長。我敢用命給他擔保……”

    “好了,我相信你們!”陳晉放下心來笑道:“盧俊大哥,我有件事要拜托你了……”

    “陳老板,你直說吧!保證完成任務!”

    盧俊應得很干脆。

    陳晉點點頭,壓低聲音道:“我需要你帶這這隊兄弟們,到東江市,輪班,24小時保護我老婆,她剛懷孕……”

    “你們的待遇,我保證是最好的!但我也需要你給我一個保證,絕對不要讓她出事!”

    盧俊微微一怔,嚴肅道:“陳老板,你放心!就算拿我自己的命換,我也會保護好你太太的!”

    “對了,暗中保護。”陳晉又補充了一句,也是擔心蔣藝涵在這樣的情況下更緊張。

    “所有的經費,你盡管開口就行。我只要結果!”陳晉最后道。

    盧俊這次沒再多說什么,只是很認真的點點頭!

    …………

    陳晉讓查木林又跟司機溝通了一下,給他價錢送這隊人回東江,之后便對吳小軍道:“你放心,你父親那邊……我會讓大馬好好照顧的。你只管安心工作,以后,你就是我們晉涵集團的安保部負責人。”

    吳小軍沒什么表示,只是默默點了點頭。

    他其實之前還沒能想明白,為什么陳晉一個商人要花那么大的代價組建人數這么多的安保部。

    但是后來跟盧俊見面之后,盧俊給他分析過……

    在盧俊看來,商人是不會做虧本生意的。晉涵集團給他們的待遇,已經算是天花板了!

    所以……陳晉一定是真的有可能遇見危險。那么,這些待遇,就是他們的買命錢!

    關于這一點,盧俊給每一個人都說過。但他同時也說了,既然拿了人家的錢,接了人家的工作,就要好好干!

    就算是拿命換命,也得換!舍不得的,還是趁早別拿這份錢吧!

    所以剛一開始的時候,人心是有些浮動的。這批人絕大多數都是農村出來的苦孩子,最擔心的,就是沒有人照顧自己的上老下小。

    只不過事后,還是盧俊向吳小軍建議的,跟大馬提出來,給每個人都買上了保險,并且在勞動合同里,也直接加上了“意外撫恤金”的具體數額。

    這個事情落實了之后,還站在這里的所有人,實際上都是做好了思想準備的……

    …………

    陳晉當然能看見他們每一個人的情緒值,也能分析出他們的一些心態。

    此刻見氣氛漸漸凝固起來,故意笑道:“好了小軍,也不要搞得跟上戰場一樣,這里可是東海市,國際化大都市,沒那么夸張。”

    “我也只是以防萬一罷了。”

    吳小軍也總算露出了笑容,看了看身后的兄弟們,對陳晉輕聲道:“陳哥,無論如何,是我把他們喊來的。我可不想……”

    “我也不想的!平平安安的最好。”陳晉應道。

    吳小軍放松了些,問道:“那……住宿和伙食……?”

    “已經安排好了。”陳晉沖著查木林招了招手,叮囑道:“你先帶大家去宿舍去安頓下來,然后再熟悉一下公司……那些資料都拿到了吧?”

    “都拿到了!”查木林在邊上早就看得傻眼了。

    作為年輕人,一群從骨子里透露著男子氣概的軍人,輕而易舉的就點燃了他心中的熱血!

    陳晉拍了拍吳小軍的肩膀,自顧返回了公司,由得查木林領著眾人動了起來。

    …………

    …………

    等陳晉上樓之后,查木林上前喚道:“軍哥?”

    “你好。”面對查木林,吳小軍莫名的生出一股親近感。

    查木林笑道:“我先帶著大家去宿舍,路上先給大家講講安排?”

    “沒問題。”吳小軍轉身,習慣性的準備喊口號,卻發現邊上圍觀的人越來越多了。

    他只好強行忍住,一揮手,后面剩下的二十七個人就跟著他齊步走了起來。

    給他們安排的宿舍,是離公司非常近的一個住宅小區。晉涵集團租了幾套帶裝修的房子,在房間里擺上高低鋪,四個人一間屋子。

    同時,每套房子都配了相應的家用電器,非常的齊全。

    到了地方之后,查木林給大家分發著鑰匙,然后又對吳小軍道:“軍哥,陳哥說了,條件是稍微艱苦了一點,希望大家理解。”

    吳小軍環顧了屋子一圈,心中很是舒服,由衷道:“哪里,條件已經很好了。”

    其實在他來之前,還想著給的待遇已經這么高了,會不會條件就差了。結果卻讓他大跌眼鏡……

    陳晉做得可謂是滴水不漏!但吳小軍同樣清楚,按班長盧俊的說法,這些情況他都預見了。

    并且也告訴了他,這是收買人心的一種方法。

    只不過,在最后的結論上,吳小軍和盧俊的看法一樣……

    先不管陳晉是不是收買人心,至少算真誠待人了。這是他們需要的,最基本的尊重!

    查木林又道:“對了,還有伙食的安排,是跟排班結合的。”

    “現在還剩下28個人。其中20個人,分成兩組,每組10個人,輪班保護陳哥。”

    “輪到班的兄弟,就具體情況具體對待了。或者跟著陳哥吃,或者自己解決,但不管吃什么,餐費會全部報銷。”

    “沒輪到班的兄弟,輪流休息一部分,剩下的就到公司安保室上班,應付突發狀況。吃飯就吃公司統一訂的盒飯。”

    “那還有8個人呢?”吳小軍問道。

    查木林應道:“還有8個人,一個人負責給集團里的高層管理當助手,同時保護安全。至于怎么輪班,就由你們自己定了。”

    “給高管當助手?”吳小軍有些詫異,不過還是應了下來。

    查木林最后問道:“軍哥,哪幾位兄弟會開車?”

    “都會,部隊里都學過。”吳小軍笑道:“別說開車了,連會開坦克的都有。”

    “嘶……”查木林嚇了一跳,隨后才道:“這是車鑰匙,就在樓下停著。負責保護陳哥的10個人,分成兩輛車。”

    說著,他就把車鑰匙遞了過來。

    吳小軍看了看,有三把車鑰匙。其中兩把是奧迪的車鑰匙,卻還有一把奔馳的……

    他疑惑的看向查木林,后者解釋道:“還有一輛是商務車。陳哥說了,專門撥給休息的兄弟用的。”

    “可以讓大家逛逛東海市,熟悉一下道路什么的。畢竟以后大家都有當司機的機會嘛。”

    “另外,要是有親戚朋友什么的到東海市了,也可以帶著出去轉一轉,玩一玩。”

    “按照陳哥的原話說,這畢竟只是一份工作,跟大家以前在部隊……是不一樣的!”

    吳小軍愣住了,連查木林跟他打招呼離開也只是下意識的揮了揮手而已。

    回過神來之后,也只是跟大家一樣,默默的放著行李,然后派了兩個人下樓買了快餐盒飯,算是晚飯了。

    一直到吃完了晚飯,吳小軍才接到班長盧俊的電話。

    “軍兒,你那邊怎么樣了?”盧俊關切的問道。

    吳小軍把情況一五一十的都說了,同時難以置信道:“條件也太好了點吧?有這樣的老板嗎?”

    “我這邊條件比你那邊還要好呢!”盧俊亦是感慨道:“每個人都是單間,還給配了兩輛奔馳。另外,我們這一隊的人,說是工資提到一個月3萬!”

    “軍兒,你該跟哥說實話了吧?這老板到底是干什么的?”盧俊轉而嚴肅道:“以前咱們也參與過保護大領導的任務,除了不配槍、不開路,也就到這個級別了。”

    “我算了一下,我們所有的開銷,算上宿舍、車子,每個月至少一百多萬!”

    “他到底是做什么生意的?正常生意人……犯得上這么造嗎?連手下人都配保鏢?”

    吳小軍楞道:“班長,我也不知道了。之前在老家只是聽人說開發房地產的。但是這陣仗也太大了……”

    電話里陷入的沉默。

    許久之后,盧俊才嘆了口氣道:“不管怎么說,他肯給手下人配保鏢,就算是個仗義的人。你老爹不也是他們幫忙照顧的么?”

    “應該不會是個壞人吧?”

    吳小軍也沒了主意,只好應道:“班長,實在不行的話,咱們辭職?”

    “屁話!”盧俊罵了一句:“辭職?你再上哪去找這么多錢的活?”

    “咱們對得起良心就好了!”

    “那……好吧。”吳小軍訕訕道。

    盧俊覺察到了他的情緒,開口道:“你被開的原因,我前兩天也找連長打聽過了。”

    “班長……我……”

    “你閉嘴!我什么我?”盧俊惱道:“你也不想想當初為了進偵察連吃了多少苦?被你三拳兩腳的就斷送了!不爭氣的玩意兒!”

    “…………”

    “好了好了,過去的事都過去了。既然現在看樣子還不錯,就安安穩穩的呆著。”

    “是!”

    “抓緊休息,明天上班了!”盧俊直接掛斷了電話,只留下吳小軍一個人拿著手機怔怔出神。

    而與此同時,陳晉面前鋪了一大堆資料,正一邊啃著盒飯,一邊飛速思索著……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基本走势图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