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六十一章冤案?無奈……

作者:我欲乘風歸 |字數:3551

人氣小說:天才萌寶:爹地債主我來啦都市極品醫神都市超級醫圣重生之老子是皇帝贅婿當道神醫農女:買個相公來種田女神的超級贅婿婚婚欲醉:顧少,寵不停

    五月初五便是端午,晉朝的《風土記》中對端午的解釋最為貼切:仲夏端午。端者,初也。

    華夏文明千百年來的傳承與繼承下,端午到了大宋便已經很繁華了,對于百姓們來說這是一個重要的節日,最主要的便是為了紀念那位偉大的愛國主義詩人屈原。

    但在這個時代,稍微有些常識的人都應該知曉,粽子這東西要比屈原晚上四百多年,怎么可能是紀念屈原的呢?當然趙禎絕不會提及此事,大部分的人也不會說這種事情,畢竟這是在宣揚忠君愛國的思想,誰反對便是另有圖謀。

    在這個歡樂的節日里,北京府府衙卻炸了鍋,衙門的大堂中呆立著一個年輕的婦人,從她的衣著上看應該是出自富貴之家,單單是她身上的那件碧雅軒成衣便要十貫錢才能拿下。

    在大宋,婦人是極少出面上告的,更何況這樣的富貴人家的婦人,哪個不是盡量的少出門以免傳出閑言碎語壞了名聲?

    但今日不同,那婦人的懷中抱著的卻是一個濕答答的棉布小襖,鮮紅的小襖不斷的向下滴水,混合著婦人的眼淚很快在地上形成一小灘水漬。

    自從一府分三衙之后,知府事就很少負責審案子了,多是交由提刑司處理,但今天的案子不同,所涉及的乃是媳告公婆,和子告父差不多都算得上人倫大逆,何況是富貴之家,影響甚大。

    府衙內的旁觀之地已經站滿了百姓,劉昱不禁感嘆一聲,自己這個北京府知府事又要倒霉了。這件案子其實簡單,但卻涉及到風俗民俗的問題“五月子不舉”,這一下便十分棘手,何況是兒媳上告公婆,若是告輸了,怕是以后無法做人。

    自漢代以降,人們認為五月五日為惡月、惡日,且有“不舉五月子”之俗,即五月五日所生的嬰兒無論是男或是女都不能撫養成人。一旦撫養則男害父、女害母。

    而顯然這女子懷中抱的便是那死嬰,模樣凄慘無比,整個人仿佛被抽走了生氣一般呆呆的站在哪里,即便是升堂的“威武”之聲也沒讓她有多少神采。

    劉昱無奈的拍下驚堂木道:“苦主擊鳴冤鼓者姓甚名誰,又所告何事何人?”

    那年輕婦人膝蓋微微彎曲的唱諾:“民女楊秀,擊鼓鳴冤,轉告公婆溺殺吾兒!”

    隨著楊秀的話整個府衙嘩然,不是因為這件案子,而是因為楊秀的舉動,溺死嬰兒在原先并不少見,非五月初五才這么做,遇到打在年或是兵荒馬亂的時候,百姓無力撫養子女便會這么做,實屬無奈。況且公婆溺死自己的親孫子也是為了楊秀夫妻二人好,五月子害父,女害母,既然是為了你好,你還豈能山告公婆?

    這案子基本上不用審理,劉昱清了清嗓子到:“兒媳上告公婆此大逆也,本官見你痛失愛子速速離去。”

    百姓們自然是支持劉昱的做法,婦人嘛!就該逆來順受,就該聽公婆的,你哪有公婆知道的多?哪有公婆見識廣!

    甚至有讀書人在一旁大聲的念叨:“婦人有三從之義,無專用之道。故未嫁從父,既嫁從夫,夫死從子。九嬪掌婦學之法,以九教御:婦德、婦言、婦容、婦功。”

    三從四德一字不漏引的四周百姓一致叫好,這年頭讀書人可是越來越多了,人們對讀書人的好感也越來越高。

    那婦人并不離去,而是跪地道:“啟稟大老爺,民女亦要上告,非恨公婆也,乃為后世之轍也!”

    此言一出整個衙門鴉雀無聲,連堂上暖閣之中的劉昱都是微微駭然,但讓人更加震撼的卻是女子下面的話:“昔孟嘗君生而相齊!人無前后之神瞳,豈應陋習溺孩童之無辜?民女愿為車之轍,上告公婆警后人。”

    劉昱一時間說不出話來,沒想到眼前的小婦人居然有如此口才,把孟嘗君都搬了出來,若是不知道的人一定會向那書生一樣嘲笑女子。

    “小小婦人用孟嘗君自喻兒子,實在是自大的緊嘞!”

    楊秀轉身怒視之:“不學無術者豈可羞辱與吾,昔孟嘗君生于惡月汝居不知?”

    自取其辱的“讀書人”被楊秀說的老臉一紅,掩面而走,但劉昱覺得他比自己幸運,最少他能逃走,而自己卻不能,眼前這婦人怕是和自己女兒一樣,都是學識廣博之輩,最是不好相于。

    這小婦人歲數和自己女兒相仿,品性閑得,師爺已經把楊秀往日里的風評交給了劉昱,從上面可以看出著實是個孝婦。

    但兒媳告公婆,卻實是人倫大逆,且最重要的一點是百善孝為先,上告公婆便是不孝,在這個儒家思想被奉為經典的時代楊秀便是錯了,而自己幫不了她,更改變不了之后的類似情況。

    堂中百姓嘩然,顯然他們不理解為何楊秀依然要上告,反正孩子已經死了,上告也沒有任何作用,甚至還會得罪公婆,使得以后無法在夫家立足。

    劉昱皺著眉頭,狠下心來:“民女楊秀,無理取鬧,來人叉出府衙不得上告。”

    在聽到劉昱這位大老爺給這件事畫上結尾后,所有人逃也似的離開,不是因為別的原因,所有人都知道楊秀做得對,所有人都知道她是為了悲劇不再重演,但所有人都不支持她……

    “蒼天昏暗,日月倒懸,理無可訴,何斷天明!?吾兒,你枉死了……呸!”

    楊秀狠狠的向北平府衙門啐了一口,她只能用這種方法訴說世間的不公,從頭到尾她的丈夫,公婆都沒有出現,因為衙門根本就沒有正式受理,這也是為何楊秀出現在北平府府衙而不是北平府提刑司的原因。

    絕望的楊秀邁步離開,沒想到在這里她還是得不到公道,還是不能讓人們重視五月子不舉的荒謬!何處有公道……

    待她走入無人的小巷時,去路上卻出現一個身穿燕居服的中年人,楊秀一敲便是剛剛坐在高堂上的大老爺,北平府的知府事:“大老爺何故攔我?”

    劉昱苦笑道:“觀你之模樣與我那待字閨中的小女頗為相似,本官同情你,但卻不能幫你,你熟讀詩書,經史子集也該知曉,孰輕孰重無可奈何。”

    楊秀轉身便走:“多說無益。”

    “天下能幫你的人只有一個,當今圣上,本官聽說五月初五正是蹴鞠于廣宇棚開始之時,你若有膽量大可一試。”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基本走势图大全