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四十一章談崩了……

作者:我欲乘風歸 |字數:3488

人氣小說:天才萌寶:爹地債主我來啦都市極品醫神都市超級醫圣重生之老子是皇帝贅婿當道神醫農女:買個相公來種田女神的超級贅婿婚婚欲醉:顧少,寵不停

    經過趙禎的解釋,張儉算是明白了,這所謂的租借州府,就是巧取豪奪!都要在這些州府中駐兵了,還不算是占領?只不過名頭好聽點罷了!

    張儉小心的開口問到:“不知陛下何日歸還?”

    趙禎伸出一根手指,張儉再起開口:“一年?”趙禎搖了搖頭,“十年?”再起搖頭,“百年?!”

    “然也!朕要租借一百年,百年之后歸還遼朝。”

    只不過趙禎心中加上一句,若是百年之后遼朝還再的話,他說的是遼朝,而不是契丹人…………

    “既然如此,租金幾何?”

    趙禎再次伸出一個手指,張儉有些無奈,但只能猜測:“一萬貫?”搖頭,“十萬貫?”再次搖頭,“百萬貫?!”

    “然也!大宋每年付給遼朝百萬貫的租金,至臨潢府交割!”

    張儉心中震驚,百萬貫對于遼朝來說可不是一個小數字,尤其是對現在的遼朝來說,更是最需要的東西,發展國力,恢復民生,沒錢是萬萬不行的。

    張儉咬牙道:“還請陛下恢復宋遼之通商!”

    “可以!”趙禎毫不猶豫的答應,只不過面色頗為古怪,讓張儉覺得莫名其妙。

    他哪里知曉,通商對于大宋來說本就不是問題,這么多年來從來就沒產生過貿易逆差,全是在向遼朝傾銷商品,以至于在趙禎禁商之后,民間資本發瘋挑起了宋遼之間的戰事。

    可以說眼前中京道的局勢就是民間資本聯合貴族資本挑起的,若是張儉知曉,不知他還會不會讓大宋的商賈去遼朝賺錢了,不得不說這是一個莫大的諷刺。

    張儉算了一下,遼朝還沒有那個州府能一年向朝廷繳納一百萬貫的稅收,相反朝廷還要把每年的稅收發放一些給地方州府,眼下宋人必須要占便宜的,否則豈能善罷甘休?

    既然罷兵的前提是大遼吃虧,不如在吃虧的前提下獲得最大的利益,在張儉看來,一百萬貫實在太多,足足是當年澶淵之盟的十倍!想想這筆財富都讓人眼饞的緊!

    但張儉也不傻,有些狐疑的望著趙禎道:“不知陛下想要租借何處?”

    一旁的范仲淹已經發傻了,沒想到官家的提議真的被張儉所接受,他是大宋的宰相,知曉一百萬貫對于大宋來說意味著什么,這才是九牛之一毛,滄海之一粟!

    瞧見官家望向自己,范仲淹冷靜的思考了一下,這時候可不能被勝利沖昏了頭,雖然是租借,可遼朝不可能什么地方都租借給大宋的,西面已經沒有什么威脅,大宋的寧夏反倒是讓遼人不安。

    北面,北面是遼人的上京道也是遼朝唯一的依仗,更是上上京城的所在,基本上也沒戲,那只剩下東面了!

    心思急轉,很快范仲淹便知道該租借什么地方,指著輿圖上的東北方道:“東京道!”

    張儉臉色大變,笑著對張儉說道:“平章事不可玩笑,這東京道乃是一道之地,豈能租借?其中州府眾多,不妥不妥!”

    范仲淹無奈到:“那我大宋可租借那些州府?”

    張儉指著西面道:“唯有西京道之州府…………”

    趙禎擺了擺手道:“那便算了!”

    范仲淹不知為何官家的態度變化如此之快,剛剛還要租借州府,一下又不租了,稍稍一想他便知道原因,西京道的州府還有租借的意義嗎?

    遼人之西京都被大宋拿下,大同府現在可是大宋的,又奪了奉圣州之土地,長城已經修建到了當年伏擊遼皇的鴛鴦泊附近,官家土地在此設縣治,筑城名曰張家堡,紀念當年一戰張家五口為國捐軀葬身于此。

    開始還沒有多少人重視這小小的地方,可逐漸的宋人發現,這張家堡不一般,乃是“屏翰神京”“京師鎖鑰”更是北京城的西北屏障,兵家必爭之地,也是連接關內與關外的一道樞紐。

    大宋有了張家堡后,完全是進可攻,退可守,這使得大宋再次占據了主動,在整個西北占據了主動,整個遼朝西京道都要在大宋的威懾下瑟瑟發抖,還有什么理由租借這里的土地?

    除了遼朝的東京道,趙禎還真沒有看得上的地方,不是因為大宋不需要更多的土地,而是租借來的東西總是會受到限制,不如拿在手中的舒服,曾經的租借成為華夏的傷痛,趙禎不想再用這種手法獲得土地。

    這是一個強者拳頭大的時代,侵略有著一個更為美好和高大的詞語,開拓!民族的自尊和榮耀一旦接觸了金錢便顯得那么的卑微和骯臟。

    看著眼前有些呆滯的張儉,趙禎緩緩開口道:“回去轉告遼主,朕休兵不戰,乃是顧慮天下生靈,而非怯弱,東京道朕必取之,遼朝朕必滅之!朕已經做出讓步緩和之態,若遼主顧慮契丹人,便當舉國退居草原,朕可放其一條生路。”

    說完便在張儉目瞪口呆中離開,而范仲淹也很快明白了其中的道理,微微自嘲道:“天朝上國哪有租借的州府的道理嘞!本官癔癥了……”

    這下張儉反應過來,忽然明白了一個事實,宋與遼之間根本就沒有什么好談的,從一來是就是必亡其一的,當年遼朝南下也是抱著這樣的心理,現在宋人北上依舊如此。

    緩緩起身,對范仲淹道:“如此反倒是老夫癡罔了,既然陛下開口暫罷刀兵,還請平章事早些請下圣旨,還兩國之太平,我大遼也當備戰,以待宋軍!”

    范仲淹還禮道:“自當如此!”

    兩人并肩離開飛鶴臺,趙禎遠遠的看著微微苦笑,像是對三才說,又像是自言自語:“這不是朕的風格啊!無條件的結束戰爭,還是有點虧,但說出去的話潑出去的水,既然談崩了,那就讓遼人在茍延喘殘一陣便是。”

    春風吹拂,萬物復蘇,趙禎站在春風之中,看著飛鶴臺飄起的綢帶很快一掃不甘,舒服的伸了個懶腰:“中京道戰事以畢,遼人之患以除去,朕的大宋也該向前走了!”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基本走势图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