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五十六章王朝的輪回

作者:我欲乘風歸 |字數:3643

人氣小說:天才萌寶:爹地債主我來啦都市極品醫神都市超級醫圣重生之老子是皇帝贅婿當道神醫農女:買個相公來種田女神的超級贅婿婚婚欲醉:顧少,寵不停

    朝堂的官員對于張從質的突然出現抱有很大的爭論,爭論的焦點不在于他的蔭恩,而是在于他的差遣。

    一個初入朝堂,得了個正六品下的承議郎居然被官家充入秘閣!

    秘閣是什么地方?雖然只是崇文院的后閣,但即便是兩府相公都不常去,其他官員更是非召不往,那是官家和重臣討論機要之所在。

    即便是你張從質以蔭恩入仕,即便是你父親張詠名勝一時,也不該如此倨傲,當推辭不受才是!

    官場有官場的規矩和原則,但這些東西在張從質的眼中一文不值,在他看來自己是為了與官家討論更為高深的問題而來的,否則即便是入仕都不可能。

    非常人便要以非常理而待之,趙禎不是個迂腐的君王,相反,不拘一格才是他的風格。

    這趙禎便對秘閣的成員進行了調整,張從質只是其一,還有剛剛被點為狀元的蘇軾,以及負責經筵日講的楊休,這三人成為他的智庫。

    楊休擅長儒家經典,經史子集無一不通,算得上是個老學究,而蘇軾雖是初出茅廬,卻才思敏捷,雖然詩才出眾,但卻不能掩飾他的智慧。

    這雖然是個奇葩的組合,但趙禎相信,他們一定能給自己得出答案。

    這個問題非常的深奧,以至于后世都在討論卻沒有一個確定的結果,趙禎比誰都清楚王朝,不,準確的應該說是時代的輪回是個不可避免的問題。

    他穿越之前的時代其實也正在經歷和現在一樣的狀況,穩定的環境能持續多久,一個國家的昌盛能持續多久,如何延續和打破這個輪回?

    趙禎希望從張從質,蘇軾,楊休的智慧中得到答案。

    趙禎知曉每個王朝滅亡的原因,甚至包括大宋和明清兩朝,這一點他只能埋藏在心中卻不能說出來,但同樣讓他疑惑不解。

    漢家王朝是最善于總結經驗的,前朝栽在什么地方,后面的朝代已經會引以為戒,一定會撥亂反正,一定會想盡一切辦法的去避免。

    甚至在后世不惜推翻了華夏數千年沿用的制度,走上了新的一條道路,但誰又能說這條路走得通呢?難道是因為世人都在走這條路,這條路便是對的嗎?

    整個大朝會上趙禎都在思索這個問題,許多朝臣都能看得出官家的心不在焉,但他們很好的恪守了臣子本分,沒人會去詢問。

    朝臣們現在最關心的問題是,官家為何要往秘閣中塞人,往日里的秘閣不過是校書郎,字正之類的小官,即便是兩府官員和官家于此商議他們也沒有機會接觸。

    但現在不同了,官家明確的下旨,把秘閣升為商討機要之地,那就意味著秘閣將會成為大宋的另一個決策之所,如此一來與兩府何異?!

    當然,許多人理解錯了,趙禎并不想去解釋,所謂的秘閣只是給自己出謀劃策用的,相當于大宋的智囊,而兩府依舊是大宋的中樞,兩者之間有著本質的區別。

    趙禎不會利用秘閣給自己處理朝政,同樣也不會用兩府解決理論上的問題。

    崇文院只是大宋皇宮中的藏書之地,但現在卻有親衛守護與此,一來這些藏書之中有著十分珍貴的孤本,二來,老趙家的帝王奏疏幾乎都收藏在這里。

    除此之外崇文苑幾乎沒有任何改變,這里依舊是大宋的藏書之所,一應官吏往來其中,并沒有多少神秘。

    院內東廊為昭文書庫;南廊為集賢書庫;西廊為史館書庫此外又分經、史、子、集四庫。共藏正副本圖書八萬多卷。又抽取珍善藏本別建秘閣,只不過現在的秘閣之中存放著歷朝歷代的史料以及奏疏。

    趙禎一路走來只覺崇文院中書香之氣甚濃,往來官吏手捧典籍奔走與其中,這些書籍都是前人智慧和經驗的總結。

    三才先一步上前,推開秘閣的殿門,張從質和蘇軾,楊休三人已經被“書山字海”所淹沒,不時的翻閱典籍史料進行謄寫。

    發現趙禎來后便起身施禮:“臣等恭迎圣上!”

    趙禎在宮中很少在意這些理解,揮了揮手道:“爾等繼續,不必因朕而來分神,此次爾等也該知曉朕的不解之處。”

    當然知曉,張從質等人接到的旨意便是查閱歷朝歷代國滅之緣由,并加以總結,對于張從質來說這沒有什么,但對于蘇軾和楊休來說卻大為惶恐。

    他們不明白官家為何要這么做,前朝覆滅原因多種多樣,而大宋已經擯棄了唐朝留下禍端,收兵權,重文臣,輕武官,這樣不就能避免安史之亂了嗎?

    但越是如此自信,得到的結果卻越是令人震驚,蘇軾和楊休兩人一老一小都是出自所謂的正統的循規蹈矩之家,歷朝歷代朝的歷史頗有了解。

    夏商周自不用說,秦、漢、魏、晉、南北朝、隋、唐、五代的歷史也多有涉及,但現在卻讓他們總結社稷傾覆,家國泯滅的原因一時間讓他們產生了恐懼。

    因為他們同趙禎一樣看到了一種循環,或是說輪回。

    他們兩人都不是傻子,一眼便能看出歷朝歷代的終與何處,但他們不敢言語,即便是早有所準備的張從質都覺得不可思議,甚至產生了一種悲觀。

    趙禎望向他們略帶悲哀與惶恐的表情道:“有位智者曾經告訴朕,天下大事合久必分,分久必合!浩浩湯湯,順之者昌,逆之者亡!”

    三人幾乎是同時抬頭望向趙禎,依照官家的意思是大宋也不能逃脫分合之論?!

    “莫要驚訝,這本就是史書所載,你們自己也明白朕說的沒錯,自秦以降,可有一個大一統之王朝享國超過三百年的?即便強盛如盛唐也不過二百八十九年而已!之后便是另一個朝代的輪回,如同它接替大隋一般。”

    趙禎的話讓在場的所有人打了個哆嗦,很顯然現在的大宋雖然繁盛,卻不能與盛唐相比,在宋人心中盛唐永遠是一個強盛的王朝,為此大宋保留了大多數唐代的制度。

    既然連強盛如斯的唐朝都不能打破三百年的定論,那大宋呢?!

    三才已經嚇的跪倒在地,不斷的磕頭搗蒜:“陛下!…………不祥之言不可出自圣君之口啊!陛下!”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基本走势图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