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七十章永遠叫不醒裝睡的人

作者:我欲乘風歸 |字數:3245

人氣小說:天才萌寶:爹地債主我來啦都市極品醫神都市超級醫圣重生之老子是皇帝贅婿當道神醫農女:買個相公來種田女神的超級贅婿婚婚欲醉:顧少,寵不停

    耶律賈實在想不明白,為何自己說真話卻總是沒人相信?

    那一車車從北京城運出的貨物難道是自己杜撰出來的?那往來與北京城和東京城之間的火車是自己憑空捏造的?為何大遼還不打起精神,小心應對?

    如今的大宋早已是一頭兇獸!

    不!自這位“圣天子”親政之后,大宋便是一頭掙脫束縛且無人能擋的兇獸!它外表仁善的外衣,內里卻是兇狠果決之輩,最先消失在大宋面前的便是大理國。

    這個自后晉建立起來的王朝,雖然并無多少戰力,可是卻占據了地勢之險,再加上瘴氣橫生,沼澤密布,并不是一個易于攻伐的國家,即便是大遼也很難攻克,但大宋卻只用了短短半年便做到了。

    耶律賈不止一次的推演大宋滅國大理的戰況,并且這么多年來他不遺余力的收集當年的情報,力圖還原當時的戰況,但隨著他收集的情報越來越多,心中的恐懼也越來越大。

    在攻伐大理國之前,大宋整整準備了將近兩年的時間,這兩年里單單是派往大理國的密諜便不下數千人,他們通過各種各樣的方式滲透進入大理國境內,或是收買山中部族,或是潛入府城做買賣,行商。

    耶律賈相信,大宋早就做好了出兵大理國的準備,并且早就打算滅掉大理國,而最讓他恐懼的是,大宋皇帝趙禎明明已經知曉大理國會騷擾,攻伐大宋,可卻已然按兵不動。

    為了吞并大理,眼睜睜的看著大宋百姓遭殃而不動,甚至賞賜了大理國國主,給出招安的假象。這需要多大的忍耐和多么冰冷的心?

    這就所有人夸贊的仁君?

    他耶律賈不相信趙禎沒有事先得到消息,為了吞并大理他趙禎還真是能忍,單單就這份心性也極為恐怖了。

    眼前輝煌的乾宇殿在陽光下熠熠生輝,不過在耶律賈的眼中,它就是用尸骸堆積起來的京觀,向天下的人宣誓大宋的強大以及無情,所有人都夸贊大宋皇帝仁慈,即便是大遼之中也有人這么認為,因為大宋皇帝開設互市,約束邊軍……

    可別忘了,大宋從大遼的手中奪走了整個燕云!沒有燕云的大遼損失可謂是空虛的,當年蕭太后領兵南下,不是為了攻伐大宋,滅國大宋,而是為了一舉鞏固燕云的地位。

    真宗皇帝的懦弱使得大遼安穩了數載春秋,可誰能想到,他的兒子居然如此強勢,擁有經天緯地之才?強大的火炮第一次出現在世人的眼前,每當看到有關大宋火炮的描述和情報,耶律賈都覺得渾身戰栗。

    “一炮之威,糜爛十數里……”這是有些夸張,但糜爛百余米還是確確實實能做到的,他曾經看過大宋的火炮,這東西就不該是人所掌控的!

    當年攻伐燕云的時候,他曾經偷偷潛行尾隨,從火藥彈開始,大宋的火器便愈發的厲害起來,那火炮更是戰場上的殺神,轟鳴中吐露著的火舌,呼嘯而過的巨大彈丸,這一切都給人以強烈的震撼。

    這時候耶律賈才發現,整個遼朝和自己都是一樣的,一樣的小看了大宋的格物,一樣的小看了大宋的火藥。

    他一度懷疑,當年興宗皇帝的死和這火藥分不開,想想也是,五千多人的大遼精銳騎兵,突襲僅僅千余人的大宋皇帝行在,怎么可能一去不返,沒有一個生還之人?

    并且興宗皇帝還被大宋皇帝斬去首級!若是能做到這一點顯然是興宗皇帝身邊的御帳親軍皮室軍死絕了,或是被宋人纏住,可這絕不可能!

    五千皮室軍的強大只有真正見識過的人才知曉,對于他們來說就沒有人能阻攔的住他們的進攻腳步,數萬大軍的包圍之下,這些大遼的精銳也能突破重圍。

    再不濟也能把皇帝安無恙的護送出去,可結果是五千皮室軍被一千多人的宋軍親衛滅,皇帝御駕親征身首異處……

    而皇帝死后,大遼內部便立刻開始波云詭譎,耶律重元蠢蠢欲動,手握大量兵權和上京城守備的他成為了大遼的當務之急,而大遼的主力十萬大軍卻在大同府固守,走脫不得。

    這時候無論是太后還是張儉都堅持蕭惠率兵撤退,即便是把大同府拱手送與大宋也在所不惜,一定要保住大遼的正統,只不過耶律賈覺得這一切來的太快,也太蹊蹺了些。

    但他沒有任何證據能證明耶律重元的叛亂和大宋有關,甚至找不到一點宋人參與其中的線索,沒有線索就是最大的線索,他曾經把自己心中的想法傳書給了耶律宗政這位昔日一起共事過的同僚,得到的卻是左丞相張儉的回信。

    在信中,張儉把所有得到的消息都告訴了耶律賈,并且贊成了他的觀點,最后卻以一句:“無有之證,不得擅動!”的話,顯然,連這位左丞相都畏懼與大宋的實力,不敢妄加揣測。

    耶律賈知道,其中定然是有蹊蹺的,只不過自己所知曉的事情沒有張儉太后的多,無法做出準確的判斷,既然他們不愿告訴自己,自己也無法去問,最少證明大宋在耶律重元這件事上拖不得干系!

    耶律賈望著眼前高大雄偉,華麗莊嚴的宮殿,在看看兩邊持劍而立的巨人武士,他只覺得眼前的一切是那么的虛妄,對大宋皇帝的看法得到了本質的改變,也許他趙禎就是一個非我族類其心必異的暴君。

    只不過他奉行內圣外王,以仁慈對待大宋子民,以殘暴對待外族百姓,也許當年甘肅軍城外的京觀便是出自他的授意……他趙禎就是個為達目的不擇手段的暴君!

    這不需要多說,單單從西夏覆滅的這一點上便能看出,現在的耶律賈可以肯定的說,自己已經了解了大宋皇帝的手段,每一個他想要對付的國家,都會出現種種奇怪的狀況。

    比如大理多了那么多的商賈,西夏的羊毛突然價值千金,燕云的商人,儒者大量涌入等等這些都是大宋皇帝動手的前兆,只不過,這一次自己是無能為力,因為大遼有求于大宋。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基本走势图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