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章科舉之危

作者:我欲乘風歸 |字數:3558

人氣小說:都市極品醫神鬼王傳人女神的超級贅婿蝕骨閃婚:神秘總裁的寵妻厲少,你老婆又淘氣了!贅婿當道神醫農女:買個相公來種田婚婚欲醉:顧少,寵不停

    踩踏事件一旦發生便很難受得住了,場面會不受控制的混亂起來,越是混亂所殃及的人越多,從而產生驚慌、加劇的擁擠和一些原本好好的人跌倒,這就是一場惡性循環的災難,更多的人被卷入其中。

    歐陽修原本溫文爾雅的臉變得極為扭曲,剛剛他開口就是為了讓禁軍迅速離開,并把人潮引向更為寬闊的御道上,可沒曾想那些禁軍居然被撞倒了。

    發現人被撞到之后,所有人的下意識動作便是停下腳步,或是躲避倒地的人,于是這群落榜學子的隊伍便出現了停頓,但后面的人不知道,已久推搡前進,更多的人摔倒,更多的人被踩踏……

    當巡城的虞侯趕來時,東道口已經一片狼藉,慘叫的人有氣無力的倒在地上,而更多的人是打算一瘸一拐的離開,這時候又豈能走得脫?

    歐陽修冷冷的盯著劉幾等人,一言不發的他更顯冷峻,宛若眼神中帶著刀子!看的劉幾等人渾身發毛,戰戰兢兢,已然是快站不住了。

    “歐陽相公,下官巡城虞侯方漸來遲,請相公恕罪!”

    歐陽修擺了擺手道:“快去救助傷者,尚有慘叫之人勿急,先救助倒地無聲之人!”

    “下官遵命!”

    方漸出自軍中,對這些事情再清楚不過,倒在地上沒有聲音的人,多半是昏厥或是已經死去,這個時候及時救助還有一線希望,而有歐陽修這個參知政事在,罪魁禍首便跑不掉!

    歐陽修冷冷的看了一眼盯著劉幾等人,依舊一言不發,他更多的是關心最先倒地的禁軍和那些無辜的小販,照剛剛的架勢來看,死傷慘重絕不是一句夸大之言。

    巡城虞侯派人救助傷者,而歐陽修則是上前對劉幾等人說道:“此事傷亡無辜者不知凡幾,爾等雖有不滿盡可去本官的府邸爭論,是打是砸悉聽尊便,在這京中要道,蠱惑落榜學子,圍堵朝廷官員車駕,至使無辜者喪命,其罪難逃!”

    說著說著歐陽修便停了下來,望著眼前的一片狼藉,以及恐懼的有些顫抖的劉幾等人,再次開口道:“多說無益,圣上定然知曉,爾等此生入仕無望,甚至會連累家門…………”

    歐陽修最后一句話才是誅心之言,不單單把自己的仕途徹底葬送,還連累了家人,太學的學生都是官宦子弟,一旦連累到了家中,他們更是沒有好果子吃,被長輩責罰也就算了,更是會連累他們錦衣玉食的生活!

    自始自終他們都沒想到自己會被治罪,更沒想到會連累到家中,但事情就是這么的突然,很快皇帝的儀仗便出現在了御道上,遠遠的便能感受到氣氛的凝重,禁軍將士每人的一個步伐都在這些落榜學子的心上敲下了重重一棍。

    本朝學子上街阻攔官員并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事情,遠的不說,單單是真宗皇帝一朝便有發生,皇帝重視讀書人,也尊重讀書人,抬舉讀書人,并沒有做出多大的懲罰,饒恕了所有人的罪過,連罰銅都沒有。

    只不過是沒有鬧出人命罷了……

    而現在,死傷不下數百人,官家若是不治罪誰也不會相信,流放沙門島可能都算是輕的,只要不是斬首棄市便可……

    歐陽修微微皺眉,事情突然演變到這種地步也是他不想看到的,但是人確實死了,傷者不計其數,若是不能給百姓一個交代,官家的君威何在?

    但眼下涉及到讀書人,不單單是太學的學生,還有有些無辜的落榜考生,這些人中亦有來自寒門的,或是受傷或是慘死,眼下一個不好便可能造成民心浮動。

    而此刻和歐陽修一樣糾結郁悶的人便是趙禎了,望著眼前人仰馬翻的慘狀,趙禎以手握拳,輕輕捶打自己的腦門,怎么會出了這檔子事?

    在北京城出現踩踏本就大條,現在倒好,居然是落榜考生和主考之間的矛盾引起的,不論誰對誰錯,最先受到沖擊的不是落榜學子,也不是主考歐陽修,而是今年的科舉!

    一切的一切都是因為自己要改變今年的科舉而引起的,所有人也都會把矛頭指向今年的科舉。

    微微苦笑,趙禎望著三才道:“你說,會不會有人說就是因為今年朕改變了科舉才會鬧出任命?”

    見三才臉色急變,趙禎無力的加一句:“朕要聽實話!”

    無奈之下,三才諂笑著說道:“官家這是哪里話,錯怎么能在您?您是天子啊!您的文治武功何人看不見,怎么敢牽連到您的身上,是那鬧事的太學學生的錯,是……是歐陽參政的錯!”

    趙禎無奈的搖了搖頭,這時候所有人怕是都會這么說,但心中的想法卻不得而知了,但不可否認的是,眼前這一幕便是由科舉所引發的,之前的科舉一直沒有出事,為何到了改革之時便會出事?

    那問題便一定是出在改革上!

    趙禎最不愿看到的事情發生了,他一直擔心此次科舉改革的力度太大,牽扯的利益集團太多,最后還是證明了他的猜測,有的時候皇權并不能主導一切。

    照顧了一些人,必然有另一些人不滿,他們甚至不用自己動手,只是站在人群的最后便可得到他們想要的結果,并且迫使皇權妥協。

    眼下,歐陽修是被利用的棋子,劉幾等太學的學生也是被利用的棋子,落榜的學子更不用說,利用他們只需稍稍的煽風點火便可,而那些倒霉的路人和小販,則是意外的收獲。

    事實證明,有些人不希望歐陽修推行科舉改革,不希望看到大宋的科舉改革,于是才有今天這一幕。

    趙禎在文德殿退朝之后的經筵日講時聽到了消息,所以這事情是發生在文德殿朝會剛剛結束沒多久的時候,所有的相公和重臣都能輕松的把自己撇干凈,因為他們還在皇宮之中,比歐陽修還晚出宮。

    但趙禎卻把所有的在宮中的官員列入了懷疑對象之中,雖然不知道具體是誰,但卻不影響他的懷疑。

    趙禎望向跟隨在皇駕一側的晏殊,微微皺眉,此前在科舉改革消息一出的時候,他便是最為反對的一人,可不知為何在別人反對的時候,他卻偃旗息鼓。

    雖然出于本能的認為晏殊不會做出這種事情,也不屑于這么做,但趙禎依舊把他在心中劃上個問號,最少他應該知道點什么,因為晏殊最近總是與自己欲言又止的模樣。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基本走势图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