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章 鐵鍋魚頭燉豆腐

作者:晨晨powa |字數:5358

人氣小說:暗黑系暖婚神王強寵:萌寶來襲天才萌寶:爹地債主我來啦都市極品醫神暴君的寵后[重生]跟喬爺撒個嬌小行星火影之商城系統

    聽了老人的話,我當下就愣在了原地,有些尷尬地不知道要在說些什么安慰眼前失去兄弟的老人。大叔看出了我的尷尬,便和老人攀談起了他夫人的事情:“我剛才看了令夫人的情況,令夫人這樣已經有多久了?”

    趁著大叔和老者聊天的功夫,博簡走了過來和我說了剛才那間屋子里面的情況:“我剛才進屋的時候,大媽好像是看不見有人進去似的,一個人看著空氣發呆。不過我們走近的時候,尤其是大媽看到我的時候,突然間就抱住了我開始大哭起來。”博簡臉上寫滿了莫名其妙。

    “應該是錯把你當成了別人吧。”我這樣哄著博簡,眼睛又瞟向了桌子上那張年輕人的照片,心里開始做起了推測。照片上的人的年紀和博簡差不多,胖瘦也相似,被大媽錯認成照片上的孩子可能性倒是不小,尤其是在聽大叔說大媽的精神方面有些問題之后,我就更加確信自己內心的推測。

    我再次把目光投向了大叔和他身旁的老者,老者還在和大叔聊著,期間一直在不停地搖著頭,像是心中有太多難以言說的痛苦。我把白貓交給博簡抱著,白貓在博簡懷里掙扎了一下,喵喵叫了兩聲才又安靜下來。我快步走向了大叔,想聽聽他和老者在聊些什么,但是當我走到他們跟前的時候,他們卻不再說話了。大叔轉過頭看著我的時候,我猶豫了一下還是問出了心中的疑惑:“大媽是因為想念照片上的那孩子才會變成那樣的吧?”

    老者聽到我這樣問的時候,愣住了,之后他的眼神越過我再次到達了白貓身上,過了好幾秒鐘,他才雙眼防空地問我是不是白貓告訴了我什么。我心里不禁啞然失笑,和著老爺子還是固執地認為公主是可以通靈的。

    我搖搖頭告訴面前的老者我的疑問只是我的個人推測:“博簡告訴我大媽剛才一直在抱著博簡哭,我看照片上的孩子和博簡的年齡差不多大,就猜想大媽是不是錯把博簡當成了照片上的孩子,所以才先過來問問您,大媽發病的原因是不是因為對那個孩子思念成疾?”

    聽到我這樣說,面前老者的眼神終于是放到了我的臉上,他點了點頭便轉身走了出去,只是在他轉過頭的時候,我看見了他眼角一直忍著沒掉下里的眼淚,看來我知道自己的推測應該與事實貼合的八九不離十了,我看向了大叔,發現他也正在看著我。

    “我的話是不是太多了?”我開始有些后悔剛才的提問。

    大叔點點頭:“這里面的話有時候是不能輕易說出口的,有些話說出來會很傷人。”大叔用手指敲了敲我的腦門。

    “對不起,我沒考慮到后果。”我真的有些后悔。

    大叔只是搖了搖頭:“如果以后,我是說如果,你遇到同樣的情況——當你知道答案會揭開一個人的傷疤時,就永遠也不要提問。一個人只胡在想要忘掉或者想要銘記的時候,才會給你看他的傷疤。”大叔拍了拍我的頭頂,換上了稍微輕松一些的語氣,“不過里面那位生病的夫人的心病確實和照片上男孩的死是有關的。”

    “你說心病,那生病的哪位夫人是還有其他的疾病么?”我把腦袋從大叔的掌心移開,抬起頭問道。

    大叔剛想說些什么,看到老者端著一個托盤走回來的時候就沒再往下說,他接過老者的盤子將茶分給了我們。大叔端著茶又和老者耳語了幾句,老者便又離開了。

    老者走后,大叔“喝完茶,咱們三個開始做飯吧。”

    聽到大叔的提議,一瞬間我有些詫異:“做飯,現在就做飯?做給誰吃?”

    大叔開始想我解釋:“給那張照片上的小哥哥吃。好啦,喝完茶就跟我去廚房吧,你們所有的疑問我一會兒慢慢講給你們聽。”

    我帶著幾乎要超過我認知的信息和滿腦袋的疑問乖乖地跟在大叔后面去了廚房。廚房里面很凌亂,食材也是少的可憐的,唯一值得注意的就是放在櫥柜上的胖頭魚的魚頭。看起來很是新鮮。

    “照片上的那個男孩子是剛才接待這家的弟弟,是他爸媽的老來得子,只是老兩口在他弟弟不到十歲的時候就因病離開了人世。他和他弟弟相依為命,因為爹娘死得早,所以兩個人活的非常節儉,大部分的錢都用來給他弟弟治病了。”

    “治病?”我有些詫異道,“他弟弟身體不好?”

    大叔有些由于自己的用詞,最后指了指自己的腦袋:“他這個弟弟這里稍微有些問題,反應也比一般孩子要慢一些,十歲的時候連話都說不利落,四肢也不是非常協調。所以他哥一直帶著這孩子求醫問藥,外面那個人三十多歲的時候,別人給他說了這個媳婦兒,這媳婦兒沒辦法生育就和前夫離婚了。兩個人就湊合在一起搭幫過日子。”

    “那大媽和這個孩子相處的好么?”我想其樂之前看到電視劇中的一些情節。

    大叔看出了我的猜測,搖了搖頭讓我不要把人想的太壞:“并不是所有事情都像是電視劇中演的那樣,不要因為一些不好的事情就妄加推測所有的重組家庭都會有同樣的事情發生。大媽人很好,否則也不會因為這個孩子的死亡而內心自責痛苦了十多年的時間。說大媽對那孩子視如己出也毫不過分。大媽生不出孩子,人們都說長嫂如母,所以大媽也真的是對那孩子很好很好的。平常給那個孩子做飯吃,也給那個孩子做新衣服穿,還教那孩子下地干農活,自從大媽來了,這個家里面開始有了明顯的變化,哥倆都變得比以前好了很多。人們都以為他們的日子會慢慢好下去,直到那個孩子突然從這個家里失蹤,再后來就村里就有了不好的傳言,那一段時間正好趕上了年景不好,有人就傳言他們家把孩子賣去做了苦工。你知道村里的傳言,越穿也過分,再加上之后回來的又是那個孩子的骨灰,所以到現在村里面都是對這一家子的誤解。事實上,也是那時候,這大媽的心理開始落下了病根。”

    “是因為被別人在背后說閑話么?”我幫著大叔把廚房收拾利落。

    大叔卻出乎我意料地搖了搖頭:“大媽的心并不是因為別人的閑話,而是因為對自己的責難。她一直責怪自己沒有看好這個孩子,被壞人騙走,最后遭受虐待離開人世。她覺得所有發生的一切都是因為自己的疏忽。你知道大媽沒有孩子,失去這個孩子,就如同失去了自己的孩子。失掉孩子之后,當父母的是真的會瘋的。”大叔說到這里突然就停住了,我看見他抿著嘴唇,滿臉痛苦的樣子,想起大叔也曾失去了自己的孩子。現在說到這些的時候應該是感同身受吧。我走了過去,輕輕抱住了大叔。我能感受到大叔的抽泣,過了好一會兒,大叔才慢慢平靜下來,她不好意思地抹了一把臉,蹲在地上又點了一根煙。這一次博簡沒有攔他,大叔點煙的手一直在顫抖著,我倒了杯水給他,看著他的手慢慢拿穩了煙。

    大叔一個勁兒地吸著手里的煙,直到煙蒂燙到了他,他才狠狠地掐滅了手中的煙,站起身把案板放在了灶臺旁邊

    博簡把洗好的幾樣蔬菜放在了大叔手邊看著大叔欲言又止。大叔轉頭看了看博簡笑著問道:“我沒有關系的,只是想到那孩子,心里就覺得可憐。”

    博簡點點頭,很認真地注視著大叔:“那孩子身上到底發生了什么事?這世界上真的會有靈魂么?”說完博簡別有深意地看了一眼在我腿邊蹭著的貓咪。

    大叔似乎有些不知道怎樣回答這個問題,他想了想才說道:“之于靈魂,我并不能給出你所謂的正確答案,我唯一能肯定的是大媽的病并非像村里人說的那樣是鬼魂作祟,我的那個朋友也是這樣認為的,之所以讓其他的風水先生過來,只不過是給這家人一些心理安慰,事實上他們在那孩子死后就一直陷在自己的心魔里。是因為他們的愧疚,所以他們才能聽見那孩子的聲音。所以,你們看見那滿院子和滿屋子的奇奇怪怪的抓鬼神器才一直起不了作用,因為那個孩子的魂魄一直住在大媽心里。”

    不知道為什么,在大叔說完這一番話之后,我能感覺博簡明顯放松下來,甚至是帶了一點欣慰的感覺。我再次轉過頭去確認博簡的狀態,但是他已經重新蹲下處理手中的胖頭魚的魚頭。

    “您還沒有告訴我們那孩子為什么離開這個世界呢?那孩子在死亡前到底經歷里什么事情?”因為我問的這個問題,博簡終于是回過了頭,但是我看見他的表情還是和之前一樣平靜,不禁覺得剛才那一刻的放松只是我的錯覺。

    大叔沒有立刻回答我的問題,他嫻熟地將鹵水豆腐切成小塊用沸水里焯了一下,之后換了一口鐵鍋開始熱鍋熱油。博簡將洗干凈去腮的魚頭交到大叔手里,看著他將魚頭煎的微微泛黃。在鏟子的翻炒下,炸魚的香味從鍋里撲了出來,這時大叔又把剛才切好的蔥段,姜片和蒜片依次放入鍋中,和芋頭一起煸炒。一分鐘過后,大叔讓我把已經燒好的熱開水倒入了鐵鍋中,看著水慢慢沒過已經炸好的魚頭,大叔又往鍋里加了冰糖塊兒,胡椒粉和大料進去,在香料的幫忙下,鍋里開始飄出魚湯的鮮香。大叔又往冒著泡的魚湯里加了料酒和黃醬,才蓋住蓋子,有了繼續說話的意思。

    伴著鍋里咕嘟咕嘟的聲音,大叔又開始講起了照片上的那個孩子:“這道魚頭燉豆腐是那個男孩兒最愛吃的東西,年初三是哪個孩子的生日,每年年初三這家人都會給這孩子做魚頭吃,還會哄那孩子吃了魚頭會變聰明。那孩子最介意別人說自己笨了。”說到這里大叔又是嘆了口氣,“你們知道有的時候惡言是比刀子還能傷人的吧?那孩子從小聽村里的人叫他傻子,也沒有朋友陪他玩,總是孤單一個人承受著不該有的欺負。所以隨著那孩子年齡的增長,他越來越不愿意被別人叫傻子。他渴望朋友,也渴望得到別人的尊重,所以他總是學著那些鄰居家的‘聰明孩子’做事情。他看到別的孩子外出打工,便纏著自己的哥哥也要去打工。他們兩個人被那孩子纏得煩了就隨口說了外出打工是聰明孩子做的事情,這下更刺激了那孩子的自尊心,只不過那孩子當時什么也沒有說。他們兩個一位這件事情就這么過去了,卻沒想到這孩子機子跟著門診的招工者跑了。”

    大叔說一陣,停一陣,鍋里的魚頭咕嘟嘟地冒著熱氣,大叔打開鍋蓋把焯好的豆腐塊兒放進了魚湯中,又給鍋里的魚頭翻了個兒,又加了些開水和干辣椒在里面蓋上鍋蓋繼續煮著。大叔似乎不太想說話,蓋上鍋蓋以后就開始處理手邊的其他食材。我和博簡不敢打擾他,也不知道還有什么可以做的。這個廚房里的食材太少了,也不知道平常這一家人是怎么過的,只是冰箱里的一盤餃子才能讓人感受到一絲過節的氣味。

    鍋里的豆腐收了不少魚湯汁,魚頭燉豆腐在鍋子里呈現出喜慶的辣椒紅色,大叔在柜子里找了個小的不銹鋼盆將魚頭燉豆腐放了進去,鮮香的味道引得人不禁食指大動。白貓喵了一聲,似乎有些躍躍欲試。

    “這個不是給你吃的。”我小聲對白貓說道,“這個是給另外一個世界的小哥哥的生日禮物。”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基本走势图大全 广东时时彩 贵州快3 山东时时彩 足彩进球彩 基金配资平台 股票行情在线分析 产业基金配资 华夏基金财富宝 2019公司股票分析报告范文 股票配资门户中的股票认购合法吗 新时时彩 新快3 股票指数怎么买卖,代码 怎么样看股票涨跌 股票指数基金收益如何计算 盘中股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