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聯文學網 > 言情小說 > 極品全能相師 > 第0166章 四大掌門密謀

第0166章 四大掌門密謀

 熱門推薦:
    秦思成想了半天也沒想明白,直到李艷陽告訴秦淼以后公出記得給他打電話秦思成也沒想明白,他答應了,可是沒談報酬。

    “爸,他沒嫌少吧?”秦敏知道父親去給報酬了,因為卡是她拿的。

    “嫌了!”秦思成說。

    “什么?五十萬還少?”秦母有點接受不了。

    秦淼覺得那家伙確實看不上五十萬的。

    秦思成掏出了銀行卡,放在桌子上推給秦敏,然后突然看向老伴。

    “怎么了?”秦母看到老頭子緊張的模樣不解道。

    “你是不是背著我有收禮?”秦思成覺得肯定是這么回事了,家里肯定有一大筆錢,被李艷陽算到了,不然他不會說的這么肯定。

    “收禮?我怎么會背著你收禮呢?”秦母也詫異了。

    仔細注視老伴良久,見老伴沒有一絲慌亂,秦思成這才收回目光,然后不解道:“那我還有什么財富啊?”

    “爸,怎么了?”秦敏問。

    “我給他錢,說這是你幫的,然后他不要,說只要我的我說我沒有,他說我有一大筆財富,他就要我的”秦思成有點頭疼。

    噗嗤!

    “你笑什么?”秦思成看著大女兒,不解道。

    “您確實有一大筆財富呢!”秦敏說。

    “你收的?”秦思成有點驚慌。

    秦敏搖搖頭,看向秦淼。

    秦思成再轉頭:“你收的?”

    秦母忽然明白了,一巴掌打在老頭胳膊上:“哎呀你個糟老頭子,可真笨!你還有個寶貝女兒沒嫁出去呢,可不就是最大的財富嘛!”

    “向天要命好大的手段啊,看來這世上真沒有萬無一失的事!”

    楊登渠夾著雪茄喃喃自語。

    褚云聽出了楊登渠的埋怨,卻不覺理虧,道:“死是死了,這點你通過醫院不難打聽,但問題是死而復生了,這個我也沒想到”

    楊登渠微笑道:“褚老多心了,我不是這個意思,這次不行咱們還有下次。”

    褚云點點頭,道:“不過再下手就不容易了,他們會有防備,而且我不建議操之過急,你無非是想提醒他們一下,現在效果也算有了,要逼得太狠,那秦家也不是省油的燈,到時候真的魚死網破,對你來說也不好。”

    楊登渠點點頭,道:“但是眼下迫在眉睫啊!”

    “那個陣法還要一年多失效,暫時沒事,沒了古玩街,我再想想其他辦法。”褚云說。

    “那就辛苦褚老了。”楊登渠道。

    “客氣了!”

    褚云說罷告辭,楊登渠送到門口,猶豫一下,叫了聲褚老。

    褚云轉頭,楊登渠又笑著說辛苦了。

    聽到這本來有點畫蛇添足的一句話,褚云絲毫沒意外,只是微微一笑,沒有多說。

    褚云離開,楊登渠發了一會兒呆,他其實想問那個李青龍是不是真的很厲害,可不可以幫忙解決這個風水問題,但正所謂同行相輕,又怕褚云不高興,畢竟兩人藕斷絲連這么久,生怕一直倚仗的褚大師誤會自己,也就作罷。

    拿出手機,打了個電話,告訴對方調查一下李青龍。

    褚云離開和楊登渠隱蔽的交談地點,來到了撥云派,因為陶姜說做東要請老哥幾個喝兩杯。

    喝酒自然是假,褚云知道他的目的是什么,所以欣然前往。

    來到撥云派,其他三人果然都在,褚云年齡最長,論道行和威望,在蘇杭的地位直逼肅寧,所以一直被幾人私下稱作老哥。

    坐下來陶姜沒有開門見山,而是先喝茶聊天,不過話題自然是無幸見識的七星續命陣。

    “各位覺得那真龍的說法到底真的假的?”聽到趙開疆說完,陶姜問。

    趙開疆道:“應該是真的,不像是化形出來的,好像確實有靈智。”

    陶姜聞言看向褚云,褚云點了點頭道:“這個應該沒有疑問,當時李青龍也很慌張,看來他原來也不知道會是這個情況。”

    陶姜點點頭:“那如此說來,李青龍本事也不過如此嘛!”

    尤文圖有點驚訝,如此還不了得么?

    陶姜笑道:“只是他會布這個陣法,所有神威都是陣法催動的,他不過比咱們知道的多了點而已。”

    褚云點點頭,其他兩人心想也確實如此。

    陶姜看了眼幾人,把眾人神色收進眼底,開口道:“各位老哥,其實今天來我是想說個事。”

    三人聞聲疑惑看來。

    陶姜道:“你們也看到了,那李青龍夜郎自大,目中無人,真沒把咱們四大門派看在眼里。實不相瞞,前些天我們通過話,你們也知道,我們之前有點誤會,三長老和他較過勁,但被肅老攔了下來,我本來念及同道之情,也看在肅老面子,所以讓三長老認個錯,不料這家伙不吃敬酒,還放話說我撥云派的生意他都要搶,真是囂張至極啊!”

    “哦?有這等事?”褚云說。

    趙開疆點點頭,尤文圖附和道:“這李青龍確實不夠謙遜。”

    “是啊!”陶姜心中一喜,面上沉重道:“這家伙恃才傲物,本來就不把咱們放在眼里,現在又和咱們平起平坐,又有肅寧提攜,以后這蘇杭的生意,怕是沒咱哥幾個的事了”

    古語有言,深仇大恨不過斷人財路,殺人父母,陶姜雖然有些添油加醋,但其他三人也知道他的意思,而且他說的是實話,以李青龍幾次出手來看,這家伙確實厲害,威脅他們的生意也確實是實情。

    “說到這我也就不繞彎子了,實不相瞞各位,我撥云派與他李青龍,勢不兩立!”陶姜表了個決心然后看向幾人:“不知道各位覺得如何,這蘇杭,終究是咱們四大門派的天下,一榮俱榮,一損俱損,我倒不強求大家擰成一股繩,只希望大家看清局勢。”

    說罷一席話,陶姜看向褚云:“褚老哥,你最大,你發個話,要是你不想趟這趟渾水,老弟也不強求。”

    褚云笑著搖搖頭,說:“這個年輕人確實不是善類。”
基本走势图大全 河内五分彩开奖号码统计软件 福利福彩开奖查询结果 多游四川麻将血战到底下载 疯狂飞艇投注教学 山东时时彩 神算子精选心水资料 吉林心悦麻将官方下载 31选7什么时候开奖 安徽时时彩 欢乐捕鱼人赢话费安卓 武汉麻将下载苹果手机版 福州麻将软件有哪些 75秒极速赛车开奖 异域狂兽 遇乐二鬼 兜趣江西麻将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