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七三章 你可真是個土匪啊(四更)

作者:吃個蘑菇吧 |字數:4034

人氣小說:天才萌寶:爹地債主我來啦都市極品醫神都市超級醫圣重生之老子是皇帝贅婿當道神醫農女:買個相公來種田女神的超級贅婿婚婚欲醉:顧少,寵不停

    數千年前,大荒古妖王隕落的消息,從天宮中流傳出來。

    作為將大荒古妖王視為恩師的秦青冥,知道此消息后,像是瘋了一樣,苦苦尋找著恩師的隕落地,哪怕是找到恩師的遺體,也能緩解一絲心中的痛苦!

    這一找,就是數十年之久!

    最終,他幾乎是掘地三尺,也并未找到當年天宮與恩師到底是在哪里決戰的。

    但,秦青冥沒有放棄,他開始將尋找的目標放在混亂空間內。

    那場大戰,肯定是波及甚廣,不可能一點痕跡都沒有留下,既然自己在地面上找不到痕跡,那就肯定是發生在混亂空間!

    這一找,又是近百年!

    這百年時間,秦青冥不知道撕裂了多少空間裂縫,不知道進入了多少個混亂空間,期間,他甚至無數次的命懸一線,差點沒被空間亂流給切割成碎片,但他都沒有放棄。

    最終,功夫不負有心人,當他有一天進入一處空間時,終于找到了那次大戰的戰場……

    當時的秦青冥看著那戰場,幾乎是震驚的合不攏嘴!

    那片空間內,大地幾乎被轟成了篩子,變得一片荒蕪,無數道被強者撕裂的空間裂縫,即便是過了百年時間都沒有完愈合,那里簡直是成了一片煉獄景象!

    也正因為如此,秦青冥當時就斷定,自己的恩師一定就是在這里隕落的,除了恩師之外,這世上絕對再無第二人,能夠有實力發動起如此毀天滅地的戰斗!

    于是,秦青冥便開始了在此地尋找恩師遺體的旅程。

    即便他知道,自己的恩師恐怕是已經灰飛煙滅,但他還是沒有放棄,一遍又一遍的在此地尋找……

    最終,他在無盡的廢墟中,發現了一把閃爍著黯淡金芒的大劍!

    秦青冥瞬間淚如泉涌,這是恩師的武器!

    一線劍,他曾經見恩師拿出來過!

    秦青冥抱著一線劍,在廢墟中哭了很久,像是抱著自己恩師的遺體一樣,發出無助的哀嚎。

    同時,他也發現,一線劍被重創了,劍靈都凝聚不出來了,就連劍芒,甚至都無法揮擊斬出。

    幾日后,秦青冥手提一線劍,離開了那片廢墟,重新回到了地府,但是他知道,恩師是被天宮絞殺的,所以,自己不能讓一線劍重見天日,免得被天宮發現后收繳回去。

    正因如此,一線劍一直被他保存在空間戒指中,從來沒有拿出來過。

    直到他成為了高高在上的十殿閻羅之一的秦廣王殿主,他才終于將一線劍重見天日!

    同時他又驚愕的發現,一線劍,竟然不僅僅是一把武器那么簡單,它竟然還自帶儲物空間,這個儲物空間,與空間戒指的那種儲物空間完不同,里面,竟然可以讓人自由出入,說是空間,反倒是不如說是自成一片天地更為恰當!

    而且,這片天地還可以凝練出來,幻化成真正的景象!

    秦廣王在一線劍自帶的天地中,發現了那片大海,也發現了山海寶閣,當時的山海寶閣內,并沒有什么法寶存放,于是,他就在秦廣王殿的一處荒地上,設立鎮山海碑,并且在峽谷中,開創獨立空間,將一線劍中的大海與山海寶閣,釋放出來,作為秦廣王殿的藏寶重地!

    數千年以來,秦廣王凡是有了法寶,都會存入山海寶閣之內。

    同樣,這數千年來,秦廣王也一直在努力的想要獲得一線劍的認可,想要成為一線劍的主人,真正掌握山海寶閣。

    倒不是說秦廣王貪心,想要鳩占鵲巢,而是他認為,這把一線劍,代表的是恩師當年遺留下來的意志,他想要繼承恩師的意志,然后像恩師當年那樣無懼天地的活下去。

    可惜的是,他并不能獲得一線劍的認可,有的時候,他態度強硬時,一線劍反而會鋒芒畢露,一副想要斬殺他的姿態。

    這讓秦廣王失望、可惜而又無奈,他覺得,這世上恐怕除了自己的恩師之外,不可能再有第二人可以獲取一線劍的認可了,畢竟,就連自己這個與恩師有師徒情分的人,都做不到,更何況是別人?

    同時,秦廣王也暗自感嘆一線劍的忠誠,過去幾千年了,它竟然還對恩師如此念念不忘,竟然還不肯敞開心扉去接納新的主人,這一點,實在是太難能可貴了。

    一線劍,怕是從今往后,不會再像以前那樣大殺四方了!

    因為它太高傲了,誰都無法讓它臣服,誰都沒資格手握此劍問鼎天下!

    除非恩師親至!

    這個念頭,秦廣王心中早已是根深蒂固,但是,就在今日,這個念頭徹底粉碎!!

    銀角竟然告訴自己,山海寶閣被搬走了!

    這豈不是說明,一線劍……選擇了新的主人嗎!!

    秦廣王幾乎無法相信這個鐵打的事實!

    這怎么可能啊!

    一線劍,竟然選擇了古木生!!

    古木生他難道真的是恩師轉世之身?!

    “古木生,古木生……古木生?古墓?生?”

    飛速疾馳的秦廣王忽然目光一凝,倒吸了口涼氣,“他的名字……古墓生?是巧合還是確實是意有所指……”

    秦廣王內心思緒嘈雜,目光更是復雜至極,再次加快速度,恨不得立刻出現在古木生面前,好好質問他,他到底是誰!

    秦廣王走后,秦廣王大殿中,黑白無常也是面色緊張,二話不說,急忙化作黑白流光追了出去!

    三弟……你捅大簍子了啊!

    你這膽子也太大了吧,山海寶閣上司向來看的極為重要,你怎么把它給搬走了啊,這回怕是上司真的要發火了!

    鐵手判官卻是站在原地苦笑無言,那小家伙……可真尼瑪是個土匪啊……

    之前他聽黑白無常說,古木生要把鎮山海碑給搶走,還只是當成笑話聽的,你一個執法者,哪來那么大的膽子?

    但是現在,古木生沒搶鎮山海碑,卻把山海寶閣給連根拔起帶走了,這,簡直比搶走鎮山海碑還讓人刮目相看啊……

    厲害啊……鐵手判官苦笑。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基本走势图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