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八十三章糧食十萬石

作者:我欲乘風歸 |字數:3515

人氣小說:天才萌寶:爹地債主我來啦都市極品醫神都市超級醫圣重生之老子是皇帝贅婿當道神醫農女:買個相公來種田女神的超級贅婿婚婚欲醉:顧少,寵不停

    張茂坐在馬車上,四周稍稍熟悉的禁軍已經換成了契丹騎兵,從他們眼中透出的貪婪目光甚至讓他恐懼,就在剛剛,大宋的禁軍部離開,只剩下“車夫”和張茂自己。

    張茂知曉所謂的車夫都是大宋的禁軍,卻是進軍中精銳的斥候,此次前往遼朝,自己還身負重任,這多天來,他已經發現了此事的蹊蹺,作為度支使的自己為何平白得了這么好的差遣?

    其實對于自身安他是從不懷疑的,遼朝也是號稱正朔王朝的,豈能對他下手?

    既然蔡伯希要把自己頂在前面,那就一定有著充足的理由,否則怎會放棄這個等同于出使的好機會?

    即便是張茂都知曉,眼前這十萬石糧食對遼朝來說是杯水車薪,當他依舊一言不發,即便是穆修來到他的身邊,他也只不過是微微拱手便罷。

    反倒是穆修上前主動的找他說話:“張度支,你可知這些糧食是從何處運來的?”

    張茂望了他一眼:“自然是從大宋,至于具體出處,您還是不要打聽為好!”

    有禮有節的回答讓穆修稍稍尷尬,但他卻不是故意刁難張茂,而是希望和他搭上話頭,穆修豈能不知這些糧食的出處?

    車隊在遼朝的官道上飛馳,說是飛馳并非是因為速度快,而是用為顛簸,坐在馬車上的張茂只覺得五臟六腑都快被顛簸了出來。

    張儉微微苦笑自己恐怕還要承受許久這樣的痛楚。

    從這官道便知曉了遼朝的運輸能力,他是三司的度支使,豈能不知道運輸對一個王朝的作用,眼前這顛簸的官道簡直就是陸運的噩夢,馬車不能快速行事,路面上的馬蹄坑又極易損傷馬蹄。

    即便是最快的速度,一天也行進不了多少里,何況還有沉重的運糧車廂在后面羈絆,就如同一只大手拉扯著馬車,相比大宋的水泥官道,這簡直就是不能稱得上路。

    如今的大宋只要是大一點的州府幾乎都是鋪滿了水泥官道,貨物在相鄰的州府運輸最多只需一個白天便能抵達,而在遼朝怕是需要三天左右的時間。

    從大宋的景州到遼朝的中京大定府,路程也只不過相當于從大宋的順安軍到景州的距離,要是在大宋只需三天,在遼朝以這種速度,即便是路上馬匹馬車不出意外,怕是也需要半月的時光。

    這便是大宋與遼朝之間的差距,越是如此,張茂越是暗自欣喜,耽誤的時間長了,路途上消耗的糧食便越多,他和禁軍車夫們的身上可是帶著自備的軍糧而來,雖然不好吃,不過卻能填飽肚子。

    遼軍的騎兵雖是沿途護送,可他們的吃食要從這些糧食中出,路上耽擱的時間越長,這些糧食的消耗便越快,而張茂已經看到一路上有許多騎兵加入到“護送”的隊伍中……

    十萬石的糧食看似很多,可到了遼朝中京之后,還能帶走多少更是成問題。

    馬車在抵達灤河城的時候便停了下來,灤河城是距離大宋最近的遼朝縣城,這里不同別處,守軍眾多,當看到數百車糧食抵達的時候,城中的軍民小小的激動一下,但這些糧食卻沒有一粒在城中發賣。

    十萬石糧食就在眼前,可城中軍民卻沒有一粒,這如何能讓他們接受?心中的怒,怨,匯聚在一起,即便是張茂這個外人都能感覺到不妥。

    但穆修堅決的執行皇帝與太后的旨意,執意要把糧食運送到上京城,在此期間,一粒糧食都不會發賣出去。

    張茂看著穆修與遼朝守將之間的爭吵,心中冷笑,這穆修就是個傻子,只需一點點糧食和善意的謊言便可打發這些饑餓的人,卻非要固執己見,萬一鬧出軍民之變,最后倒霉的一定是他自己!

    城中的氣氛越來越緊張,而此刻的張茂卻把所有大宋車夫聚集在一起,守住自己所在的小院,卻把運糧的馬車都留在了穆修所在的衙門……

    張茂恨不得遼人自相殘殺,夜幕緩緩降臨之時,他便命令這些禁軍車夫加緊巡邏防守,自己卻回屋睡大覺,他現在最期望的事情便是夜晚的喊殺聲吵醒自己。

    事與愿違,張茂睡了一夜并沒有任何的喊殺聲,但在第二天準備啟程的時候,卻瞧見了灤河城守將以及城中官吏的腦袋被懸掛在了城門樓子上,同時他還看到了一種即將爆發又被壓制住的憤怒。

    在通往城門的路上,每一個百姓,每一個官吏,每一個士兵眼中都是同樣的眼神,閃爍著憤怒火光的眼神,看的張茂忍不住催促車夫加快速度。

    而車夫只是笑了笑道了一句:“上差沒有上過戰場吧?”

    張茂知曉他的意思,這些眼神確實應當出現在戰場上,拉車的軍馬似乎感覺到了這種殺氣,不斷的加快了速度,當車隊在穆修的護送下離開灤河城的時候,張茂這才驚覺自己的背后已經濕透了。

    同樣的一幕在車隊所經過的遼朝州城不斷的上演,北安州,興化,澤州,幾乎每到一處,穆修便以雷霆手段震懾當地百姓和兵卒,這中程度的殺戮在張茂眼中簡直就是在故意激起軍民之變。

    但在遼朝這一舉動卻受到了隨行官員的贊賞,認為他出手果斷,彈壓得當,避免了更為可怕的后果,張茂一時間感嘆大宋的內圣外王比之遼朝的外圣內王好的太多。

    悚然間他只覺得遼朝走上了華夏歷代王朝的舊途,而大宋卻在官家的帶領下走上了一條新路,這是張茂最直觀的感受,同時也是最自豪的地方。

    這支由遼朝和大宋共同組成的運糧隊伍不斷的在遼朝土地上前進,距離中京大定府越來越近,一路上激起的民憤與殺戮越來越多,但都沒有人敢造反,因為誰都知道,在這個時候造反,朝廷便會力撲殺,這樣一來死的人越多,需要的糧食便越少。

    而穆修就是在這種環境下肆無忌憚的彈壓各地對糧食有所圖謀的人,在張茂看來,這十萬石糧食就是一個巨大而肥美的誘餌,不斷的在遼朝的土地上前進,不斷的誘惑那些被饑荒逼得活不下去的人,而穆修就是站在河邊手持魚竿的人。

    他不斷的收獲一顆顆腦袋,同樣的也不斷的為遼朝收獲一個個來自底層軍民的憤怒!

    在某一時刻,張茂甚至認為穆修是大宋的派去遼朝的間人,但很快被自己這個荒誕的想法逗笑了…………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基本走势图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