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聯文學網 > 言情小說 > 極品全能相師 > 第0066章 我去給你買橘子

第0066章 我去給你買橘子

 熱門推薦:
    第00章 我去給你買橘子

    李艷陽沒想到開車的會是皇甫月,更沒想到皇甫月會在他跟前停車,驚訝不已。

    “你在這里干什么,怎么不回宿舍?”皇甫月問道。

    “我在校外住。”李艷陽老實答道,上過課之后,對上皇甫月他總有點拘謹。..

    “校外?你怎么在校外住?”皇甫月又問。

    李艷陽眼珠一轉,十分正經道:“在外邊做點兼職,賺點生活費。”

    皇甫月聞言頗為驚訝,看來年叔叔說的不錯,他真的是喜歡胡鬧的好孩子呢……

    “是做家教嗎?”在皇甫月看來,大學生能做的兼職應該也只有家教了。

    “啊?哦哦,對,做家教。”李艷陽跟著道。

    皇甫月點點頭,猶豫了一番問道:“需要我送你么?”

    其實皇甫月并非客氣,只是對自己的車技不自信,而且她是路盲,所以比較糾結。

    但這種口吻在別人看來其實真的就是客氣一下,李艷陽自然聽得出來,于是道:“好啊!”

    李艷陽的厚顏無恥絲毫沒引起皇甫月的反感。

    “系上安帶。”皇甫月看著坐上副駕駛的李艷陽道。

    李艷陽頓時吃驚,心想需要么?再看皇甫月認真的模樣他有點后悔了,這車不好坐啊……趕忙扎起安帶。

    “你去哪?”皇甫月剛要啟動車子,想起了什么,問道。

    李艷陽報出家里地址,卻不見皇甫月啟動車子,而是拿出了手機,只見她敲打一陣,然后手機里傳出一個聲音:高德地圖為您導航,前方五百米,紅綠燈路口直行……

    車子緩緩啟動,車上變得十分安靜,不是兩人有什么尷尬,只是皇甫月一直認認真真的看著道路,別說轉頭了,眼睛都不曾斜視一下。

    皇甫月啟動車子的時候絲毫沒注意校門口開出來另一輛車,親眼目睹了李艷陽和她交談到上車的過程,正是要送皇甫月的胡文舉,胡文舉看到李艷陽上車,眉頭緊鎖,一腳油門,怒氣沖沖的離開。

    李艷陽正欣賞皇甫月緊張兮兮的模樣,然后突然感覺安帶一緊,腦袋因為慣性向前閃了一下,險些咬到舌頭。

    李艷陽趕緊目視前方,以為這個急剎車是因為遇到了什么變故,但一抬頭,發現前邊只是紅燈。

    皇甫月此刻臉頰緋紅,有緊張,有羞赧,其實她本來自己開的時候還好,但旁邊坐一個人讓他有點手忙腳亂。

    李艷陽是過來人,他上高一就跟著給干娘開了一輩子車的二師父學了開車,雖然還沒有駕照,但技術早已爐火純青,也知道剛學會開車時候的感覺。

    “老師,您剛學車吧?”李艷陽輕聲道,生怕引起皇甫月的反感。

    “嗯……是的。”皇甫月有些尷尬道。

    李艷陽點點頭道:“您剎車的時候,在即將停下的一刻松開剎車,讓車子用慣性滑行一點,然后再輕輕踩死,就平穩了。”

    皇甫月聞言驚訝道:“你會開車?”

    李艷陽點點頭:“學了,但還沒考駕照。”

    皇甫月點點頭,有些佩服。

    呼悠一下,李艷陽只覺車子剛輕微起步就猛然停住,身體又晃動了一下,然后就見皇甫月尷尬的按了一下電子手剎……

    得,起步的時候又忘了松手剎了……

    車子終于再次起步,李艷陽猶豫一下又道:“其實學車和學文學一樣。”

    皇甫月聞言有些新奇,看了李艷陽一眼。

    “死記硬背是不行的,講究熟能生巧,順其自然,要先念熟,然后才能順暢的背下來,所以您不用急,也不要緊張,剛學車的時候都是這樣的。”

    皇甫月本來覺得是自己太笨了,此刻聽到李艷陽的話疑惑道:“你剛開始的時候也這樣?”

    李艷陽點點頭:“是啊,還老是熄火呢,最丟人的是掛擋的時候都找不到檔桿了,摸我師父大腿上去了。”

    李艷陽一本正經的信口胡說之后,皇甫月果然輕松了許多,原來不是自己太笨,都是這樣的。

    隨后兩人就在車上聊起了開車,李艷陽的二師父可不是普通駕校教練能比擬的水平,所以講起很多技巧和注意事項都很特別,皇甫月聽得十分認真,趕忙用心記著。

    “開車的時候不能老盯著前方,還要經常看后視鏡,這不是分神,因為很多時候突發狀況都來自后邊。”李艷陽道。

    皇甫月聞言果然看了下后視鏡。

    “并道、轉彎,都要先看后邊,配合轉向燈操作,不要心急,慢慢來就好了。”李艷陽很溫和的教導著。

    皇甫月果然開始頻繁的透過后視鏡往后看,說來也奇怪,經過這些動作,她發現比一直看著前方放松多了,只覺得自己的車一直很安。

    隨后李艷陽就不再多說,任由皇甫月揣摩。

    “嗯?”又開了十幾分鐘,一個轉彎之后皇甫月疑惑了一聲。

    “怎么了?”李艷陽問道。

    “怎么后邊一直是那輛車?”皇甫月疑惑道。

    李艷陽聞言一驚,看向后視鏡,果然見到了一輛熟悉的金杯,沒錯,他第一次教皇甫月看后視鏡的時候就看到了這輛車,只是他再未向后看,也就沒留意,此刻心中一驚。

    現在雖然是晚上,路上的車也不少,分叉路也不多,有長時間同向行駛的車也不足為奇,但身后一直有這輛車就不對了,因為皇甫月的車速一直在40到0之間,這一路,別說車了,就算有一條狗,八成都超過皇甫月好幾次了,所以一直跟在后邊的這輛車一定不同尋常。

    李艷陽看著后視鏡里此刻顯得十分神秘的金杯在揣摩,是沖著自己來的,還是沖著皇甫月來的?

    李艷陽只是短暫一思考,就確定了一個八.九不離十的猜測,應該是沖著自己來的,畢竟皇甫月一個大學老師,除了可能被人惦記色相,實在不需要開車尾隨如此之久。李艷陽思考一番,還是放棄了自己下車,讓皇甫月趕緊回家的打算,不怕一萬,就怕萬一,若真是沖著皇甫月而來,前方再有攔截的就危險了。

    “前邊胡同,拐進去。”李艷陽琢磨一番說道。

    皇甫月看到李艷陽的樣子心里一糾,顫聲道:“他們是壞人?”

    李艷陽啞然失笑,此刻的皇甫月像個不諳世事的小女孩:“沒事,壞人也不怕!”

    皇甫月看到李艷陽的笑容,再聽他的話,心里安定不少。

    拐進胡同,李艷陽讓皇甫月停車,皇甫月聞聲停下,就見那輛金杯跟了進來。

    “你在車上呆著,不要動。”李艷陽看到金杯進來就要下車。

    “你干嘛去?咱們趕緊跑吧。”皇甫月只見金杯停下之后,呼啦一聲,車門打開,七八個人手持鐵棍下車,下意識的抓住李艷陽,膽怯道。

    李艷陽聞聲一笑,脫口而出道:“我去買幾個橘子。”

    “嗯?”皇甫月沒聽明白,這時候怎么還能買橘子呢?

    李艷陽沒有答復,安慰的看了皇甫月一眼就下了車,他是可以跑,以他駕車水平,只要坐上駕駛位,他保證這輛金杯分分鐘就迷路,但跑不能解決問題,他要弄清楚是怎么回事。

    “不跑么?”為首一人看到李艷陽走下車來疑惑不已。

    “跑……跑不了啊,大哥們,這是干什么啊?小弟哪做錯了,您說說,我改……”李艷陽下車之后就丟掉了自信的笑容,此刻戰戰兢兢的。

    看到這七八個人李艷陽頓時就排除了賀金明,賀金明可能有心報復,但絕對不會蠢到只派這七八個人,更不會選擇這種方式,除非他真的活膩了。

    ------------

    PS:三月了,春天來了,這是耕耘的季節,瘋子要發力了,有沒有老鐵給點動力?好久不上月票榜了...都沒錢買橘子了......
基本走势图大全 涨停版股票 3分pk10是全网统一的吗 13号球衣篮球明星 广东麻将下载 sg飞艇是哪一个国家 财惠赚配资 天天彩选四今天开奖 成都麻将 七乐彩的开奖走势图 意甲球队最新关系2015 微乐天津麻将怎样免费开挂 北京十一选五什么时候开始 黑桃棋牌app官网下载 三分赛车平台计划 2018年股票市场 姚记娱乐APP官网版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