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聯文學網 > 言情小說 > 極品全能相師 > 第0094章 這也是我想知道的
    到了酒店,秦淼吩咐李艷陽去買衣服,自己則用酒店座機給父親打了個電話,秦軍此刻正在和一群人等待前方搜尋結果,聽到電話是女兒打來的,驚喜萬分。

    眾人聽到秦淼已經安,也長舒了一口氣,然后趕忙組織警力,聽到秦軍親自要去接女兒,市委兩大領導只能心中叫苦,一同前往,省委一二把手也客氣的說跟著一起去,畢竟這是大案,鎖定目標范圍,豈有不端掉的道理。

    呂鐸作為本案的第一負責人自然主導負責,武警大隊也跟著協助,于是一群人離開交通指揮中心,組團奔向鄰市。

    李艷陽穿著內褲逛街成為了一道風景線,不過他沒有太過招搖,先給自己買了一身行頭,然后又給秦淼里里外外買了一個套。

    回到酒店的時候李艷陽發現秦淼已經洗了一個澡,此時穿著酒店的睡袍,清水出芙蓉,分外嬌艷。

    “試試合不合身。”李艷陽把衣服放在床上。

    秦淼點點頭,然后就見衣服里邊夾著內衣內褲,一陣羞赧:“你先出去。”

    “不用了吧,老夫老妻了都我去洗澡!”見秦淼面色不善,李艷陽趕忙沖向衛生間。

    秦淼見衛生間的門已經關閉,這才小心翼翼的解開睡衣。

    咔!

    秦淼十分緊張,聽到一聲響起趕忙把衣服合上,怒氣沖沖的看向突然打開衛生間門,探出一個腦袋的李艷陽。

    “嘿嘿,你快點,我洗澡很快的!”李艷陽很失望,早了一步!

    秦淼一陣氣結,知道這家伙是故意的,哪有洗澡比換衣服還快的道理,喝道:“你把門鎖上!”

    “鎖上?沒事,我不怕你進來看。”李艷陽笑著說,他知道秦淼這是怕他再出來,提前有聲音好防備。

    秦淼氣的一咬牙,干脆鉆進了被窩換衣服。

    李艷陽哈哈一笑,打開水龍頭,開始沖澡。

    秦淼穿上內衣之后又是一陣異樣,因為這個胸罩太合身了,這家伙怎么選得這么準?不禁想起水上水下,這家伙肆無忌憚的目光以及動作。

    警察講究雷厲風行,李艷陽的頭發還沒干,就聽到一陣敲門聲。

    李艷陽不解,然后就見秦淼走向門口,穿著他新買的衣服打開了房門。

    “秦區長您沒事吧!”呂鐸率先問候。

    秦軍一把握住女兒的手,說沒事就好。

    一眾領導分別問候一聲,然后就被秦淼請進了本來不大的房間。

    眾人看到李艷陽的時候瞪大了眼睛,他們緊張過后這才注意到兩人都洗了澡,而且都換了衣服,一時間大眼瞪小眼,都看向了李艷陽,竟然沒有人說話。跟在眾人后邊的吳隊長心中一陣羨慕,要是本來應該是自己的

    “你們看著我干嘛?”李艷陽看著一群人問道。

    秦軍轉頭看向了女兒:“你們?”

    秦淼恍然:“我們被歹徒投湖了!”

    “什么?投湖?”秦軍驚呼出聲,其他人也明白了。

    就在這時,一群酒店人員趕了過來,當先一人正是酒店老板,別人不認識,但是省委這兩位常上新聞的人物他當然知道,最初以為自己這里犯了什么案子,嚇得大氣都不敢喘,一番了解才明白大概,然后惶恐的歡迎一番,請求指示。

    酒店自然沒法辦案,于是在呂鐸請示之后,一群人奔向了本市刑警大隊。

    當地刑警隊早已接到指示,自然是力配合。

    一群人來到刑警隊作戰指揮中心。呂鐸請示了領導之后,將部署權交給了蘇杭市公安局局長項玉田,項玉田接過指揮權就開始部署,不過每一次發話都戰戰兢兢的用眼神請示諸位領導一番,生怕哪尊大菩薩不開心。

    “封鎖本市所有交通要道,來往車輛逐一排查!”

    “是!”

    “所有警力部出動,以人工湖為中心,展開地毯式搜索!”

    “收到!”

    李艷陽此刻沒事人一般坐在旁邊,看著項局長在一眾大佬的圍繞下向前線發號施令。

    一番部署完畢,項玉田看向了秦淼。

    “秦區長,請您詳細講述一下經過。”

    秦淼點點頭,便將被挾持到投湖的過程交代個一清二楚,當然,對于那些羞死人的對白自動過濾。

    眾人聽到最后都有一個疑惑,呂鐸心中突然一跳,急切的看向李艷陽,問出了眾人心中的疑惑。

    “車門怎么打開的?”

    “用手啊。”李艷陽看眾人都望向了自己說道。

    “手?胡說!在水里,用手怎么能打開車門?”呂鐸問。

    項玉田不明白這些話怎么呂鐸搶著問出口,但現在領導眾多,他也不好責備,況且他始終參與且在現場,也就由著他問。

    “為什么用手打不開?”李艷陽疑惑的問。

    “為什么?在水里壓力那么大,根本打不開!說!你到底是怎么打開的?”呂鐸沉聲喝道。

    眾人聽到呂鐸的口氣都是一陣不解,這家伙是個普通人質,還是救了秦淼的功臣,他怎么如此說話?不過心中都有疑問,也就沒人打斷,不過秦淼心中不高興了,這個呂鐸對群眾的態度很值得商榷。

    李艷陽笑了:“哦,那我是用屁崩的!”

    什么?

    眾人愣住了,這家伙怎么這么說話?還有,他的表情怎么這么輕佻?

    “你注意你的態度,你最好從實招來!”呂鐸再次喝道。

    “你看,說手打開的你不信,屁崩的你還不信,你要我怎樣?”李艷陽問。

    “你說實話!”呂鐸快氣死了。

    “哦,對了!我想起來了!”

    眾人聞言趕忙豎起耳朵。

    李艷陽溫柔的看了眼秦淼:“是我們的愛情感動了老天爺,他派神仙來救我們了!”

    你們?愛情?

    眾人看看李艷陽,看看秦淼,啞口無言。

    “你別胡說!”秦淼沒想到李艷陽此情此景居然還口不擇言,登時紅了臉。

    “對!你好好說話!”呂鐸再次搶聲道。

    李艷陽也不玩笑了:“我就是用手打開的,至于怎么打開的你就別問了,現在當務之急是抓人,和我在這喊個屁啊!”

    眾人又被這家伙弄無語了,很多外圍的小人物都對這家伙生出了一股佩服,面對著秦老,面對著省委、市委大小bss,這家伙居然這么說話

    “呵呵”

    眾人突然聽到呂鐸笑了,不解的看去,發現呂鐸就像解開了謎團一般,笑的十分自信、得意。

    李艷陽不解:“你笑啥?”

    “要不我告訴你車門是怎么開的?”呂鐸道。

    眾人更迷糊了,李艷陽都不說,你怎么知道。

    李艷陽同樣是這種感覺,這家伙還有這能耐?于是點點頭:“你說!”

    “我不知道猜的對不對,還得你告訴我啊!”呂鐸冷笑道。

    “嗯?行,我幫你參謀參謀!”李艷陽點頭道。

    呂鐸看著李艷陽冷笑一聲,自信道:“車門上安裝了裝置,有一個遙控器,只要一按按鈕,車門就會打開!至于這個遙控器在你手上還是你同伙手上,那我就不知道了!”

    李艷陽愣住了,其他人則若有所思。

    “同伙?”李艷陽疑問道。

    咔吧一聲!

    呂鐸拿起了槍,唰的一下對準了李艷陽:“我早就看出你和歹徒是一伙的!”

    眾人看到呂鐸突然動槍一陣詫異,聽到這一句話都看向了李艷陽。

    “臥槽!”李艷陽傻眼了。

    “愚蠢限制了你的想象力,也特么開發了你的想象力!”

    李艷陽覺得這家伙太搞笑了。

    “別裝了!把他給我扣上!”

    呂鐸大喝一聲,兩個刑警聞聲出列,一人一邊就要拿住李艷陽。

    “臥槽,你玩真的?你有病啊?”

    李艷陽一掙,就輕松的把倆手從小刑警的手中抽了回來。

    兩個刑警一愣,沒弄明白怎么回事,就要再抓,便聽一個聲音響起。

    “呂鐸!你說什么呢?”秦淼也被呂鐸說糊涂了,雖然她不知道李艷陽怎么開的車門,但他怎么可能和歹徒一伙的呢?

    “秦區長,您別被這家伙騙了!”呂鐸說了一句,見眾人都不解的望著自己,便看向李艷陽道:“我給眾位領導講一下經過吧!”

    眾人沒有說話,李艷陽也拭目以待,看看這個蠢貨怎么說。

    “最初圍了警戒線的時候這個家伙就搗亂要往里沖,當時我還不明白,現在看來是為了影響我們,乘機解救同伙。”

    李艷陽嘴巴登時變成型。

    “后來他沒成功,剛好歹徒要求挾持換人質,秦區長無奈,就要去換無辜群眾,這時候我們是準備派吳隊長保護秦區長的,本來都定了,結果這家伙公然和匪徒喊話,說吳隊長有槍,他上去!當時我就納悶,怎么有這么勇敢的群眾,還叫囂和歹徒喝酒,你們想想,會有這樣的群眾么?”

    李艷陽不自覺的點點頭,除了自己,八成沒有。

    “后來他和秦區長上去,他們出來的時候所有人都看到了,包括吳隊長!”呂鐸說著看向吳隊長,吳隊長點點頭,呂鐸又道:“當時歹徒根本沒挾持他,他在前邊探路,那個盧琳挾持秦區長,后邊還有個把風的!”

    呂鐸越講越覺得有理,看向李艷陽:“你還有什么可說的?”

    李艷陽不自覺的點點頭:“讓你這么一分析,我特么自己都信了!”

    秦淼一邊聽也一邊思考,覺得好像有點道理,但聽到李艷陽這么一句話登時就覺得都是扯淡。

    “胡鬧,他要是和歹徒一伙的還救我干嘛?”

    呂鐸看著秦淼點了點頭,然后看向了李艷陽:“這也是我想知道的!”

    “你在問我?”李艷陽問。

    呂鐸勾起嘴角,點點頭。

    李艷陽笑了。

    “這也是我想知道的!”
基本走势图大全 山西大唐麻将 王中王资料精选大全 大庆麻将 3d过滤器缩水 资产配置之私募股权投资基金 富贵乐园官方网站 益丰配资 五分彩定位胆技巧 四川麻将入门基础知识 河北福利排列七走势图 今天股市大盘分析 棋牌斗牛玩法 山西快乐10分走势图软件下载 福建31选7开奖号码结果 中石油股票行情 神来棋牌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