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三十七章惡魔出現

作者:我欲乘風歸 |字數:2422

人氣小說:天才萌寶:爹地債主我來啦都市極品醫神都市超級醫圣重生之老子是皇帝贅婿當道神醫農女:買個相公來種田女神的超級贅婿婚婚欲醉:顧少,寵不停

    北京城中的巨響讓城百姓驚呆了,遼朝都亭驛中的張儉先是一驚隨即臉上露出笑容,這動靜如此之大,非人力可為,定然是天上的旱雷所致!

    雖然宋遼之間的使臣離開了,但驛館依舊保留了下來,北京城中依然有遼朝的都亭驛,院子還是那個院子,廂房還是那個廂房,只不過院中早已物是人非,那高高的松柏已經枯萎,連生命如此頑強的樹木都會枯萎,張儉不禁覺得它和大遼的命運聯系在一起。

    自己和太子的對話肯定是沒有作用了,這段時間除了在乾宇殿的那次拜見之外,大宋皇帝始終不愿接見自己,而且連兩府相公和鴻臚寺的官員也開始刻意的避開和自己的接觸。

    張儉笑了笑,他知道自己和太子的話肯定已經傳到大宋皇帝的耳朵里,以大宋皇帝的智慧,應該很快便明白自己的用意,自己和太子說的話從一開始就有問題,一個小小的文字游戲,宋遼之間本就沒有永修太平的可能!

    儒雅的太子上當了,這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太子的話一定會使得趙禎不滿,讓太子和皇帝之間產生間隙,他趙禎是什么人張儉太清楚不過了,當初為了燕云他甚至不惜以身犯險,可見他凡是比達目的的決心。

    現在大宋占據了絕對的優勢,太子卻在這個時候提出放大遼一馬會怎樣?以他趙禎的心性,即便是知道了是自己在背后挑唆,也不會怪罪自己而回惱怒太子的婦人之仁!

    自己的所作所為不過是為了大遼盡力而已,卻不是挑撥父子關系的人!

    希望自己已經在大宋的父子君臣心中種下了離間的種植,張儉微微苦笑,自己只能用這種小伎倆來做手腳了,原本的大遼根本就不需要玩弄這種見不得人的手段。

    “左丞相,快快上來看,這宋人的都城北面升起好大一朵云!”

    張儉的回憶被打斷,聽了侍者的話他以最快的速度沖向了高高的圍墻,這本是對都亭驛的保護,現在卻是對遼朝使臣的限制,院墻還是很寬,在上面站人沒問題,張儉抬眼便瞧見城北升起了一大團煙云,整個北京城最神秘的地方便是那里了!

    張儉暗道一聲太好了,在他看來眼下的這股旱雷正好是說明大宋無道的最好證據,年年征戰不說,還無端進攻中京道,這段時間大遼從一開始的邊境摩擦一直梳理到大宋用兵,所有的事情中都透露著蹊蹺,顯然這是宋人自導自演的一出苦肉計,雖然大遼不知是誰在幕后指使,但可以確定,和他趙禎定然脫不開關系!

    著聲巨響也驚動了兩府的相公,他們第一時間也覺得這是北城出了問題,因為只有北城駐扎著大宋的火器營,其中儲備著大量的火藥,但他們不知道眼下這驚天動地的響聲和火藥有沒有關系…………

    因為眼下這動靜實在太大了一點,仿佛天翻地覆,宮宇震動不說,連城中的人馬嘶鳴之聲都消失了,整個北京城仿佛一下陷入了寂靜,沒有一個活人似得。

    趙禎拉著倆個孩子從掩體下出來,在爆炸響起的一瞬間他便拉著倆個孩子躲進了射擊場的掩體下,即便如此他都能感覺到那混泥土澆筑的掩體發出的“呻吟”聲!

    望向北城趙禎微微皺眉的開口道:“派人查明速報!火器營中妄議者斬!”

    三才稍稍一愣隨即點頭道:“奴婢遵命!”他被官家的態度驚了一下,北城發生的爆炸不是第一次了,這次的響動實在是有些太大,但也沒有必要到妄議者斬的程度吧?

    皇帝的每一句話都是金口玉言,一句“妄議者斬”便是禁口令,任何人不得談論此事,否則便會有殺身之禍,這是為了把消息封鎖住,當然火器營之外的人怎么說都沒事,畢竟他們都是靠猜測。

    事實上問題有些嚴重,并非是什么天雷之類的東西,更不是一般的火藥爆炸,而是一種新型炸藥的出現打破了北京城的平和,當趙禎看到眼前黃色粉末的時候,熟悉的味道讓他整個人的臉都變得潮紅。

    抓著眼前的被炸傷的匠人道:“這東西是從什么當中提煉出來的!”

    匠人忍痛說道:“啟奏陛下,咳咳…………這是小的在煤焦油中得提煉出來的,加了硝酸和硫磺后得到了這東西…………咳咳,小的實在不知,實在不知其威力如此之大,不過是讓手下的小工把它裝進火藥彈里看看,誰知一頓飯的功夫,小的剛到火器司便炸了……咳咳……”

    趙禎放開了眼前的匠人背過身去,神情激動中帶著一些不敢相信自言自語道:“居然是TNT,這是什么情況?大宋便出現TNT了?這還有沒有天理?!”

    趙禎知道這東西的原理,也知道大概方向,但他并沒有強行干涉研發的過程,也沒有提出什么指導意見,他那么忙哪里有時間,他只是知道大概需要什么東西而已,而火器營的火器司不過是在進行正常的研究…………

    趙禎一把拿過這稍顯粗糙的黃色粉末,嚇得三才一哆嗦,他從匠人的話中得知剛剛火器營中的大爆炸乃是這東西引起的,官家就這么拿去豈不是危險?

    趙禎伸手打掉三才過來搶奪的手道:“無礙,這東西類似于火藥,但卻比火藥更好,是真正意義上的炸藥,可塑性很強,即便是遇到重擊也不一定爆炸,需要用火藥引爆。所以那倒霉的學徒才會被炸死。”

    TNT是烈性炸藥但諷刺的是這東西又是最安的,當受到強大的外力作用時,它才會顯示出它恐怖的一面,而在一些不值一提的力量之前,他安靜的就像是睡著了一般。

    但趙禎知道這東西的意義,有了它的存在,大宋隨時可以讓上京城出現一場地震或是天罰之類的東西,在得到一股絕對力量的時候,人們往往會想到破壞和毀滅,趙禎也是如此……

    之后趙禎才覺得不妥,TNT的用途有很多,不說軍事上的用途,即便是在民用上也很廣泛,開山碎石對大宋來說將不會在是一件難事,尤其是大宋和川陜四路的聯系,更是可以緊密些!

    無數的想法和念頭就像是爆炸產生的火化在趙禎的腦袋中閃爍著,他心中閃現最多的念頭便是自己把惡魔徹底放出來了,不過在人高興的時候,總有一些掃興的事情發生。

    張儉來了,并且他是帶著義無反顧的瘋狂而來,讓北京城的人都覺得他很帶種!一個人穿著遼朝官服,背著遼朝的旌節站在大宋的皇宮正南門宣德門外破口大罵…………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基本走势图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