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四十一章租借州府

作者:我欲乘風歸 |字數:2390

人氣小說:天才萌寶:爹地債主我來啦娛樂圈是我的[重生]穿越之細水長流夫人,你馬甲又掉了!跟喬爺撒個嬌FOG[電競]都市極品醫神打造超玄幻

    趙禎早就有了打算,對待遼朝根本就不需要那些沒用的歲貢之類的東西,大宋最不缺的便是財富,這么多年來自己以把大宋打造成了一個“聚寶盆”最不缺的便是錢,何況遼朝的經濟已經不需要大宋出手打擊自己便能走向終結。

    可以說從一開始趙禎便想好了向遼朝索要什么,并非是遼朝會給什么。

    這場談判是大宋的一個機會,但卻并非是遼朝的機會,橫河距離上京城不過咫尺之遙,更是上京城的一道天塹。

    一旦大軍推進橫河沿岸,便會迫使上京城面臨巨大壓力,最終使得契丹人往蒙古草原的深處而去。

    對待遼朝和契丹人,趙禎并不打算徹底滅絕他們,這個世界上弱肉強食很是正常,可若是想要徹底屠滅一個種族,這樣的人要么是一個瘋子或是一個變態,而趙禎希望最好是讓遼朝在歷史中自己消失。

    什么地方的競爭最為激烈和殘酷?唯有草原,這個不斷爭奪草場和放牧之地的競技場!

    任何一個弱者都將被它拋棄,任何一個強者都將對弱者揮下屠刀。

    趙禎希望草原上的種族越多越好,越多越彪悍對大大宋或者中原王朝越有利,當然在趙禎的宏偉規劃之中,遼闊廣大的蒙古草原也是大宋的囊中之物,這里有著上好的牧場,大片的土地,以及頂好的馬匹和彪悍的士兵。

    而遼朝卻是趙禎這個中原王朝的皇帝敲開草原大門的最好磚頭。

    分化拉攏,資助割據,趙禎要讓這個殘酷又美麗的大草原先亂起來,這樣才有可乘之機不是?

    開始的時候趙禎是想滅掉遼朝的,斬草除根的滅掉!

    但現在看來遼朝依然有它的價值,隨著時間上的改變,宋遼之間事態的轉變,趙禎忽然發現與其徹底滅了契丹人,不如讓他們在草原上發光發熱…………

    所以趙禎打算給遼朝一個機會,給契丹人一個機會,讓張儉的談判順利進行下去,最少不是直接的拒絕他。

    當然談判的時候最少要擺出苛刻的目標,至于能與不能,還可以再談不是?

    最少眼前的張儉是松了一口氣的,他認為大宋皇帝既然提出了罷兵的要求,至少能談下去,能給遼朝一定的讓步,讓兩國之間的關系再次恢復穩定,既然漫天要價,那他便要就地還錢。

    橫河顯然是不行的,對于遼朝來說橫河乃是上京城的屏障,一旦失去,宋人便可一舉北上,若是在他張儉這里被開了口子,回了遼朝他也不用再做什么左丞相了。

    而蕭太后的意思是賠錢可以,賠東西也行,牛羊馬匹都沒問題,就是不能割地,甚至還幻想著守住大定府和大宋南北而治…………

    張儉心中苦笑,眼下的問題是他趙禎根本就看不上遼朝的歲貢,眼下這飛鶴臺上的美輪美奐就是在告訴自己,大宋什么都不缺,就缺遼朝的土地!

    張儉面色嚴肅的說道:“陛下,我大遼唯一能讓步的便是高州,武安州,成州等地,無有再退之可能!”

    趙禎笑了笑,對一旁恭候多時的三才道:“拿來。”

    隨著他的話三才小心的捧過一張輿圖,在倆個小內侍的幫助下緩緩展開,眼前的輿圖張儉再熟悉不過,上面的正是中京道的每一個州府,每一個鄉鎮,每一個縣治都是那么的準確和明了,甚至包羅了當地的山脈,河流,大致人口等等信息,可以說比大遼的輿圖更加詳細。

    趙禎隨手在上面劃了一道:“這就是你遼朝的誠意?你所說的武安州,成州等地已經被我大宋拿下,這也能用作談判的籌碼?真是滑天下之大稽!難不成以一個我大宋唾手可得的高州作為籌碼?是你遼朝的皇帝不靈光還是在戲耍朕?!”

    趙禎的話直指要害,把張儉說的無言以對,但即便如此,張儉依舊道:“這是我大遼的底線…………”

    “哦?既然如此,那這便是朕的底線,若你遼人不割地,那朕就讓我大宋的將士自己去取!”

    這話便是要談崩的節奏,張儉一時間手足無措,若是以現在大宋的實力,自己動手也不過爾爾,可大遼卻要再次出兵抗衡,拼下去只會消耗大遼的精銳力量。

    見氣氛緊張,范仲淹終于開口道:“陛下,我大宋之誠意已然擺在明面上,不如讓遼使也把遼朝的誠意拿出來,也好知根知底,如此再談下去不是輕省許多?”

    趙禎微微點頭,裝作一副恍然大悟的樣子道:“范相公所言有理,張儉,朕的底線已經告訴你了,可你遼朝的底線朕還不知,若是你不肯說,那也就沒有什么好談的了!”

    張儉狠狠咬牙道:“陛下,我大遼畋魚以食、皮毛以衣、馬逐水草、人仰湩酪,一國之財富無有幾何,更不可與大宋相比,但若是陛下肯罷兵,我大遼愿助宋之軍旅之費,每年銀十萬兩,絹二十萬匹,至大定府交割!”

    趙禎以為自己聽錯了,銀絹加起來不過三十萬,居然想買太平?這是瞧不起大宋還是瞧不起自己,微微怒道:“這是在羞辱朕?”

    一旁的范仲淹卻是知曉各種緣由,開口道:“陛下,當年……”

    “當年澶淵之盟時,我大宋向遼朝的歲貢便是如此,朕當然知曉!”

    趙禎打斷了范仲淹的話隨即皺眉道:“可這點錢對于我大宋來說簡直是九牛之一毛,滄海之一粟!別說是付給軍中所費,便是犒賞將士撫恤犧牲之英烈也是不夠的!”

    趙禎說的都是實話,范仲淹也知道,但他也知曉,遼朝也就能拿出這點錢了,對于他們來說百萬貫的賠償還不如逼他們和大宋決戰,以現在遼朝的經濟,哪里能拿出這么多錢來?!

    這些趙禎都是心知肚明,但卻有后手,很快他便恍然大悟道:“朕把遼朝當是大宋了……既然拿出這么多錢,那就用州充抵,當然朕不會出兵占領以免生靈涂炭,不若以租借的方式可好?”

    租借?!

    這個詞張儉不是第一次聽到,可租借州府那可就新鮮了,這州府如何租借法?

    趙禎露出習慣性的笑容,和煦如陽光的對他解釋:“所謂租借,便是把你遼朝的土地租借給我大宋,每年的產出交由大宋而不是遼朝,朕會在所租借州府設立衙門,由我大宋官員管轄,每年付給你遼朝以租金,當然這些州府的賦稅是要交給大宋的。至于當地治安…………朕也是要駐兵的,不過最多不會超過萬人可好?!”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基本走势图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