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聯文學網 > 言情小說 > 極品全能相師 > 第0376章 湖里撈尸
    現場清理完畢,眾人再次看向褚云,他是主心骨,一切都需要他來主導。

    “褚老,是不是該通知肅寧了?”胡文舉問。

    褚云搖搖頭,說等等。

    眾人聞言便安靜等著,但也不知道等什么,直到褚云電話響起一個提示音,眾人就見褚云打開手機看了起來,表情帶著笑意,最后開懷大笑。

    胡文舉等人心中一動,忍不住上前,褚云又將視頻重新播放了一遍,眾人就清晰的看到了視頻的內容,那是一處江邊,一個大石頭綁著一個人,那人正是李艷陽,身上穿著道袍,臉也清晰可見,李艷陽連帶大石頭一起被放到江面中央,然后咕咚一聲,瞬間被江水淹沒。

    眾人心驚膽戰的同時都笑了,屬于李艷陽的時代結束了!

    收起手機,褚云笑望湖心,仿佛看著的不是別墅區的人工湖,而是那浩浩蕩蕩的錢塘江,這一刻,頗為志得意滿。

    李艷陽確實天縱奇才,從初出茅廬七星續命,到玄學大會呼風喚雨,從默默無聞到名滿天下,他無疑是華夏千年以來最卓越的玄學大師,甚至稱為宗師也不為過,這一點他不會懷疑,就連四大宗師也不得不佩服,但現在,這顆最璀璨的明珠被自己一手丟進了錢塘江,從當初的籌謀規劃,到今天一擊必殺,環環相扣,天衣無縫,這讓褚云十分自豪。

    這一刻無關仇恨,無關敵我,只因這種運籌帷幄的快感讓他滿足,人終究不同于其他生命,智謀第一,縱使你李艷陽驚天動地,終究沒能算的過我,天賦異稟又如何,曠古爍今又如何,不過爾爾!

    收回目光,褚云淡然一笑:

    “極浦無高樹,蒼茫只遠空。

    潮來江水黑,日出海門紅。

    兩岸東西浙,千帆來去風。

    中原山色外,殘夢逐歸鴻”

    聽到褚云突然念了一首詩,胡文舉頗為不解,陶姜哈哈一笑:“好一句殘夢逐歸鴻!哈哈,好一句殘夢逐歸鴻啊!”

    褚云很高興陶姜的聞弦知雅意,有一種遇到知己的感覺,但現在沒法浮一大白,而是拿出手機,表情突然一變,一改先前的志得意滿,帶著幾分忐忑的憂慮。

    “肅老,快回來”

    “怎么了?”肅寧接到電話,以為一切應該結束了,卻不料聽到如此沉重的聲音。

    “陰氣散了,但李青龍不見了!”褚云說。

    “不見了?”肅寧沒大聽懂,什么叫不見了?

    “您回來再說!”褚云道。

    肅寧趕忙飛奔而來,到現場一看,沒見任何異常,問道:“李青龍呢?”

    褚云皺著眉頭道:“不知道啊,你走之后霧氣很大,根本看不清里邊的狀況,后來霧氣散了,青龍兄弟就不見了,也不知道跑哪去了。”

    肅寧聞言一陣怪異,道:“怎么可能呢,他出了霧氣也還是別墅區,怎么可能看不到人呢?”

    眾人搖頭,陶姜道:“是啊,他要是出來一定可以看到的,但不知怎么的,突然就不見了。”

    “不會是”胡文舉這個外行突然欲言又止。

    肅寧看向胡文舉,胡文舉猶豫道:“不會是被陰氣吞噬了吧?”

    “不可能!”肅寧情緒有點激動,因為他一直提心吊膽,此刻道:“陰氣只會吞噬氣息,哪有吃人的道理!”

    眾人聞言默然,心想給你解釋你不聽,那你自己想吧,反正你找不到李青龍了。

    肅寧再次問向褚云,要他講述剛才的事情,褚云一副無奈的模樣,道:“剛才的陰氣太恐怖了,我們都懷疑二十八星宿陣能不能抗住,然后視線越來越模糊,看不到青龍兄弟的狀況,過了很久,霧氣逐漸消散,然后我們就再沒看到青龍兄弟了。”

    肅寧顫抖起來,他覺得肯定不會是什么陰氣吞噬,但他又想不明白是怎么回事,于是干脆拿起電話,打給李艷陽,期望尋得一絲生機。

    那一刻,顫抖的肅寧真希望李艷陽接起電話,罵一句肅老啊,我要睡覺,消耗很大的

    抱著這個期望,肅寧打通電話,然后就聽叮鈴鈴一陣響聲在身旁響起,一看,這才想起,李艷陽入陣施法,手機丟在了外邊!

    放下手機,肅寧心中慌亂不已,心中自嘲一笑,李艷陽就算消耗過大,也應該有人護送離開,豈有自己跑掉的道理?

    百思不得其解,眉毛越皺越緊,肅寧突然看到湖面,然后驚訝問道:“你們確定沒看到李青龍出來?”

    眾人茫然點頭。

    肅寧再次拿出手機,撥通秦淼電話。

    “肅老,怎么樣了?”秦淼這一夜睡得也并不好,因為她知道問題的嚴重性,上次可是讓整個別墅區的人進了醫院,現代醫術束手無策,要不是李艷陽施救,怕是那些富豪都會死掉,而這次,光聽肅寧的匯報她就知道,這是何等麻煩,二十公里的范圍要清空,這簡直比恐怖主義還要駭人聽聞,她擔心整個城市的安,更擔心李艷陽,二十公里不能留人,而他卻要去陣中作法,她如何心安。

    聽到秦淼焦急發問,肅寧沉聲道:“危險解除了,但是”

    秦淼先是一喜,然后心里咯噔一下,她還有最擔心的事情,于是顫抖問道:“但是怎樣?”

    “但是李艷陽不見了”肅寧說。

    聽到李艷陽三個字,秦淼只覺手一軟,果然是他,但聽到不見了,心中竟然一喜,不見了,不是出事了,于是問道:“怎么不見了?”

    肅寧道:“不知道,施法之后人就不見了,現在找不到。”

    秦淼疑惑不已:“怎么會這樣呢?”

    肅寧搖搖頭:“請您安排點事。”

    “什么事?”秦淼問。

    肅寧看著人工湖,道:“我要把蕭山別墅區的人工湖抽干。”

    一直聽著肅寧打電話的眾人聞言大驚,然后忽然明白了,這老頭懷疑李艷陽墜湖了!

    眾人暗罵自己糊涂,怎么沒想到這點呢,不過這也怪不得眾人,只因他們先入為主,知道李艷陽不在湖里,所以也就沒往這上邊想,但肅寧什么都不知道,此刻恨不得挖地三尺,豈能放過這個人工湖。

    眾人下意識的看向褚云,褚云也自覺失誤,但表情依然鎮定,因為他找不到李艷陽,到時候見到尸傀也裝不知道就是了。

    秦淼聞言心里一驚,難道李艷陽墜湖了?當下不敢耽誤,趕忙道:“我立刻安排,您在那等著。”

    隨后便是焦急的等待,饒是秦淼貴為副市長,但現在天還沒亮,也免不得一番周章,但已經很不錯了,半個小時不到,就有機器設備被拉到別墅區,還有一群潛水員。

    這半個小時肅寧等的是相當苦悶,一邊著急,一邊祈禱。

    秦淼也拖著疲憊的身體趕到別墅區,她整個心都亂了,哪還能在家里呆下去。

    看到眾人,秦淼無心和他們打招呼,只是看著肅寧擔心道:“不會墜湖吧?”

    肅寧搖搖頭,他很矛盾,不希望李艷陽墜湖,因為那意味著生命危險,但他又有些希望李艷陽墜湖,否則他在哪?難道真的被陰氣吞噬?

    玄學發展至今,仍有無數難解謎題,奇怪事情更是層出不窮,完無法按常理推斷,誰知道什么情況下會不會導致人的灰飛煙滅。

    秦淼不敢耽擱,趕忙下令:“潛水員下水查探!設備吸水!”

    隨著秦淼令下,眾人開始忙碌,十余個潛水員跳入人工湖,四個水管也插了進去。

    雙管齊下,眾人便緊張的等待。

    人工湖并不大,眾人能看到湖面不斷下降,但沒等到水被抽干,就見有人影浮出水面。

    一個潛水員漏出腦袋,喊道:“找到了!”

    秦淼聞言一喜,喊道:“拉出來啊!”

    那人搖搖頭:“拉不動!給我一根繩子!”

    肅寧秦淼等人不解,人在水里,豈能拉不動?

    但當下不宜多問,趕忙一根繩子拋出,潛水員再次下水,然后漏出頭喊道:“拉!”

    岸上工作人員趕忙拉緊繩子,五個大漢一起拉著一個水里的人,竟然還頗為費力,胡文舉等人自然知道拉的是尸傀,不禁心想這尸傀的密度怎么會這么大?

    與此同時,潛水員已經紛紛出水,站在岸邊看著繩索。

    很快,一個人影孵出水面,然后響起一片驚呼。

    秦淼更是大叫一聲連連后退,因為那人的模樣當真恐怖。

    看到尸傀被拉出來,肅寧大吃一驚,無暇顧及這個東西的恐怖丑陋,喊道:“這不是!”

    潛水員微微詫異,不是?不是找人么,怎么找到了又不是?

    尸傀被拉到岸邊,肅寧看了一眼,頭皮發麻,來不及思考,喊道:“再下去!”

    眾潛水員一陣無語,一人道:“找過了,就這一個!”

    “不可能!”肅寧喊了一聲。

    潛水員看看秦淼,秦淼道:“再找!”

    命令難違,眾人只得再次下水。

    但這次,直到水被抽干,直到眾人看到空空如也的湖底,這才確定,李艷陽真的不在。

    肅寧和秦淼一臉茫然,心中升起同樣的慌亂。

    “肅老,怎么辦?”饒是貴為副市長,秦淼也不禁慌了神。

    肅寧沒有答話,而是看向了岸邊的尸傀。

    此刻是清晨,眾人看到尸傀的模樣都不禁打了個冷顫,尤其秦淼,竟然不敢看那東西。

    “秦副市長,報警吧,看來這里以前發生過命案!”

    隨同秦淼前來調度設備和潛水員的領導開口建議道,他把這東西當成了尸體。

    秦淼聞言點點頭:“對,報警。”

    “等等!”肅寧突然開口止住。

    秦淼不解,肅寧看著那東西,道:“這不是尸體。”

    除了褚云以外的眾人不解,這不是瞪大眼睛說瞎話么,這不是尸體難不成是活人?

    “這是尸傀!”肅寧聲音帶著顫抖,他畢竟見多識廣,雖然沒見過這東西,但也知道這方面的記載,只是沒想到這個東西會出現在蘇杭。

    秦淼聞言又是一哆嗦,雖然沒聽過這名字,但聽起來就很嚇人。

    “尸尸傀?什么東西?”秦淼問。

    肅寧深吸一口氣,臉上幾無血色,搖搖頭,沒有解釋,而是拿起電話,良久,接通,說道:“鬼道前輩,尸傀吃人么?”

    鬼道睡得正香,沒想到肅寧竟然打擾自己,剛要爆罵,就聽到尸傀二字,登時一激靈:“尸傀?尸傀怎么不吃人!你怎么問這個?”

    肅寧聞言道:“我說的不是咬,是吃!把人吃掉,吃的骨頭都不剩”

    旁邊的秦淼兩眼一黑,差點栽倒,好在有人及時扶住了她,她聽懂了,李艷陽可能被這東西吃掉了。

    “吃的骨頭都不剩?那沒聽說過,應該不會,他是尸體做的,又不會咽東西。”鬼道接著道:“你快說,咋回事?”

    肅寧心亂如麻,道:“蘇杭有個自然形成的陰陽穴,之前有人在這邊慘死,導致陰陽失衡,但是被我們和李青龍壓下了,后來又死了個人,再次導致失衡,這次十分恐怖,然后李青龍到陣中施法,可是陰氣壓下之后李青龍&a;a;bsp;不見了,憑空消失了,我以為他墜湖了,但是抽干湖水,發現里邊有個尸傀,而李艷陽還是沒找到!”

    “什么?”鬼道大吃一驚:“你們蘇杭出現尸傀?”

    肅寧心中無限自責,低聲道:“是的”

    “我草你奶奶!”鬼道突然大罵一聲,怒不可遏:“你特么還當什么會長,你個挨千刀的東西!”

    肅寧神色黯然,鬼道罵的沒錯,自己堂堂玄學會長,竟然不知道蘇杭會出現尸傀,更不知道這蘇杭居然有具備這樣能力的人。

    想到這里他突然一激靈,趙開疆今天沒來!!!!!

    “那現在怎么辦?李青龍找不到了”肅寧無暇顧及其他,此刻也亂了。

    “我他媽怎么知道怎么辦?找啊!”鬼道大罵一聲,直接掛了電話。

    掛了電話,鬼道便給其他三位宗師打電話,告知了肅寧說的狀況,平常脾氣極好的天才也忍不住破口大罵,直接道立刻去蘇杭。

    一時間,四大宗師紛紛動身,向著蘇杭進發,一來擔心李艷陽這個天才真的隕落,第二自然是因為尸傀,這種慘絕人寰的東西來了,實在令人震驚。

    肅寧看著掛掉的電話,整個人都陷入了深深的茫然。

    “肅老怎么辦?”秦淼也是六神無主,陷入自責,自己怎么不攔著李艷陽呢,怎么讓他鋌而走險呢

    一邊是城百姓的安危,一邊是李艷陽的性命,如果時間倒退,她會如何抉擇?她不知道,但是也沒有她抉擇的機會,這一切太過突然,令她始料不及,當然,她也是后來才擔心,因為心緒不安,但歸根結底,她其實沒想過會這樣。

    噗通一聲,肅寧突然腿一軟,直接跪倒在地,捂著臉,頭顱著地,頓時老淚縱橫。

    這一刻,無限的自責和悔恨在無力和茫然中涌來,直接把肅寧給壓垮了,嚎啕大哭中,念叨著:“李青龍,我對不起你啊!”

    “秦副市長!”

    突然一聲驚呼,眾人轉頭,只見秦淼暈倒。

    艱難的扶起老淚縱橫的肅寧,眾人又努力弄醒秦淼,他們忽然有點后悔,因為兩個人幾乎失去神采,有如那尸傀一般,就像行尸走肉一般。

    一個年過半百的老人嚎啕大哭,一個原本鎮定自若的副市長嘴角顫抖無聲落淚,看的眾人不禁心疼。

    胡文舉突然生出一絲嫉妒,這李艷陽也算死得其所了。

    秦淼呆呆地拿出電話,打給了項玉田。

    “發動所有警力,城尋找李艷陽!”

    眾人心中都知道,這徒勞無功,但秦淼做不到什么都不做,她不會放棄,無論如何,她都不會放棄。

    肅寧聽到電話,也終于微微回神,掏出手機,再次撥出,打給了寧千尋。

    與同鬼道的匯報一樣,把事情始末原原本本的告知寧千尋。

    寧千尋聞言大驚,問李艷陽到哪去了,肅寧再次苦澀說不知道。

    寧千尋最后告訴肅寧,自己今天就到。

    一番交代完畢,肅寧想到趙開疆,登時怒不可遏,他敢肯定,這個尸傀除了他別人捯飭不出來,于是叫上褚云等人:“走,去找趙開疆!”

    看著原本慈眉善目的肅寧發起了狠,褚云等人趕忙跟上。

    他們都有自己的車,自然不必和肅寧擠到一起,但肅寧叫褚云陪著自己,所為的自然是想再詳細問詢情況。

    這讓褚云失去了通風報信的機會,只得對著陶姜眼神示意一下。

    對于這個眼神陶姜知道是告訴自己給天元派通話,但至于褚云要如何說他也想不明白,但他也不傻,權衡一番,給出了一個命令。

    “你們回到門內沒?好,肅寧來興師問罪了,他找到尸傀了,不要隱瞞了,就說開疆今晚是作法了,但你們不知道做的什么法,然后累死了,一定不要表現出我們知道,放心吧,你師父去了,你就是新的掌門,我們三個門派會支持幫助你,但記住,千萬不能暴露,否則玩完了。”
基本走势图大全 随州股票配资 越南快5开奖网站 股票融资杠杆_杨方配资平台 玩什么网络游戏赚钱 十一选五开奖一定牛 广东快乐十分开奖 体球网即时比分手机版体球网比分 网上兼职qq163 北京哪里有卖麻将机 3d定胆法 股票只买跌和涨的吗 天天麻将 排列5百位杀号 股票知识入门k线图 微乐麻将下载 安装 重快乐十分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